第70章 宿怨姻缘 地下的秘密是……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19字
  • 2017-02-06 13:58:04

叶风尺用手拍了拍那面土墙,掌心上的内力与墙上的内力罩发生碰撞,传出一声清脆的声音,而且就在碰触的地方,似乎有水波荡漾的纹路产生。

叶风尺笑了笑,退后两步,本来在他身边的狄娜娜和司马乌看他做这样的行动,知道他要动手了,赶紧的走远了一点,到了叶风尺的背后。叶风尺没有管自己的这两个小弟小妹,双眼看着前方,两手相对托天状一抬,将丹田里的内力运往双手,低喝一声,猛地拍出。顿时,一道银白色的气柱从叶风尺的双手喷射而出,悍然撞击在那面土墙上。

就在那一瞬,原本平静的土墙表面突然泛起淡金色的水波纹,那感觉就好像是有人朝平静的湖面上那个扔了一块石头,这就是内力罩。

叶风尺的攻击不是一下就结束了的,银白色的气柱似乎是不会停止的,长时间的从叶风尺的双手打向土墙。随着时间的推移,土墙上淡金色的波纹波动的越来越剧烈,而它的颜色也在慢慢变浅;另一边,叶风尺体内的内力正在不断的被抽出,来补充这气柱的威能,这一仁义墙似乎进入了消耗战。

令狄娜娜和司马乌没想到的是,这场消耗战的时间比他们预计的还要长,金小刀和乔雨林会来了,随后杨方也背着关天月进入了客厅,但叶风尺那边却好像丝毫没有进展。

狄娜娜作为团队里除关天月以外的唯一女生,自然和关天月最为亲近,一下看见自己的这个新交的闺蜜回来,就想上前问候,但是被刚刚回来的金小刀拦下了。狄娜娜不解地看了他一眼,金小刀看着狄娜娜的目光,又回过头看看杨方,摇了摇头,示意狄娜娜这时不要过去。

狄娜娜偏头看了一眼刚把关天月放在沙发上的杨方,顿时露出了一个“我懂得”的笑容,朝着金小刀点了点头,不过,她可没想到,她的这一笑,让后者的心产生了什么感觉。

关天月其实并没有受伤,只是被绑的时间太长,血液流通有些不太顺畅,再加上一直没有吃的,饮水也少,营养有些不良而已,并无大碍,而且她作为一级佣兵,身体素质本就不是平常女孩能比拟的,这会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杨方不干啊,直接粗暴的把关天月往沙发上一放,二话不说直接拉起了她的胳膊,四掌的掌心相对,柔和的内力从杨方的手中传出,顺着关天月手掌纹路进入经脉,在杨方意识的驱使下有目的的流淌着,力求以最快、最好的方式让关天月的身体恢复。

关天月一句话也没说,看见杨方没经过自己同意就拉自己的手,略皱了下眉头,刚想说什么,但一下又看见了杨方那冷峻的表情和带有一丝怒气的眼神,于是就那么生生的把话给咽回去了。再加上这样被他一弄确实挺舒服的,也就任着他去了。

杨方一边帮关天月调整身体,一边开着气场探测感受着她的情况,在得知她的身体差不多好了的时候缓缓停止了自己的内力输入,毕竟,一下子往身体里灌输太多的内力也不是什么好事。停下内力输出,又用上推拿手法,帮关天月中和了一下,然后杨方便起身走向厨房,准备给关天月找些吃的,毕竟腹中的饥饿感可不是输入内力能治好的啊。

看着杨方进了厨房,狄娜娜才朝着关天月轻轻出了个口哨,看见后者看向自己时再给她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顿时引得关天月一阵气结,而就坐在狄娜娜身边的金小刀看着二女的嬉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不动声色的又向狄娜娜那边挪近了一点。

就在这时,下面的叶风尺突然“咦”了一声,似乎很是惊讶,而这时,杨方刚从厨房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张烧饼。饼被从中间切开,里面夹了黄瓜片和肉片,而且好像还有一些什么调料。叶风尺是在杨方走出来的时候发出声音的,所以那一声“咦”他肯定是听到了,但他却没有管那边,而是依旧径直走向关天月。

此时金小刀、狄娜娜等几人已经下到地下室里去了,离那里最远的乔雨林也正准备下去,关天月瞥了一眼杨方,伸手夺过了那张烧饼,说道:“叶老大那里好像有事,去看看吧。”说完,就看都没看杨方一眼,一脸冷峻的跟了下去。而杨方呢,竟也没感到尴尬,跟在关天月后面,也下到了地下室。

本来不算太大的地下室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这里原本地方就不富裕,再加上一堆的咸菜坛子,现在又进来了这么一帮子人,顿时显得有些拥挤。

“喂喂喂,胖子你别挤我好不好,这边全是咸菜,我可不想弄一身酱汤。”司马乌嫌弃的声音响起,同时看着身边的乔雨林,并努力保持平衡不让自己倒在那一堆咸菜坛子上。

乔雨林也是一脸无奈的说:“我也不想挤,这儿地方太小了,我后面还有人呢。”

这时,关天月和杨方已经下来了,杨方下来之后,没有再去管关天月,而是从众人之间挤过去,来到叶风尺的身边,一挥手,一道内力罩出现,把身后的众人给保护了起来。自他听见那一声“咦”就感觉不对了,所以他赶快结束在关天月那边的事,与叶风尺一起作战。叶风尺与那面土墙耗了这么久,已经形成了联动,如果自己贸然加入进去,恐怕会有危险,所以,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保护。

没错,就是保护,叶风尺能感受到土墙上内力罩的变化,他同样也可以,这不符常理的变化很可能会有危险,在范围如此狭小的地方,一旦出现内力外放这种情况,对那些没有内力的人将会是严重的伤害,所以,他才释放出一层内力罩来护住其他人,然后再想办法。

“怎么回事?难道是内力枯竭?”杨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

叶风尺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只有这一种情况能解释了吧,我能感觉出这内力的主人比我强,如果耗下去的话我就算耗死也不可能动摇它半分,但现在,它动摇了,而且是渐弱式,估计,这内力的主人,生命已经枯竭了。”

内力罩这种东西其实就相当于一面十分坚硬的墙,人要想通过就必须将它打碎,而它破碎时都是没有什么预兆的,前一秒还稳如泰山,也许后一秒就会支离破碎;但现在,叶风尺感觉得到,这内力罩的力量在减弱,就像是一面墙正在不断的变脆、变薄,逐渐失去保护作用。当它消失的时候,其实它并没有破碎,只是它突然没了,也就是说,这内力罩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是叶风尺的功劳,而是它自己衰退了。

能够解释这一情况的,只有一个可能,这内力的主人生命走到了尽头,失去了自己主人这个补给库,内力罩就只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消散的份,而如果此时它在受到攻击,就算不直接破碎,也会大幅度缩短它消失的时间。叶风尺的实力比它主人弱,尽管是现在他也无法直接破开,只能用攻击来加快它的消耗。

果然,在叶风尺的消耗下,内力罩很快就消失了,叶风尺赶紧收回自己的攻击,但还是有一些外散的内力撞在了毫无保护的土墙上。碎弱的土墙在叶风尺强大的内力下连一秒都没坚持住便支离破碎,土石落地,带起一阵黄沙。

杨方收回了自己的内力罩,庆幸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赶紧就跟着叶风尺一起走了过去,后面的众人一看没事,也都跟着过去了。落在最后的关天月把最后一块烧饼吞下去,看着杨方,眼中有一丝不可思的神色。这烧饼做得太好吃了,肉是这别墅里炖好的存货,黄瓜和烧饼本身也就是那么个味,不足为奇。但杨方在里面加的调料和酱汁却是恰到好处,这可就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了。尤其是像他这种过着刀头舔血日子的佣兵,有得吃就不错了,哪还会管味道,可现在,他却能在短短时间内做出来,看来他是在这方面上有过研究啊。

别人不知道杨方的身份,关天月是知道的,他可是少爷,养尊处优,怎会这厨房的东西呢?关天月哪会知道,杨方当初从家中逃出来,身无分文又不会武功,只能到处打工赚钱,可以说这世上三分之二的行业他都涉及过,正好,其中就有厨师这一行。

叶风尺用内力散去烟尘,墙后面的情况也能看得清楚了,在那墙后面还有一个小空间,四处贴的都是条幅,周围摆着数都数不出来数目的蜡烛,此时也都已经熄灭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里面,背朝着众人,一声不发。

叶风尺心下一想,就琢磨出个八九不离十,紧上前两步,伸手一探,果然,这位老人,已经驾鹤西去了。用气场探测一探,老人的经脉告诉他,这位老人在活着的时候非常强大,至少是他无法战胜的。

杨方此时也已经过来,绕到前面一看老人的脸,立刻惊呼出来。把众人吓了一跳。

“藤仙前辈,竟然是藤仙前辈!”杨方的语气中充满着不可思议。

“藤仙?是不是那个曾经以一己之力,抓捕了一百八十多位不法分子,让全市的佣兵都闻风丧胆的藤仙。”叶风尺显然也是听说过藤仙的大名,当初,一位心理变态却十分有钱的人雇佣了他,让他在一天之内抓一些不法之徒来给他玩玩,然后按人头算钱。听说在第二天早晨,看见那被用藤蔓绑起来的一百八十多个身上带着鞭伤的不法之徒,连那雇主都被吓得够呛了,而他,也从此一战成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