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试探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21字
  • 2016-07-29 09:44:06

“是哪路的英雄,何方的好汉,来了,就与我见个面吧。”

叶风尺顶着风大喊着,这个地方是个荒凉之地,周围都是要拆的旧楼,已经破破烂烂的了。很多原本五六层的楼现在只有两三层楼的高度,而且全是断壁残垣。一个接着一个的大大小小的窟窿,露出来的断掉的钢筋和满地的碎砖头,构成了一道特色的风景线。

这个地方别说人了,鸟都没有。叶风尺这一喊本来就运着内力,喊得还特别大声,又是这么空旷的地方,这一喊都有回声了。声随风走,就这一句话,传出了十好几米远,一下子,周围的气场就凝固起来了。

叶风尺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佣兵,而且现在还只是个学生,是个未成年人,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躲避风险、发现敌情是必须要有的。

自始至终,叶风尺都开启着自己的气场探测,探测着周围的情况,这是他身为一个佣兵所有的警惕性。之前没发现后面的长发少女,是因为那少女身上并没有杀气,不会对他造成威胁;而且还有一点,他俩之间有一段距离。

气场探测的范围是有限的,更何况叶风尺也并没有把气场探测开到最大,只是方圆五米,探测一下身边的人。每个人都有气场,所以叶风尺的气场探测与他们交碰,都会感觉得到一点波动,只是不太强烈,这说明他们不是佣兵,只是普通人。但是就在刚才,叶风尺感到了强大的气场波动,这说明一个强大的佣兵已经到了自己的身边。最让叶风尺感到恐惧的是,这股强大的气场中带着敌意和杀气。

不敢怠慢,赶紧将气场探测开到最大,却发现,这个气场消失了,下一刻,他又出现在了气场探测的最外围。气场探测不比肉眼,无法清楚的视物,只是个模糊的大概,比普通探测器强不到哪去,更何况这最外围,半在里面半不在里面的地方。

眼见着着神秘人没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叶风尺心里却已经有了计较了——这个人不简单。

气场探测是单向的,自己发现了他和后来的扩大范围是不会让他知道的,他能跟着自己的节奏走就说明他也开着精神探测,而且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另一个,他在自己扩大探测范围后马上就又到了外围,这应变能力和速度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不过这一下,他的目的也一目了然了,就是冲着自己来的,那如了你的意又如何,这才引他去了个僻静无人的地方,让他现身。

散发出自己的气场,这可不是探测了,而是气势,旨在摄住对方。此时的他,更像是一头猛兽,正环视四周,寻找自己的猎物。这时,一股更强硬的气场闯了进来,仿佛是用锤子砸开一块结成的坚冰。

气场被破,而且被破的这么干脆硬生,那滋味能好受得了呀。叶风尺只觉喉咙一甜,差点一口鲜血就喷出来了。这时,一个人就那么出现在了叶风尺身后七八米处,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凭空出现毫无征兆。

这个人一身黑衣,黑色的紧身皮衣,勾勒出他有型的身材,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而且是以灵巧为主;一条黑皮带扎在腰间,束得紧紧的,腰带正中间有一块鲨鱼头形状的金属片;黑色的皮裤,配上黑皮鞋,全身上下竟全是黑。当然,不是全黑的,他的皮肤就正好是与黑色相对的白色。

没错,白,如同刚刷的漆墙一样的白。不知道全身是不是都白的,反正露出来的那些部位:双手、颈、脸,全是白的。最神奇的是,他的头发也是白的,不知是染的还是怎么的,雪白色的头发梳了个冲天的飞机头。一身的黑白两色有着鲜明对比,全身你找不出第三种颜色了。

叶风尺微微回头,拿眼一瞥,看到了他,就是这一瞥,把叶风尺吓了一大跳,瞳孔一下紧缩起来,心中暗念一句:“怎么是他?”

这个人他能不认识吗,或者说,整个佣兵界不认识他的人也不多吧。这个人叫大白鲨,真名叫什么根本无从查知,所有人都管他叫大白鲨,听说是个弃婴,后被收养,培育成了佣兵,现在才二十来岁就已达到高级佣兵的级别。

佣兵分等级,由低到高依次是佣兵入门、三级佣兵、二级佣兵、一级佣兵、高级佣兵、白银佣兵、金牌佣兵和佣兵王。尽管高级佣兵在这其中只占中间位置,但身为高级佣兵的他却非常出名,为什么呢?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是一个佣兵组合的成员。

大约六年前,一个佣兵四人组开始闻名于江湖上,这个组合仅有三男一女四个人,但他们每个人却都是异常强大,在一起配合的更是天衣无缝。而这个组合的老大也就和他差不多的年纪,现在却已到了白银佣兵级别。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借腕养腕,他的名气也就上来了。不过,尽管是借着别人才出的名,但能到高级佣兵,也足以见其实力了。

“大白鲨?你来干什么?”叶风尺不愧受过专业训练,稳了一下心神,张口问道,声音尽量保持平静,不出现太大的情绪波动。在别人看来,叶风尺是镇定自若,面对大白鲨毫不畏惧,甚至直呼其名,这更是显示出了一丝豪气和傲气;但其实,叶风尺现在心里已经乱了,后背上白毛冷汗都流下来了,要知道,叶风尺现在不过是个一级佣兵啊。

没错,一级佣兵,在佣兵排行里,第五位,比大白鲨这种高级佣兵弱了一级。虽然等级并不一定就能真正表达实力,但这之间的差距是不可弥补的。再者,大白鲨现在已是成人,而叶风尺还是个高中学生,心智上又差了下来,所以,叶风尺是完完全全被压住了。

问出那一句话,其实是明知故问。就这架势他就明白了,大白鲨这么干,印着自己到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身上还有杀气,能是干什么。

果然,大白鲨在听了叶风尺的问话后,没有说话,没有出声,只做了一个动作——双手抖了一下。下一刻,两柄短刃出现在了大白鲨的双手中,黑色刀柄,大约十公分;刀刃长度不到二十公分,闪着幽幽寒光。宛如死神的凝视,又似厉鬼在敲门,锋牙利齿卷起阵阵罡风,取人性命摄人魂。

突然,大白鲨右臂闪电般一抬,手掌快速抽出,原本握在右手里的短剑已经疾驰而出,速度快得连怎么发的招都看不到,那柄刀就已经到了叶风尺近前。

“他想杀我!”叶风尺只来得及做这一个念头,赶紧飞身后退,拉开距离,同时手一挥把布袋扔到天空,右手手指灵巧的动了几下,那个结就被解开。伸手往里一探,往外一抽,一把唐刀握在了手中。刀柄长约二十公分,呈海蓝色,刀刃细长,大约一米左右。唐刀其实就是日本武士刀的原型,是唐朝时,日本使者来中国学去的,后来唐刀落没了,武士刀倒是经久不衰。

叶风尺右手握刀一个侧劈,就把飞来的短剑给打偏出去,那短剑偏离航道后又飞了一小段,掉在了离叶风尺几米远的地上。而此时叶风尺的左手也进了袋子里,又拔出一把唐刀,和刚才那把一模一样。那袋子掉落在地上,袋口处还露着那两柄刀的刀鞘,没错,这个让他同学觉得好奇的袋子里,就装了这两把唐刀。

叶风尺有个外号,叫作刀王,而他的成名技就是刀法,他又怎会放下自己的刀,刀不离身,刀既是魂。

大白鲨可没指望刚才那一击有什么用,一个箭步,闪电般的来到了叶风尺的前方,左手握刀像条毒蛇一样刺向他咽喉。叶风尺急忙后退一步,双刀交叉往上一格,正好抵在短剑的护手处。别看大白鲨年龄大,但身材比叶风尺略矮,这一下眼看是拿不住这刀了,索性一松手,手掌一推,短剑就滑到另一边了。

大白鲨左手刚松,右手就过去了,算准位置,一探手,在叶风尺腹部前接住短剑,趁机刺了过去。叶风尺再怎么说也是个一级佣兵,也杀过不少的人,那战斗经验也不是盖的。左腿一抬,拿膝盖撞大白鲨的的手腕,自己也借着这股力向另一边偏去,同手右手持刀,斜着照着他后脑勺就劈了过去。大白鲨耳听着呼呼风响,顺势一低头、一猫腰,躲过了这一刀,在地上一个滚翻,左手撑地转动身体,到了叶风尺侧面,右手短剑划向叶风尺右脚踝。

叶风尺往后退了半步,欺负大白鲨的剑短,这一下没砍着。稳定身形,左手一刀由下往上挑了起来,要是大白鲨还在原地,这一下准能从他下巴一直割破他整张脸,那他也就玩完了。但大白鲨是谁,那可是高级佣兵,难道会坐以待毙吗?

答案是否定的,大白鲨双手一拍地面,运用内力,整个人腾空而起,同时向后飞去,躲过这一刀。身在空中,还不忘了反击,右手一抖,第二把短剑又掷了过去。

此时叶风尺的那一挑刚结束,眼看着剑到了跟前,右手想补也来不及了,倒转力,左手一刀斜劈,再次把飞过来的短剑打开。完成了这一下,叶风尺直觉自己左手臂一阵疼痛,那是因为换招太快和转招太生硬而造成的两股不同方向的内力冲撞。

而另一边的大白鲨,在扔出了那一把短剑后就再没动作,只是落在了叶风尺前方有段距离的空地上,静静的看着叶风尺。

“他在试探我?”叶风尺可不会傻到认为大白鲨是黔驴技穷了,身为高级佣兵,他的手段多着呢,那没现在停滞不前,甚至没有了杀意,那么就说明刚才那一切都只是试探。而且,刚才的交战里大白鲨并没有出全力,否则的话凭他刀光剑影大白鲨的武功,现在绝对已经杀死了叶风尺。

“啪,啪,啪,啪。”突然,在叶风尺的身后,响起了清脆的掌声,然后出现的,是一个富有磁性、阳光十足的声音:“不错,不错,刀王叶风尺,刀神金眼龙的关门弟子,果然名不虚传,要不得让我和小白一起来呢。”

叶风尺听见了这个声音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他居然也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