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宿怨姻缘 偷袭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03字
  • 2017-02-05 14:11:57

“快走吧,别再动什么心思了,这都是命。”藤仙说完这句,一抖手,藤蔓瞬间收回,进了他的袖中。包金回过头,脸上全是冷汗,看了看依旧坐在那里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藤仙,露出担忧的神色。

退出石门,藤仙在内一担袍袖,石门应声关闭,但包金看到,在关闭的前一瞬,里面的蜡烛,似乎一下子熄灭了,呈现出一片黑暗。包金皱着眉头从地下室出来,就在他刚把脚踏进客厅的那一瞬,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再次传来。包金本来就神经紧绷,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他一下失去平衡,身体向后倒去,幸好蒋蛟在旁边拉了他一把,才让他没有重新再跌回地下室里。

“怎么回事?又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枪手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发生,说道:“老板,他们似乎是在不断地摧毁我们所有的港,想用这种方式让我们无法逃脱。”

包金一听一下子变了脸色,嘴唇微颤,说不出来话,这时,似乎是不把他吓死难受似的,又一名枪手进来,说道:“老板,刚才爆炸的是六号港,对方似乎知道了我们所有的刚的位置,可能接下来,其他的港也会相继遇袭。”

包金听着他的报告,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怎么办好。倒是蒋蛟很冷静,向身边的人问道:“每个港里都安排了几个人?”

“港是临时场所,所以一般就只有两到三人,老板要去的话,都是自己带着保镖去的。”

听了这个消息,蒋蛟松了口气,至少这损失还不大,回头看了一眼包金,后者可没那心思担心损失大不大,他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命。就在这时,一旁的座机电话突然响起,清脆的声音把此时已经草木皆兵的包金吓得一个高蹦了起来,连退两步,靠着后面枪手的搀扶才稳住身形。大喘两口粗气,向左右看了看,又看了一下现在这里唯一能保他性命的蒋蛟,咽了一口口水,这才颤颤巍巍地走过去,接起电话,他拿话筒的手都是抖的。

电话是公司打来的,自己让人把陆非宇送到公司关押,看来应该是送到了吧。包金这么一想,终于安心了点,问道:“情况怎么样?”

“已经送到,没有尾巴,我们已经把他关进最顶层的那间屋子里了,绝对跑不了,有小姐在那儿看着呐。”

一听他提起,包金这才想起,现在自己这里可不光有蒋蛟啊,自己的这个干女儿可也是一个一级佣兵的高手啊。

挂了电话,包金皱着眉头略一思索,问身边人:“那三个人在这儿老实吗?”

“挺老实的,里面有八个人的看守,绝对闹不出什么。”

“嗯,”包金点了点头,说道,“蒋蛟,你跟我一起,带十个人,我们去公司里,我必须要赶紧拿下他。”

说完,也不管别的了,带着蒋蛟和十个枪手,坐一辆车直接奔金马集团公司楼而去。

此时,尹天辛等人还在市里胡作非为,一个有一个的地方被他们用炸弹炸成一片火海。这条爆炸性的新闻也如飓风一般瞬间传遍了全市,那些本来还因被打扰了好梦而生气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全都热血沸腾起来,尽管这高风市是不法地带,但在一夜之间发生数起爆炸,这也是绝无仅有的啊。血的刺激,挑动着所有人的神经。

天渐渐亮了起来,昨晚所有爆炸地点的火早已扑灭,现在那里只有一片废墟,人们也准备睡下,看来今天会出现大批工作者集体不上班的的情况了。一辆看起来很旧的车子从一条胡同中驶出,在安静的清晨穿过硝烟味道,向远处驶去。

“为什么要天亮才行动,在夜中明明更好下手啊。”听起来很可爱的女声响起,语气里充满疑问。

“本来我也是想趁夜色的,可没想到有些人太乱来,做出这么大的事,有这么大的动静,相信那伙人在夜里恐怕会十分有精神,而现在,到应该是昏睡过去了才对。”

在车上的这几个人自然是叶风尺、杨方、狄娜娜和司马乌,他们本来很早就进了市里,本想趁夜袭击包金的别墅,可没想到突然发生了连环爆炸,所有街道上都热闹非凡,在这种情况下,叶风尺当机决定趁机休整一夜,天亮再动手。对此,最着急的杨方也没有反对,他虽然急,但不傻,他也明白这种情况下绝对不可能顺利偷袭。所以四个人便在这热闹的一夜中进行修整,而杨方经过这一晚的调理,也完全恢复了状态。

车子在距离包金别墅还有两条街的时候停下了,早已等不及的四个人瞬间下车,以飞快的速度扑了过去。

此时别墅里出现了一种极为消沉的状态,一个晚上了,爆炸声此起彼伏,所有的港都被端了,包金和蒋蛟去了公司,这里的人全都不会武功,身家性命只能托付给手里的枪了。整晚,所有人的精神都是紧绷着的,生怕哪里会突然进来一个人,然后扔出一个炸弹,把这里毁灭。万幸的是,一整晚这里都是安然无恙的,爆炸声停下很久了,也许他们累了,紧张的心情渐渐放松,而在放松的同时,困意也如潮水一般袭来了。

门前的守卫们有的站在明面,冲当疑兵,有的在草丛里,还有的在树上,都是一脸倦容、哈欠连连,几乎都要睡着,其中在树上的那位,中间差点掉下来。就在这时,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几个人立刻强打精神,看来人是谁。

屋顶上也有站人,尽管只有四个,但因为站的高,看得比较远,相比门前的守卫,他们是最先看到那个人的,只是看不清那人的样子。那个人的行进速度很慢,看走路好像一瘸一拐,但确实是在向他们这边靠近,几人心中生疑,一下子全集中到了前面,顿时疏忽了对后面的防范。

就在楼顶的守卫全被正面的情况给吸引了的时候,一到粉色的倩影出现在了别墅后方,她快得像一阵风,瞬间到了别墅前,四支飞镖无声无息地发出,刺穿了屋后四个守卫的喉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尸体倒地,狄娜娜出现在了那里,但却没有下一步的行动,只是看着四周,像是在等什么指令。

而此时,正面的守卫们终于看到了那个人的样子,他的眼睛用布给蒙住了,脸上全是血,双手似乎脱臼了,荡在身旁,腿一瘸一拐,嘴里还叼着一个不明物体。

正当几个人瞪大了眼想看他嘴里叼的是什么的时候,那个人却突然跪了下来,似乎是支撑不住了,而在他跪下的同时,他的嘴也送了,那东西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声,然后,就是一道强光。

闪光弹!

几人心中暗叫不妙,但来不及了,因为他们刚才都睁着眼睛,正中了这闪光弹的强光,此时都是眼前一片花白,什么也看不清,而且还不断地流眼泪。站在屋顶的四个守卫因为都在看着这里,同样也受到了影响,但因为距离远一点,比门前的还强点,至少反应了过来,立刻掏枪准备射击。可就在这时,那个跪在地上的人突然双手一抬,两把装了消音器的枪凭空而出,在他的眼被蒙上的前提下快速射击,瞬间要了那四个人的命。

站在屋后的狄娜娜此时似乎是突然收到了什么指令,立刻施展她诡异的步法,几下上了屋顶。门前的守卫们眼睛疼痛,一时没掏出枪来,就在这时,在跪着的那人身后,一道劲风袭来,转闪腾挪,凭借高超的体术瞬间打翻了一众人,最后到了门前,一脚踹出,把站在门前的一个守卫给踹了进去。

“碰!”门锁立刻被撞坏,发出巨大的声响,那名守卫飞进屋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屋里的枪手其实是最多的,有十六个,本来都是昏昏欲睡的状态,结果被这么一闹,全醒了过来,准备掏枪迎敌。

“杨方,你做得太过了。”司马乌摘下眼前的布,站起来对杨方说道。

而后者此时正看着眼前明显有些害怕的枪手,冷冷地说:“不,这样刚好!”

下一刻,他的身上就燃起了火焰,阴阳金雕炼体功!他竟然一上来就用出了最强的武功!

杨方一声爆喝,一股强大的内力应声冲出,带着炽热的高温,横冲直撞,这十六名枪手本来就神经紧绷,开战前又没有好好睡一觉,紧张与疲劳同时折磨着他们的的神经,此时被杨方这么庞大的内力一撞,全部口鼻出血,重重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就连刚从楼上下来的狄娜娜,也是精神一阵恍惚。

“杨方,你真的是世上最恶劣的人,没有之一。”叶风尺的声音从厨房传出,然后厨房门一开,叶风尺抱着双刀从里面走出,本来说好的是由杨方吸引注意力,他从厨房进入客厅,解决一众枪手的,他那远近皆宜、变幻莫测的刀法才最适合对付人海战术,可没想到杨方直接给他来了这么一出,把他的任务给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