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宿怨姻缘 苏醒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64字
  • 2017-02-04 17:30:52

叶风尺在树林中施展轻功,展闪腾挪,像一只燕子一样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丝毫不拖泥带水,没一会就绕过去了一半。突然,前方的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出现了一条小路,百转千回,且岔路极多,不知都通向哪去。

“去了,我就说这山里不可能就那一条道,果然还有,幸好留了一手,不然直接正面强攻,绝对捞不着什么好。嗯?不对。”

叶风尺飘然落地,站在那小路上,用脚踩了踩,然后俯下身来,伸手抓了一把土,很软,一看这小路就是刚掘出来不久,以前这里应该和周围一样,都是树。“看来,这条路应该是包金把这里占了之后,为怕被人发现,留下的一条后路。”

叶风尺站起来,微闭双眼,放出气场探测,向周围覆盖过去,想要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果然,马上,叶风尺就发现,这些小路之间有的都有共通性,分开之后又合在一处,而有些则是自成一线,还有的纯粹是疑兵,没多远就到了头。不仅如此,通过气场探测,叶风尺还发现有一条小路上有轮胎滚过的痕迹,按两道辙之间的距离来看,应该是货车一类的大型车。

“有人捷足先登?”叶风尺心里一咯噔,能在这里走车的就只有包金他们了,如果正常的话,按理会走正门,但现在他们走了这里,就说明出事了。叶风尺立马联想到杨方说过的那一伙抢生意的、文奥口中的老鹰,心中一惊,立马就要收回气场探测,冲进厂里看看究竟。但,就在这时,气场探测扫到了一个东西,一个熟悉的气场顿时被叶风尺感觉到。

这感觉立刻让叶风尺心中大骇,也不管什么厂里的情况了,直接朝着那里冲去。这之间的距离并不长,叶风尺速度又快,眨眼间的功夫就到了,视线之中出现的,果不其然,是倒地不起的杨方。

看到自己的好战友倒在地上,人谁也不可能不心生波澜的,更何况是叶风尺这样的血性男儿。不过,身为佣兵的他还是有着他应有的冷静,没有惊慌失措,双手扶起杨方让他的背靠在一棵比较粗的树上。在这个过程中叶风尺已经发现,杨方的脖子上插着一根细针,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地方。叶风尺伸手先把这根针拔了出来,但他刚一碰到就感觉不对了,自己的手指上明显有一阵麻感,似乎是有一道电流通过一样。赶紧扔掉那根针,一看,自己刚才去取针的手指指肚已经变成了墨蓝色,并且失去了直觉。

淬毒暗器!

叶风尺暗叫不好,赶忙一抽刀削去了这两块地方的皮肉,看着从伤口里流出的带着墨蓝色的血液,和还是普通肉红色的手指上的口子,叶风尺只能在心里祈祷这一招管用。但现在不是担心自己的时候,杨方的情况比自己糟的多,针刺进了重要的位置,而且已经不知多长时间了,最关键的是,此时乔雨林不在身边,就算现在还有救也没有救的方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毒发。

“混蛋!该用上他们的时候一个两个的都不在了!”叶风尺骂了一句,伸手给杨方把了把脉,想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不把不要紧,一把让叶风尺吃了一惊。杨方此时的身体可以这么说,没有丝毫不适,全是遒劲的内力在流动。这不可能啊!这不符合常理!

叶风尺就算再有能耐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这脉象是不可能说谎的,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得救杨方。

叶风尺左手捏住杨方脖子上中针的地方,右手伸出食中二指,并在一起,口中喃喃道:“从没这么用过,希望成功吧。”说完运转内力,右手一挥,双指指尖迅速划过杨方的脖子,一道细小的伤口随之出现,深浅控制得极准,既能排出一些污血来,也不会让他有生命危险。捏着他脖子的左手使劲一摁,一股黑色的血液瞬间喷出,溅到边上的草丛中,而那小草被泼到了之后无不呈现出萎缩之态,真是剧毒啊!

如是几次之后,杨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了,叶风尺知道,是失的血有点多,毕竟这里是一处要害。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否则的话真的有生命危险,叶风尺左手继续捏着他的伤口,不让血流出来,右手再去探探他的脉,奇怪的是,他的脉象变了,变得平稳起来,一点也感觉不到虚弱。这是怎么回事?排毒确实是有好处,但失血没好处啊,排毒的过程也是失血的过程,就算好也不可能出现这种这么好的情况来啊。叶风尺琢磨了一下,终于想到了。

杨方在中毒之前一定施展过自己的的阴阳金雕炼体神功,并且吸收了很多的内力。这些内力在他身体里一时无法被消化,而就在这时,毒针的攻击使他晕了过去,那股内力失去控制开始在他的身体里到处乱撞,竟然就那么凑巧的与那毒素对上了。多余的内力没有给他造成太大影响,毒素也被克制了,这种情况真可算是负负得正、二事中和了。

把了一会,杨方的脉象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叶风尺的心也就放下了,松开左手,那伤口早就愈合了,叶风尺背起杨方,加快速度奔向养猪场。

还没到那里,就听见狄娜娜在那儿喊自己,好像很着急的样子,赶紧一下子翻进去,此时的养猪场哪还有那晚的景象,已经变得是一片狼藉,狄娜娜看见叶风尺来了,赶紧跑到他身边,而直到狄娜娜真的到了他身边时,她才发现叶风尺背上背了一个杨方。

当下,叶风尺把刚才的事给狄娜娜讲了一遍,而此时司马乌也从地上不知那个地洞里钻了出来,从叶风尺那里把杨方接过去,让他好能腾出手来。

“也就是说你们刚来就这样了?”

“对呀,本来还以为会有守卫之类的,结果一看,里面全是废墟残骸,我们就直接进来了,发现了好几个地道,探了一下,很深,而且都连着地宫,规模很大,有不少死人尸体,看样子是被炸药炸死的。”

“嗯。”叶风尺听了司马乌的话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果然是有人捷足先登,不过从他们这手法来看,应该不是特别专业,而且就后面小路上的情况而言,包金应该还活着,而且我在那里找到了两个人的尸体,看样子是杨方杀死的。”

不管怎么说,现在还是有了一些好处的,杨方被找到且身体并无大碍,包金的一个秘密据点被人端掉,但目标包金还活着,这就说明他们还有机会,而且比之前还要更轻松。

“这地宫里和迷宫一样,蜘蛛网似的好几条路交错在一起,而且经历过这么大的变动,里面应该有的地方已经被破坏了,伙伴们和包金也都肯定不在里面,我们进去根本是浪费时间,还是快点去追包金吧,免得让他落在那群人的手里头。”

司马乌说完就要动身,却被叶风尺拦住:“里面有可能有一些线索,进去看看吧。”

三个人里面,无疑叶风尺才是老大,而对他的提议,司马乌也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只是觉得有些浪费时间,但还是听话的跟着进去了。狄娜娜本来想在上面望风,但仔细一想,这地方似乎根本不会有人再来了,于是嘲笑了一下自己,也跟了进去。地宫里确实如司马乌所说的那样,交错复杂,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再加上很多地方都已倒塌,探索起来变得更加麻烦。

“这帮人是找了蚂蚁来给他们造家吗?”叶风尺嘟囔一句,同时踹开了旁边的一扇门。这间屋子比之前看到的一些都要小,但是相对完整的多,看来是远离战场,免受炮火的波及。点上灯,屋里的一切都看得清楚了,布置特别简单,一张桌,四把椅,唯一特别一点的就是墙上的铐具了。

“这里是算是个审讯室吧,可能之前杨方就被关在这里,走,别处看看。”叶风尺说完转身就要走,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等等,这里不是……”

叶风尺一愣,然后脸上的表情瞬间由惊转喜,扭头一看,司马乌背在背上的杨方已经醒了过来,正睁着眼看着自己。

“杨哥,你醒了,你刚才说什么?不是。”狄娜娜也是一脸惊喜,跑到他身边问道。杨方此时还是有些虚弱,用手拍拍司马乌的后背,说:“带我过去。”

司马乌点了点头,背着他走到拷具那里,叶风尺跟在后面,想了想,说:“我能够从这里的气场中感应得到,之前肯定是有人在这里过,如果不是你的话,那会是谁?”

杨方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而是把头凑向了拷具,用鼻子轻轻吸气,像是在闻什么味道。狄娜娜看见他这样,一脸怀疑的向叶风尺小声问道:“杨哥他哪年生的?”叶风尺一愣,但瞬即就明白了,问他哪年生的不就是在问他属什么的嘛,狄娜娜的这个小玩笑把本来一直紧张着的叶风尺逗得笑了一下,而狄娜娜看到自己目的达成,也笑着站在一边不说话。

两个人在这儿玩闹,那边杨方已经闻了三下了,抬起头来,朝着叶风尺这边,肯定地说:“不是小月。”

叶风尺听了他的话脸上表情一僵,然后笑骂道:“你个老流氓,把人身上什么味儿的都记住了。”

杨方也是一愣,随即就辩解道:“什么老流氓,这叫熟悉,我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还能不熟悉,这要是娜娜,我肯定闻不出来。”

这两个人一闹,顿时气氛就活跃了一下,而且可能是杨方被叶风尺那么一气,再加上身体素质超高,竟然已经可以下地自己走了,而且看起来很有精神,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只是对于此事,不知始作俑者尹天辛有何感想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