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宿怨姻缘 再次错过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16字
  • 2017-02-04 12:53:23

“铛”的一声响起,也把坐在前面的包金吓了一跳,急忙回头一看,玻璃模糊不清,但是可以看见中间有一个圆形的痕迹,周围还有扩散式不规则的裂痕。

“哎呦,这老外没骗我,这防弹玻璃确实管用,真没白花那钱。”包金拍着胸口一脸后怕的说道。

防弹玻璃!

此时杨方也反应了过来,但还是晚了,因为他一瞬的失神,让杨涛抓住了机会,头一低,左手一把抓住了杨方的手腕,使劲向外一拽。那杨方刚刚回过神来,哪拽得过他,让人一下子把手给拉偏了,这时候再想收回来可就难了。不得不说,杨涛的位置选的很好,在那个角度上,不管杨方怎么开枪,对自己、对包金都没威胁。

眼看着杨方没有反抗的余地了,杨涛右手一挥,抬剑便要斩下。另一边,陆啸勇也使上了劲,让杨方没法用右手去防御,这一下,杨方就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杨方看着即将要落下的利剑,看着那块该死的防弹玻璃,以及它后面的那个耀武扬威、得意忘形的包金,不甘填满了心头,左手把剑握得更紧,右手腕使劲跟杨涛较劲,紧皱眉头,仰天大喝一声!瞬间,杨涛只觉手中的那条手臂变得越来越热,像是里面放了盆炭火一样。而且最可怕的是,他感觉自己的内力正不断的顺着自己的手留进他的身体力,又感觉像是内力被融化蒸发了似的,不断地外漏。而另一边的陆啸勇,也是这个感觉。

杨方一声大喝,充满着内力的怒吼让整辆车都为之一颤,那防弹玻璃都发出了一声悲鸣,包金等几个人的耳朵也都是“嗡嗡”作响。杨涛和陆啸勇离得最近,受到的影响也最大,不,已经不能用影响来形容了。

陆啸勇手中的剑瞬间断裂,不仅如此,连他手中的剑柄的变成了碎片,而那断掉的一半剑身,因为杨方内力的冲击,直直的射向了陆啸勇,瞬间射穿了他的腹部,然后继续飞行,定在了车头上。幸好现在的人包金等三人都是一阵迷糊的状态,否则包金绝对又得被吓一跳。

陆啸勇表情呆滞,瞳孔扩散,双手不自觉的捂着腹部的伤口,但却止不住狂流的鲜血,仅一秒半就倒在血泊之中。而杨方在喊完那一下之后,根本没去管陆啸勇的死活,他在意的是杨涛。和陆啸勇一样,他手中的剑此时也是支离破碎,不过因为他是砍而不是刺,所以这剑的碎片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也正因为砍向的受力面积广,所以他的剑此时已是寸断,而不是陆啸勇那样的留下一半完整的。

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外伤,但这一下内力的冲击让他的内脏受到了损伤,而且因为冲力,身体自然而然的就退后了一步,但抓着杨方的手却还是紧握着的,不过此是他可使不出什么力气了,被杨方一带,又给拉了回来,而且杨方手中枪的枪口就正好对着他的身体。

那杨涛一看就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清醒了过来,左脚向上一记扫腿,同时松开左手,一下就把杨方手中的手枪给踢飞,但他也就漏出了破绽。杨方眼看他踢掉自己的枪,右脚一抬,使劲踹了过去,正中小腹。

手枪掉到了车外的草丛里,无法再捡到了;庞大的力量和剧痛让杨涛一下就弯了腰,倒飞而出摔在地上,爬不起来。杨方用左手捂住自己胸上的伤口,可能是希望两处的伤口能互通,让从里面流出的血流进另一个伤口。深吸两口气,缓和一下身体里躁动着的内力,然后迈开大步,越过了陆啸勇,越过了杨涛,直接奔着车头走去。

突然,本来已经红的成了一个血人的陆啸勇一下子翻了个身,右手一甩,一支飞镖直接从后面射向杨方的后颈。杨方反应也不可为不快,刚听见后面有动静,立刻一低头,同时转过身去,右脚一挑,用脚尖勾住了他的下巴,直接给带了起来,然后左手闪电般切出,“咔嚓”一声,脖骨断裂。

就在这时,杨涛突然挣扎着站起来,疯一样的跑到了车头处,杨方急忙回头一看,看见他不知动了什么地方的机关,脚下所站之处突然倾斜了,紧接着便是一股大力传来,杨方便和杨涛以及死去的陆啸勇一起连人带车板的被弹了出去。

“混蛋!”杨方看到的,是杨涛那阴谋得逞的笑容。

赤红的火焰,从杨方的身上冒出来,仅用不到两次呼吸的时间就从最开始的小火苗变成烈焰,而对此,杨涛似乎没有一点惊讶的意思,只是笑着看着杨方。因为车上的机关是用强力弹簧把车板给弹出去,所以现在两个人和那车板都在空中。杨方身体一斜,施展轻功,瞬间逼近到杨涛的身前,右手抬起,蓄势待发,周围的火焰瞬间回缩,凝聚成一个骷髅头的形状,随着杨方那一掌的拍出,快速冲向杨涛,眨眼间便把他吞噬,然后一起撞在后面正要落下的车板上。

“咔啦!”车板破碎,杨涛浑身燃着火焰,摔落在地,此时的他已经成了一块焦炭了,根本分辨不出人形。杨方落地,首先要做的便是寻找包金,但此时那车子失去了很压重量的车板,速度一下子有了很明显的提升,再加上山里道路崎岖,又有很多树木,在夜幕笼罩下什么也看不见,就连车大灯的光都找不着。

找不到不代表消失了,杨方立刻放出气场探测,想要找包金的踪迹。气场探测是直线型的,不受地形影响,且无形无质,不会受到阻拦。

杨方这气场探测刚放出来,还没等找到包金在哪,一个危险信号已经从后面传来。杨方二话不说先将气场探测全放在了后面,一回身,双掌“唰唰唰”快速击出,一阵阵掌风成扇形飞了过去,企图阻挡来者。但是没有用,敌我的实力相差太大了。

杨方只看见眼前有一道身影闪过,然后气场探测就被瞬间撞破了。下一瞬,杨方只觉得脖子上一阵刺痛,紧接着就是一股麻木的感觉,眼前一黑,失去知觉倒在地上。

“还是少爷厉害,一出手就把这家伙拿下了,不像有些人,被这么个小卒收拾的一脸惨相。”雷和尚背着自己的刀,慢悠悠的走来,口中还不忘挖苦自己的老冤家。后面,是气急败坏的崔孟辉,正骂骂咧咧地想和雷和尚开打。

“少爷,你可太厉害了!”金薷芳此时哪里还有贵妇的样子,只是一脸崇拜的对着那站在杨方身边的人犯花痴。杨方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侧颈上扎着一根小针,因为有一部分在杨方身体里,所以不清楚它到底有多长;通体是银白色,只是与杨方身体接触的那一边显着是暗蓝色,可能刺进去的那一部分也是这个颜色吧。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人,反光的红色冲天头,带着金链子,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衫,手上戴着金手环和三个金戒指,正是尹老鹰的大公子——变色龙尹天辛。

尹天辛背对着杨方,丝毫没去看那已经被自己放躺着的“猎物”,抬起手,向着手上的那三个戒指吹了口气,一时,三个夺目的颜色同时亮起,显得格外好看诱人。

“小杂种,还敢在我面前造次,浪费我的雷破针,快追!”尹天辛一声大喝,雷和尚等三人瞬间冲出,后面,尹天赐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到了尹天辛身边时停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亲哥哥,一言不发,继续慢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早已知晓,何须再提,最想不到的地方,就在那里,真相,其实早就被你们得知了。”——铁骨文奥

“叶老大,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啊?”狄娜娜一脸疑惑地向开车的叶风尺问道,她实在是不懂文奥的这两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叶风尺向他询问陆非宇等五人的下落,文奥虽然说了,但说出的却是这样一句哑谜,让这个思想略简单的小丫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叶风尺把着方向盘,拥有气场探测的他哪怕在黑夜中开车也不受多少影响,但此时他却是一脸凝重,双目盯着前方,说道:“我现在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有明确的结果,但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那我们就应该离完成这件任务不远了。”

……

不多时,东方吐白,一抹光明照亮了这郊外的浓密树林,叶风尺因为拍打草惊蛇,早在两个多小时前就弃车开始进行搜索,借着夜色的掩护和浓密的树丛,悄无声息地行进着。关于文奥的那句话,叶风尺觉得,他是想说包金的藏身之所与伙伴们的关押地点早就被自己得知了,但只是没有想到。如此往下推理,常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也许当时他们是欲擒故纵,故意把自己引到正确地点,再设下埋伏,让自己忽略这里,这也不无可能。时间紧迫,晚一会恐怕就会有同伴出现生命危险,所以叶风尺当即决定再探郊外养猪场。

因为叶风尺怕失去机会,所以一路极为小心,经过将近半晚上的时间,几乎把周围探了个遍,这也使他们的速度明显变缓,不过此时天就要亮起,一旦靠近,他们自然而然会暴露,所以也就不需要再躲着谁了。

叶风尺看了看前方,已经能看到养猪场的大门了,于是对狄娜娜、司马乌说道:“你们小心点,从前面进,我去后面,记住,你们千万不可恋战,只要吸引注意就行,一旦他们想跑,立刻合围!”

两个人齐声答应一句,叶风尺这才手握双刀,快步跑进树林深处,运转轻功,没几下就不见了踪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