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宿怨姻缘 铛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40字
  • 2017-02-04 08:58:12

杨方此时已经闪到杨涛的身体右侧,左手一掌拍在他右手腕上,杨涛手臂一偏,刺到空处。不过他反应也不慢,赶紧转动手腕,让自己的剑由前指变为指向地面,同时右脚迈前一步,看那样子,是想要背对着杨方,将剑背到背后,来一记背刺。

如果他这一剑真的刺出,那么不管杨方用什么方式来抵挡或防御,势必会断开攻击的连续,而杨涛也会趁此机会瞬间返身,再次换来与杨方的正面相对的情况。但是,杨方会让他称心如意吗?

手腕转是转了,那一脚也确实是迈出了,不过,他可没想到,杨方的那一掌,并没有那么简单,或者可以说,这一掌本就不是用来攻击的。随着杨涛转动手腕,杨方拍出去的手掌瞬间反时针一滑,五指成爪,如鹰般的扣住了杨涛的手腕。而此时杨涛的手腕是转过来的,内侧正冲着杨方的掌心,而杨方的其中一指,也正好就抓住了他的寸关尺三脉。

杨涛手腕上吃痛,挣扎一下,根本无法挣脱,而杨方此时已经到了杨涛的身后,左手抓着他的手臂向上一抬,同时左腿抬起,屈膝狠狠一顶,正顶在他的后腰眼上。杨涛收到这种大力,身体立刻形成了一个“C”字形,杨方也趁此机会一顶他的身体,左手使劲想吼一扯,“咔嚓”一声,臂膀脱臼。

眼看着杨涛已经失去了攻击能力,杨方松开了左手,右脚鞭腿把他踢飞,回身,看着车头后方那面能够看到车斗的玻璃,不过此时,那面玻璃已经模糊不清了,只能隐约地看到前面坐着三个人,最中间的一个,就是包金,而那个位置,也只是现在自己最好进攻的方位。

不需多想,前冲两步,瞬间到了车头前,右脚抬起,向着那看起来不堪一击的玻璃上踹去。就在这时,杨方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双目余光看到,两边的车壁上,各冲过了一人,而就在下一瞬,两柄宝剑钉在了自己的面前,双剑交叉,交叉的地方正好就是杨方的这一脚落下的位置。

这一脚稳稳的踹到了两把剑上,而那两把剑竟是丝毫不倾斜一分,只是微微有所颤动。杨方仔细一看,正是杨涛与陆啸勇,一左一右,还是原来的站位,正反手拿着自己的剑,使劲地钉在车斗上,挡住杨方的攻击。杨方向杨涛看去,可以看出,他那脱臼的右臂已经被他自己接回去了,看来这样的伤他也不是第一次

两人将剑一挑,庞大的力量立刻把杨方给掀了出去,杨方身体向后一仰,一个后手翻再次站定,双手护在胸前,准备接他们的下一波攻击。两人持剑的手一翻,就变成了正握宝剑,同时刺了出去,杨方看到两人向自己冲来,竟是不闪不避,直面二人的利剑。就在两把剑的剑尖快要刺中杨方的面颊的时候,杨方突然做了一个拱桥的动作,一下子躲开了这两剑。不仅如此,因为杨涛和陆啸勇正处于前冲的状态,腿脚上的动作因为惯性原因一时停不下来,一下子撞在了杨方的膝盖上,差点摔倒。

人都是这样,在突然被绊到失去平衡时会去不由自主地控制身体,而也就疏忽了对其他方面的注意。杨方就趁着这两个人失去平衡的时候,借助固如磐石的腿力和极为坚韧的腰力,突然从拱桥姿势变成了一个下蹲,然后直接立起,双手成托天状向上一举。那两个人本就因注意力分散而无暇顾及自己的手臂,被杨方这么一举,拿剑的那只手一下子就被抬了起来。而杨方的攻击还没有结束,自己抬起的双臂突然一屈,两个臂肘狠狠地撞在了那两个人的胸腔上,把他们撞的一阵咳嗽不说,还迫使他们后退了一步。

别小看了这一步的距离,高手之间的较量,别说一步,哪怕就是区区一公分的距离,也有可能逆转局势。

杨方前一招把他们击退,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一跃而起,双脚两向踹出,分别找向对应方向敌人的下巴。直到这个时候,杨涛和陆啸勇才把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挡在面前,做无力的抵抗。胳膊拧不过大腿,又何况是一只手呢。尽管在危急时刻做了防护,但杨方这一脚还是踹的他们鼻血直流,嘴里也像是喝了一瓶子酱油似的,黑的红的全往外冒,不过这抵抗也不是完全没效果,至少它降低了攻击力度还起到了一层软垫的作用,使得两人的颚骨没有受到太大伤害,不然这下巴脱臼,对大脑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杨方落地,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刚才那一招起没起作用,左脚用力,像弹簧一样的蹦了出去,右脚脚面贴地,自下而上照着站在右边的杨涛就踢了过去。杨涛此时总算是反应过来,不守反攻,抬手就是一剑,狠狠地劈了过去,看样子竟是要两败俱伤。但没想到杨方的脚这时突然动了一下,踢的速度也赠快了几分,抢在杨涛的那一剑之前到达,当并不是踢向他的身体,而是他手中剑的剑柄。

二力相撞,杨涛的手一下子就反震了出去,人也往后退了半步,显然是吃了亏。而杨方,借着这股力量瞬间下落,右脚狠狠地砸在地上,凭借蛮力一个大转身,左脚一记鞭腿抽在了陆啸勇的腹部上。这一且虽然动作多,但其实就是瞬间的事,凭借高超的体术和强悍的实力,杨方再次占据上风。

陆啸勇受力,也是站立不稳,向后退了一步,而杨方则借助碰撞的弹力,快速收腿,身体向下一压,使劲一窜。这一下可不是普通的七条,而是融合了内力的,一下就跳起了有五米高,双手紧贴身侧,双腿并拢,整个人竟如木板一般的直挺挺的冲向了天空。人在空中,身体里内力流动,一用劲,身体方向立刻改变,双脚虚空一踏,才次如火箭般的飞出,这一次,目标是车头。

直接来不行那就曲线救国,车上有那二位,想生穿恐怕难,那我就绕路呗。杨方脸上露出了阴谋得逞似的笑容,一屈身,风车一样转了半周,左脚间轻点车头,如蜻蜓点水一般,右脚则是抬到了高处,眼看着就要砸下。

杨方这脚可不是普通人的脚,要是个普通人,击穿钢板那是痴人说梦,但如果是他这样的高手,恐怕这一脚下去,别说钢板了,包金的头盖骨也会跟着一起破碎。

这眼看着就要砸下去了,突然,杨方只觉身后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自己光凭左脚有些支撑不住,这要砸下去的右脚一下子就被卸了力。运用内力稳住身形,气场探测向后一放,后面,杨涛、陆啸勇二人正背对着自己,手中的剑指向前方,但那对于杨方来说,是更远的后方啊。

阴阳剑法!

竟然是失传已久的阴阳剑法!

杨方一下就想起了这门武功是什么,但也正因如此,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这阴阳剑法几乎属于无解的存在,它靠的并不是强大的攻击力,而是控制力。就像现在靠吸力困住自己一样,对自己不会产生任何外伤,但却是让人很头疼。最关键的一点是,此剑法可以通过一阴一阳两股力量极大的损耗对手的内力,杨方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内力正像是被打开了水龙头一般不断的外溢,这样下去不用多长时间自己就会虚弱的不攻自破。

不行!

即使是杨方这样平时一副儒雅的样子的人,此时也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身体向后一倒,左脚轻点,借着那股吸力飘然倒飞而出,到了超过二人站立的位置时,一个空翻,改成直面两人,而那两个人此时也看见了他,手中剑法一变,那股吸力瞬间变成压力,而此时因为惯性,杨方的身体位置是在车外的,如果被压下,他将会落在外面。

关键时候,显出杨方的战斗经验了,没有太过惊慌,任由那压力把自己压下,到了自己的位置与那两个人几乎成一条水平直线的时候,杨方双手发动内力,两掌瞬间拍出,时机恰到好处!

而那两个人经验明显弱于杨方,看见杨方的突然攻击,竟一下子乱了一下,然后才用剑来防御,但这样一来,阴阳剑法也就被迫停止了。杨方顿觉身上压力一轻,立刻运用内力,双脚虚空一踏,再次上了车,这时,正是那两个人刚化解杨方的攻击,正想往这边跑的时候。

杨方双脚站定在车上,身体下弯,一幅蓄势待发的猛虎之态,突然,他眼神不经意的一瞥,一个黑色的物体进入了视线——一把手枪!刚才那个枪手掉的手枪!

希望里面还有子弹!

杨方一皱眉头大喝一声,丹田用力,内力的冲击使二人的脚步一下子慢了一拍,就趁着这个空当,杨方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右手一探抓住手枪,抬手的瞬间卸下了弹夹,凭借非比常人的视力从落下的弹夹中看到里面还有子弹,左手立刻伸出,往上一拍,弹夹归位。

杨涛和陆啸勇也不是等闲之辈,眼看他手上有枪,却是丝毫也不惧怕,一左一右,同时出剑。杨涛在杨方的右边,抬手一剑砍向他持枪的右手;陆啸勇在他的左边,挺剑刺向他的心脏。而这几乎是同时发动攻击,杨方如是想防御,只能挡住其中一招,而如果想闪避,则势必会失去这次开枪射击的机会。

机会只有一次,杨方丝毫没有犹豫,抬手一枪,目标正是那车头后面的那扇小窗。轰鸣声响,子弹飞出,同时,陆啸勇的攻击落到了他的身上。

利剑直接刺入了他的胸膛,下一刻,杨方猛地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狠狠地攥住了那把剑。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流淌而出,但他保住了一条命,剑尖没有刺到他的心脏。另一边,再开了那一枪之后,杨方丝毫没想过还要再开第二枪,右臂直接落下,顺着杨涛的剑,直接滑了过去,然后一绕、一抬,枪托猛地打在了他的下巴上。庞大的力量使杨涛的头偏了出去,也使杨方失去了视觉障碍,但是,但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时,他呆住了,脑中,似乎也响起了那“铛”的一声。

“铛!”子弹打在玻璃上,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射穿玻璃然后击穿包金头颅的一幕,有的,是子弹被那玻璃挡住,发出一声轻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