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宿怨姻缘 巾红十三剑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30字
  • 2016-12-24 23:43:33

地下,漆黑的房间,空荡荡的,仅有一人的喘息声。一个看起来不过刚到十八岁的少年被拷在墙上,双眼闭合,像是睡着了一样。突然,他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缓缓睁开双眼,喃喃道:“好吵啊。”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传来,随后,门被人大力踹开,一伙人蜂拥一样的冲了进来,一言不发,先摆好阵势,齐齐把枪举起来,对着那明显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少年。

“至于吗?”少年轻蔑地说了一声,斜着眼睛看着这一帮人。

这时,这伙人中站在中间像是头头的人放下了枪,用明显松了口气的语气说道:“还好,这个人没被劫走,他可是我们活命的底牌啊。”说完,环顾了一下四周,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放下枪,然后一挥手,几个人便上去解开了用来固定他的铁链,将他抬了出去。

这个少年,不是那已经陷入敌营多时的陆非宇,又会是谁呢?

“八个人一个小队,现在总共五小队,一小队,屋前守卫;二小队,屋顶和屋后;三小队、四小队,屋内;五小队,看守关在仓库里的那几个人。现在,立刻到自己的位置上。”

蒋蛟用铿锵的声音下达完了命令,但那些枪手们却并没有正规军的素质,只是散散乱乱的跑开,然后自己找位置,这不面让蒋蛟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自从上次文奥叛变,从后面打了他一拳,让他失去了那次立功的机会后,他的脸就没带出来过好颜色,但是想在自己身边找个人打一通,还真没有,总不能把脾气发到连武功都不会的人的身上吧,所以,他就只能等下次再与什么人交锋了。可是,他自己觉得,没什么机会了,因为那次行动的失利,他被包金给降了“职务”,让他带着人看着自己的别墅楼,同时也看着已经落入手中的三个人。

“唔,呜呜。”金小刀显然是听到了刚才蒋蛟的话,用身体撞了撞身边的乔雨林,乔雨林也向他点了点头,表示回应。但是,这根本无法帮助他们逃出去,这两个人虽都是一级佣兵,但却都不是擅长攻坚的,可以说只要是没了武器,他们连一个枪手都干不过。

“呜呜。”乔雨林用自己被塞了布的嘴点了点一面墙,示意隔壁屋子,金小刀看他这样,勉强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关天月并没有和他们关在一起,而是被关在了隔壁的房间,不知道是何用意,但绝不是好事,像她那样的美女被绑在屋中,无依无靠,真不知道这群人会对她干些什么。如果真的发生了些什么事,自己恐怕要在杨方面前自杀谢罪了。

另一边,郊外。

空荡的土路上,一辆蓝色的四轮敞篷货车正稳稳的停在那里,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人,车上空无一人,在车旁,八个人身穿黑衣手持枪械,正把目光朝向一个地方——一块山岩,一块十分普通的山岩。

突然,那块山岩一下子裂开了,但那八个枪手却并没有被吓了一跳,似乎早就知道了。裂开的山岩,露出了一条暗道,一个大光头首先从里面出来,然后,是两名同样穿着黑衣的保镖。

“老板。”八个枪手看到自己的老板,同时一鞠躬,齐齐喊道。而包金呢,看到自己的这八个手下和那四轮敞篷货车后也是微松了一口气,随手点个三个人,说道:“你们跟我走,其余人断后。”

这帮人显然比守卫他别墅楼的那群乌合之众要好得多,听到命令后立刻分工,没被点到的五个人立刻向前两步,把洞口给围住,手中枪齐齐的指向了漆黑的暗道内部。而那三个被点到的人则直接护送包金上了车,打火,发动,起步,缓缓的把车驶了出去。就在这时,暗道内,一股劲风袭来。那五名枪手也是吃过见过的,这股子风刚一来,手中枪就响了,一阵排子枪,把一颗颗子弹全送了进去。但就在枪响的下一秒,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间从里面飞出,在所有人都没反应的过来的时候,双手一伸,一下子抓住了最中间一人的头侧,一推,直接以此为支撑点,一个倒立,然后一招旋风腿,凭借力量与腿长,再加上五个人本来站的就密,轻松撂倒了周围四人。

“咔嚓”一声,脖子断掉的声音响起,杨方松开手,脚掌在他的太阳穴上一点,整个人立刻弹射而出。因为山路难走,车子又是刚刚发动,所以杨方仅用几个跳跃就到了货车的旁边,右手一抓,扣住车的货棚,双腿用力,想从车的尾部跳上车斗,再去杀坐在前面的包金,但是,他失败了。

就在他刚一露头的时候,强大的感知立刻告诉他:有危险。还没等他做出反应,枪已经响了——车斗上坐着一个枪手。

“喝!”杨方低喝一声,内力外放,瞬间形成一面内功墙,虽然因为事出紧急而无法做到直接把子弹破坏,但是却可以抵挡一下,而就趁着这个功夫,杨方已经又跳了下去。

跳是跳下去了,但手可没放开,依旧死死地抓着车壁,又一次起跳,这次,不是从后面上了,而是以自己手抓的地方为中心,用自己的身体画一个弧,直接甩了上去。这车斗本来就没那么长,杨方的身子也不矮,这一下,几乎是把车斗上的中后部全扫了一下。那名枪手还在看着前方呢,突然一个皮鞋底就砸到太阳穴上了,直接就把他给撞下车去,手枪脱手,掉到了车上。

杨方翻身上车,一蹲身,目视前方,那两个保镖此时正坐在车斗的最前方,背倚着车头,看着杨方呢。看到杨方上来,就同时缓缓的站起身来,手往边上一抄,竟都取出了一把宝剑,缓缓出鞘,一甩手,把剑鞘扔到一边,剑尖直指杨方,两把剑完全齐平。

杨方仔细一看,发现这两个人竟有一个是左撇子,而且这个左撇子就在自己的左面,怪不得刚才看他们拔剑的时候有种不一样的美感,原来是因为对称。而且现在因为右撇子在右,左撇子在左,所以两个人的剑离的很近,几乎要贴到一起去了。

“巾红十三剑,杨涛。”

“陆啸勇。”

“领教了!”

这前面五个字和最后的三个字都是两个人一起喊出来的,而到了名字这里的时候,就有了先后,叫杨涛的是右边的右撇子,叫陆啸勇的是左边的左撇子。而之前他们喊出来的那个“巾红十三剑”,看来就是他们共同隶属的一个组织了,就名字来说,应该有十三个人,而且个个都是用剑的。

仅仅是在那一霎那,杨方心里就有了这些计较,不过此时他可不管他们是什么十三剑、十四剑的了,在他眼中就只有战胜他们、杀掉包金这一件事。

杨涛、陆啸勇两个人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同时把手一翻,本来立着的剑身一下子变成平放,双剑交叉,剪刀一样剪向杨方,而两人的速度不仅奇快,而且步伐十分整齐,这样的两个人竟还不是双胞胎,真是令人惊奇。

杨方也不怕他们这个,左脚在车斗上一点,一下子飞身而起,右脚迈出,正好踏在两把剑交碰的地方,不仅把这两剑都压了下去,而且还让自己再次飞起一个高度,直接从两个人的头顶上越了过去,到了他们身后,想要直接攻击车头,但显然,这两个人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杨方刚一落地,就觉得背后寒气袭来,急忙一个回身,一下子就看到杨涛正挥剑向自己斩来,赶紧一让身,避开剑锋,同时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但陆啸勇似乎是拥有读心术一样,直接在杨方的必经之路上做了拦截,看那样子,似乎是杨方自己去撞他的剑锋一样。

杨方眉头一皱,右手一伸,一把攥住了陆啸勇拿剑的左手手腕,前冲之势不改,左脚一蹬地面,身体立刻斜着擦了出去,正好从陆啸勇的身体右边和车壁中间钻了过去。同时一转身,手上一用力,接着翻身的力量使劲一扯,直接把他拽得一个踉跄。此时两个人已经移形换位般的交换了位置,杨方抓着陆啸勇的左手腕向自己的左侧一拽,趁着他身体侧过来的时候,一个仰身甩臂,又把他的胳膊甩到了自己的右边。

果然,这样一来,陆啸勇就站不稳了,身体不断晃荡,双脚踉跄了好几步,杨方要得就是这个机会,右脚立地,右腿微曲,左脚一记鞭腿抽向他的侧颊。那陆啸勇的反应也是不慢,赶紧用右臂挡住,但他是个左撇子,右手本来就使不惯,况且还是拿来防大腿,一下子就被踢的飞了出去。而杨方也不死缠烂打,直接一放手任由他撞到一旁,同时向后一仰身躲开杨涛横切来的一剑,右脚踢出,正踢在他的剑柄上。

一击得手,杨方乘胜追击,右腿没有收回,直接腾身而起,左脚踢向他的下巴,凭杨方的功夫和力气,这一下,就能让他颚骨碎裂。

但是,能被包金选为贴身保镖的,又有几个是泛泛之辈,还没等杨方的脚踢出,他早已后退,躲开了这次攻击。站稳脚跟,趁着杨方双脚离地正在落下,不能攻击的时候,一剑直刺过去,竟是直奔咽喉而去。

“外行!”杨方看到这一情况,竟然不惊反喜,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战斗经验远不如自己。这一剑他刺向的是自己的咽喉,虽然可以让自己立刻毙命,但是却有一个重大的缺点,那就是目标太小,很容易躲避。

想明白这一点,杨方顿时精神一振,左脚立地为轴,旋转身体,闪到了侧面,同时左手一掌打出,正拍在杨涛的手腕上,躲过了这一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