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宿怨姻缘 我才是老大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08字
  • 2016-10-30 22:14:20

“嗤嗤”仿佛开水淋在积雪上的声音在文奥的耳中响起,这声音来自于什么他当然知道——这来自于他的护体内力在被切穿啊!

为了对叶风尺表现出尊敬,也为了接住叶风尺的这一记大招,他用自己最浑实的内力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自己给裹得严严实实,光是自己身前,就至少有八九层内力罩。但是现在,自己的这几层足以挡住一辆卡车撞击的内力罩竟在不断的被切穿着。

没错,就是切穿,而不是切破,被切过的内力罩并没有完全破碎,而是只有和叶风尺的攻击碰撞的地方出现了裂缝,而其他的地方,则是完好无损,连一点裂痕都没有。

这得是多么强的控制力啊,把本来外扩的力量凝聚于一点,爆发出更为惊人的力量。而最让文奥震惊的是,这次的攻击并不是像以往的那样是一道长线,而是凝于一点。是的,就是一点。而之前文奥的视线中,出现的也并不是像之前一样的斩击,而是一支无羽之箭。

这便是叶风尺最强大的两门刀技:青龙吟水刀法与千山十界刀法的组合——亢龙之矢。

诚然,叶风尺真正最强大的技能还是天哭地泣斩。但是,这一招有一个最大的前提条件,那就是必须是内心悲伤,只有这样才能发出这招绝技。虽说他能够强行逼自己产生这种情绪,但却不敢保证收起,一旦没有收起,那情况可就不妙了,三招过后,自己就又会陷入昏迷之中,那就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了。而且,他也不敢担保能够在三招之内干掉蒋蛟。

足有八九层的内力罩被瞬间切穿,如同切豆腐一样简单,在震惊之余,文奥心中还有畏惧。是啊,当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被打破,谁会不感到恐惧呢?

目不可见中,文奥只觉手臂上突然中了一箭,而且这支箭并没有因为阻挡而停下,而是继续向前,似乎它有源源不断的动力,促使他不断前进。不敢大意,双臂用劲,试图撞开这攻击。

这边文奥奋力抗衡叶风尺的攻击,而另一边,蒋蛟却在暗暗观察局势。在他的眼中,可没有之前的白光和空气波动,这是千山十界刀法的特性,只有技能的作用者才会出现视觉的改变。在蒋蛟看来,只是叶风尺身上突然冒出一股强盛而且凌烈的气势,然后文奥的身体就突然一震,手臂上似乎出现了一个白点。

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文奥,动了。他并不是向前动想要反击,而是,向后飞退。

“没想到你竟真能破开老东西的防御,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蒋蛟虽然搞不明白状况,但他毕竟闯荡了这么多年,一下子就作出了最正确的反应——趁叶风尺刚发完大招,身体还虚弱的时候攻击他。

而就在蒋蛟冲出的那一刻,叶风尺的身边,司马乌也有了动作。

“怎么可能让你们二打一!”司马乌大喝一声,右手闪电般的抬起,同时扣下扳机。另一边,蒋蛟丝毫没有慢下脚步,双手在身前一聚,然后重重地推了过去。

尽管他这一下只是虚推在了空气上,但司马乌却突然感到心口一紧,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抓住了一样,透不过气,扣扳机的手指也因为这突然传来的感觉而停在了半路。而且,这种感觉还正以飞快的速度向身体的其他地方蔓延开来,一瞬间,司马乌只觉自己是掉入了夹板之中,被当作豆子一样挤压。而此时,司马乌手中的枪连一发子弹都没有打出,眼看着蒋蛟就要到自己的身前,趁着自己的手还没被气压影响,司马乌使劲扣动了扳机。

……静,依旧是静,没有枪响,甚至没有子弹飞出来,似乎他的枪里没有子弹了一样。但这怎么可能呢?司马乌又怎会犯这种错误呢?而且,在刚才扣扳机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了一份阻力,虽然那阻力十分微小,但它并没有逃过常年开枪的司马乌的感知。

“不好!”此时司马乌脑中只够闪过着一个念头,一瞬之间,司马乌握着枪柄的手指一松,因为用来扣扳机的食指的缘故,枪转了半圈,枪口朝向了司马乌自己。也就在这一刻,巨大的压力终于遍布全身,连手指也不例外,司马乌一下就陷入了动弹不得的境地。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就在他掉转枪口的下一秒,子弹从枪膛中飞出,用极快的速度袭向已经无法动弹的司马乌,并精准地打中右腹。

“嘭!”下一刻,子弹在司马乌体内爆炸,金属风暴瞬间卷起一片血花,司马乌的右腹被开了一个洞,出现了一个缺口,模糊间似乎能看得见内脏和肠子,血肉模糊,上面还插着子弹的碎片,鲜血直流、肉沫横飞。而这一个爆炸,也成功地把司马乌从压力中解救了出来,摔倒在一边,剧烈的疼痛让他一下子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混账!”叶风尺怒吼一声,不顾身体的虚弱,双刀一挥,一个箭步到了蒋蛟前方,双刀当头劈下。

蒋蛟冷哼一声,双臂一震,浑实之气再出,愣是生生地把叶风尺的攻击给挡住了。强大的气压让叶风尺向后踉跄了一步,但他却没有再继续退去,而是直接顶上,把本来准备劈下来的双刀往下一压,和蒋蛟较上了劲。

“你以为你赢得了我?”蒋蛟看着此时已经十分虚弱的叶风尺,冷笑着用轻蔑的语气说道。

而叶风尺竟是丝毫不恼,也冷笑着说道:“老爷子对你说的话,我可以再说一遍——别稍微有了点本事就给我蹬鼻子上脸。”

“你!说!什么!”蒋蛟怒吼一声,额头青筋爆出,把全身力量都用了出来,本来就十分强大的气势再盛几分,叶风尺的双刀开始颤抖起来,并发出“咯吱、咯吱”的悲鸣。

叶风尺看了一眼自己的刀,眉头微皱一下,眼中露出一丝担心的神色,但还是不紧不慢地说道:“千万别忘了,我可是——老大啊!”

喊出这一句,叶风尺手腕一扭,原本刀刃朝前的刀瞬间变成刀刃朝上,然后向上一分,让开了蒋蛟那雄厚的气功,但是这样一来,就把自己的身体毫无保留地漏给了对方。失去了阻挡的气压猛地轰击在叶风尺那没有抵抗力的胸腹上,瞬间,叶风尺全身猛地一震,下一刻,他整个人就如同炮弹一般倒飞而出。

结实的身体撞到墙上,一身的肌肉让他的破坏力更加强大,本来就已经岌岌可危的石墙瞬间破碎,碎石块飞出去,落到楼下。然而这一面石墙对叶风尺来说也不是没有作用的,因为有它的阻挡,叶风尺倒飞的身体停住了,身子缓缓下落,双腿和屁股砸在了地面上,就坐在离边缘极近的地方。

如果他能弓身而坐,那么就可以活下来,但是,因为刚才那一击的力量全作用在他的上半身,所以,在他落下后,他的上身并不是向前弯下,而是——向后倒去。

后面的墙已经坍塌,此时身后以是空无一物,叶风尺的身体与外界再没有半分阻隔。他坐的地方离边缘不过十公分左右,这里离地面有近二十米的高度,上半身的重量绝不是下半身能比的,一旦他的上半身到了外面,仅凭双腿绝对勾不住他,他马上就会从将近二十米高的地方落下,而且是头冲着地面。

一秒,两秒……

时间并不会长,仅两秒的功夫,叶风尺的上半身就已经落入了外面,而双腿也开始向外滑动,眼看着惨剧就要发生。

也不知怎么那么巧,在叶风尺坐的地方的左右两边,都各有一块墙壁残骸,突出在那里,而更匪夷所思的是,叶风尺那自然放在身体两侧的手臂就正好搭在了那两块突起上,而在双臂划过的时候,手中紧握着的刀的护手——勾住了。

这简直是福星显圣啊!

蒋蛟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眼前狗血的一幕,都想骂街了,但他还是冷静了下来,尽管叶风尺没有摔下去,但凭现在这幅样子,也绝对是无法战斗了,而现在,只要在过去补上一下……

想到这里,蒋蛟冷笑了一声,说道:“你的运气是好,可惜,好的不够数。”说着,就要上前取他的命。可就在这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蒋蛟回头一看,后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与他一起来的另一位高级佣兵——铁骨文奥,他终于结束了与“亢龙之矢”的对抗。

“老家伙,还没死啊,这小子也不行啊,竟还是没打败你,我还想着,如果他刚才杀死了你,晋级成为高级佣兵,然后再被我杀死,那该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此时,蒋蛟的表情绝对可以用“小人得志”和“欠揍”两个词语来形容,看的文奥都忍不住想打他了,但还是强忍住了动手的意思,张了张嘴,又犹豫了一下,说道:他已经要死了,让他自生自灭吧。”

“嗯?”蒋蛟饶有兴趣地看了文奥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叶风尺,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说的没错,这小子绝对活不了了,我不管他,先解决了那两个再说。”说完,挣脱了文奥的手,向狄娜娜走去。

刚走出去一步,一个声音突然想起:“站住。”

这声音既不大,也没有一点感情色彩,但在两个人的耳中,确实炸雷一般,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叶风尺。

话音刚落,那个已经被判定为活不成了的人一下子坐了起来,因为坐起来的时候手上用了力,所以一下子把那两块刚才救他的突起给拉碎了。

叶风尺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两把刀,坚毅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柔情,口中喃喃道:“小古,你又一次救了我。”

说完这句话,叶风尺的眼神再次变的凌厉起来,站起身来,目光灼灼的看着蒋蛟,举起刀,毫无感情的说道:“不要对他们出手,我说了,我才是老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