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宿怨姻缘 埋伏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43字
  • 2016-10-06 22:36:07

此时,在杨方面前的,正是各色各样、有大有小的——咸菜坛子。

“这……这不会只是个地下仓库吧。”金小刀也显得有些尴尬。

杨方冷哼一声,又点上一支烟,边抽边说:“你见过一个只是用来放咸菜的仓库会建在这么隐秘的地方?”

诚然,这个地方确实够隐密的了,如果是没有遇见佣兵的时候。但是建在客厅下,还用那么厚的地毯盖住,难道仅仅是为了美观?仓库建客厅底下就是个诡异的事了。

金小刀走到一个足有半人高的坛子边上,看了看上面的封盖,拿出了一把匕首,挑了一下盖与坛子的解缝处,一股咸腥的气味顿时传来。“这还真是咸菜!”

当然是咸菜,杨方的气场探测何等强大,如果不是因为探测到了一点坛内的物体,他又怎敢妄论这是咸菜坑呢?当然,这种强控制力的技能,又怎是金小刀这等人能有的呢?

“这儿应该没问题吧,全是咸菜,毫无线索。”金小刀虽说不如杨方那么强大,但好歹也是位列一级佣兵的人物,观察力又怎么会弱。哪怕时间只有这么短短的一分钟,他也确定了,这里没有有价值的东西。

“等等!”就在金小刀转身就要回去的时候,杨方制止了他。金小刀转过身,奇怪的看着他,杨方嘴里叼着烟,烟头上飘出的白烟笼罩着他的脸,让人看不清面容,但还是依稀可以辨认出,他在笑,微笑。

杨方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微笑,走到后墙跟前,伸出右手,手掌缓缓抚摸墙面。金小刀有些奇怪,不明白他到底在干什么,但他看不见的是,杨方的手与墙面接触的地方,都嘣出一片金色的火花,但这并不是普通的火花,它没有实体,肉眼无法分辨。

“果然是这样。”杨方欣慰地说道,然后退后几步,很有样子的轻喝一声,同时,气场探测全开,范围被扩到最大,直接向自己面前的那面墙上覆盖过去。奇怪的是,本来不会被挡住的气场探测,竟然是被挡住了,完全过不去这面墙,在这个方向上,他能感应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这面墙的从上到下。

其实不难解释,气场探测是对人的气进行探查,而起这种东西本就是虚幻的、无形无质的,看不见摸不着,所以气场探测才能够畅行无阻。但是,佣兵中那些以武功闻名的人,哪个不会修练内力?而内力,就是可以改变气的力量之一。强大的佣兵可以改变气,可以隐藏气,当然就能屏蔽气,自然也就能隔绝气场探测。自打杨方一进入这个地下室,他就感觉到这里存在着少许的内力,量非常少,少到微乎其微,刚才自己掌上运气那么一测,果然如此。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么少的内力所组成的内力墙,竟能强悍如斯,自己全力以赴的气场探测竟然都穿不过它,由此可见,布下这内力墙的人,实力绝对不止高了他一个档次。

“不好!”杨方突然一惊,一下子把脸转到身后,动作之大,把金小刀都吓了一跳。

刚才他只注意自己面前那堵墙的情况,并且一直在努力探测墙后,可以说把全部精力全放在了这里,于是,就忽略了身后的情况。准确地说,是忽略了上面的情况。刚才气场探测的范围极大,虽然有些偏向前方,但想不包括后方和上方是不可能的。虽然杨方当时没有管这里,但是此时,刚才气场探测内的记忆却在他脑中闪过了。

在上面,有一个强大的气息突然出现,几乎就在同一瞬,关天月和乔雨林的气息消失了。自始至终,那个强大的人都是没有形体的,仿佛是一阵风。

可能是为了彻底吓死杨方,就在杨方回头的那一刻,一个物体从上面顺着楼梯滚了下来。因为周围太黑,金小刀没有看清是什么,但是他看不到,不代表别人看不到啊!比他距离还长的杨方就在下一瞬从他身边呼啸而过,狂风一般的卷向地上。直到这时,金小刀才在手电筒的帮助下看清楚那个物体——那是一个苹果,一个被咬了一半多的苹果!

乔雨林!金小刀瞬间反应过来,这苹果就是乔雨林吃的那一个啊。不敢犹豫,金小刀也立刻蹿了上去。杨方早已到了地上,一上来,还没等看清有没有人,直接运内力于口部,一个带着内力的烟头就吐了出去。等真正站稳后,杨方才发现,上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杨方气得头发都炸起来了,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双手紧握,指关节被捏的“嘎嘎”响。一秒后,杨方大喝一声:“在楼上!”就直接一转身,又用狂风一样的速冲上了楼。

二楼总体格局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从最南头一直通到最北,走廊两边,都是一个一个的房间,那样子跟旅馆似的。楼梯口正对着的就是一个房间,这栋别墅里的每一个房间都紧闭着门,这间自然也是不例外。当气急败坏的杨方从一楼冲上来的时候,第一个看见的就是这个房间。

“我去你的!”杨方大喝一声,前冲之势不变,直接奔着那房间就去了,抬脚狠狠地踹了过去,“咔嚓”一声。不是门大力打开然后狠狠地撞到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不是门直接被踹碎;也不是只有腿进去了,人没进去。出现的,使整个门飞了出去。没错,整个飞了进去。

这一边,门锁完全损坏,从锁孔里跳了出来;另一边,用来固定的金属钉全被撞弯,铁皮也脱离了墙的控制。

“给我出来!”杨方的声音充满愤怒,声音之大,足够清清楚楚地传遍这栋别墅的各个角落。这一吼,杨方可使用上了内力的,屋里书架上的书一下子被震的飞起,并且有些书在空中都出现了破裂。

这里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书房,并没有人迹。

杨方冲出这间屋子,向右边跑去,看来他是打算一间一间地踹了。可就在这时,一丝危险的信号出现在了他的脑中,气场探测几乎是自动开启,瞬间向四周盖去。就在下一瞬,一个强大的气息出现在了气场探测范围的最外缘,一闪而过,然后,杨方只觉自己的后颈被大力切了一下,然后两眼一黑,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另一边……

叶风尺只觉得自己身上都长锈了,在这堆废纸里呆了两天了,在这期间,对面楼里出来的竟是没一个和本事有关的。司马乌倒好,他虽然藏在垃圾桶里,是最脏的,但是好在垃圾桶是成型的,他动弹的时候垃圾桶不会变形。而且最叫叶风尺崩溃的是,司马乌还在桶后面开了个洞,每天都从后面出来一次,美其名曰狙击枪每天都要擦拭,否则就会失灵,里面又没地方。但他一擦就是半小时,这忍不了啊,万一这半小时里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怎么办,这里面眼神最好的就是他。

终于,就在叶风尺忍不住要冲出去收拾司马乌的时候,有人“解救”了他。

后面的墙一下子被掀倒,碎石碎砖到处散,一前一后两道人影闪了进来,目光冷峻的看着面前的三堆东西。叶风尺根本耐不住性子,一抖身子内力外放,盖在周围的废纸立刻化作蝴蝶飞散起来。另两个人也一下子掀开自己的伪装,露出本来面貌。其实,就算是叶风尺没带头,他们也会这么做的,对方这么做,自然是奔着他们来的,他们可不指望能凭运气藏着不被他们发现。

面前的这两人,他们都不认识,但其实,都是打过照面的。前面的一个,年纪较大,身材有些瘦,但是看上去十分结实,像是有钢筋铁骨,赫然便是铁骨——文奥。而后面的那个,身材明显比他壮实,肌肉线条分明,而且也比他年轻,而那张脸,却是谁也没见过的。

真没见过吗?当然见过了,而且就在不久前,只不过,那次见面,他用的并不是自己的真面目。

“走骨功,不错,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种武功,千变万化,完全颠覆传统自然规律,是世界上的为数不多的神技,只是没想到,我竟能在二十岁之前就见到它,而且,它变化的,还是那个人。”叶风尺的目光直接避开了前面的文奥,落在后面的那个人的身上。

走骨功,是一种可以改变身体构造的功夫,很多人只听说过缩骨功,因为用它的人并不是少数。缩骨功可以让人的骨头变软,从而使人体被压缩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但是,对于走骨功,它却只是冰山一角。

准确地来说,缩骨功是走骨功里的一种,是一个小的分支,因为它只能让身体变小来适应狭小的空间,但却无法将身体变大。而走骨功,就是包含了缩小、胀大、伸长、缩短、骨骼移位等各种身体变化的方式。学会它,简直就像是拥有了变身的能力一样,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模样,只是,这东西既然如此神奇,那么想学它自然也就不是那么容易的。历史上,还从没有一个人能把它练到极致,一般都是改变模样之后会有时间限制,过了一段时间就无法维持了;还有就是变了之后实力会大打折扣,之前他在包金模样时战斗那么吃力就是因为这个。还有一点,它虽然能变身体,但改不了面容,长相是一定的,所以,想要真正的变成另一个人,必须要会易容术。

会一个走骨功就很难了,再去学易容术,哪有人能做得到,但易容术的好处是,它的作用对象不一定是本人,只需要一张人皮面具就好了,谁脸上都能贴。所以,历来那些练走骨功的人都会竭尽全力地找会易容术的人,并且开出最高条件来让那人当自己的搭档,久而久之,一提起其中一门,立刻就能想到另一门。

不过,刚才已经说了,这武功极其难练,所以,他虽然有名,但并不被大多数人熟知,就连叶风尺,知道当世会的不过两个:一个是杨方,另一个,就是自己眼前的这位,高级佣兵,蒋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