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宿怨姻缘 孤注一掷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027字
  • 2016-10-03 23:25:04

“那就,拿我们的命去拼吧!”

当这句话喊出来之后,在场所有人,除了叶风尺和关天月,全都露出了笑容。原本严肃的脸瞬间便被友好的笑取代,所有人都用同一种眼光看着叶风尺,叶风尺环视全场,与他们的目光一一相碰,终于动容。一直压抑着的泪水在这一刻流出,在他们的眼神里,他分明读到了两个字:兄弟!

杨方背对着所有人,轻咳了两下,转过身来,脸色苍白的做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同时将刚才咳嗽时捂住口的右手背到背后,没有让任何人看到掌心里的血——他的内伤太重了!本来就是内力反噬,然后又一夜没睡,错过了最佳休息时间,还不断地抽了大量的烟,现在又控制着内力帮关天月清醒头脑,对身体的伤害太大了!

关天月看着眼角已经带泪的叶风尺,也露出了一个笑容,那种让人忘记内心伤痛的笑容。明明她是一介女流,但此时此刻,叶风尺从她眼里看到的,却要比其他人眼里的兄弟情谊更重。

关天月挺了挺自己高耸的胸脯,故作高傲地说:“本班长宣布,副班长叶风尺,擅自行动,险些身死,造成很坏影响,理应严惩,但念其初衷不坏,且本次任务尚未结束,所以,留他将功补过,如能杀掉包金,完成任务,则此事就既往不咎!”关天月说完,用有些调皮的眼神看了一眼比自己要高大不少的叶风尺,感觉十分的爽,可能人人心里都有当官的渴望吧。

“你应该在后面加一个【钦此】。”一旁的司马乌再也忍不住了,开口吐嘈道。

“去!你才是太监!”关天月何等聪明,一下就明白了司马乌的意思,在古代,宣读圣旨的一般都是太监。

令关天月没想到的是,被自己侮辱了男人尊严的司马乌,竟是丝毫不恼,而是冷冷的反问道:“你和太监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额……”关天月一时语塞,这个,好像真没有。但是,关天月哪肯服输,仅犹豫了一下,灵机一动,用右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嗯”了一声。那意思就是:你看,在这儿!

果然,司马乌被她这么一引,目光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因为刚才的拍打而抖动的“圆滚滚”上。目光刚落,还没等他反应,关天月立刻双臂一挡胸前,夸张地打交道:“看什么看?你流氓啊!”

司马乌此时脸色绝不好看,跟吃了“尸米”似的,他知道自己上当了,因为就在关天月喊出这一句的时候,自己的后脑明显一疼,被人打了。

不用回头,司马乌就知道打自己的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打自己的还能有什么人呢?而且,自己已经闻到了那冲鼻的烟草味。

杨方收回打司马乌的拳头,走到叶风尺面前,与关天月并肩站立,不知怎的,明明刚才关天月把自己当工具用了,但心里却挺高兴的。因为这些,他惨白的脸色也红润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人,杨方微微一笑,说道:“喂,我们班长让你将功补过,要杀掉包金,我可是你的最大的竞争对手,怎么样,不对我表示一下吗?”说完,用有些戏谑的表情看着叶风尺。

叶风尺被刚刚司马乌那一闹,原本心里的不开心早已烟消云散,此刻看着他的样子,也笑了出来,有些无语地说道:“怎么,还需要什么表示吗?”

杨方看着他的样子,一下子没绷住表情,笑出了声,低头轻声嘟囔了一句:“倒也是。”然后抬起头来,目光炽热,缓缓抬起右臂,右手成拳,直对叶风尺。说道:“这次的头功,便宜你了。”

叶风尺用同样的目光看着他,同样抬起右臂,用拳头与杨方的拳头相碰,这一刻,似是有电花相碰。

关天月看着此时像是有变弯趋势的两人,皱了皱眉头,走到两人身侧,一人赏了一个拳头,骂道:“你们两个别在这给我谈情说爱,赶快去把伤给我养好。”说完转过头对身后的乔雨林说道:“乔雨林,他们交给你了,哎,不对,还有一个。”关天月一下子想到还有一个人,于是快步走到司马乌面前,抬手又是一拳,然后揪着他的耳朵把他甩给了乔雨林。

“喂,我的伤口已经要愈合了好不好。”司马乌立刻委屈的辩解道。确实,当初他受的枪伤,此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都快长出新肉了。

但是关天月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辩解,勒令他卧在床上休息。于是这三个人便很憋屈地度过了三天——三天是关天月给他们的休息时间。但其实,这三个人的自愈能力在所有人中可以说得上是首屈一指,几乎在第二天就同时恢复了,但关天月却还是不让他们下地,让他们在床上静养。你可不知道把他们给憋的啊,那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好在时间不长,三天后,三个人终于下了地,并开了一个关于接下来的作战方法的会,而这个作战方法,用叶风尺的话来说,就是:孤注一掷。

夜晚,几道人影在树林中闪过,慢慢地靠近一栋看起来很是豪华的别墅。

“就是这儿?”一个优雅的男声响起。

“嗯,就这儿,我看过了,一楼很多窗户都很低,而且大,别说我们,哪怕是个普通人在这儿,也能翻得进去。”另一个男声回答道。

“守卫呢?这地方能没有守卫?说不定守在这里的就是那个高级佣兵。”冰冷但好听的女声响起,打断了两人。

“这点,确实奇怪,咱们都绕了好几圈了,愣是没看见一个人,好像这里是空的似的。”

“哼,有没有人,测测不就知道了。”原先的那个优雅男声再次响起,同时,几个声音的其中一个走了出来,开启了自己的气场探测,直接向面前的建筑物盖去。

无疑,这三个人便是佣兵团的杨方、关天月、乔雨林和金小刀。而他们今天来的地方,正是他们的目标——包金的家!

这个,就是那次会上所决定的作战方法,那就是——直捣黄龙!

与此同时,金马集团公司楼对面一栋废楼里,一扇正对着公司楼的窗户前,出现了三个不明物体。右边的两个,是无数的旧报纸、旧杂志一类的东西堆成的小山丘似的书堆;而最左边的,却是一个垃圾桶,最诡异的是,垃圾桶的投入口居然是朝向窗外的。

“喂,要不要这么夸张,还得弄成这样子。”最右边的纸堆轻轻动了一下,里面传出了一个可爱的女声。

“哼,不知道厉害的小丫头,这就是狙击手,知道不,要善于隐藏自己,你看,这样他们就发现不了我们了。”

叶风尺待在最中间的那一堆纸堆里,蜷缩着身体,只留半张脸高过窗台,两眼看着对面,听了左边垃圾箱里司马乌的话,不由暗暗吐槽道:“你见过有把垃圾桶的投入口朝窗的吗?”他清楚地记得,他上次在这里蹲点可没来这一套,刚才那一套全是说辞,其实是被人家吓着了。

确实,叶风尺想的这些是对的,就在这栋楼、他们三个的对面那栋金马集团大办公楼的楼顶上,一个看起来有五十来岁的老人也是这么想的:“世上竟有垃圾桶投入口朝窗外。”

老人笑了笑,右手摸了一下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三堆东西,自言自语道:“我的子弹可贵,不能浪费喽,这几个人,就让他们去吧,老让我开枪,那我岂不是赔大了,我才不干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啊不,是赔了女儿又折兵。”

老人又自顾自地说了会儿、笑了会儿,就继续把目光投向了那三个“东西”,一边看一边把玩手里的狙击枪,却丝毫没有开枪的意思。

而另一边,杨方一行人也有了计较。虽然杨方的气场探测还没有能把整栋楼给探清楚的能力,但是却可以粗略地识别一下了,在杨方的气场探测下,楼里面竟是一个人也没有,这还真像金小刀所说,是个空的了。

“怎么办?”金小刀凑到杨方身边问道,现在他们是要深入敌营,杨方是四人中年纪最长的一个,同样也是功夫最高的一个,所以有这样的事,金小刀他们便要问杨方的意见了。

杨方皱着眉想了一下,说道:“现在不能进去,里面是一潭死水、浑水,不知道哪里有礁,现在进去不妥。明天白天,我们再进。”

金小刀听了杨方的话一愣,几乎是本能地说道“白天进?不太好吧,哪有这么光明正大的?”

杨方从兜里取出一支烟来点上,抽了一口,冷静地说道:“如果它真的没人,那么白天也一样,进去也不会被发现;而如果有人埋伏,在白天,虽然他们能看见我们了,但我们也有了同样的优势,不影响什么,明天白天进去,我到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神秘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