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宿怨姻缘 不是他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70字
  • 2016-09-17 20:00:48

“为什么?为什么叶风尺会有这样的情绪?”这个疑问瞬间出现在大家的脑中,叶风尺的意志他们有目共睹,这个硬汉不止身体如钢铁般一样坚硬,连精神也是固如磐石,要说让他因为精神而昏迷,那不太可能吧。

同样的问题也产生在乔雨林的脑中,他尽管医术高明,但他是人不是神,他又怎会知道这是因为叶风尺自己的绝招所至呢?医者心在伤员,既然已经知道叶风尺并无大碍,那么也就不必要在这种乱七八糟的问题上钻牛角尖了,反正他的大脑没有损坏,凭他的意志力,用不了多久就能醒过来了。

乔雨林匆忙而又冷静的检查了杨方的身体,事实如他所料,杨方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杨方的情况比叶老大的还要好一点,他没有外伤,只是内力有些消耗过度,不过,从他经脉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吸收了大量的内力,而后又将它一下子全部发出,而且还搭上了自己本身的,内力耗尽再加上力竭反噬,没有大碍,让他休息一下,自己就好了。”

无疑,乔雨林的诊断结果让大家都松了口气,陆非宇生死不明,司马乌又受了伤,如果这两个人此时再重伤的话,那么可以说,佣兵团可是损失了超过七成的战斗力啊。听了乔雨林的话,狄娜娜不由心生钦佩之意,她就在现场,整个过程她看得一清二楚,虽然不知道叶风尺怎么样,当杨方的情况他是知道的啊。乔雨林并没有看到那些,狄娜娜也没说过什么,但他就是知道了,仅仅凭借两人的身体知道了,仿佛目睹了全程。这就是医学的神奇吗?

此时,出现了不同情绪的,除了她,还有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佣兵团的另一位女性成员,担任班长大职,杨方深深爱着的关天月!

在她听到乔雨林对杨方的情况的判断后,她并没有露出放松的神色,也没有佩服乔雨林的神通,而是脸色大变,满脸写满了惊恐和不可思议,眼神中也依旧是这样的神采,整个人开始发抖起来。

“你,你说什么?”关天月的声音被提的很高,感觉马上就破音了,这个平时虽说不上文静但也是落落大方女孩今天、现在,竟然变得如此不淡定,这着实把人吓了一跳。一下子,所有人都愣住了,目光全都落在了关天月身上,眼神里充满了吃惊和莫名其妙。

关天月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把抓住了还蹲在地上、准备再检查一下二人身体的乔雨林的肩膀,力气之大,让本就因为体重太大而蹲不太稳的乔雨林差点摔在地上。

“是,应该没问题。”乔雨林虽然很奇怪,但他的语气依旧平静,同时用手在杨方身上又按了几下,确定自己诊判没错。

“怎么会?他竟然用出了阴阳金雕练体功,什么人,竟然把这招都逼出来了,娜娜,与你们对战的,是什么人?”

狄娜娜此时整一脸古怪的看着关天月,在她印象中,这位美人应该是不喜欢杨方的才对,甚至应该是很讨厌他,但此时,她却露出了这么强的关心,这不应该啊,难道说……杨方,加油,胜利就在前方啊。

狄娜娜本就是个很调皮的人,再加上知道杨方没事,所以就在心里开起了伤员的玩笑,看关天月的眼神也变得越发古怪起来。而关天月呢,可能真的是关心则乱,智商高如她竟没有察觉到狄娜娜眼神中的异样,而是依旧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狄娜娜。

“是包金。”狄娜娜轻描淡写地说道,看着眼前的关天月那么着急,自己也不忍心把心里想的那些说出来逗她。

“包金?包金本人?”关天月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嗯,就是他,我们的最终目标,包金。”狄娜娜依旧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着,在她看来,杀了包金,就代表着这次的任务结束了啊。

关天月略微思索了一下,依旧有些不太相信,问道:“不应该,这不应该啊,还有没有其他人。”

“有是有,但那些都是半条命没了的,连站起来都困难,应该是叶老大打的,我们去那儿的时候根本没废一点力气就解决了那几个人,真正和杨哥过手的,只有包金了,他确实很强。”

“不,不会,这不可能,小刀,你的情报有没有问题?”关天月还是不相信,但此时她已经恢复了理智,也想到是不是别的地方出了问题,于是扭过头去看金小刀。

金小刀也不是笨人,自然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毫不犹豫地说道:“不会,我收集情报这么多年,从没出过错。”

“那就不应该了,按情报上来说,包金是个连半点武功都不会的废物啊,怎么会,怎么会……”关天月自言自语地说着,这时,她也感觉到了周围人的疑惑,于是解释道:“阴阳金雕练体功是杨方最强,也是最引以为豪的功夫,它分为阴阳两面,右为阳,善强攻,而且还有消融内力的作用;左为阴,可以吸收别人的内力,化为己用。这招一使出,哪怕是高级佣兵,如果不是以内力、武功著称,说不定也会落败。包金只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他有什么能耐,竟能逼得他出这招。”

此言一出,全场都安静了,高级佣兵与一级佣兵,尽管只差了一个级别,但那,也是天差地壤之别啊,只有那些实力已无限接近高级佣兵的存在,才敢说能与高级佣兵有一拼之力,而现在说,杨方竟有一门能够让自己击败高级佣兵的武功,怎能不吃惊啊。

关天月看着身边众人瞪的圆圆的眼睛,和长得大到能卡进去一个苹果的嘴巴,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这个僵局。

“他不是包金。”

简简单单五个字,穿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这个声音出现在这里,显得那么的突兀,因为,它不属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啊不,准确地来说,是不属于这里站着的任何一个人。

大家在刚听到这个熟悉无比的声音时都愣了一下,因为,所有人都不觉得,这个时候,这个声音会出现,它,属于已经昏迷过去的叶风尺。不,应该说,是刚才昏迷过去的叶风尺。

“叶老大!”狄娜娜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直接蹲下去扶起了叶风尺的上半身,一脸关切地看着他,而后者,此时才缓缓睁开双眼,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众人。看来,天哭地泣斩带来的副作用还没有完全消除。

乔雨林也反应了过来,过去直接扶住了叶风尺的肩膀,说道:“叶老大,你别乱动,虽然你的伤已经恢复了,但这药膏治标不治本,再者,你的精神受到了打击,需要安静恢复啊。”

叶风尺此时已经坐立起来,乔雨林的力气跟本无法与他相比,自然也阻止不了他的动作。叶风尺双手向边上一伸,轻轻推开他们两个,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眼光,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他不是包金。”

刚才那一下,众人全是意想不到他竟能醒过来,而且还开口说话了,所以都没注意他说的是什么。而这一次,他说的这句话,每个人都真真切切地听见了、听清了。

“什么?不是?可是,他就是包金啊,我不会看错的。”首先提出质疑的就是狄娜娜,而她,无疑是最有资格提出质疑的,因为,刚才那事可是她亲身参与的啊。

叶风尺似乎根本没有听她说话,别说回答了,连反应都没有一点,直接把头一回,看向地上躺着的杨方,说道:“你也是知道的吧。”

“嗯,我知道。”杨方没有睁眼,甚至根本就没有动过,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有嘴巴动了动,说了这么四个字。

这一下,所有人全沸腾了,其中最不淡定的就属乔雨林了,他是医生,更是刚才为这二人诊断的人,他明确的知道,当时他们还没醒啊,而且自己的估计,怎么着也得是十多个小时后啊,可没想到,短短几句话的功夫,这两人醒了!

“杨方……“关天月一时有些冲动,险些就脱口而出喊出来了,而且她自己感受得到,这一句的语气中,带着的是关心,满满的关心。但是,她还是保有理智的,原本会喊出来的话,就那么被她硬生生地变成了蚊子声。

“可恶,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关心起他来了,我只是知道他使出那个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数年间只用了一次的绝招,有些吃惊罢了,怎么会变成关心呢,哎呀,我脑子真是坏了。”关天月这么想着,但内心还是十分忐忑,紧张地直舔嘴唇,目光飘忽不定,数次有意无意地落在杨方身上。

“他……不会听见吧。”关天月心里想着,这件事,她自己都心虚。他可不知道杨方这家伙是啥时候醒过来的,不会听见自己之前的话了吧,不会乱想吧。关天月的脑子都乱了,而且,刚才那句虽然被她把声音给压得极小了,但她还是最终没控制住脱了口,尽管声音小若蚊蝇,但是凭他的实力,也不一定就听不清啊。

可是现在杨方却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只是睁开双眼然后坐了起来,两眼直视前方,根本没管身边的关天月。

叶风尺看了看他,而杨方也正看向他,两个人一下子对视,眼神在霎那间出现了交流。

“跟我来。”叶风尺转回头去,淡淡的说道,然后就要起身,乔雨林担心他的身体正要上前阻拦,结果被一旁的司马乌给拦住了。乔雨林转头投去询问的目光,但司马乌却只是摇了摇头,眼神里充满坚定。

跟着叶风尺,杨方也站了起来,直到此时,他也丝毫没有理会一旁有些心虚的不正常的关天月,而是直接跟上已经开始朝一个方向走去的叶风尺,似乎他真的没有听见刚才那些话。

乔雨林、狄娜娜还要跟去,却被司马乌再一次拦下:“不用跟他们去了,让他们自己交流一下,这是男人之间的浪漫。”边说着,他回过头去,看向那两个已经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

另一边,养猪场……

“可恶,竟然,让我这么狼狈。”包金此时也苏醒了过来,正试图从地上爬起来,但是没有成功,只能用双手和膝盖支撑住,让身体离地。

“哼,我一定会,杀了你们的!”包金怒吼一声,身边一阵轻微的波动,身体开始发生了改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