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宿怨姻缘 神功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4430字
  • 2016-09-16 01:32:00

杨方右手一伸,接住了那飞来的、已经皱的像一团绳了的外套,啊不,准确地说,是它抽到杨方手掌上的。杨方在还没接到它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上面的内力波动,所以,在伸手的时候,他在自己的手上包裹了很强的内力。但是他还是小看了刚才那一下冲击,就在接到衣服的那一刻,他的右手一下子被这强大的力量给抽得向后甩去。

杨方脸色一边,右手没有再加力,而是顺着这个冲击,身体向右偏去,手腕一翻,死死地抓住衣服,使其不会脱手。四指紧扣,拇指松开,一股内力顺着经脉快速运行,从掌跟打出,一下子便把这股力给卸了。杨方右脚站定,使劲地钉这地面,同时右臂发力,把衣服猛地往自己这边一拉,左手跟着就上,从最下面往上一顶,旋转手掌。一下子,整件衣服就像面条一样扭动起来,里面蕴含着的最后一丝内力被甩的四散,这样一来,这件衣服就真的只是件衣服了。

杨方哼了一声,左手向上,同样抓住衣服,双手一交,向天上一抖,把皱的不像样的衣服抖开。就以右脚为轴,逆时针旋转身体,双手捏着衣服的领口两边往身上一套,然后迅速松手,飞快地插进袖子里。这件刚刚还被当作武器甩出去的西服外套,就这么顺利、轻松又帅气的被杨方给穿到了身上,而这一刻,正是他转身回来再次面朝包金的那一刻。

所以,当他再次直面包金时,衣服已经穿在他身上了,好像刚才扔衣服那一段根本没发生一样,但是,那本来笔挺的西服外套此时多了很多褶子。

杨方刚才在旋转到这个方向的时候将右脚跟抬起,脚尖点了一下地,后撤了半步,才再次钉住,所以现在,他是左脚在前,而右脚,则在左脚后面,仅以鞋尖触地,轻微而又有规律的左右转动,像是在捻什么东西一样。

右手轻轻的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然后掌侧贴着西服,顺着纹理向下滑去,一直到最底,用大拇指和食中二指轻轻捏住,微微向下扯了扯,好像是想把衣服上的褶子拉平。这怎么可能呢?之前被揉成那样的衣服怎会被这样就拉平了呢?而且杨方为了保持优雅形象,并没有使劲,所以那些褶子都只是展开了一下,然后就又恢复了原状。

可能杨方也意识到了这是徒劳,索性就不管了,右手背到背后,左手拉了一下领带,看着包金,说道:“凭这副身体你果然还是发挥不出你的真实水平,尽管我并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少实力,但就目前来看,如果你不是以这样一副姿态来面对我,恐怕刚才那一下的结果将大有不同。”

他的语气相当镇静,每一个字的力度都一样,听起来也很平稳,但是这都掩饰不了什么,如果是高手的话一下就能听出来他声音中的波动。不仅如此,更为直接的是,站在他身后的狄娜娜看得清楚,他背在后面的右手掌心有一道红印,而且在微微颤抖,看样子好像连合起五指握拳都做不到了。

杨方这样了,包金那边也不好看。虽说他没有直接的身体接触,但别忘了,他所发出的气势和他是相连的啊,为了挡住杨方的袈裟伏魔功,刚才那一下他可是拼了力的。有一点杨方说得很对,那就是他凭现在这副身体,根本发挥不出他的全部实力。

本来凭他二人的能力,这次的碰撞杨方肯定是会输的,但现在,结局不同了,杨方的袈裟伏魔功被破了,他的气功同样也被破了呀。气功被破,体内运转的内力一下子就出现了紊乱,丹田气脉向顶,这可不是好受的。

包金忍着没把这一口血吐出去,喉咙一动全咽进肚子里去了,双眼怒视杨方,嘴唇微颤,鼻翼大幅度舒张再收缩,眼珠布满了血丝,而且正不停地颤动。看着样子,他是真火了。

杨方看他那样子,皱了皱眉头,眼神微动,背在背后的右手终于握起拳头,除他以外,谁也不知道这有多疼。右手缓缓的前伸,朝向包金,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淡淡说道:“我没这么多时间,三招,三招我就要决胜负。”

包金切了一声,扭头朝旁边的地上吐出一口带着血丝的口水,说道:“三招,你倒真自信。”

他的声音很小,几乎听不清,哪怕是在这个四下无人的夜里,听起来都有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听起来就像是在自言自语。

再看那边,杨方根本不理他,双臂雁翅般向两边一展,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下一刻,他整个人的气势变了,给人的感觉也大不相同了。他身边周围的空气开始产生了波动,就像微风吹过平静的湖面一样,带起阵阵波澜。这是他的内力导致的,此时哪怕不接近他都能感受得到,他体内的内力正以惊人的速度运转着,运转了一周又一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而在这运转的过程当中,他的内力似乎还在不断的增长,这到底是一门什么样的功夫?他要做什么?

包金虽然心里疑惑,但表面上还是静如止水,看着杨方的进一步变化。

杨方此时的身体也变得不一样了,右半边身子,从他裸露出来的皮肤可以看到,原本白皙的皮肤此时已经变得通红一片了,而且这红还有继续加深的迹象,看起来就像是血液要从他皮肤里渗出来一样。如果说这是运转内力过快而产生的正常现象的话,那么,他的左半边身子又是怎么回事?

和右半边截然不同,杨方的左半边身子此时竟变的深蓝,海水一般的颜色,又透露出一股冰冷的气息,散发着一股阴气,光是看着,就让人打哆嗦。

两边的身体,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而且分界线十分完美,正好是杨方这个人的中线。此时他穿着衣服看不出来,但如果是光着的话,就能看出,这条分界线从杨方的额头笔直向下,穿过眉心,划过鼻尖,往下走胸口,从肚脐处掠过,直到两腿中间的位置结束。杨方的身体被完美的分成了两半,一半蓝一半红,谁也不多谁也不少,要说这不是杨方特意为之,谁也不相信。

整个过程的持续时间并不长,仅一会儿的功夫,杨方身上的两种颜色边都变得极深,看起来十分怪异。突然,杨方爆喝一声,一种东西瞬间从他的身体里炸裂出来。

不,不是血,其实,也不是一种,而是两种。

右半边,是熊熊的烈火,燃烧正旺,焰头足有两米多高,在这漆黑的夜中发着明亮的光;而左半边,则是滚滚的波涛,浪花一个接着一个,看起来即有惊天破石之势,又具海纳百川之德。

这两样相生相克的东西竟同时存在于一体,在很多人看来,这都是不可能的,而就算发生了,那也是这个人的命该绝了。但是,现在,它发生了,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发生了,而且,杨方的生命力不减反增,就像那熊熊燃着的烈火,势头高涨;像那奔腾不息的江水,连绵不绝。

两种元素盘旋在杨方的身上,所有火焰的根部都在杨方的皮肤上,但杨方似乎一点也觉不到疼,更神奇的是,他穿在身上的衣服连一点焦曲都没有,依旧是刚才的样子,似乎这火就不存在。而另一边,也是同样的道理,在奔腾不息的巨浪下,他的衣服一点也没有湿,而最关键的是,那些水竟然也一点没离开杨方的身体。都说水无形,向低走,但现在,却像是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连一滴都滴不到地上,只是在杨方的身体上扑腾。

包金看着杨方现在的这副样子,也不由大为惊奇,赞叹道:“都说天下武功出少林,这少林的七十二绝技当今无人学全,甚至同时会两招的都是凤毛麟角,而你小小年纪,竟身怀三种绝学之多,现在,又使出了这么一门连我都不知道的神功,真可谓是少年英雄啊。”

杨方此时几乎全身都布满了火焰和巨浪,只有一个地方例外,那就是他的脸。尽管他的脸并没有一半燃着火,一半卷着水,但此时从中间划开,这边蓝这边红,那样子绝对也不好看。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眼睛瞳孔也是一个蓝一个红的,显得无限妖媚。

杨方听了包金对他的夸奖,根本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像是根本没听见一样,淡淡的说道:“三招,三招赢你!第一招!”

杨方大吼一声,右拳抬起,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记直拳毫无花哨的打了过去。包金一看,心里虽然有几分忌惮,但更多的还是不屑,他并不认为杨方的这个技能能有多厉害,看着杨方一拳打来,心说你不是说三照赢我吗,那我就接你三招。想到这儿,包金一点也不避讳,一举右手,同样一记直拳就迎上去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这个道理包金当然懂,尽管他心里并不认为杨方的力量会被提升到哪去,但潜意识还是让他加了小心,他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一拳,实际蕴含了庞大的内力。

说句实话,包金这么做确实是很小心了,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杨方,低估了这一招对他的作用有多大,他本身的自信,让他在自己被击飞时毫无准备。

就在两只拳头相撞的那一刻,包金只感觉自己打在了一座山上,不管使了多大的劲愣是撼不动它,而最令他感到吐血的是,他凝聚在拳头上的内力并没有炸开来伤敌,而是像冰块碰到火一样一下子消融了,没有发挥任何作用。而这种感觉也就持续了不到一秒钟而已,因为下一瞬,包金整个人已经倒飞而出,再次飞向后面的墙。难道他要第二次撞穿墙了吗?

结果当然是否定的。

包金虽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但这并不代表他一直反应不过来啊。人在空中,包金一下子改变了自己的姿势,双脚用力向地面擦去,脚跟正好与地面接触到,下一刻,内力爆发,炸出来的震动波瞬间让他从斜飞变成了直飞,由背朝墙变成了头朝墙。

他当然不是真的要用头去撞墙了,如果是真的话,那他还是死了算了。就在包金快要碰到墙的时候,包金双手一伸,掌心直对墙面,一股吸力瞬间产生,将包金带了过去。双手刚一抓到墙面,包金下身一甩,整个身体向上荡去,紧紧地贴住了墙面。然后,在杨方的眼中,包金此时就像是个壁虎一样,攀在墙上。

杨方看着此时头下脚上,做着滑稽姿势的包金,眼睛微眯,左手抬起,不成拳反成爪,一把抓了过去。

那边包金连头都没抬,竟就知道杨方的动作,双膝运用内力吸在墙上,上身抬起,右手握拳,左手一拍墙面,整个人一下子飞出,直接迎了上去。

有个上一次的经验教训,包金不敢再轻敌了,这一次,他可是用了十成的劲,把几乎全身内力都聚在这儿了,为的,就是一举击败杨方。可是,顽皮的现实总是让包金的想法与它相反,当包金的右拳被杨方的左手抓住的时候,另一种感觉从他的手上传来了。那是一种无力感,一种泥牛入海的感觉。

杨方的左手似乎是一个无底的黑洞,正不断地吞噬着自己的内力,包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原本凝聚在手上准备攻击他用的内力正一点点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着,那并不是泻到外面的流逝,而是流入了杨方的身体里。

随着包金内力的流逝,杨方身上的火焰变得更高了,势头也更猛了。而另一边的巨浪,此时也变得更加汹涌,而且一浪比一浪高,看着让人害怕。

“混蛋!”包金怒吼一声,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内力流光吧,右手猛地一震,想挣脱杨方那铁钳一般的手,但杨方却是知道见好就收,包金这一下还没使出来,杨方的手就松开了。虽然如愿以偿的挣脱了杨方,但包金此时感觉更难受了。刚才那一招因为杨方的松手而打在了空处,这种感觉绝对不好受。

杨方后退几步,看着喘着粗气的包金,用依旧没有感情色彩的语气说道:“两招已过,现在,该第三招了。”

说完这句话,杨方把双臂一展,在包金吃惊地注视下,他身上的巨浪逐渐被烈火所取代,马上,左半边就变得和右半边一模一样了,此时的杨方,活脱脱就是个火人。

“凭你现在体内所有的内力,绝不会挺得住这一招的,放弃吧。”杨方似乎是在跟包金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说完这句话,杨方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火焰——这么长时间,这些火焰第一次出现在杨方的身体以外。

突然,熊熊的烈焰中,一个由火焰构成的骷髅头凭空出现,两只空洞的眼睛盯着包金,而下一瞬,杨方右掌击出,那个骷髅头瞬间带着烈焰席卷而至。

“赤炼惊鬼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