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宿怨姻缘 援兵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830字
  • 2018-01-12 14:02:09

第三个,第三个了,叶风尺今天干掉的第三个一级佣兵——与他同地位的人。不到二十四小时,甚至十二个小时都不到,就先后有三个一级佣兵失去了战斗力,其中一个还是就地丧命。就算他没有完成杀掉包金的最终任务,他也是佣兵团的第一功臣。

使用了第三次天哭地泣斩后,叶风尺终于从迷失自我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继而又陷入了了另一个状态中——昏迷。

这一刀落尽的那一刻,叶风尺眼前一黑,心中的痛苦突然如小行星般开始互相碰撞,然后爆发出更加巨大的痛苦,这种痛苦,让叶风尺陷入了人昏迷。再强的人,总也有极限,身体是如此,精神更是如此。天哭地泣斩的发动需要极度悲伤的情绪,在连续发动三次后,叶风尺那仅十八岁少年拥有的精神,终于,被这负面能量给打垮了。

两个身影几乎是同时摔到了地面上,一个是叶风尺;而另一个,当然就是黄兴毕了。

要说黄兴毕那可真是人如其名,啊不,是人如其绰号,那反应速度真的是和狗一。叶风尺刚一转身他就知道不妙了,赶紧移动着身体向一侧滑去,但是人在空中,而且他这一脚可不是虚招而是实招,而且是全力一击,那能是这么好收的吗?所以,虽然他拼尽全力移动了一些,但还是没有逃离这个厄运,叶风尺的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大腿根部砍下来的,而就在下一瞬,这一条腿就不属于自己了。

“啊!”惨叫声几乎就是同时发出的,瞬间便传遍了这周围数十米,幸好这里深处远郊,没有别人,否则的话,就这种程度的叫声,都赶上老一辈子人的防空警报了。包金肯定,哪怕是在一栋全是球迷的的楼里,喊一句中国队进球夺冠了,都没这影响力大。

此时此刻,还站在这地上的就只有包金了,铁门外的许嵬还活着,但是他身上好多骨头都碎了,看样子是绝对无法治好了,哪怕是治好了,他以后也绝无法再进行这种战斗了。地上的黄兴毕还活着,但也不知道是刚才那一声大吼把声带弄坏了,还是已经痛晕过去了,现在没了声音,不过从他身体的各种痉挛反应还看得出,他还活着。

活着又有什么用,一手一脚皆断,这巨大的出血量绝不会让他挺过三分钟以上的,他最后关头拼尽全力的一个闪身,也只不过是把他的死亡时间向后拖了三分钟而已。

“结束了吗?”包金看了看四周,自言自语道。他心中气啊,尽管这三个人不是所有保镖中最强的,但实力确实也是出类拔萃的,怎么也算是个中流砥柱,一下子损失了三个,这损失可不小啊!

包金看这此时再无一人站立的空地,抬起右手托着腮帮子,双目紧闭,好像是在思考什么,但看来想到的都不是好事。眉头紧皱,偶尔展开一下,然后又皱回去,之后又是这样的几次来回。

思索了一会,包金终于睁开了双眼,看向倒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叶风尺,恶狠狠地说道:“全队三人丧命,已经没有足够的人手可以进行任务了,所以,你不能再在这世上吸那一口气了。”

说完这句,包金右手抬起,五指分开成掌,掌心向上做了个托天的姿势,音乐间,他的掌心似乎有一道白气流过,而周围的空气也都突然波动了一下,似乎在运转一股庞大的能量。

没有再说狠话,没有发泄心中的愤怒,就那么一掌,没带出丝毫声音,看起来都是平平淡淡的打出去,力度似乎也就像平常小打小闹一样。但是,这些,都掩饰不了他们二人之间发生的事,遮盖不了他们之间的恩怨。

就在这一掌打出的时候,包金的眼角余光突然撇到了一个东西,同时,心中也莫名生出一种危险感。

来不及思索和观察,包金一个翻身侧移出了一米,别小看这一米,很多的大决战的胜负,结局很可能就会因为这一米而改变,有时,哪怕是一厘米、一毫米都有可能逆转局势,有更何况这一米之长呢?

包金刚翻出去,地上瞬间多了一枚钢针,此时正钉在地上,尾端微微晃动。这针细如牛毛,如果是普通人的话,绝对发现不了,看来,这个偷袭者在选暗器的方面,花了很多心思。

这枚钢针并不是扎在包金原来位置的,而是在现在包金的左脚前方一点,看样子好像是就算包金不动也应该扎不到他。其实不然,因为这枚钢针现在的位置是在包金不在原位的情况下出现的,而如果包金在原位呢?那么它就会在中途就停止。包金在刚看见地上的针的时候就记算过了,如果自己刚才还在原位,那么,那枚钢针将直穿自己的左眼。

“好狠。”包金在得出结果后感叹道,但他的语气十分冷静,并没有丝毫因为差点被击杀的愤怒,反而有一种不关自己事的感觉,连表情都是一副面瘫脸,不愠不怒,没有丝毫色彩。

“切,什么啊,躲过去了,不是说他不会武功吗,怎么躲得过我的钢针啊?”一个略带的有些可爱的女声突然响起,在这分外安静的夜晚中清清楚楚的传入包金的耳朵,包金没有丝毫的停顿迟疑,头微微抬起,看向一边的铁栏杆墙。这不仅仅是因为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还是因为,包金早已计算出了钢针飞来的方向,就是那里!

抬眼望去,在没有灯的情况下自然是漆黑一片了,最多也不过看到模模糊糊有个人影,但长相身材男女什么的,绝对是猜不到。但是,这是常人的情况,他是常人吗?

修炼内力的人,眼神都是极好,那是因为每天修炼,使得眼中的浊气被排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如溪流般清凉的灵气。就是因为这个,所有修炼了内力的人就算不去特意去练视力,视力也绝对会日益提升。

此时,在铁栏杆的顶部,站着一位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双马尾辫,略显可爱的碎花上衣,下身是为了行动方便而穿的短裙,当然了,里面有安全裤。脚上穿的是白色长筒袜,加上女仆式的黑色皮鞋,手中拿着一把粉色的雨伞,伞尖正顶在旁边的一根栏杆头上,起到保持身体平衡的作用,毕竟只站在栏杆顶端那么小的地方是很容易掉下来的(什么,为什么非站着,废话,难道坐栏杆上,屁股要不要了。)。这个人,自然是佣兵团的鬼魂狄娜娜。

此时狄娜娜正把头别过去,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下面站着的包金,脸颊都鼓了起来,好像受了很大的气似的,和下面的包金一对应,看起来特别像是受了委屈的小丫头正跟爷爷(怪叔叔?)闹脾气。

“这家伙……”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显然,包金做到了,在看到这个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心理年龄好像更小的小姑娘的时候,竟并没有轻视她,反而双眼微眯,好像在观察对手的破绽,伺机进攻的样子。

狄娜娜不经意的一瞥,一下子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叶风尺,他和黄兴毕是躺在一起的,因为黄兴毕大量出血,所以现在叶风尺的身体也被地上的血水给染的一片红,而狄娜娜并不知道叶风尺只是昏迷,所以一下子便认为是叶风尺受了致命伤。

就在这时,下面的包金突然发现那个小姑娘的眼神变了,变得充满怒气。

“你这家伙!”狄娜娜一声娇喝,空出来的左手在身上一模,瞬间,一阵轻微的机括声便响了起来,接下来,便是铺天盖地的针雨。

哪怕是佣兵团的所有人,也都从没见过狄娜娜这么生气过,哪怕是在争夺班长的比试中连续败了两场也没有什么表示,但是,这一次,她却怒了。

铺天盖地的针雨飞来的那一刻,包金便瞬间暴退,一下子拉开了距离,然后双手做了个托天的姿势,再往外一拍。顿时,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出,硬生生的撞散了飞来的数不清几位数的细针,甚至有些针都已经被打断、打成碎屑了,散落在空中。

包金显然并没有打算这就完了,飞在头一波的攻击被挡下了,但后面还有些剩余的飞针,包金右手对着它们虚空做了个拉扯的动作,顿时,那些飞针立刻直直的飞向他的右手,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着他们一样。包金眼见针飞了过来,立刻右手一甩,正是甩向叶风尺的方向。

“不好!”狄娜娜一下子喊了出来,她当然知道包金在干什么,他是要用内力引得这些飞针攻击叶风尺!

知道是知道了,但是没办法啊,泼出去的水、射出去的针,哪还有回来的道理,而且自己也没有内力,想破他的控制都不行。眼看着飞针就要扎到叶风尺身上了,就在这时,从正门那里突然冲来一阵气流,跟之前包金的做法一样,直接用蛮力改变了飞针的运行方向。此时那些飞针早已经和包金断开了联系,只是自由的朝着叶风尺飞,自然是顶不住这股强大的气流的,连一秒都没坚持住,就被狠根的拍在了一边的墙上。

包金并没有半点吃惊,更没有作何表示,似乎这种情况他早就想到了似的,其实,事实就是这样,他知道正门那里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个高手。

“娜娜,不要和这种人战斗,内力的能力不是你能了解和控制的。”随着这个优美又富有磁性的声音的传出,那个在门口的人也终于走进院里来。白衬衫外面套了一件西服,蓝色的领带打得有些歪,黑西裤与黑皮鞋几乎融为一体,搞的像是连裤鞋一样。佣兵团,金翅神雕,杨方。

此时,杨方手里还有一个人,没错,就是手里,他的手掐着对方的脖子,将他举高,他自身的体重和杨方的力气很快便让他断了气,这个人,自然是一直在门外,因为重伤而不能动的许嵬了。诱叶风尺上套,却害死了自己的兄弟伙伴,也害死了自己。

感受到手中的人已经断气了,杨方直接把手中的尸体往边上一扔,然后抱着臂,看着包金,开口说话,但这话,却是说给狄娜娜听的。

“娜娜,这家伙很危险,你不要管,一会我会制造机会,让你把叶风尺救出来的。”

“嗯。”狄娜娜乖巧的点了点头,答应道,简直就像个邻家小妹或是呆萌学妹一样,但是,此时她的脸上、眼中,都写满了愤怒,而在这愤怒之中,透露着一丝担心。

要不是因为大敌当前,不想破了气场,杨方真想看着狄娜娜的样子,说出几句能让她羞红脸的话。

包金听着杨方的话,没有吭声,也没有做任何表示,表情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他知道,只要有这个人在,哪怕中间隔着距离,自己也绝对杀不了叶风尺了,那不如,先集中精力打败他。想到这里,包金的眼中明显露出一丝战意和杀气。

杨方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包金,看着他眼神的转变,缓缓说道:“现在,我应该叫你包金吧,这是我们的任务,我们必须完成,同时,我也要就救出我的伙伴,现在,哪怕最终我败了,我们的任务也不会改变和停止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