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宿怨姻缘 天哭地泣斩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19字
  • 2016-08-31 22:48:12

作为一级佣兵,眼力见绝对是有的,黄兴毕一看叶风尺被方天定偷袭,内功紊乱,立刻加大了自己的内力输出,给予叶风尺一记重击。

“噗。”叶风尺受到这股冲击,头一下仰了起来,嘴一张,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化作了一片血雾,然后又像雨点般的滴落下来。

本来方天定刚才强挣扎着站起来,还拼尽全力用出这么一招已经很勉强了,但可能是看叶风尺受了伤,心里一高兴,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竟让他又站了起来,还拿起铁棍向叶风尺再次抡去!

“碰!”这一次,铁棍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叶风尺的腹部,发出了令人觉得心悸的声音。叶风尺受到这一股大力,顿时向后倒飞出去,而正因为如此,抓着叶风尺手臂的钢爪脱落了下来,同时也带下来了一块鲜血淋漓的肉。而方天定,再次的攻击可能把他仅存的力气彻底耗尽了,此时连站都站不住了,只能用断了半截的铁棍撑着地,勉强的在那里硬撑,但看他那岌岌可危样子,好像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似的。

因为方向原因,叶风尺受到这个攻击后笔直的就朝着后面的包金飞了过去,距离太近,速度又快,应该是肯定会撞上无疑的,但包金却又像一阵风似的,瞬间平移五米,避了过去,然后略带怒色的看向方天定,但方天定此时很虚弱了,根本没注意这些。

叶风尺就这么直着飞出,撞到了后面的墙上,顿时,又是一片碎石飞出。而另一边的黄兴毕已经收回了自己的钢爪,皱着眉头,脸带怒气的冲方天定吼着:“喂,你干什么,抢我的猎物。”

他指的自然是方天定让叶风尺飞出而脱离了自己钢爪的掌控,要知道,如果刚才方天定没有打那一棍的话,兴许叶风尺就已经死在自己手中了。只要把内力凝聚起来,汇成一个庞大的内力球,然后顺着钢索一下子打过去,他有信心,叶风尺遭到了这么庞大的一击,一定会爆体而亡,而自己所付出的,只不过是一套钢爪装备而已。

方天定此时正在兴头上,根本没搭理他,他觉得与其和这样的人说话,倒不如省点体力,好一会等叶风尺再站起来的时候,冲上去再打他一下。

果然,他想得没错,叶风尺不是那么好打败的人,仅三秒钟,叶风尺就已经开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只是明显动作有些迟缓,一个站立起身的动作就用了五秒。

方天定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没有想叶风尺刚一想要爬起来就打他,而是要等他已经站了起来,但刚站起来没有准备的时候再打,那个时候的打击效果最好,同样这种感觉对方天定自己来说也有种无比的满足。

眼看着他就要完全站起来了,方天定心想差不多了,右脚一使劲,稳住身体,然后拿起原先用来撑地的半截铁棍,就要冲过去。可就在这时,他感觉大约在自己右边,腰的位置那里的空气突然动了一下,下一刻,一只钢爪撕风飞过,带出“嗖”的一声响声,在方天定耳中听着格外刺耳。

“黄!兴!毕!”方天定咬牙切齿的喊出这个人的名字,刚才出手的可不就是他吗?自己当然是追不上钢爪的速度的,而凭叶风尺现在的虚弱,再加上钢爪又是利器,这一下备不住就要了他的命啊!那样自己的头功就没了啊!

正如方天定想的那样,叶风尺受了内伤,行动有些出迟缓,再加上刚刚站起来,任谁都会有些措手不及,所以,这一只钢爪连一点阻碍都没有的就插入了他的腹部。

“混蛋!”方天定怒吼一声,转身遥遥怒视黄兴毕。而后者轻蔑的看了一眼此时正气急败坏的他,露出了奸笑:“呵呵呵呵,你什么时候听说过,被猎狗盯上的猎物,还能被别人抢了去。”

“你这烂狗,舔你主人的脚去吧!”方天定可能是真气糊涂了,竟然开始不顾场合的乱说话了,惹得包金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他。

“切”黄兴毕嗤之以鼻,然后又与方天定骂了起来。别看他们也是一起工作的,但他们可没有佣兵团之间那种友谊,更没有叶风尺、陆非宇这种献身的精神,要不是因为这个任务,他们根本不会凑到一块去。但其实,他们本来也不和叶风尺他们一样吗?各自为战,后来才聚在一起,但是比佣兵团更长的在一起的时间,却没有培养出更深的感情。闯荡江湖多年,拥有经验的同时也让自己的心变花了,不如还正青春年少的孩子能够交结伙伴。

比起想要占头功的方天定,站在黄兴毕身边的许嵬要安静的多,看着他们斗嘴,一直也没出声,但心里已经乐开花了。对于他来说,不管是谁杀得叶风尺都一样,只要能出了心中这口恶气就行了。看来,他们之中,最有团队意识的就是他了。

此刻,黄、方两人还在对骂,看那势头,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了。

“你无耻,远程攻击算什么本事,而且我身上还带伤,你这是欺负人,耍赖!”

“喂喂喂,咱说话得讲理,我专练钢爪,你专练棍法,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在棍法上,我也跟本不及你,你别拿武器和招式说事儿。而且,当初是不是你自己要求在这儿劫杀他的,还拍着胸脯保证,现在成这样了,来怪我。”

黄兴毕一席话,说的方天定是哑口无言,本来他的口才就比不过这只他嘴里的“只会乱叫的狗”,更别说此时是黄兴毕占理了,一下子憋的脸通红,加上身上有伤,差点一下子气死过去。

黄兴毕看他这副样子,不由得一阵好笑,同时也就更得意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是我!杀了他!”他故意在两个人称代词上加了重音,还抬了抬自己发出钢爪的左手,看样子,是真想趁现在,一举气死方天定。

可他的手刚抬起来,感受到了钢索的震动,他一下子脸色就变了,嘴立刻就关上了,眼神里也多了几分严肃,没有再看方天定,而是看向钢索另一端的叶风尺。

虽然他的这个反应很细微,但身为一级佣兵,就算是受伤了但方天定又怎会察觉不到呢?马上也回头看向身后的叶风尺。

此时叶风尺正紧靠在身后的那面墙上,双脚使劲蹬着地面,来保持能够站立,左臂弯曲,手肘抵在刚才那个被自己撞出来的洞的边缘,手上的刀随意的垂着。头向下低着,还有鲜血不断的从他的嘴角上滴下去,落在地上、身上,和那个属于黄兴毕的钢爪上。

此时那个钢爪就在自己的腹部,捅出了一个大口子,正呼呼的往外冒血。整个钢爪已经伸进去一半了,可能如果不是因为叶风尺的右手抓住了它,它就要把叶风尺的身体整个贯穿了。

黄兴毕不是没试过把钢爪收回来,可是他拨动了好几次机关,那钢爪就是一动不动,像是用水泥铸死了一样。黄兴毕脸上的神色明显有些难看了起来,额头上也冒了汗,心里不禁想到,这个人到底有多大的劲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这边是偷袭得手,恐怕现在自己也得搞成方天定和许嵬那副样子。

此时叶风尺正低着头,一言不发,这是呆呆的看着插在自己的肚子上的那只钢爪,以及被它带出来的血液,脸色凝重。

小古,我还不能死啊,我等了那么多年,就是为了再见到你,我付出那么多努力,不断地练习武功、刀法,不断的修炼内力,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不再惧怕包金的势力,把你找回来。现在,我终于有机会了,没想到会那么快啊,我还有一群伙伴,我第一次觉得伙伴是那么的重要,有他们,就算我的实力还是不济,但也绝对可以把你找回来,我相信他们。

现在,我已经杀到这里来了,我很强吧,可是,依旧还是这个局面啊,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见你,娶你。更何况,那个把你带走的混账包金;那个收你做干女儿却只是为了给他多一份保护的臭老头;那个不许你我见面的家伙就在我眼前啊!我不可以死,我要,活着!

“哈哈哈哈,他还没死,这把头功是我的了,他要死在我手下!”方天定的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全是兴奋,黄兴毕能通过钢索感受到叶风尺此时的力气,但方天定不能啊。他现在根本管不上什么别的,他只知道,自己现在要杀掉他,拿到头功,同时也给自己出口恶气了。

“那个笨蛋。”黄兴毕看着再次拿起铁棍向叶风尺冲过去的方天定,低声骂了一句,没让任何人听见,包括就在他身边的许嵬。

叶风尺一直靠在墙上的身体动了,腰间用力,往前一顶,身体就离开了墙壁,不过这个动作也引得他的出血量又加大了一些,没了墙的支撑,身体也有些摇晃。叹了口气,顺便吐出一些血沫,左手持刀,在身前随便一挥,“当啷”一声,钢索断掉,落在地面上。

要知道,这可是钢制的啊,竟然被叶风尺这么轻易地就斩断了,简直就像是切豆腐一样,哪能不让黄兴毕震惊,但看来方天定似乎是没这个脑子了。

叶风尺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冲到了自己身前、高高跃起的方天定,眼中一片冰冷,右手依旧握着腹上的钢爪,左手持刀横于面前,看着锋利的刀锋,口中喃喃道:“小古。”语气中竟有一丝凄凉,仿佛他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当然了,下一秒,他不会真的哭出来,而是,一刀横斩出去。

灰白色的气流瞬间沿着他这一刀的方向向外扩去,这种气流并不会起到伤人的作用,但莫名的,叶风尺的攻击距离增加了不少。

那根已经断了一半的铁棍再次被拦腰斩断,这次跟它一起断了的,还有方天定的身体。上半身与下半身瞬间分离,如庖丁解牛般,中间没有一丝的血肉相连。方天定的表情凝聚了,不是之前的兴奋,也不是不甘,也不是痛苦,也不是震惊,也不是恐惧,而是,悲伤。

是的,就是悲伤。

叶风尺的千山十界刀法的最终招,同样也是目前叶风尺所会的所有招式中的最强一招——天哭地泣斩,千山十界的根本,同样也是千山十界的起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