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宿怨姻缘 猎狗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4262字
  • 2016-08-30 23:46:24

微弱的风灯的光线,勉强的映亮了这个房间,四面的墙壁全是土一般的黄色,这并不是被光照映而产生的错觉,而是本来的颜色。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此时正站在这个房间里,正是包金。

这里已不是原来关押陆非宇的屋子了,而是另一个房间,比那一间大点儿有限,但格调确是有着天差地壤之别。不同于那一间的空旷,这间屋子被家具给塞的满满当当,四面墙露出来的地方很小,大部分面积都被书架、衣柜等给遮挡了,最让人无语的是,有几处地方居然还贴着海报,这么个简陋、阴暗的小房间至于打扮成这样吗。

正对着门的那一面放了一张很大的木制桌子,仅这一张桌子竟横跨了这面墙三分之二的长度,而在他之后,那把只能坐一个人的椅子就显得有些寒酸了。正中间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大茶几,四面四把椅子,此时都是虚席。这些家具占据了这个面积不大的房间,但它们之中却并没有床这种东西,这就说明这里并不是卧室,但却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要放衣柜在这里,可能是有钱人的癖好吧。

此时站在房间里的只有包金一个人,正仰着头,呆呆的看着昏暗的天花板——风灯的光无法把那里照的很明亮,只能是让人看得清楚一些罢了。此时,包金身后的门被轻轻拉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人,正是当初跟着包金的那四个人中的唯一一个高级佣兵。

那人走进屋子,又往前走了三步,到了包金的身后,低着头,一副职业保镖的模样。这三步每一步的距离都是正好相等,丝毫不差,步法轻盈,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如果不是因为紧闭着的门被打开了,恐怕包金根本不会知道自己的身后多出来了这么一位。

虽然已经知道这屋里不只有自己,但包金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保持着原样不变,停了有半分钟,才缓缓地说道:“阿方怎么样了?”

这个阿方自然指的是方天定了。包金身后的人立马说道:“已经败了,受了重伤,独自一人的话,恐怕没办法继续战斗了。”他的语气很平静,尽管现在身受重伤的是自己的队友,但他的语气竟是没有丝毫波动,更没有什么激动的情感,仿佛这些都和自己没关系,就像在说“西红柿是种蔬菜一样”平淡无奇而又理所当然。

但他可以这样,不代表所有人都能这样。包金听了他的话眉头一皱,语气中明显带了怒气:“怎么回事,竟然让他击败了我们两个同级者,一级佣兵果然都是些不稳定的家伙。”

他这话说的没错,一级佣兵的实力是很不稳定的,就像叶风尺,他也是一级佣兵,但却已经在一天之内打倒了两个与他同级的人了,这就是能力的差距。像他们这种同是练武功的人都是如此,就更别说司马乌、乔雨林这样的了,失去了武器,几乎就等于是卸掉了他们的全部战斗力,这样的佣兵在同级中也是极度不稳定的存在。

而到了高级佣兵,这种问题就明显弱化了。自一级佣兵升高级佣兵开始,每升一级都是一个特别大的门槛,拥有强大综合实力的人就会相对容易一些,而像乔雨林这样的就会很难了。包金说这话一是在责备许嵬和方天定两人,同时也是在捧自己身后的这位高人——身为一点武功不会的平常人,他并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拴住这些强大的战力。

“让阿黄上,这一次务必给我把他拿下,仅仅一个人,我可损失不起这么多的战力。”包金依旧是头也不回的说道,尽管他有心收拢人心,但也不能失了大老板的气势。

“嗯”身后的人简单的答应一声,转身出了屋子。包金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我们的损失会这么大,那个人那边一定要快点,如果能把他争取过来那将会是很大的战力,而且,有了他的威望,天下的佣兵将都会归顺于我了,云倩,这件事交给你,务必处理好。”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才终于转过头来,看向门外。但门外并没有灯,屋里的风灯也更本无法照得那么远,所以现在外面是漆黑一片。就在包金最后一个字传入空气中的下一刻,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答道:“我会的。”

夜,漆黑一片,两个人一站一半跪在这空旷的地上,风吹过四周楼上的破玻璃,发出诡异的声音,显得神秘而又有些恐怖,尤其是,这一地的碎石和那一滩鲜红的血液。

这两个人,当然是叶风尺和方天定,只今天一天,叶风尺已经将对方两名一级佣兵击败,并且都是重伤,可以说是卸去了对方很大的战斗力,同样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但叶风尺丝毫不这么认为,他的目标只有包金,其他的都不重要,哪怕打败了二十个,那又如何?如果最终被杀了,或是被那伙抢生意的给抢了,那么就算杀了一千个人都没用了。

叶风尺看着对面大喘着粗气,已经无法再战斗了的方天定,冷冷地说道:“包金在哪?”

方天定原本还在喘息,听了叶风尺的话竟一下笑出声来,用剩余的力气很是虚弱地说道:“凭你,也想抓我们老板,痴人说梦,你是不可能的,最终结果只能是你被我们杀掉。”

“我不是要抓他,我是要杀了他。”叶风尺平静的指出他话里的错误。

“那,咔啊,那不更是笑话吗,就你,哼,实话告诉你,你已经中了我们的圈套了,今天,你就要死在这儿。”

叶风尺看着他,依旧平定的说道:“我知道,自打我一进来,我就觉得不对了,而你又出现,我当然知道这是个圈套,但那又怎样,我是来完成我的任务的,哪怕死。”叶风尺的话并没有一丝为自己中了圈套而解释的意味,有的是一种风度,只身入敌营的勇气,和为完成任务愿付生命的气魄。

“说得好!”一个清亮中带着几分苍老的声音传来,叶风尺扭头一看,一下子就愣住了,站在那里的人不正是自己的目标吗?

此时,包金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位置,正好是叶风尺的正右方。

包金身边没有一个人,但他的表情却是堆着笑意,丝毫不惧面前的这位击败了自己两员大将的一级佣兵,反而向他点了点头。

“来的正好,包金,有人要你的命。”叶风尺到底还是一级佣兵,尽管对于包金的自己现身还是有些吃惊,但还是立马反应过来,伸手就去拿自己的刀。

因为之前是用右手把袋子别在腰上的,所以这袋口也是在右边的,叶风尺最方便的拔刀方式就是用左手去拔。刚拔出来一点,突然,气场探测中传来一丝危险的信号,几乎就是同时,叶风尺只觉得自己别在腰上的袋子一沉,似乎是被谁给抓住了。

叶风尺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瞬间左手控刀上挑,想把它从自己的腰上挑过来,同时右手后探,抓向自己的袋子。而他刚做出这些动作,抓着袋子的力气突然变大,那别在腰上的袋子连一秒都没撑住便被拽走,同时被拽走的,还有里面的另一把刀。

叶风尺还能忍这个?回头一看,发现在自己身后三十米处,一个男子站在那里,左臂抬起,袖子里探出一根钢索,连接了一个正在回撤的钢爪,而那钢爪上抓着的,正是叶风尺的袋子。但真正引起叶风尺兴趣的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人,此时正靠在他的右肩上,被他的右臂环抱住才能站稳,不正是之前自己打败的许嵬吗。

他果然还是反水了!叶风尺心里想着,表情丝毫不变,显然,他早就想到了。

许嵬站在那里,看着手拿着单刀的叶风尺,露出了一个无力的笑容,上面写满了幸灾乐祸和狡诈。而此时正帮着他站立的人,已经把自己的钢爪完全收回,把袋子向后一甩,扔到了更远的地方,然后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叶风尺——这个马上要被自己猎杀了的猎物。

“猎狗黄兴毕,你也在啊。”叶风尺立马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他就是那天跟在包金身边的黄领带保镖,包金口中的阿黄,同样也是一级佣兵——猎狗黄兴毕。

“没错,没想到吧,你这么信任的人,竟然会把你引入圈套,你啊,还是太年轻,谁都信,敌人说的话,也是能信的吗?”黄兴毕有些玩昧的说道,仿佛是猫逗耗子一般,看来,他已经认定,眼前的叶风尺将是自己这只猎狗的猎物了。

“哼!”叶风尺嗤之以鼻,不屑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他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但我还是要试一下,我既然决定一个人干了,就要把命豁出去,所以,哪怕他是在骗我,我也要去,就算中了圈套,我也要在死前,搞两个人走,更何况,这不完全是个圈套,他还是说了部分真话的。”

说完,叶风尺瞬间回身,双眼狼一般的瞪着包金,同时双腿用力,整个人已如箭矢般的蹿出,左手挥刀,直奔包金。此时方天定和许嵬两人都身负重伤,想救包金是痴心妄想,唯一一个可以战斗的黄兴毕离他有好几十米,哪怕有钢爪,也无法弥补这中间的距离和叶风尺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而杀掉包金,只用一刀。包金死了,他们就没有理由与自己为敌了,真正的擒贼先擒王。

叶风尺和包金之间的距离本就没有多长,加上叶风尺瞬间爆发的速度,只是一次呼吸的功夫便来到了包金面前,左手持刀从左向右一刀斩出,毫无花哨,他相信,对付包金这足够了。

那包金看着已经到了眼前的叶风尺,丝毫不惧,也没有半分吃惊,嘴角依旧挂笑,看到叶风尺这一刀斩来,脚下突然闪电般一动,身体瞬间向后退出了数米,一切快如一阵风,让人根本看不清他做了什么。

感受最深的莫过于近在咫尺的叶风尺了,他只是看到眼前的包金虚幻了一下,然后自己的刀就划过了他的身体,但却并没有砍到东西的感觉,而下一刻,包金就出现在数米开外了。

“怎么会?”那无数次出现在方天定脑中的想法终于出现在了叶风尺的脑中,他刚才那一刀并没有使用任何一种刀法,也没加入内力,所以也就不会有远程效果,包金瞬间退出那么远,早已超出了自己攻击范围。叶风尺眉头一皱,知道如果再搞不定他,黄兴毕就要到了,一咬牙,手上一使劲,生生改变了力的方向,一刀挑了出去,蓝色的斩击瞬间贴地而去,潜蛟之厄!

包金看着攻向自己的斩击,嘿嘿一笑,没有再闪避,而是直接右脚向前迈出,身体斜对斩击,右臂抬起,正面撞了上去。

“铛。”斩击与包金的右臂碰撞,竟发出刺耳的金属声,在这夜中听得格外清楚。

护体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包金竟是一个身怀武功的人,怎么会,他应该是不会武功的啊。还没来得及等叶风尺想明白,一只钢爪已经抓住了他的右小臂,钢制的爪子一下子在他的胳膊上留下了三道血痕。

钢爪击中,黄兴毕立刻拨动机关,想用钢爪把叶风尺扯过来。叶风尺感受着手臂上强大的拉力,一下子竟也是对抗不了,虽然没有被直接拽走,但还是一点一点的向那边移动。

现在这种情况,想保持平衡就很难了,想要分神去对付包金那是痴人说梦,而最关键的是,这钢爪上竟传过来了内力,如果不赶紧抵抗的话,将会受到很严重的内伤。

不敢怠慢,赶紧运起全身内力对抗,而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悄然而至,是方天定!

方天定终于缓过来一点力气,硬撑着站了起来,拿起那半截铁棍,趁着叶风尺专心与黄兴毕对抗而忽略了身后的时候快速逼近,高高跃起,一棍砸了下去。

鲜血,瞬间喷出,这次,是叶风尺。

方天定本来的力气就不小,尽管身受重伤,但还是有些劲道的,在加上着铁棍的质地又硬,他这一击又是全力的一击,这力度可想而知了。最关键的是,叶风尺此时正在运转内力,突然受到重击,内力的流动顿时就乱了,而内力流动紊乱的结果就是——经脉损伤,自相碰撞。

内伤加外伤,内外并举,方天定的这一下,不可谓不高,而叶风尺所受到的伤害,不可谓不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