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宿怨姻缘 阿修罗之威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67字
  • 2018-11-20 17:43:23

“呃……”方天定明显已经被接连在眼前发生的事吓呆了,看到自己的棍影被叶风尺破掉,竟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这绝不是会在一个一级佣兵,而且还是一个以武功闻名的一级佣兵的身上出现的情况。

叶风尺看着他,目光突然变得凌冽起来,黑色的瞳孔之中充满着杀气。只这一个眼神,便让方天定再次向后退了一步,两条腿看样子都是软的了。

慢慢的,叶风尺举起了双臂,动作极其的缓,都赶上太极了,但方天定看来是真傻了,这种在动画中被称为坑爹剧情之一的场面,他竟然没把握住机会。不管叶风尺是在蓄力,还是在迷惑,这个时候的他无疑防御力会降低,凭方天定的能耐,就算无法趁机伤到他也能让他的准备功亏一篑,可就是这么个机会,被他错失了,由此能看出,动画里的坑爹场景也不一定就都是骗人的。

大约过了十秒左右,叶风尺才刚刚把双臂抬平,整个人就像是十字架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双臂也没有继续向上抬。过了几秒,叶风尺才继续动起来,两个肩膀控制大臂微微地向上抬了一下,使它们倾斜了一个角度,而这时,两只胳膊的手肘也开始弯曲,使得小臂变成了一个近乎于竖着的的角度,再次停了下来。

“嗯……”从叶风尺做第一个动作到现在,足过去了有半分多钟,但某个玩棍子的可能是脑子刚才让刀给削去了一块,反应能力有些不太正常。方天定似乎是面瘫了一样,一直以同样一种表情注视着叶风尺,眼睁睁地看着他开始做下一个动作:双臂高高抬起,在头顶交叉,然后又保持着那个姿势缓缓下落,直到胸前。两把刀刀锋冲外,搭在了肩膀上,丝毫不晃,隐约中,发着淡淡的邪魅的紫色光芒。

“以修罗下善好斗之法则,而在修罗战斗之境界,阿修罗,魔窟·斗杀之域。”

最后一个音传入空气中的下一刻,叶风尺的身体骤然前冲,箭矢般的射向方天定,速度之快,绝不亚于一辆大型汽车。

空气中飘散着的凌烈的杀气和叶风尺说的最后那几个字带来的压迫感终于把方天定给唤醒了,但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叶风尺人已到了身前,两把唐刀蓄势待发,电光石火之间,方天定只能拼命后撤,拉开与叶风尺之间的距离,同时快速的转动手中的铁棍,一下子带出了七个棍影。

这招叫“法道之源”,是玄元镇鬼棍中的最奇特的一招,因为玄元镇鬼棍这门武功很怪异,每一招每一式都有很明确的分属,就像学校里教学分科目一样,一门是一门。这棍法里,攻击的招式就是攻击,绝对无法用来防御,而用来防御的招式就是防御,是无法攻击的,也正是因为只一点,这套棍法在攻击和防御上都比其他棍法要强,所以才被称为棍之绝学。

但说这棍法里真的没有一招既能攻击又能防御的吗?当然有,而且真的就只有一招——法道之源。近身战的招式,防御为主,攻击为副,一旦被敌人近身,这招是最好用的。因为近身战总是一触即发,两人间隔短,时间也绝对会很短,如果使慢了一点便会有危险出现,所以方天定平时没少练这招,现在已经能迅速使用出来了,也正是因为这个,方天定才能在叶风尺已经逼近的时候快速出招。

七个棍影以同样的速度旋转着,但却并不是一个频率,棍影交相旋转,将之间的空隙缩得很小,他相信,哪怕叶风尺能看出来棍影与棍影之间的间隙,也绝对无法从这间隙里攻过来。

但没想到,叶风尺丝毫不理会这些棍影,似乎它们根本不存在一样,脚上加快速度,瞬间到了那最外一道棍影的前方十厘米处,眼看就要碰到了。这可是方天定催动全身内力发出来的棍影,如果被击中那绝对是没好的,更何况叶风尺还是头在最前面,万一被命中头部,最轻也是个植物人。

就在叶风尺的头就要与棍影碰撞的那一刻,那两把被他搭在肩上的唐刀终于动了。双手抓着唐刀直接使劲平着斩出,两刀交叉,刀身相贴,如剪刀般剪去,两把刀的刀身摩擦出一阵火花。而就在这时,刀与刀的交接处,一团紫色的光芒骤然亮起,将这漆黑的夜映得更加神秘梦幻。

在远处看,就会看到这个位置突然闪亮起来,将周围的一切都照的有些明亮了,邪魅的紫色,安详的深夜,静谧的郊外,显得十分美丽而又有意境。但,那只是远处看,近处,就没这种感觉了,尤其是,被直接照射。

“啊!”方天定失声叫了出来,因为要专心于叶风尺战斗,所以他的注意力是高度集中,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时会突然发出一阵光来,而且是如此强的光。他的眼睛一直是紧盯着叶风尺的,结果直接正面接触了这强光,眼睛一阵刺痛,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双眼一下子紧闭,同时头向后仰去。

哪怕已经闭上了眼睛,而且头已经仰了起来,避开了直射,但他眼前还是一片光明,无法视物,紫色的光影挥之不去,视觉的丧失让他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不知如何应对了。

但一级佣兵到底还是一级佣兵,虽然一下子有些惊慌失措,但他还是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铁棍已经快速的转动着,七个棍影一个也没有减少。尽管眼睛看不见了,气场探测也模糊了起来,但他还是凭借作为佣兵而有的感应能力感觉出叶风尺还在前面。

就在这时,他眼中的景象变了,原本的一片强烈的紫色光突然变的像烟雾一样,只是颜色还没有改变,就像是产生了化学反应似的。

方天定看到这个变化,先是一愣,继而想到,肯定是强光带来的影响弱化了,果然这只是暂时的,估计马上就能恢复视觉了。但事实证明,方天定还是太天真了,叶风尺的千山十界刀法,哪一个能用常理来推论呢?

紫色的烟雾有种神秘的感觉,让方天定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哪个异世界一样,但却又像一个仙境。突然,烟雾缭绕中,一个黑色的模糊的身影出现了,尽管在一片烟雾中看不真切,而且黑色与紫色也没有太大的反差,但方天定还是能看得出来的,那是一个人。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叶风尺,因为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而且他认为这是视觉要恢复的表现,所以想当然的就这么认为了。

但马上,他就发现不对了。叶风尺虽然现在确实是在自己前面,但他肯定要承受自己的攻击,他才不会站在那里任自己打呢,肯定会用他的双刀抵抗。可现在面前的这个人影,直挺挺的站立在那里,丝毫不动,像是雕像一般。而最关键的,这个黑影已经渐渐清晰起来,虽然还是看不清相貌,但身材已经能辨认的出来了,不是叶风尺!

方天定顿时一惊,不是叶风尺,那能是谁?难道说这里还有另外的人。突然,他一下就想到之前叶风尺施展的招数,都是对自己的视觉有很大的影响的,难道这次出现了幻觉?

正想着,对面的黑影已经变得清晰起来,方天定定睛一看,那赫然是一个面目狰狞、身穿铠甲的鬼神,正眼露凶光的看着自己。

这一下可把他吓的够呛,方天定一下子脸都白了,出了一身冷汗,而再看时,眼前的景象却已经化为乌有。正奇怪时,突然腹部一股大力传来,他一下子整个人倒飞而出,直到撞到后面那间他出来的平房的墙上才停下来。而那面墙上也被他撞出了一大块凹陷,看样子就差那么一点就撞穿了。

剧痛,接踵而来。

方天定此时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尤其是借了正面直接冲击的腹部,和后面与石墙进行了亲密接触的后背。后背还好说,一是受力面积大,冲击被分散了;而且后背比较坚硬,撞上去还不算那么疼,但就是有几根骨头折了。而腹部不行啊,一点受力,而且十分柔软,挨了这一下,里面是翻江倒海的疼,五脏六腑像是要撕裂了一样。

叶风尺双刀回鞘,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方天定,胜负已分。

方天定勉强的睁开双眼,看了一下周围,视线很模糊,而且有一些泛红,周围也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方天定知道,这是他的血。自己的出血量一定很大吧,看来出血的地方不止一两处。

是的,方天定此时人已经浸在一滩血水里了,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染红了,在这夜晚中看起来很是瘆人。腹部的那一击让他受了很重的内伤,此时他的嘴里正不断的往外吐着血,因为他的感受神经已经受到了损伤,所以才感觉不到嘴里的异常。头部同样流着鲜血,除了背部,他的头也撞到了墙上,但并不是正面撞击,所以不算太严重,要不然的话,他此时已经到鬼门关门口排队去了。

试着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这时佣兵的强大身体素质就展现出来了,尽管已经遍体鳞伤了,可他还是能够动弹。

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想抹去上面粘的血,但结果因为手上的血更多而导致视线更模糊了。无奈的笑了笑,露出已经变成红色的牙齿,此时还有血液从他的牙齿缝里流出来。

使劲想要站起来,但这样的伤还是太重了,再加上失血过多,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脚一软,整个人直接脸冲下向地面跌去。赶紧双手撑住地,才没让自己的伤再加剧,也保住了自己的面容。喘了几口粗气,右手往旁边一探,拿起了掉落在一旁的棍子。在拿起的那一瞬,他就觉得不对了,仔细一看,原来自己棍子已经断了,现在拿着的只有半截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