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宿怨姻缘 力量与速度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636字
  • 2016-08-28 22:40:26

“这不可能!”方天定此时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了,尽管这个念头在从与叶风尺对战开始,已经很多次在他脑中出现了,但这次,却是最让他吃惊、最让他不敢相信的一次。

叶风尺在江湖上混了很多年了,也碰到了一些能与他过上一招半式的对手,那些人在开战之前都自命不俗,但最终心中无疑都升出过这个念头。甚至一些被他打击的大的人都暗地叫他“不可能哥”,但是,没有人会比现在方天定的感受还要强了,至少目前没有,以后……不一定。

棍影与刀光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仿佛从来没出现在这里过,只有狂风还在不断的呼啸着,似乎永远不会停下。但方天定已经感受不到这几乎能把人吹倒的狂风了,他的心早已被名为“不可思议”的感觉填满,再也感受不到其他了。

“怎么会?难道他的刀法竟强悍到如此地步了吗?”方天定目瞪口呆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口中喃喃道。

他当然不是因为自己的棍影被全数剿灭而感到吃惊了,他是什么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的心理素质也未免太低了吧。他吃惊的,是自己对棍影的感应。

之前就说过,哪怕他看不见,他也能很棒的控制自己发出的棍影。因为他与棍影之间有感应,他可以在目不视物的情况下感受到棍影的位置,这样才能进行精准的进攻,而当然了,如果自己的棍影被击碎,他也是可以感受得到的,那感觉就像是打电话突然对方信号中断了一样。但是,刚才叶风尺斩出那一道刀光后,他因为狂风而踉跄了一下,使得无法去关注那些棍影,那时他却并没有感受到棍影被击碎,而当他再看时,棍影却一个都不剩了。

这意味着什么,想想,你与一个人在打电话,对方挂电话了,而你这边却一直没有发生变化,还以为对方在与你通话,只是一直是安静的,没有讲话而已,这是多么恐怖的事。现在,这个情况出现了,出现在了方天定的身上,而致使这个情况出现的,就是叶风尺。他斩断了方天定与棍影之间的感应!

能斩断无形之物,乃刀之大者也。

方天定此时,绝对把叶风尺当作怪物了,毕竟,这种实力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叶风尺看了一眼方天定,使后者不由退后了一步,而叶风尺看到了,毫无骄傲之情,右手把刀往外一拔,自然地向方天定的方向上一挑,一道斩击如在海中的鲨鱼一般,撕裂大地,直接冲向方天定。

这一刀可不是千山十界刀中的招式了,而是青龙吟水刀,狩字诀,潜蛟之厄。

蓝色的刀光带着强大的杀戮之气,终于把方天定给唤醒,赶紧挥动铁棍,双手紧握棍身,高高举起,使劲向下一砸,速度之快,竟在空中带出一片残影。

棍子砸下的力气很大,但这棍头却在碰到地面时瞬间停住了,没有半分晃动,那看似势大力沉的攻击,竟没对地面造成一点破坏。但就在这时,一股劲风呼啸着从方天定刚才棍子划过的地方卷出,与叶风尺发出的斩击相向而行。

一秒后,二者相碰,那股庞大的劲风竟只是让斩击在原地停顿了一下便支离破粹,而斩击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速度丝毫不减的朝方天定袭来,眨眼便到了眼前。

方天定虽然心中吃惊,但身体的反应一点不慢,双手紧握铁棍两头,向前一推,直接挡住了那道斩击。不得不说,这斩击确实是比那道“腾蛇为龙”好接多了,毕竟它是很像刀的,面积大,看得清楚。

当斩击与铁棍相碰的那一刻,方天定只觉一股大力传来,双手瞬间就麻了,两只粗壮的胳膊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之前一直觉得他会把紧身的劲装给撑破,这一下,他胳膊上的衣服真的破了。

痉挛的双臂瞬间暴起青筋,脸也变得通红,那样子似乎马上血管就会爆掉一样,铁棍上传来的大力让他有了末日般压迫的感觉,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力量竟如此渺小、轻薄。

一秒,两秒,三秒,就在方天定觉得自己就要扛不住的时候,斩击悄然消失无踪。

再强大的斩击也不可能持续的那么久,更何况之前还有那一股劲风对它的消耗,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毫无作用,但其实已经耗掉了他的一部分力量了。

叶风尺双臂交叉于胸,两把刀自然的立于身前,挡住了他脸庞的左边和右边的一小点。

“力量,不是肌肉才能引发的,强大的肌肉不一定会发的出强大的力量,至于速度,更是无稽之谈。”说完这句话,叶风尺的两把刀的刀锋上,突然闪过了一缕桃红色的光,鲜红中透着惨白,迷人的粉色。

这样的变化方天定当然发现了,刚放松下来的心一下子就又警觉了起来,微微晃了晃双臂,让紧绷的肌肉放松一下,避免一会硬碰的时候出现问题。双手紧握棍身,把棍子稍微往上提了一下,护住了自己的胸膛,那里可是要害。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他的眼睛丝毫没离开叶风尺,但奇怪的是叶风尺并没有动作,就像是在等他做完准备似的。

方天定心中疑惑,不知叶风尺又要搞出什么名堂,便瞪大了眼睛仔细去看叶风尺的眼神。

常年练武的人身体素质极高,肌肉的移动速度也比常人快不少,更是精通各种迷惑人的假动作,简直能以假乱真。所以,如果光看他身上的肌肉运动,根本不会知道他要做出的行动是什么,但眼神却是改不了的,眼睛永远会透露出一个人心中一些真实想法。想要改变眼神的运动,需要很高的能耐才行,叶风尺远远达不到。

经历了之前的几次交锋,方天定已经丝毫不敢小瞧自己面前的这位金眼龙的关门弟子了,所以,他决定要依据叶风尺的眼神来作出反应,这也是被逼得没法了啊。

没想到他刚一打算看叶风尺的眼神,叶风尺的双刀突然在他自己的脸前一晃,瞬间遮蔽了他的眼神,而且,就在两把刀碰触的那一瞬,刀锋上,再度闪出了桃红色的光。他算漏了一点,他能看叶风尺的眼神,叶风尺就能看他,他心里的想法早就暴露了。

这次的桃色光可不比刚才的那一缕的快速掠过,而是直接的闪烁,就好像对面有人突然朝这边打开了手电筒一样,十分醒目。方天定一下子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一眨眼睛,再看时,叶风尺已消失在原地了。

虽然叶风尺已经离开了原地,但方天定还是能模模糊糊的知道他的大概位置,之所以是模模糊糊,是因为此时方天定眼中出现了很多道游走的桃色光线。

这些光线很细小,也就像是一根针的粗细,单架不住它数量多啊,而且出现的位置飘忽不定,时而在左,时而在右,又或是上和下,像小鱼儿般的在他眼皮底下钻来钻去。而且不只是在边缘活动,还不断在他的视线中心穿行,好像真把他当鱼塘了,想游哪儿游哪儿。

方天定就感觉像是被人捣了一拳,眼花了一样,根本无法看清眼前的事物,大脑也仿佛嗡嗡的乱响,连气场探测都有些失灵了,只能凭借感觉判断出叶风尺到了他的前方。

没有半分迟疑,既然已经判断出他的大体位置,而且现在又只有这一种方法,那就别怀疑,直接进攻。那方天定老实不客气,直接把铁棍一端,照着自己判断的位置像打台球一样戳了过去,速度之快力量之强,空气中都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孔洞。

而就在这时,方天定的大脑上的一根神经突然跳了一下,同时,他感应出叶风尺已经离开那个位置了。

一击落空,方天定没有将铁棍收回来,而是直接用蛮力拽着铁棍的尾端,使劲地把它向右侧挥出——他感应到了叶风尺就在那里。

方天定的脑中,血红色的背景下有一个模糊的黑色人影,一根长棍子的影子突然冲入了这里,狠狠地打向那个人影。而就在棍子碰到人影的那一刻,那个人影变的虚幻起来,像是海市蜃楼一样。棍子扫过那里,直接打散了那个人影,但却像是没碰到任何东西一样,丝毫没有传来碰撞物体的震动感。这,就是方天定脑中的感应。

就在他的棍子扫过他的身体右侧的同时,一把唐刀从他的身后贴着他的左脸皮刺了过去。尽管只是刀身贴着脸皮,但快速的摩擦还是在他的四方大脸上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立马就流了下来。

正是这阵刺痛感,把方天定从模糊中唤醒了,眼前一下子开明了起来,心中不免也就有些舒畅了,而他恢复了正常视觉看到的第一件事物,就是一把唐刀,贴在他脸上的唐刀。

方天定一惊,下意识的向右偏了一下并后退一步,但这一下,两面突然同时有了触感。

右腿刚往外挪出去一点,突然就碰到了一个冰凉坚硬的东西,而后背,则撞到了另一快结实温暖的背上。

叶风尺此时就站在他背后,背对着他,本来还稍微有一点距离,结果被方天定这么一退,变成了背靠背紧贴着了。叶风尺低着头,面带微笑,右手抬起,手中唐刀刀刃向上,贴着方天定的左脸皮刺了出去;左手则反手握刀,横于左侧,挡住了方天定的右腿。

方天定看着他,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直接一个转身,一棍子就抡了过去,看来是真失去思考能力了。别说佣兵了,就是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不会这么莽撞的反击,人家想杀你实在是太容易了。

但奇怪的是,叶风尺并没有趁机攻击他,而是向前一闪身,双脚快速移动,竟再一次消失。这次可不是因为他千山十界刀法的障眼法了,而是货真价实的瞬间移动。

方天定老实不客气,这一棍抡过去不算完,还在这铁棍扫过的同时直接放出三个棍影,打在地上震起一片灰尘。棍影飞过,叶风尺没了踪影,方天定不由皱了皱眉头,开启自己的气场探测。没了叶风尺的怪异刀法的影响,气场探测又清晰了起来,一下子就找到了叶风尺,他在……身后。

方天定一下吓了一跳,这次可真是“一跳”,直接原地跳起,在空中一个转身,铁棍一甩,又是三个棍影。

这次叶风尺的位置离他稍微远了一点,在他身后十米左右的位置,看到三个棍影袭来,脚下没有一点晃动,手上双刀一翻,瞬间卷出几个刀花来,围在自己身边,在棍影打到自己的时候与之同归于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