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宿怨姻缘 佣兵本分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32字
  • 2016-08-22 17:40:21

“这里是……天国吗?我还能上天国?”许嵬看着面前白茫茫的一片,心中不免出现这样的疑问。

自己杀人无数,最后又是横死,难道不会成为孤魂野鬼吗?不过,身体好空,莫名的感觉这样有些舒服,这就是天国吗?听说在雪地中睡着的人都会觉得有一些温暖,感觉会很舒服,然后就会在雪中冻死,难道就是这样吗?嘿嘿,说实话,这种死法也并没有什么不好,也算是舒服的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由远而近,又模糊变得清晰。

“谁,谁啊?”许嵬此时似乎是瘫了一般,竟连情绪都无法改变了,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黑影。那个人慢慢的靠近,逐渐清晰了起来,高大、健壮,左手持刀高举,不正是叶风尺吗?

“你……”许嵬想说话,想问他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也死了,可是他无法说出话,无力感充满了全身,让他没办法做出任何动作。

只见叶风尺到了自己面前,高高举起了刀子,反手握刀,刀尖向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像是地府的判官一样。许嵬看着他,很想露出一个无奈的笑,但是做不到。只听见叶风尺冷冷地说道:“你以为这样就算了吗?”说完手中的刀子狠狠地扎了下来。

一阵激烈的疼痛瞬间刺激了许嵬麻木的神经,让他一下子有一种坠入地狱的感觉,同时眼前的那片白色也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黑暗。然后,强撑着缓缓的睁开双眼,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此时也是夜里了,天空漆黑一片,看不见月亮,连星星也是一颗也找不到,这里是高风市,被光明抛弃的黑暗之地。咬牙倒吸了几口凉气,才适应了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然后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腹部的伤比较其他的几处来说还算较轻,再加上佣兵那异于常人的自我治愈能力,已经没有大碍了。但胸部的情况确实很不好,那道刀伤倒没什么,主要是现在那里添了新伤,许嵬轻轻动了动,感受了一下,肋骨应该断了好几根了。这伤可不比那刀伤,这可是内部的问题,不会自己好的,看来是怕时间一长自己的伤好了,会麻烦。

许嵬轻笑一声,心道:“看来还很重视我嘛,还在我昏迷后做了这种事啊。”然后试着动了动自己的双臂,一下子牵动使得肩膀疼痛起来,仔细一看,原来肩胛骨已经被用铁锥刺穿了。

“防的真严!”许嵬骂了一声,拿眼看了看坐在另一面的叶风尺,而后者正坐在树下,在阴影中看着自己。

此时这两个人在一片树林里,前后左右都看不见边,应该是很深的地方,感觉不像是在山里,应该是哪里一处比较大的树林吧。一边的一棵树的树杈上放着一个手电筒,手电光正好照在面前的地上,也正是因为这束手电光,才能在这种黑夜中看得见东西。

叶风尺正好在许嵬对面的一棵树下,双手拿着袋子杵在地上,他早就把自己的右臂接回去了。借着树阴的掩盖,他能够完美的将自己的身形藏起来,在暗处看着许嵬的动作。

“切,还没死吗,果然想死都不是这么容易的,喂,你不会是睡着了吧,老子都醒了,要怎样?”许嵬看着对面没有一点动作的叶风尺,张嘴大骂着。此时他知道自己就算现在不死也没多长时间活头了,阎王爷都来点名了,那就没必要再去想怎么活了。

叶风尺看着他,轻轻笑了笑,拿起袋子,起身向他走去。许嵬看着叶风尺的动作,心中也不免有些波动,自己与他在战场上相遇,便是敌人,抓住了却不杀,这不符合道理。难道他要抓住每一个对方的佣兵,然后杀掉自己的任务目标,再把抓来的佣兵们放了?这不可能,所以,他抓住了自己却留下了自己的命,但却这么小心,怕自己跑了,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正想着,叶风尺已经穿过了两人中间的空地,到了许嵬的面前。

“你是在侮辱佣兵这个职业。”没等叶风尺说话,许嵬就率先说道。

叶风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似乎是在等他说完。许嵬转头看着叶风尺,冷冷地说道:“作为佣兵理应完成雇主交代的任务,我的任务是保护他,所以我不会说出他在哪儿的,而且,身为佣兵,你难道要做出审讯这种下三滥的事吗?真亏你是一级佣兵,竟然不顾佣兵的尊严,做这种不入流的、遭人唾弃的事情。”

许嵬的语气越来越激动,还因此使得已经快要好了的伤口再次裂开,迸出鲜血,但许嵬却是丝毫不在意,两眼圆睁,布满血丝,恶狠狠地盯着叶风尺,像是要把他吃了似的。看来职业的尊严在他心里很重要,他不会允许别人侵犯佣兵的尊严,看他这副样子,都感觉他是正义英雄了。

叶风尺看着他,知道他为什么才会生气,毕竟审讯这种事是低下的,实在上不了台面,怎能和神圣的佣兵相提并论。好长的时间,叶风尺也是这么认为,他也觉得佣兵不应该做出审讯这种下三滥的事,哪怕是为了任务也不行,觉得这有辱身份,会丢掉身为佣兵的尊严。但现在,他并不这么认为,关天月的那句话是真理,佣兵就应该做佣兵该做的事,身为佣兵,过着血雨腥风的日子,不是小孩子,自己应该知道什么才是尊严,什么才是失掉尊严。

“佣兵做不到佣兵的本分,还叫什么佣兵。”叶风尺看着此时宛如疯狗的许嵬,平静地说道。虽然没有一点的情绪在里面,但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沉重的铁锤,砸在了许嵬的心上,同时也再一次的历练了叶风尺的心。

那原本已经状若疯癫的许嵬听了这话竟瞬间歇了火,简直就像是被打了一剂镇定剂似的,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两眼呆呆的望着前方,思索着这句话。

是啊,佣兵如果做不到佣兵的本分,那还叫什么佣兵?佣兵的本分就是完成任务,如果任务完不成,那还叫什么佣兵,那岂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的吗。如今想要完成任务,审讯是最好的办法,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完成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就不配冠以佣兵之名,就更不用说什么尊严不尊严的了。

叶风尺看许嵬还是在沉默着,就继续说道:“杀掉包金是我的任务,保护包金是你的任务,这本没有什么正邪之分,都是为了雇主,所以自古以来就有规矩,两方的佣兵在碰面时,必要争出高低,不过并不需要你死我活。但后来不知在哪里被慢慢演变成了这种杀戮游戏,这早已违背了佣兵的道理,这,你也知道的吧。”

叶风尺适时的把话头抛给了许嵬,许嵬听了叶风尺说的话,也终于醒悟过来,缓缓说道:“是啊,胜负已分,无需再说了。”

没错,胜负早已分明,这件事也有了解决的方法了,许嵬战败,即视为任务未完成,那么他就无法再进行这项任务了。

许嵬叹了口气,露出无奈的表情,显然已经接受了现实,于是说道:“在那楼顶之上,我败于你,是我不精,那时我就已经死了,自然也就没有任务要做了,现在我就是个普通人,一个知道了一些秘密的普通人。”

叶风尺看着他,知道自己终于成功了,便识趣的没有再逼问,而是静静的看着他,让他自己说出来。这是勇士的做法,是一种自觉,也是一种自尊,不卑不亢。

“包金,就在东郊的一家废弃的养猪场里,那里属于无人区,四周数十里地没有人烟灯火,利于藏匿,而且东郊物种丰富,不用担心被饿死。”

叶风尺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个绝佳的藏匿地点,养猪场,好啊,这头猪既然躲在那里,那我就当个屠夫,去把他从圈里揪出来。”说完一把抓起地上的许嵬,走向自己停车的地方。

车子行驶在空旷的小路上,这条路是通往东郊的,本就鲜有人迹,之前这里还有个养猪场,有时会有些货车来来回回的拉猪送给市区里的肉联厂等地方,但自打几年前那里倒闭了之后,这里就没有人再走了。这里本就没有人家,现在唯一的建筑还荒废了,这条路也就废弃了,多年不修,变得坑坑洼洼,而且到处是杂草。

“这条道还真难走,你们当时就是走的这条路去的?”车上,叶风尺双手把着方向盘,眼睛注视着前方。在黑夜中,走这么一条破路,估计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早就出事儿了吧。

被叶风尺叫来带路的许嵬坐在一旁的副驾驶上,听了他问的问题,点了点头,说道:“想到那里,就这一条大路,其他的路不是没有,但都是泥道,是给乡下人用的,本来就不好走,再加上这几年也没人来了,变成什么样都不一定。”

叶风尺听了,轻轻“嗯”了一声。确实,东郊地方偏僻,没有人会去,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道路,之前叶风尺看地图的时候看了一下这里,似乎确实是没有别的路,看来他没说谎。

虽然叶风尺本不是多疑的人,但常年接那些见血的任务,怎么能不谨慎,更何况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做,自然是要小心一些。不过这个人自开始到现在,没有一点的不正常,自己没有绑他的手,还让他坐在副驾驶上,自己专心开车自然无法分心看着他,他想偷袭自己简直易如反掌,而且成功率极大,但他却没有这么做,一直老老实实的。

叶风尺又瞄了他一下,觉得可能真的有些过于小心了吧,于是又将目光投向前方,开着车子,驶向黑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