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宿怨姻缘 分胜负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97字
  • 2016-08-21 21:24:56

叶风尺感受着肩膀上的疼痛,毫不犹豫直接猛一甩臂,自己把右臂挣脱臼,趁着他抓着自己肩膀无法闪避的机会,左手一刀砍了过去。

这一刀可是用上了五虎断门刀的内功,那可是极其凶狠,而当然了,最凶狠的不是刀,而是他自己。任凭哪个人在这种情况下第一反应都是挣脱,但他却是直接废了自己的这条胳膊,这种事哪怕是高级佣兵也不一定敢干的吧。对了,陆非宇说不定会这么干,看来人在一起久了就会同化了。

这种情况也是许嵬没想到的,他实在没料到叶风尺竟是这么个狠角色,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只能赶紧松开手来拉开两人的距离。但那一米长的唐刀一下子弥补了许嵬争取来的距离,刀刃狠狠地砍在许嵬的右肋处,带出一片血花。

“噗——啊!”许嵬一下子没忍住,张口吐出一大滩鲜血,然后就剧烈咳嗽起来,看来刚才那一刀伤到肺了。

“咳,咳,咳。”许嵬咳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弓着身抬起头用无比怨恨的目光看着叶风尺,而后者则毫无反应,试着动了动自己的右臂,果然动不了了。看着右手握着刀缓缓滑落,眉头皱了一下,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在战斗过程中让刀脱手,不过算了,都说在战斗中让刀脱手是身为刀者的耻辱,但现在我觉得反而释然了。尊严,绝不是说说就会有了没了的。”

叶风尺说着,语气慢慢的从最开始的平淡变为冰冷,透露着无尽的杀气。慢慢的把左臂抬起,刀尖指着许嵬,用阴冷的语气慢慢说道:“老子现在右臂不好,我还得赶快结束战斗把它接回去,所以,没空闹下去了。”

许嵬看着他,心中大惊,“没想到他竟能散发出如此强的杀气,他真的是和我同等级的人吗?”虽然这么想着,但他并没有想要逃,因为他知道,叶风尺的胳膊必须要在战斗结束后才能接回去,单凭一只左手,自己有把握打赢。

叶风尺盯着他,突然眼神一动,左手挥刀猛的虚空一斩,一道刀光瞬间斩出,正斩向许嵬的咽喉。许嵬看了,切了一声,一仰头,做了拱桥姿势,那道刀光本来就是朝着他的咽喉去的,他这么一来,很轻松的躲了过去。

“还有这种招数吗?”躲过一击,许嵬连忙向左一翻,蹲下身子审视着叶风尺。

“没想到啊,竟还能发出剑气,刚才有那么一瞬小看你了,我道歉,不过接下来,我要全力以赴了!”许嵬说完,突然一个起跳,整个人一跃而起,一下子跳起两米高,直接飞到叶风尺头顶的位置。叶风尺微微仰头看着他,脸上表情丝毫不变,直接一转身,左手举刀毫无花哨的砍了过去。

那许嵬身在空中,无处可以借力,自然是丝毫无法闪避,但此时他却是丝毫不惧。双手一探,呈怀抱型前伸,绕到了刀身之后,在刀刃没砍到自己之前,死死地抓住了刀背,使得砍来的刀在空中停顿了一瞬。

就在这一瞬,许嵬施展轻功、运行内力,双腿藤条般的缠上了叶风尺的刀,两脚贴在了刀的两侧。紧接着,许嵬右脚向前一滑,同时左脚回撤,右脚一转,用内力横向吸在刀上,脚背挡在了刀背上,一借力,身体向右偏去,整个人便如风车般旋转起来。

叶风尺砍去的刀因为他这几下一下子落了下去,成了几乎与手臂相平的模样了,一米长的刀身再加上叶风尺的臂长,正好和许嵬的身高相仿。

许嵬以自己身体为直径画的圈正正好好的让他的头与手到了叶风尺的脖颈处,那许嵬右手毒蛇般的一甩,一下子扣住了叶风尺的脖子,同一时刻他把运行在右脚的内力撤回。没有了内力就没有了吸力,那脚上又没有万能胶,自然不会凭空贴在上面,所以不用许嵬控制就自己从刀背上脱落下来。

而那许嵬此时竟拿叶风尺的脖子做了借力点,一甩身到了叶风尺的身后,平稳地站在了地上。这些动作虽然看上去很多,但别忘了,许嵬练的是螳螂拳,身法自然是极强,刚才他做完这些,只不过一瞬的功夫,叶风尺用的是不太习惯的左手,右手又动不了,自然反应不过来,一下子被他制住了。

那叶风尺再怎么说也是人身肉体,不是铜柱铁枝,许嵬整个人凌空抓着他飞到后面,并且捏着的还是脖颈这种脆弱的地方,自然是承受不住,被这大力拽着往后倒去,又因为条件反射而向后退了几步来稳定平衡。

那许嵬刚一站住,一看叶风尺向后退了一下,而且头明显向后倾着,这样的机会他那里能放过。右手又加了几分力道,死死地扣着叶风尺的喉咙,右腿抬起,用膝盖狠狠地顶向他的后腰眼,同时左手一揽,绕着叶风尺的左臂扣住了他肩膀的一处关节,只要使劲一拽,这只胳膊也会脱臼。

此时叶风尺算是被许嵬给完全制住了,现在只要叶风尺敢妄动,那就是非死即伤,可以说是处于完全劣势。

“咳咳,怎,怎么样啊,刀王叶风尺,咳咳咳,现在,还……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已经赢了,咳咳咳……”许嵬看来是因为赢了叶风尺过于激动,说话的语气明显比较激动,而这又引的他一阵剧烈咳嗽。

“咳咳,啊,哈,怎么了,不是天下第一刀的关门弟子吗?啊,咳咳咳,还不是败在我手里了,虽然杀了你不能提高我的等级,但,咳咳,但也能提高我的江湖地位了,到时候我的佣金也会涨了,哈哈,咳咳咳。”

“其实你不该这样的。”叶风尺听他说完了这一大套,才缓缓张口说道,语气平静,没有丝毫波澜。从刚才许嵬的话中他肯定能听出来许嵬是非杀自己不可,而且自己确实已经被制住,处于劣势,他想杀自己也不是不可能,不,应该说是杀自己是易如反掌。

就是这种形式,他依然不惧。

“什么,不该这样?咳咳,你是说什么?杀你吗?咳咳,哈,你的意思是我不该杀你,对对对,我杀了你确实是可能会招惹的一些人来帮你报仇或找我麻烦,但是,咳咳咳,这就说明,那些人,咳,和你,都没有把命交上。”许嵬听着叶风尺那平静的语气,可能是觉得有些扫兴,语气中也就没了那种兴奋。

“把命交上?”

“佣兵之间,生死胜负自有定数,我们各凭本事,我杀了你,不能有人来报仇,你杀了我也是这样,这是规矩。”许嵬说着,右手还动了动,像是想好好戏弄一下自己的这位手下败将。

“这倒是孤陋寡闻。”叶风尺说道,他是确实没听过这话,以前自己也杀了些人,但都没有来寻仇的,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自己当时只身一人,与师父师兄常年不联系,所以也没想到报仇这一说。

“回去问问他们吧。”叶风尺在心里这么想着,他指的当然是靖海大学的那些人了。不过,现在有个更重要的事要解决,不是要逃出生天,而是——对方弄错了自己的意思。

“你也许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说你不该这么做不是指这个,我说的是你的身体。”叶风尺继续用无比平静的语气说着,这显得他十分淡定又十分正常,但这才是最不正常的。

“什么?”许嵬此刻也冷静下来了,也听出来了有些不对。

“如果不反抗的话,就不会这么快死了。”

“什么?”许嵬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觉得身体一阵发空,一股虚弱感顿时袭来,同时大脑也开始嗡鸣起来,眼前一阵迷糊。

“血!”在还清醒的最后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过来。是的,是血,他失血太多了,才导致无法支撑身体正常运行,从而出现了现在这个情况。

腹部是内脏聚集之地,而胸口那一处伤口更是直接伤到了肺,出血量自然不是手脚这些地方比拟的,虽然他用内力封住了血脉,但那是治标不治本,时间一长,还是没用。再加上他为了击败叶风尺,一下子进行了太多的运动,使得血液流失更加快速。后来他因为制住叶风尺,得意忘形,忽视了自身的问题,才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许嵬拼命运行内力想封死血脉,但是已经没用了,太晚了。脚下不稳,踉跄了两步,手上也没了力道,叶风尺感受着他的力量,知道他已经不行了。左臂一抖,内力外扩,一震,一下子把他震开。

许嵬整个人向后飞去,然后躺倒在地上,此时他已经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了,全身发麻,没一处听使唤,要是常人,现在已经晕了,因为他是佣兵,练过武功和内力,所以还可以保持一段时间的清醒,但是却什么也干不了,就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视线中,叶风尺缓缓转过身来,走向了自己,自己与他之间的距离不长,两三步就到了吧。心中一万个不甘心,如果能再小心一点,能再明白形势一点,就不会这样了吧,不,也许还是赢不了他呢,果然实力之间的差距是不可弥补的。我要死了吗?也是蛮好的,很晕,应该不会感觉有多疼,没想到我这一辈子杀了那么些人,到头死的时候竟还能不受痛苦,这可真是很讽刺了吧。

这么想着,叶风尺已经走到了他身前,静静的看着他,缓缓举起左手的刀。

“死了,要死了。”许嵬看着他,自知死期已至,心中反而没有痛苦了,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麻痹了吧。此时许嵬眼中,已经是一片模糊了,可能就要晕过去了吧,在这一片迷茫中,他仿佛看见了自己被叶风尺斩下头颅,然后从楼上扔下去,然后坐在自己的身体旁,把刀插在自己尸体上,空出手去治疗右臂……

但这都是想象……

真实世界里,叶风尺举起的刀改为刀背向外,对着许嵬狠狠地劈下去,咔嚓,骨头碎裂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