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宿怨姻缘 直接粗暴的方法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683字
  • 2016-08-18 22:15:27

“喂,一会要去哪玩啊?”

“哈哈,副总,我们听您的,您带着我们啊。”说这话的人一脸的谄媚相,双手不停地搓着,让人看着十分恶心。

“好,咱们快活快活去,老大不在,我是王!”走在最中间的人看着旁边正奉承他的小弟,不由得得意起来,连走路姿势都变成了一种有气势的方式,但配上他的相貌和身材,却有一丝搞笑的感觉。

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五十岁左右,满脸褶子,头发乱蓬蓬的,自然地堆在头顶或垂在脑后,看起来很是邋遢,一看这个人就是平时不注意打扮的人。穿着个棕绿色的衣服,看起来很旧了,穿在他身上显出了一种年代感。挺着个老板肚,整个人往那儿一站,就是一猥琐大叔的形象,感觉不少电视剧里有女孩傍大款,傍的就差不多是这种的。

这个人姓宋,名则成,是金马集团副董事长,仅次于包金的第二把手。

不要以为整个金马集团就包金一个黑东西,一个巴掌拍不响,整个金马集团,包括小员工和清洁员在内,随便拉出来一个就能判个小罪,就更别说这些高层了。平时包金为非作歹,他们跟着也得了不少好处,尤其是宋则成这个副总,吃得是最多的,这不,包金现在躲起来了,公司里就他管事了,但因为他没有佣兵保护,所以比包金在时收敛了不少。

“宋哥,我知道一地儿,那里面那酒,那叫一个好;那妞,那叫一个正,我跟您说啊,我长这么大,还没遇见那儿那么好的,那……”话还没说完,他的腰就被旁边的东西撞了一下,一阵生疼,后半截话就给咽下去了。

“什么玩意,撞老子!”那人转头一看,原来是一辆停在路边的车。他本来就走在外面,因为跟宋则成说话,所以一直把脸朝向他,边走边说,自然是看不到停在他后面的那辆车了,走到这儿的时候,就被那车撞了一下腰眼。

“谁把车停这儿了?”那人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总不能和车发火吧,车又没动。

“哎,这是谁的车啊,以前没见过。”站在旁边的另一个人向前一步,仔细看了看这车,又看了眼车牌号,想了一下,还是觉得没印象。

“感觉好像不是咱公司的,”这时宋则成说话了,“咱公司的人停车都停地下停车场里,只有我、老大和一些管理们在上下班前会让司机在上面停车,但那也只是一会,马上就会开走,不会出现这种没人在上面的情况,这应该不是咱公司的。”

旁边一个人听了他的话后挠了挠头,很不解的问:“那是谁的,这附近根本没有人家,再说了,谁敢把车停咱公司门口。”

正说着,突然,后面传来了脚步声,听起来只有一个人,走路有规律,每次的间隔都是一样的。众人回头一看,看见后面有一个人正向他们走来,但不知为什么,看起来有些模糊不清。

现在才是下午四点半,天都没黑,而且这天也不是什么大雾、阴云啥的,而且那个人似乎就在十几步以外,不可能会看不清啊,但就是感觉模糊,好像眼前罩了层纱。

面前的这个人看样子似乎是个男人,一米八多的大高个,身材看上去很是健壮,应该是经常锻炼吧。步伐稳重,走路丝毫不晃,一看就是练过的。宋则成虽然身边一个佣兵都没有,但跟着包金这么多年了,耳熏目染,多少也知道些,佣兵大多数是练过武功的,而且个顶个是好手,如果遇见了这样的人,手里就算有枪都不见得赢。

宋则成心里一咯噔,心说不会吧,这么巧趁这个时候?咽了口吐沫,再定睛一看,看见这个人两只手上各拿着一个东西,能有一米来长,比较细。

刚想再仔细看看那东西是个什么,突然,眼前一花,视线一下子模糊了,眼前的景象全都摇曳了一下,再清晰起来的时候,那个人竟然已经到了他的身边!

震撼!此时宋则成心里就只有这个感觉了。这,这就是佣兵的实力吗?仿佛就是一秒钟,那个原来在十几米开外的人就到了自己身边,而且,而且……周围的人都倒下了!

没错,此时,还站在这里的就只有三个人:宋则成、突然出现的男子还有那个被停着的车撞了腰的苦逼。宋则成看着面前缓缓倒下的人,感觉全身都凉了,衣服一下子就被冷汗浸湿。僵硬的转了下头看了看那凭空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恐怖男子,此时这个人的样子已经很清晰了。圆脸,短发,五官端正,冷酷英俊,豪气逼人,双手各拿一柄唐刀,赫然便是刀王——叶风尺。

“艳魔?不眠之夜”叶风尺缓缓开口,吐出这几个字,口气冰冷,此时的他,活脱脱就是个魔王。

这一招,和之前在梦魇中用的“月银殇?六道轮回”以及在最开始与陆非宇比试时使出的“镜花水月”都是他的自创刀法——千山十界刀法中的招数。这一套刀法是他在深山古刹中修炼时悟出的,要的就是虚中带实、亦幻亦真,这一次的这招“艳魔?不眠之夜”就是这样。

其实最开始他们看见的叶风尺是他们的幻觉,叶风尺刀上所发出的的气使他们的眼睛被蒙蔽了。当然,叶风尺之所以用这招可不仅仅是为了让他们中招,更重要的是要是他们感到恐惧,让他们在内心产生畏惧,这就是叶风尺的目的。

叶风尺顾全大局,让杨方照顾关天月及其余人,自己一个人出来战斗,也就失去了所有后援,所以一旦出手,就不能回头,没有失败的机会。他要做的,就是用最快、最直接,也是最暴力的手段,把包金找出来,能杀掉他自然是好,但看他身边的人员配置,应该是很难了,但那也要最大的耗掉他的战力,这样才算为团队做出了贡献。现在,他要做的是——把包金找出来。

看着似乎是很难,因为想要把一个躲起来的人找到实在是太难了,更何况是在这高风市这种地方。但是其实仔细想想就明白了,包金想要躲起来,肯定就需要钱来解决三餐问题,更何况他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那么多佣兵。佣兵负责保护他,可不负责给他赚钱,他雇了他们,管他们饭就是天经地义。

因为事出突然,所以包金身上肯定没带很多钱,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精神应该是很脆弱的,一点小风波就能让他紧张。他不在公司,自然管不了事儿,那么这管理的任务就落在了二把手宋则成身上,但如果这时宋则成受到攻击了怎么办。没了宋则成,在他之下的三把手就会担起这工作,而如果三把手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呢?

所以叶风尺的意图很明了,如果包金一天不出现,那他就一天不放弃战斗,不断的攻击金马集团的高层,直到没人敢管事儿,那么金马集团就会成为一团散沙,没多久就会四分五裂。他相信包金绝不想看到这个场面,更何况这时他已经草木皆兵,估计刚开始没多久他就受不了崩溃了吧。

“杀,杀人了!”宋则成没有像包金那样见过大场面,更没有佣兵保护,包金平时肯定经常向他吹嘘自己的佣兵有多了不起,所以在他心里,佣兵简直就像是无敌的存在一样,现在看见这仿佛修罗一般的叶风尺,一下子就吓得魂飞魄散,不管不顾的往后跑去。

那个苦逼小弟比他还慢了一拍,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挨了叶风尺一记重劈,胸腹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没错,只是昏死而已,叶风尺根本没打算取他们性命,包括宋则成在内,都只是想让他重伤一段时间罢了,只有万不得已时才下杀手,刚才他一直在用刀背。

打翻这一个,再抬头一看,发现宋则成已经到车上了。本来宋则成他们就是下班出来打算找地方消遣,结果刚出来就遇上了叶风尺。之前也说了,他们这些高层的车也都是停在地下车库的,但都有专职司机,下班的时候回去把车子开出来,到上面来接他们。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今天这司机晚了一小会儿,他们在上面就遇到了叶风尺,而在叶风尺砍完人的时候,那个司机就已经把车开上来了,还就在宋则成慌不择路逃跑的那个方向。

眼看着宋则成上了车,叶风尺眉头一皱,但也没太大反应,一伸手,拉开了旁边停着的那辆车的车门——那车是他的。

双刀不收到鞘里,就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这样方便进攻。双手一把方向盘,猛踩油门,瞬间追了过去。不得不说,宋则成的那个司机可真是好样的,面对这样的情况竟是毫不惊慌,在宋则成上车的那一刻竟已大概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没等宋则成说一句话,就发动车子用最快的速度往最通畅的一条道走了。

宋则成瘫在后座上大口的喘着气,脸色都是惨白惨白的了,冷汗直冒,两只眼睛失神的望着前方,半天才缓过来。

“吓,吓死我了,这老大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啊。”宋则成摸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

“宋哥,那家伙是来寻仇的吗?”从司机的语气上来看,他的情绪还算稳定,但声音却还是不免的有些发颤,毕竟这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

“是佣兵,这是佣兵,太可怕了,如果能活着,我一定要让老大给我个佣兵,再差的也行,这帮家伙简直不是人。”这句话可不是骂人,而是说他们的实力强的像怪物。

“还在紧追不舍。”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用相对平静的语气说道。

“什么?”宋则成这才反应过来,忙转身往后看,果然就在后方不远处,刚才那辆停在公司门口的正紧跟着他们。

透过玻璃,能依稀看到他的脸,这种死神在向他招手却又迟迟不来的感觉让宋则成感到崩溃,终于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快,甩掉他,甩掉那家伙!”

“这不可能,宋哥。”司机的口气略带为难。

“什么?”宋则成听了他的话不可思议的说道,“这可是名贵车,怎么可能跑不过他?”

“可是,这车本就不是适合速度比赛的啊,他的车比我们的机动性能好,速度比我们快,再这么下去,迟早是会被追上的。”司机的语气越来越显得无奈,而宋则成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后面车里的叶风尺虽然也知道这些,但他丝毫没有松懈的意思,踩着油门的脚一点也没放松,现在他只想速战速捷。突然,气场探测里出现了危险信号,路边一栋早已无人居住的楼的顶部的一块巨大的广告牌突然砸了下来,叶风尺邪魅的一笑,说道:“这就忍不住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