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宿怨姻缘 单干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273字
  • 2016-08-11 18:21:16

剧烈的、彻骨的疼痛感刺激着文奥那有些麻木的神经,他已经不知多久没被人打疼了,那是在他练成这铁布衫之后吧,就再没感觉过痛感,包括之前陆非宇的三拳,他都未感觉到疼痛。

也许是这太久没来的感觉太过刺激,文奥一下子像是被打通了经脉一样,全身一颤,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脸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下一刻,铺天盖地的血滴如机关枪扫射一样打在他身上。头,颈,胸,腹,臂,腿,全身上下一瞬间都遭到了攻击,像是下了场血雨一样。每一滴血珠都好像是一根寒气刺骨的银针,正刺入他的每一寸关节、每一道经脉、每一处穴位。

文奥双拳紧握,双臂交叉在胸前,脸色越来越难看,黑的都能拧出水来。终于,文奥大吼一声,双臂猛地向外一展,身上的气势瞬间大涨。如果说原来文奥的气势是一座无法撼动的山岳,那么现在它就是一个排山倒海的巨浪。

飞过去的血滴被这股气势一震,顿时停顿了一秒,下一刻,支离破碎,就和陆非宇用气势撞碎子弹一样。只不过文奥造成的场面似乎更加壮观,毕竟,那么多血滴同时被炸开所震出的血雾是很有威慑力的。

这边文奥刚搞定这些血滴,一抬头,看见陆非宇竟然又冲了过来,并举起了他那已经千疮百孔、触目惊心的右拳,又一次狠狠地朝文奥打来。文奥看着那不怕死的陆非宇,暗暗叹了口气。尽管他现在身上已经被陆非宇弄除了几个小伤口,看起来非常狼狈,但他却没有生气,反而还很欣赏陆非宇。要知道,身为高级佣兵竟然被比自己低一等的一级佣兵给打伤,这是怎样的奇耻大辱,在别人看来是很不风光的事,但文奥却并没有这么觉得。

“既然你这么来了,那么我就要以武者之礼来相待。”文奥说着,也抬起了自己的右拳。他的这只拳头也挨了四次重击,尤其是刚才的那一招将军血,更是让他产生了已经久违的痛感,照那种痛来看,应该是伤到骨头了。但是那又如何,陆非宇敢于一直拿右手与他战斗,现在两人都有了伤,难道自己还会逃避吗?

没有一点点迟疑,两只右拳再次碰上,这一次,两个人终于都感到了疼痛。

陆非宇的手有外伤,遇上了这么强烈的打击瞬间又爆开了几根血管,血流如注,但陆非宇却像是丝毫感觉都没有,两只眼中射出坚毅的光芒。

没有了外在皮肤的保护,直接用里面的肉与别的物体碰触,那有多么的疼大家也都是知道的,就更别说现在这种撞击了。但陆非宇丝毫不畏惧,右臂不断使劲,胳膊上的肌肉一边一边的伸缩又舒张,表面已经被爆出的青筋所包围,看起来很是吓人。

终于,在陆非宇手上流下的血完全染红了两人的鞋子时,文奥的手终于后退了!

这一次的时间比前三次都长,陆非宇不要命的一击终于使比他强的文奥后退了。陆非宇自然没有放弃这次机会,手上继续使劲,不断的把文奥的拳头往后逼,终于,文奥的拳头被他硬生生的推到了文奥的胸口处。而此时,陆非宇的右手已经没有多少血淌下来了,他的手、胳膊,还有脸,都是惨白惨白的。

“前辈……我可是……赢了啊……五拳……我赢了!”陆非宇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句话,然后两眼突然变得白茫茫一片,却又像是陷入了无底的黑暗。与文奥对峙的右拳滑落,倒在了血泊中。

其实看看周围的地面也就能知道了,两个人脚下,一直到周围各个桌子底,方圆五米的范围,流满了鲜血,把这地板染成一片红色,显得触目惊心。这流血量,要是换了普通人,早就进了他家祖坟了。多亏了陆非宇常年练功,使得身体比一般人好了不知多少倍,而且还有一丝丝内力和气功帮他吊住了命,让他只是陷入了昏迷,而还没有断气。

文奥看着躺在地上的陆非宇,惋惜地叹了口气,说道:“唉,这么一个好苗子,怎么就叫鹰老头给收去了,这要是我的该多好!”说着,又摇着头叹了几口气,斜眼看了看正小心翼翼往这边走的保镖们,没好气地说:“没事了,他已经昏了,失血过多,你们先给他治疗,然后再把他关起来,记住,不能让他死了,如果他死了,你们一个也别想活!”说完,看都没看那些人,直接离开,脚踩在黏稠的血中,发出“啪啪”的响声。

其实文奥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被允许的,毕竟按照佣兵的规矩,在没有雇主命令的情况下,制服敌人是要将其杀死的,这样才保险,毕竟立场不同。但文奥一时的爱才之心,让他没有遵守这个规矩,其实,佣兵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立场,只是雇佣他们的人不同罢了。

但是今天陆非宇历经此等磨难还未殒,可能就是他命不该绝吧。

被称为“会议室”的屋子里,一块巨大的石头被放在屋子中央,来充当桌子,因为它的表面是平的,所以用起来也比较好,就比如——现在关天月的双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但却不会被割伤。

“你们……”关天月凶狠的眼神看过在场每一个人,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一旁的金小刀也是一直在沉默中。他们两个没有想到,事情竟会变成这样。

“小月,我……”作为这里面责任最大的杨方刚想开口说话,想把一切罪责揽给自己,但却被关天月打断:“我让陆非宇去接应,他为什么会当前锋?”

“他要跟我们一起去,我们也就没反对。”杨方立刻回答。

“为什么?为什么没反对?”关天月转过头来,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杨方,“因为如果他不去的话,现在被留在那儿的就会是你了吗?”她的声音突然变高起来。

所有人听了这句话一下子全感到有些不解,关天月生气可以理解,他们心里也不好受,毕竟陆非宇是他们的兄弟啊。但关天月为什么非要对杨方发火,难道只是因为心情不好而随便迁怒别人,但从她的语气来看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

叶风尺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看正朝着杨方大发雷霆的关天月,觉得肯定内有隐情;再看杨方,被骂了那么多句,竟是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还一直轻声安慰关天月并不断道歉,狄娜娜帮他解释、讲情都被他制止了,脾气再好也不能这个样啊。

尽管杨方的行为看起来应该是很让人歇火的,但关天月却根本不原谅他,而且到后来看起来似乎像是故意找茬了。而关天月也意识到好像有些过火了,就扭过头不去看杨方,然后走到司马乌面前,蹲下来看他,问道:“重不重,那个家伙是什么来头?”

司马乌苦笑一声,说道:“还好,没打中要害,几天就能恢复,那家伙枪法倒还挺厉害,不过我也不比他弱多少,如果是在平地,我还是有把握的。”看来他是执意要瞒着众人了。

“唉,一个受伤,一个生死不明,我们这是第一次接任务,第一次合作,难道不能做得好一点,让他们看一看吗?”关天月看着大家,一脸愁苦地说道,她说的“他们”自然就是靖海大学里的那帮老师们了。这一次的失败对她的打击看来是不轻,毕竟陆非宇是个智勇双全的干将,是团队的灵魂人物。对她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当初最把自己当作这个团队的领导者来看的,就是他呀。不然的话,自己区区一介女流,实力又弱,怎么会迅速成为了大家的主心骨,包括现在作为指挥的身份来和众人说话,这都是拜陆非宇所赐啊。所以对她来说,陆非宇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而这次的行动中正好就有杨方,两人一对比,那些旧日痛苦的回忆立刻涌上心头。是杨方害死了她的母亲;是杨方害得她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是杨方害得她在外面差点遭了恶人的毒手,成了行尸走肉,任人宰割。本来她在清醒时,因为知道这一些也并不是杨方想让它发生的,只是间接罢了,所以对杨方还没有这么大的恨意,但是现在她脑子一热,就记不得那么些了。杨方也正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才任她骂,也不让别人帮他。

叶风尺看着此时的关天月,她已经有些精神病的感觉了,这是多么可怕的感情啊,原来关天月可是个并不比陆非宇差的智将啊。

偏了偏头看向杨方,用眼神和嘴形告诉他让他照顾好关天月,然后拿起自己的袋子,悄悄的出了屋子。

这个团队中一共只有三个强者,他,陆非宇和杨方,本来情况很稳定,杨方和陆非宇偏向关天月,自己处于中立,这样大家的心就都会朝向关天月了,这样就能维持一个有制度但又很开放的局势。但现在陆非宇没了,如果自己中立的话,就自然而然成了反对关天月的,那又有着杨方那一派支持的,这样团队就会分裂、不团结,最后崩溃。而如果自己也支持关天月了,一来改变总没有不变好,二来这样太残酷了,有种逼他们听关天月的感觉,倒会使得心不齐。

那么这样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自己也退出,让杨方一个人主持大局,这样关天月就会有一种狐假虎威的情况,明着是听关天月的,但其实是在听杨方的。

所以对于叶风尺来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怎么自己去干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