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终章 战局定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279字
  • 2019-09-25 17:52:35

西北分部中,最高大的建筑里,影煞的房间,战斗依旧在继续,不过,局势却是慢慢变化了……

“啪——!”

金丝猴一掌过去,唐玳抵挡不及,被正中胸口,顿时胸内一阵翻涌,一口鲜血几乎就要从嗓子眼里吐了出来。

“哼!”金丝猴冷哼一声,一掌又是打了过去。

唐玳勉强躲过,再看周围局势,心中暗道不妙。

此时,叶风尺和狮煞正斗的风生水起,已数十回合了,未分胜败,也不分上下。而另一边,荆花被那三个人纠缠着,也是没有办法脱身,此时,自己根本无人可用,再这么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难道……这仇真的报不了了吗?!”唐玳看着面前自己完全无法打败的金丝猴,心中,一种绝望顿时升了起来。而且,甚至,自己可能也会……

但就在这时,突然,从另一边又跳出来一个人,手中握着长棍,高高跃起,一棍砸了下来!

正是卦煞!

他没有前往牢房,而是就在楼里到处逛,结果突然看见楼内出现尸体,一路追过来,才到了这里。

“嗯?!”金丝猴一回头,眉头微皱,一抬手挡住了那一棍,手腕一转,直接抓住了长棍,往自己这边一拽,反手一掌,直接印在了他的身上。

卦煞本来就身负重伤,受了这一掌,直接倒飞而出。

唐玳眼看哪怕自己和卦煞联手也是敌他不过,趁着此时金丝猴的关注点在卦煞身上,而自己正好就在窗边,更因刚刚风煞等人出去的时候窗户都开开了,此时是机会正好!

“砰!”唐玳脚下一蹬,直接上了窗台,接着窗台之势借力,直接飞了出去。

金丝猴回头一看,却发现唐玳已是跑了,刚想去追,身后,卦煞却又来纠缠!

“捣乱的家伙!”金丝猴眉头一皱,心中不由得怒火中烧,伸手一抓,直接抓住了棍头,内力一催,手上一拧!

“咔嚓——!”

卦煞手中长棍被金丝猴这么一拧,顿时寸寸断裂,棍上的一节在折断的时候突然一弹,直向后射去,距离极近,再加上速度力量都是上佳,卦煞反应不及,被直接贯穿了肩膀,手上一松,长棍顿时落地。

金丝猴两步上前,一把掐住卦煞的脖颈,卦煞右臂无力,根本无法抬起,只能用左手来抵挡,但金丝猴的左掌,却是已经印在了他的腹部。

“噗——!”

卦煞一躬身,一口鲜血差点吐在金丝猴的身上,刚准备抬起来的左手,也是立刻停在了半空中。

金丝猴手上一动,那卦煞的脖颈处顿时传出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卦煞双眼翻白,很快便是断了气了。

金丝猴扔下卦煞的尸体,再去窗边看去时,却是发现,那唐玳已经是踪迹全无了。

“可恶!又被他跑了!”金丝猴猛一捶窗台,恨恨道。他知道,这次被他逃走,再想抓他,又要颇费一番功夫!

另一边,裴家兄弟两人合力大战猎煞,已经占了上风,猎煞两刀并用,越来越难以招架,身上也渐渐添了好几道伤口,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终于,裴川一剑过去,切在了猎煞的手上,而且正好伤到了虎口。

猎煞手一松,单刀掉落,裴川赶紧一脚踢开,紧追上去,一剑刺出。

猎煞赶紧用另一刀抵挡,可这时,裴冬的一剑,已经从后面,刺穿了猎煞的身体。

“啊——”猎煞低声惨叫一声,裴川赶上来,又是一剑,从正面刺穿了猎煞身体。

两个兄弟在猎煞身前身后,两把剑,贯穿左胸右胸。

猎煞喉咙中梗着,手上脱力,另一把刀也是掉落在地,身体渐渐侧仰,两人将剑拔出,猎煞立刻倒在了地上,很快,周围的地面便全是血红。

……

此时,影煞房间内,金丝猴在杀掉卦煞之后,便是看向了其他人,却是没有参战的意思。

现在这个场面,要是那些孩子还是应付不了的话,那他们的修行可就太不够了。

陆非宇三人共斗荆花,但因为不能伤了她,所以处处制肘,一时也是束手无策,难以应付。

“不行了,快,必须先制住她,你们给我个机会,我一掌切晕她,也算不伤人了。”陆非宇说道。

“好!”关天月和苏雅都是答道。

三个人,绕着荆花,寻找着破绽。

突然!苏雅一挥手,长鞭缠绕在了荆花的左手上。苏雅一见,立刻紧紧拉住长鞭,控制着荆花的左手。

而就在这时,关天月突然从右边逼近,生生用蛮力拉着荆花的右手不让她移动。

陆非宇在她的正面,此时赶紧一步上前,抬手一掌,准备一手刀且在荆花的侧颈上,把她切晕过去带走。

可就在这时,荆花突然双臂一震,震出一股强大的内力,苏雅和关天月两个人都是无法跟这样的力量作对,瞬间便是被震飞了出去,而陆非宇则更是正面受了这内力的冲击,腹部顿时一凹,身体倒飞而出,嘴角处,一丝鲜血缓缓流出。

“哦?”金丝猴微微眯了眯眼睛,刚刚被唐玳逃跑的坏心情此时也因为看到了荆花此时展示出来的实力而好了几分。

这时,另一边,叶风尺双刀一劈,逼开狮煞,转头一看,却看见了这样的场面,顿时心中一动,刹那间,一股凄冷阴凉的悲意充满了他的身体。

“难道要……”陆非宇看叶风尺这个样子,知道,他,是要进入天哭地泣斩的状态!

而且是……

悲入骨,泪化刀!

这是第一次,不是叶风尺因身边所发生的事情而进入这样的状态,而是,生逼着自己进入!

“啊——!”叶风尺大喊一声,右手一刀砍出,一道灰色剑气瞬间划过,略过了荆花的身体。

只不过,这一下,却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同化!

这个不伤人,只是要让她同化这种情绪的情况,只有在悲入骨,泪化刀的状态下才会有。

“呼——!”

荆花被那剑气掠过,顿时,脸上的表情便是一边,随即,一股无可言喻的悲意顿时袭遍全身,荆花身体一晃,就要倒下。

陆非宇眼疾手快,赶紧一步上前,抱住了荆花,没有让她摔倒在地,仔细一看,却是已经晕了过去。应该是和天哭地泣斩的副作用一样,是因为悲伤过度昏厥过去了。

而这时,狮煞抬斧劈来,叶风尺赶紧收回天哭地泣斩的状态,这个样子是他生逼出来的,要是再坚持下去,自己也会直接倒地的。

叶风尺回手一刀,右手刀迎了上去——

“铛——咔!”

一声清脆的鸣声之后,却是一声断裂的声音。

叶风尺右手的刀,断成了两半!前半截,应声而落。

叶风尺一侧身,右脚一抬,一脚踢在那断掉的刀身上,那断刃瞬间回飞,直接朝着狮煞飞了过去。

狮煞一偏头,躲了过去,身体也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再回过头来,颊上却已经是添了一处伤口。

刚刚那一刀,他也没有完全躲得过去。

狮煞摸了摸脸上的伤口,皱起了眉头,双手松了一下之后又立刻握紧,抬起巨斧,冲着叶风尺便是劈了过来。

叶风尺右手一甩,断刀率先掷了出去。狮煞为了挡这断刃,斧头不得不改变方向,打飞这扔来的刀。

而此时,叶风尺左手一抛,把刀交到了右手,抬手一刺,直取狮煞。

狮煞躲闪不及,腹部被刺中一刀,虽然不算重,但也是伤到了皮肉,出了鲜血。

狮煞中刀,心中发怒,一斧当头劈下,其力道之大,誓要将叶风尺劈成两半。叶风尺赶紧一个转身,躲了过去,回身一刀,向着狮煞的咽喉砍去。

狮煞身子一偏,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刀,又是持斧攻击。

这边,两人依旧争斗,另一边……

彭飞又是一杖,点在了影煞打来的一掌上。

影煞掌心被这拐杖一点,脚下立刻一动,身子后飞而出,飞了有数米远,才缓缓落地。

影煞抬手一看,自己的掌心上,隐隐约约的有一道白痕。

就在这时,突然,那坑洞之上,花和尚手持禅杖直接跳了下来,大喝一声:“影煞,纳命来!”

影煞抬头看着那泰山压顶一般向自己跳来的花和尚,微微皱了皱眉头,向后退了两步,先躲过了花和尚的当头一铲,随之右手一爪,三道爪刃瞬间劈了过去。

花和尚一抬头,看见三道爪刃已是到了身前,连忙向后退出两步,手持禅杖一抬,用禅杖杆挡住爪刃,甩手一轮,三道爪刃立刻转向,飞向了一旁。

影煞脚下一动,右手成爪,直取花和尚的面门。

花和尚双手举禅杖以禅杖杆挡住影煞的这一爪,逆时针一转,铲头在下方一掠,扫开影煞的手,紧接着一铲过去,拍向影煞的身体。

影煞伸手一按,借势飞了上去,躲过了这一铲,又落到了地上。

影煞落回地上,看着花和尚,还有在一旁从刚才开始就一副看戏的模样但实际上却不知深浅的彭飞,仔细思索了一下上面的局面,心中知道,自己就算再耗下去,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把自己耗死而已。

就这时,花和尚又是提禅杖打来,影煞看着花和尚,眼睛一转,抬手与他争斗,却是虚晃一招,一脚踢开禅杖,分身而起,直接到了另一旁的屋上。

“哼,我没心情和你们玩了,后会有期!”影煞说完,脚下一动,瞬间,便是消失在了天际。

“你!”花和尚反应过来,想要去追,但是却被彭飞挡了下来。

“他不光鹰爪功强大,轻功也是上乘,否则也就不会以‘影煞’为代号了。”

花和尚看了看天空,又看看彭飞,狠狠的叹了口气。

彭飞看他这个样子,笑着说道:“好了,你快去上边吧,我也要去,看看孩子们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