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飞煞集团 荆花出现,试验的效果!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746字
  • 2019-06-08 15:32:02

楼下,裴海和猎煞两人,刀来剑往,打在一起,并且不断的往着远离旅店的方向走去,而另一边,另一栋楼上,阴影中,一个人看着这二人,露出了一个奸诈的笑容!

唐玳!

其实,他在猎煞之前就找到了叶风尺他们的居住地,但是,他确实没有贸然行动。

猎煞都能知道会有人在保护他们,唐玳这个老奸巨猾的,又怎能会不知呢?他之前之所以把猎煞引来,目的就是让猎煞去对付他们的保镖!

他要做的,是要完美的对付叶风尺他们那群人!以此来报他的杀子之仇。而且,他的目标不止这些,还有步青天,还有夏春来!所以,他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能让自己在这里就被他们所伤,更是不能让他们在此时就发现自己,他要做到——完美的复仇!

屋顶上,叶风尺和陆非宇两人躺在躺椅上,一句一句的瞎聊着天,突然,他们也是感觉到了下面的不对劲。

“非宇,你有没有听到些什么?”叶风尺躺在躺椅上,斜眼看着楼顶边缘的地方,因为那边缘地区有着高达一米的围墙,所以,如果不是走到围墙边上,根本看不见下面的情况。

“嗯?”陆非宇也是皱了皱眉头,两个人都是坐了起来,互相对视一眼,站起身来,就打算走过去看看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身后,下面通往楼顶花园唯一的大门突然打开,两个人回头看去,却发现是苏雅。

“小雅,你怎么来了?”陆非宇问道。

苏雅笑了笑,说道:“非宇,都这么晚了,该休息了吧。”

苏雅说着,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表情。

“咳咳!”陆非宇假装咳嗽了两声,正色道:“啊,是,天晚了,确实是该休息了,小雅,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回去啊。”

“嗯。”苏雅点了点头,开心的下楼去了。

陆非宇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叶风尺,也不知道说什么。现在叶风尺的女朋友深陷敌营,但是他俩却是当着他的面,这么……

叶风尺对于此事倒是显得很是大度,笑了笑说道:“没事,人之常情嘛,你也快去吧,别让人等急了。”

他们住店的时候,要了三间房间,叶风尺一间,关天月一间,陆非宇和苏雅他们俩一间,所以,会有什么事儿,他们也都是知道的。

“嗯,嘿嘿。”陆非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往门那边走去了。

叶风尺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走到了围墙边,像下面看了看,但是却是什么都没看见。

这个时候,裴海和猎煞已经走远了,又怎么会被他看见呢?

叶风尺看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便是转身也打算下楼了,可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十分熟悉的气息,从叶风尺的身后传来。

就这一下子,叶风尺的身体宛如被电击了一般!立刻,便是动不了了,表情呆若母鸡,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有汗毛一下子全立起来了,仿佛是在漆黑的深夜突然看到了阴冷的毒蛇。

叶风尺机械性的转过头来,看向身后。后面,一栋与旅店几乎一样高度的楼房,屋顶上,站着一人……

荆花!

是真真正正的荆花,没有带着那张用来掩饰的人皮面具,直接用自己本来面目出现在叶风尺眼前!

“小花……”叶风尺走到了围墙边上,直勾勾的瞪着对面的荆花,双手抓在围墙上,内力忍不住从体内而出,两手手指的力量,将那石头的墙体都抓出了裂缝。

荆花站在叶风尺的对面,对着他笑了笑,转身,向后面走去。

“小花!”

叶风尺大喝一声,双手猛地一握,手下的墙体立刻崩碎!碎石屑“哗啦哗啦”全都掉落在地。叶风尺脚下一蹬,整个人顿时腾空而起,运用轻功直扑对面而去。

而这个时候,荆花也已经从那栋楼的这边走到了那一边,也是脚下一蹬,飞了起来,朝着那边另一栋楼飞去,在空中控制身体,如蝴蝶般飞舞,像小鸟一般的轻盈,直接落到了又一栋房子的屋顶上,快速奔跑起来,向着下一个楼房前进。

“嗯?”叶风尺看到了这一幕,心中奇怪了一下。

“如此轻盈的步伐,还有这种轻功,以前小花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但是疑惑归疑惑,那种气息他是不可能认错的,那就是荆花,这点毫无疑问。

而另一边,陆非宇在屋内,关上了房门之后,并没有向里走去,而是就站在屋门口,微微抬头斜看着上方,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苏雅坐在床上,看着陆非宇站在门口也不往里走,便是问道。

“啊,没事。”陆非宇摇了摇头,走了过来。

“是在担心叶老大吗?”

“嗯。”陆非宇点点头,“虽然他现在表现得很是轻松,但是现在我们就在对方的大门口,我还是担心他会有什么冲动的举动,而且就关天月说的,唐玳抓走花姐,是为了什么实验,万一这实验……”

“哎呀,好了。”苏雅走过来,揽过陆非宇的胳膊说道:“现在担心这些也没用,而且,我听你说过,上次不是也救回来了吗,那次,还只是校长大人出手,这次,连夏神医都占到了我们这边,怎么可能救不回来呢?只要我们能把她夺回来,就一定没问题的。”

“嗯。”陆非宇看了看苏雅,露出了笑容,说道:“你刚刚也是,不考虑考虑叶老大的心了,就这么在他面前秀,再刺激着他。”

“嗯,刚刚是我不好,好了,休息吧,大战在即,要养精蓄锐。”

“嗯。”

……

另一边,叶风尺一直追着荆花,两个人就在房顶上不断翻腾,不知道跑了多远,最后,终于,荆花身体一展,落了下去。

“嗯?”叶风尺皱了皱眉头,但是也没有多想,也是跟着落了下去。两人站到了地上,对面而立。

“小花,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你,你的轻功……”

叶风尺不可置信的说道。他现在,已经经过了三个月的疯狂特训,实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更是被众人誉为高级佣兵之下第一人,但是论轻功,这荆花此时却是足有着不亚于自己的速度!

可是在此之前,荆花却是根本只会皮毛而已啊。

“小花……”叶风尺看着身前的荆花,伸出了手,却是停顿在了空中。面前的这个自己熟悉无比的人儿,却莫名的让他觉得有一些陌生。

“怎么了?风尺。”荆花看着他,开口说道,声音带着甜甜的笑意,依旧是那么好听,醉人心脾。

“小花!”叶风尺看到她这个样子,听到了她的声音,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去,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眼泪如开闸放水一般控制不住,大滴大滴的眼泪从他的眼中流出来,落在了地上和荆花的身上,昙花一现的摔出一朵朵美丽的“花”。

荆花被叶风尺抱在怀里,依旧是微笑着,两手也是轻轻抚摸着叶风尺的后背,说不出的温柔。

“小花,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叶风尺猛虎落泪,哭的一点也没有那曾一刀斩杀对手,其手段吓坏叶家姐妹的冷面杀手的样子。

荆花点着头,叶风尺感受着怀中那人的动作,真真切切的感到了那种好久不见的温柔,不由得哭的更凶了。

荆花将一直抚摸着叶风尺后背的双手慢慢的收了回来,贴在了叶风尺的胸腹上。叶风尺感受到怀中人的动作,虽然是此时情绪激动,但是经过三个月的训练,他的神经早就敏感的不行,此时也是如此,条件反射一般的便是心中起了疑窦。

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前,却是突然一阵大力传来!

“轰——!”

叶风尺的身体突然一下子如炮弹一般,立刻倒飞而出,尽管如此,他还是能在飞行的过程中,看到了身前,那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荆花脸上的那一抹阴冷的笑容,以及那强大到不行的内力。

“砰——!”

叶风尺的身体撞到墙上,将那可怜的墙壁砸了个大洞,身体也是倒在了地上,摔进了那一堆碎砖之中。

怎么会……有如此强的内力?!

叶风尺倒在碎砖之上,看着已经距离自己很远的荆花,心中想到。刚刚那种内力强度,明显不是荆花应该有的,说句自夸的话,刚刚那一下,明显和自己有的一拼!

但是,在此之前,她可是远远比不上他的啊!

“呵呵呵呵,怎么样啊?我的实验,很不错吧。”这时,突然,从一边,一个人跳了下来,站到了荆花的身边,阴笑着说道。

“你……”叶风尺定睛一看,那人,赫然便是唐玳!

唐玳阴笑着摇了摇头,和荆花一起,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这,就是我的实验,怎么样?如此的完美,强大,机敏,百依百顺,对于以前的记忆,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是以前学得的那些武学,以及一些技术,却是一样不忘!怎么样?是不是这世界上最神奇的,最棒的实验了!”

唐玳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但是不管那么看,都是一副疯癫的状态,以及一张小人得志的嘴脸。

叶风尺看了看唐玳,又看了看荆花,最终苦笑道:“看来我是中计了,看来还真的不是我想的那样,完全失去了七情六欲,刚刚,如果说那是演戏,我可是不信啊,那绝对是真情流露吧。”

“嗯?”唐玳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身边的荆花,说道:“你说的确实没错,这点我也发现了,她的一切都是真情流露,不过——那又如何?她爱你,那又如何?她不会和你在一起了,永远不会了,因为这是我——她的主人的命令!”

“嗯?”叶风尺看着唐玳,冷笑了一声,说道:“原来如此,你这个所谓的实验,是给她强行植入了一众臣服感罢了,令她对你完全百依百顺,而且忘记以前的一切,但是剩下所有的,都是保持不变的。”

“你说的没错,确实如此,没想到你的理解能力还不错,没错,她爱你,但是,她这辈子也不会想不起你是谁,你做过什么事情,这些都不知道了。”

“呵,果然符合你这残忍的个性。”

“残忍?你们也好意思说我残忍?你们杀了我的儿子,难道还想让我忍气吞声吗?!”

“那是你们不怀好意在先,是你们咎由自取、恶有恶报,到头来反倒怪我们了。”

“你……”唐玳用手指着叶风尺,气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对身边的荆花说道:“去,把他抓起来,带走!”

“是。”荆花答应了一声,从地上抓起了已经受了内伤的叶风尺。

“怎么样?对于这种实验我以前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效果,但是,很显然,它给了我很大的惊喜,这种实力你也看到了吧,这也是实验所带来的!”

“哼!”叶风尺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乖乖的被荆花带着走了,但是感受到自己的双刀并没有丢失,倒是心中有了一些安慰。

三个人,两个站着,一个被拖着,离开了小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