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宿怨姻缘 抢生意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72字
  • 2016-08-08 09:08:31

杨方看着那辆速度极快的摩托车和上面坐着的和尚,不由得一阵无语:“一和尚骑摩托车拿低音炮放大悲咒,这是个什么奇怪的混搭。”

正想着,那摩托车已经到了近前,杨方这才发现,那车上不只有一个人,在那和尚身后还坐着一个,只不过他长的很矮,在和尚身后根本看不见。这时,那小矮子伸手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对着包金的车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砰”枪声不断响起,但是却一个也没打中。

是的,全都打在空处了,杨方现在的位置离包金的车不远,所以他能看得见那里的情况。包金的保镖不愧都是些见过世面的人,第一时间把包金和司机给保护了起来(司机要是死了就开不了车了),然后带着他们躲入安全区域,那矮子把一夹子弹都打完了愣是没伤着他们分毫。

“喂,哑巴,你的枪法要再练练才行。”那和尚跟后面人说了一句,右手从边上的包里取出一把刀来,开着摩托车直接冲了过来。

杨方看着他来势汹汹的样子,笑了一下,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口白烟说道:“原来是骑兵啊,做得倒是比我们好,不过可别以为我会让给你们。”说着往前跑了几步,飞起一脚把边上一块刚刚炸碎的石头踢向了那和尚。

那个和尚根本没正眼看一下飞来的石头,手中刀使劲一挥,一道刀光就砍了过去,带着内力的斩击瞬间把那块石头劈成碎片,然后直直的斩向杨方。

杨方看到他使出这招也是吃了一惊:“大破戒刀?他也是少林的,说不定我们还有些关系呢。”

突然,杨方觉得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条件反射的低头,下一刻,锋利的剑锋斩断了他几根头发。就势低身前冲,一个前滚翻拉开距离然后再度站定,看向自己身后,发现刚才那个黑西服的瘦高个正拿着一把西洋佩剑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这么凶巴巴的看着我干嘛?”

“都是你,坏了我们的好事。”

“哼,那又怎样,如果被你得逞了,那么佣金我就拿不到了,所以这很不错。”

“好家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逃,必须要让你尝尝口头。”高个子看起来已经很生气了,但是……他是不是念错了几个字。

“是自来投和苦头吧。”杨方纠正了他的错误。

那高个子脸一红,骂道:“少啰嗦!”然后提剑便刺。

这个人叫崔孟辉,是个佣兵,擅长暗杀,级别是一级佣兵,绰号叫夜蝙蝠。因为他从小在外国长大,所以中文不太熟练,普通的话他倒说得清楚,但有的时候他会说错一些字。尤其是在说成语和俗语的时候,说错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关键他还就喜欢说。平时因为他这个毛病,他队友没少笑话他,这个人脸皮比较薄,老这么笑他他受不了,但他还不改这毛病,也没有再去提高自己的水平。

崔孟辉的剑法很快,右手看起来像是不动一样,但其实已刺出数剑。杨方只觉眼前闪过数道白光,而且还都是奔着自己的脸来的,这是要直攻要害啊。

杨方不愧是个人物,根据气场探测给他的信息和他对周围气流的感受,仅在一霎那间就判断出了剑尖的攻击方向,然后不断摇摆自己的头,躲开了所有的进攻。上面忙着闪避,下面也没闲着,就在闪避攻击的时候,杨方右脚狠狠踹出,直踢小腹。

那崔孟辉的能耐也不是盖的,杨方的这一脚刚踢出,他马上抬起自己的右腿,用膝盖去撞杨方的脚踝。这两个人用的力可都不小,如果真让崔孟辉撞上了,那杨方的脚踝骨肯定是要错位的。

这一点杨方也想到了,左脚的站姿换了一下,右脚一歪,用脚尖朝向崔孟辉的膝盖。等他的膝盖撞过来的时候,踩着他的膝盖侧面然后逆时针一转,一下子就把这股力给卸了,右腿快速收回,人也趁着这个机会向后退了几步。再次站定,没有丝毫犹豫,施展出自己高超的速度,瞬间又到了崔孟辉跟前。

崔孟辉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手中西洋佩剑条件反射的横向斩出。杨方面对斩来的这一剑,丝毫没有防御的意思,飞身而起,右脚踩在了他的剑身上,人也因为反作用力而又上升了一点。

崔孟辉的剑被杨方这一踩,一下子就偏了下去,几乎要碰到地上。还没等他把剑收回来,杨方的左腿已经如铁鞭一般狠狠地抽在了他的右脸颊上。

崔孟辉吃了杨方这一下,一下子觉得有点晕头转向,向后踉跄了几步。杨方则借着惯性继续旋转着落到地上,左脚尖点地,以左腿为轴,腰上发力,右脚再次踢出,踹在了他的腹部。

这两下可都是实打实的,用了不少的劲,崔孟辉的左脸和腹部都觉得钻心的疼,歇斯底里的疼,但杨方这第二脚也给他缓解了一下脑袋里的眩晕感。

刚从头晕的感觉中挣扎出来,一下子看见罪魁祸首就在自己身前,来自佣兵的精神力让他哪怕是有些迷糊都可以很好的控制身体。右手举剑瞄准杨方的心脏狠狠地刺了过去,之所以瞄准心脏而不和之前那样瞄准头部,是因为心脏和头都是要害,但心脏与头不一样的一点是它周围的一些器官受损还是有可能会要了他的命,这样如果没刺中的话还是可能会杀了他。他知道自己有些不清醒,他的这一举动,是出于对自己情况的考虑。

这一剑已经刺出,但可能是因为脑子不清楚,速度比之前的慢了点。杨方一下就看清了攻击方向,左脚一抬,整个人向右划去,然后右腿一弓,使劲一蹬地面,跳了起来,右手握拳狠狠地打在了他的左脸上。

连续接了数次重击,崔孟辉终于扛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一旁。杨方见他倒了,也不再攻击,直接到另一边的战场去看看那里的情况。

其实杨方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人酣战,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谁主谁次他分得很清楚。与崔孟辉交战,最多不过战败,他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而包金可不一定,他不知道对面那些人都是什么实力,又来了多少人,包金的保镖能不能保他周全。如果包金被他们带走、杀掉,那可就完了,佣金的问题还是其次主要是佣兵团的声誉,和靖海大学的声誉。

这次如果因为自己的恋战而使得任务失败,他又有什么脸面去见那些付出了努力的队友们;如果第一次任务就失败了,靖海大学里的那些老师们会以怎样的眼光看他们,以后又会有谁再去雇靖海大学的佣兵。现在包金是最重要的,既要杀掉他,又要保护他。

此时那边的战局已经十分混乱了,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尸体,那应该是这帮人的吧,毕竟包金并没有带那么多保镖,这点杨方是知道的。

刚才在摩托车上开枪的那个矮子,此时正和那个女孩在对打,而且这两个人竟然选择的是空手近身战。那女孩看起来和杨方也差不多年纪,就是个大学生的样子,个子不算太高,但那个小子看起来年纪比她大得多,但个比她还矮,两人一副爸爸和女儿的脸,却是姐姐和弟弟的个,实在是有些搞笑。

杨方看了看那个矮子,这个人出手招招凶狠,恨不得把人直接一拳打死,如果他的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那个女孩身上,没几下就能让她死掉。但那个女孩的双手却能以柔克刚,一次又一次的化解了他的攻击,杨方看得出来,这是擒拿手,是擒拿手的拿!

擒拿手是分“擒”与“拿”两种的,擒是死的,拿是活的。擒字诀旨在断人筋骨,易伤人性命;而拿则不同,拿主要为制住对手,让其无法防抗,或是像这样化解敌人的攻击,半攻半守。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的速度确实都特别的快,出招迅速、利索,绝不拖泥带水,一共四只手竟带出了数道残影,如果是普通人话,别说交战,在旁边看都看不明白。

但杨方的目光并没有在他们身上放太久,只一下又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那个和尚此时正和那个蓝领带的保镖战的正酣,他的摩托车躺在了一边,不过看那位置应该是他自己甩出去的,目的是为了撞倒他们几个人。此时杨方再看,那和尚使得果然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大破戒刀,意为只要使出,便破了杀戒,是一门极度霸道的刀法,这种刀法杨方也是会的,所以他刚看见就知道。

与和尚对打的蓝领带保镖此时手里拿着一根通体黑色的棍子,这根棍子比一般的棍子要粗,而且看起来更有分量。整个是全实的,与和尚的刀对碰后并不会发生颤动,很浑实的感觉。

“那是……”杨方略微思索了一下,想起了他的名字:“玄元镇鬼棍,他是一级佣兵方天定。”

正想着,突然后面一阵杀气袭来,杨方赶紧一低头,躲过了那一剑,左脚一抬,照着后面踢了过去。这就像是人站在马后面被马蹬一样,距离太近,威力就会很大,而且来不及躲闪。那西洋佩剑并不长,杨方这一脚肯定能踹到他。

那崔孟辉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杨方的脚刚动了一下,他就立刻把左腿弓起,挡在身前,杨方的那一脚,正好踹在他的小腿上。崔孟辉弓起的左腿往上一扬,一下子把杨方的腿掀到上面,想让他失去平衡往前倒。但杨方能那么轻易的就被放倒吗?答案是否定的。

杨方双手一撑地,直接一下翻了过去,再次站住,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气急败坏的崔孟辉,不免有些觉得好笑。因为什么?因为他现在这副样子实在是有些凌乱。

衣冠不整,腹部处还有一个脚印;两边脸都肿了,泛青发紫;身上、脸上粘上了很多尘土,嘴角还有血迹,这一切,都是拜杨方所赐。

“喂,抢生意的,我给你一句劝,你就给我乖乖的站在这儿,否则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能否活着回去。”杨方伸出自己的右拳,威胁着崔孟辉。

“哼,你算个什么东西,看我不把你切成三大段。”此时的崔孟辉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风度,现在的他完全像是一条疯狗,直接朝着杨方扑了过去。

杨方看了看来人,摇摇头,叹口气说:“唉,看来有人要找倒霉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