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飞煞集团 猎煞与唐玳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28字
  • 2019-06-07 18:11:45

“就是他们!”那个男人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叶风尺等人,露出了一个奸邪的笑容,随即,便是继续向前走去。

身后,叶风尺在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表情也是变了变,皱着眉头想到:“为什么那个人,那么熟悉?还有那个女孩……”

但是也没有细想,几人继续往前,一直走远……

……

“猎煞大人!”

“猎煞大人,您亲自来了呀”

陈市某个狼窟内,这是一所新建成一年多的狼窟,因为叶家姐妹的不知情而免遭毒手,因为距离猎煞来时的路最近,便是迎来了猎煞的光顾。

“最近城里的事你们知道了吗?”猎煞也不拖沓,开门见山的说道。

“啊,知道,那当然知道了,我们这些幸存的狼窟互相都通过电话了。”一人说道。

“嗯。”猎煞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吗?”

“这个……”

这些人犯了难了,要是能知道,那些狼窟里的弟兄也不至于一个活口都没留下,那些人来无影去无踪,领头的对于他们那几乎是天神一般的存在,又怎么可能知道呢?而且,现在留在这里的也不过几个小队,大部队早就被彭飞带领着,去往横市了。

“大人,那些狼窟里,都是他们的人,他们还以为我们不知道,都在那儿顶替以前的弟兄,要不……先把他们杀了?”一个人试探着问道。

猎煞抬起了手,摆出了一个“不行”的手势,说道:“我们这儿的人不多,无法快速击破,一旦他们通风报信,那些人就会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那我们就失了先机了,现在他们还以为我们被蒙在鼓里,对于我们来说,也无异于是一件好事。”

“哦,大人说的有理。”

“现在,我们不能轻举妄动,要好好想想,现在陈市的狼窟基本被灭,他们很可能转移阵地,那么……他们会去哪里呢?”

一个小弟走上前来说道:“大人,陈市附近,一个是荣市,一个就是横市,他们不可能舍近而求远,现在,肯定是在往这二者其中一个前进。”

“嗯,这我也知道。”猎煞点点头道,“荣市的繁荣,仅次于陈市,狼窟的数量,也是很多的,他们很有可能会去荣市……哼!这是在引导我们的思维!他们肯定去了横市!”

“啊,大人真是绝顶聪明,竟是识破了他们的诡计!”边上那人立刻拍马屁道。

猎煞立刻往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此地再待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你们注意情况,有问题立刻告诉我。”

“是!”

猎煞刚走到门口,迎面却是突然走来了一男一女一对父女的样子,挡在了店门前,堵住了猎煞的去路。

“让开。”猎煞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确定自己没还有见过这张脸,便是淡淡开口说道,希望他只是来店里照顾生意的,那自己也以普通人的样子出现吧。

可是没想到,那男人听了猎煞的话后,只是用同样淡淡的语气说道:“不让。”

其表情之淡定,目光之冰冷,绝不是普通人该有的样子,包括他身边的那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女孩,也是如此。

“不对!”

猎煞心中一动,如此的人,莫不是那伙人?右手肉眼不可察觉的动作了起来,摸向了腰上的枪。

“猎煞。”那男人看着猎煞的样子,淡淡出声。

“你……!”猎煞一听他喊自己的代号,立刻便是笃定了,对方就是那伙人,闪电般的就把枪拔了出来,对着面前的男人,直接扣下了扳机!

可与此同时,那个男人的右手也是瞬间抬起,中指一弹,一道银光闪过。

“啪——”

枪响,却不是那震耳的枪击声,而是,类似于玩具手枪的声音,本来应该射出的子弹,好好的待在枪中,弹出的本应是弹壳,此时,却变成了一根扭曲的不像样子的牛毛银针。

猎煞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银针,便是知道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就在那一刻,那人弹指将一根银针弹进了枪管中,阻止了子弹的射出,最终,因为枪械中机括的压力改变了形状,又从本来弹出弹壳的地方弹射了出来。

有着如此的实力的人,至少能和自己相提并论,但是这样的手段,自己似乎见过。

“你……”猎煞看着面前的人,有些试探的问道。

“哈哈哈,怎么样,没认出来是我吧。”那男人笑着说道。

这一次,猎煞听清楚了他的声音,眉头微微一皱,试探的问道:“唐玳?”

“果然是被你听出来了,怎么样?这易容术如何?”

“易容术……这似乎不是你的专长吧,难道是……她?”猎煞看了一眼在他边上的少女,很显然,那就是荆花了!

没错,试验成功了,传说中那极棒的实验对象果然名不虚传,唐玳这辈子想要得到的完美的仆人,终于实现了,对于以前的记忆,她不会想得起来,但是,以前学会的武功,却是依旧用的十分娴熟,而且,还会因此得到一些别的好处!

易容术,便是荆花之前便是学会的技术,在包金事件中,便是给蒋蛟做了一个人皮面具,再加上蒋蛟自己会走骨功,使得他变成了包金,在养猪场一战中,叶风尺和杨方都见过,虽然最后还都是识破了。

不过,那也是因为他们提前就知道包金是个根本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而且杨方自己也会走骨功,所以可以想到这一点,再加上易容术这种东西虽然很少见,但还是存在的,一加起来,便是很容易识破了。

但是,如果是突然换人,之前没有征兆,而且也不露出太大的破绽,那么,还是很难被人发现的。

“原来如此,你们也来了,怎么?是不放心我吗?”猎煞见是自己人,也是不紧张了,开口问道。

“不不不,猎煞的实力,我还是很相信的,但是,毕竟我才是最了解他们的,也是最有可能知道他们的动向的,毕竟交战之中,能够想到对方的想法的,才是最重要的啊。”

“嗯……”猎煞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好吧,你说的有道理,那么你来找我,是打算告诉我什么吗?”

“那当然!”唐玳说道。“你现在,要去横市吗?”

“当然,难道他们不在横市?真的到了荣市?”

“不,他们就在横市,但是,同样的,也在荣市!”

“什么?”

猎煞走到了一旁,坐到了椅子上,皱着眉看着他。

唐玳笑了笑,走到了他的对面,也是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看着他说道:“他们的行事风格我很了解,对他们,我做了很多调查,分头行动,对于他们来说是经常的,一队佯攻,一队暗中潜伏,那些打掉了这里狼窟的人倒是应该去了横市,但是,真正的危险,应该是在荣市。”

“你能肯定?”

“绝对肯定!”

猎煞皱着眉头,低下头仔细想了一会儿,说道:“能够组织起如此大规模的狼窟清缴活动,人数一定很多,而且有不少强者,但是作为暗组,强者恐怕只会有一个吧,这样的人,你们解决不了?”

说着,他挑眉看了一眼唐玳,很明显,他打算前往横市,对付那些人,而荣市的,则打算交给唐玳他们去解决。

“你打算这么做吗?”

“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倒不是会有什么不妥,但是……”唐玳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猎煞,说道:“我相信,如果跟我一起来的话,会有更好的惊喜的,毕竟去横市的那些人,再往下走,一定会遇到影煞他们,也不需要管了吧,毕竟他们之中可是还有金牌佣兵在内的。”

猎煞眼神动了动,但是因为墨镜的关系,这一点唐玳并没有看到。

“好了!”猎煞站了起来,说道:“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定了,你去荣市,别废话了。”

说完,他便是走出了屋子,直接朝着横市的方向走了过去,对于唐玳,根本理都没理。

唐玳看着猎煞的背影,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放心吧,你会去的……”

说完,他也是走了出去,而荆花也是一声不吭的跟着出去了。

作为试验成功的完美仆人,她的其中一项,就是百依百顺,原本唐牢那厮,还打算利用这点满足一下自己的小需求,但是好在他早就死了,也使荆花免受了这一劫。

就在唐玳走后大概十分钟,横市方向,猎煞慢慢的走了回来,朝着刚刚唐玳走去的方向——荣市方向看了一眼,眼神动了动,也往那边走了过去。

说实话,刚刚唐玳说的那些话,他确实听进去了,既然是作为明枪,那么那边肯定有着很强大的人坐镇,而且他也听说过了,对面是有一个金牌佣兵的,而且似乎实力很强,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

猎煞这个人虽然残暴,但他又不傻!权衡之下,自然不会去主动招惹这个刺头,他可不想再在白银佣兵中多出一个空位。

而此时,正在往荣市走去的唐玳,也是笑了笑,喃喃道:“果然如此啊。”说罢,他又看了看身旁的荆花,说道:“这次,就让那个人,看看你的变化吧,他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