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飞煞集团 行动!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74字
  • 2019-06-06 16:40:17

“什……什么?!”

在场的,除了有些聪明人以外,都是无不吃惊。五个城市中,明明南市是最容易被隐藏的,但是为什么,却要他们去柳市呢?

叶玲玲不可思议的看着罗克,问道:“去柳市?为什么要去柳市?”

罗克笑着看了看大家,有很多人都露出了疑惑地神色,但还是有人有了然和早有预料的神情,这其中,就包括叶风尺。

“哎呀,还是有人了解我的心的,很奇怪是不是,我告诉你们吧,因为,这个南市,本来就不可靠。”

“什么?为什么不可靠?”

“想想就知道,如果我是那个分部的部长,我会安心的让一个处在我身后的地区,是一个如此混乱的地方吗?”

“啊?”众人突然一下子被点醒了,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哼,所以,这个地方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我们不能去,风尺,你们率先出发,先去最繁荣的陈市,从地图上可以看出,陈市,荣市和柳市是一条路线的,你们假装游玩,秘密行动,正好它们这三个城市的繁荣程度正好是由高到低,也比较符合。”

“是。”

“天立,你们为第二组,直奔另一侧的横市,潜伏下来,而阿飞,你们则是最后出发,打掉所有的狼窟,这样吧,叶家姐妹分为两组,帮助他们打掉狼窟,我已经负责找到了一批可靠的人手,帮助你们,小刀,希望你也能出出力。”

“是。”金小刀答应道,罗克所说的出力,自然是要用用他手下的人了。

“各位!”叶风尺站起身来,对着众人说道。“这次事情,起因完全在我,还需要麻烦各位了。”

“叶老大,这叫什么话啊!”

“兄弟之间,客气什么!”

众人听到这番话,都是笑了起来,陆非宇走到了叶风尺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叶老大,你的这些感谢的话,还是等着我们把花姐救回来,再你们一起跟我们说吧。”

叶风尺扭过头看着陆非宇,也是露出了笑容。

一众老师和高手们,看这些孩子们如此,也都是会心的笑了起来。叶家姐妹看了看众人,又对视了一眼,最后,轻松一笑。

希望,在此刻,已经开始了。

……

半月后,西北地区,陈市……

奇绝美发,开在陈市的一条商业街的街尾,主营理发、烫发、染发等,开店的是几个青年男子,年龄都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平时都呆在店里,很少出去。

下午两点,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的,屋内的那几个小青年也都是昏昏沉沉的,一副懒散的样子。

“理发。”一个人走了进来,随意地坐到了一把椅子上。

“哎。”那几个人看有客人来了,都是抬了下头,其中一个走了过来,伸手拿过旁边衣服架子上的毛巾和围裙,走到了他身后。

就在这时候,突然!门外又冲进来了一群人,一进来二话不说,兵分两路,一路冲向了剩余的那几个人,一路直扑里屋。

“哎,你们……”那个准备给客人理发的青年一看这情况,立刻有些发懵,刚想说什么,却是突然发现身体似乎被什么顶了一下。

“嗯?”他低头一看,身前椅子上的那个“客人”正伸出了右手上举,手中,是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枪口正顶在自己的身上。

那人嘴角未微动,手指扣动扳机,在消音器的作用下,一颗子弹几乎无声的从枪管中冲了出来,穿过了那个青年的身体,直打在后面墙上的相片上,将那相框上的玻璃打碎,与已经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的相框一起摔落到地上。

而这时,那些进里屋的人也出来了,还押着两个人,跟警察抓犯人一样。

“还有别人吗?”那个开枪的人问道。

“没了,就这几个人。”一个人回答道。

“嗯,”那人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看了看,午后的街道,基本没什么人,而且因为他们来的时候把车都停到了店门口,所以基本是没什么人能听得到这里的声音的。

“走!”

那人一挥手,几个人立刻押着那些人上了车,只留下了几人还呆在店里,一直目送他们开车离去。

这些人,是用来替换原本的人的。

这家理发店,就是飞煞集团建立在陈市的狼窟之一!他们早就商量好了,因为如果突然发生店铺倒闭、人员失踪等事情,其余的狼窟肯定有所察觉,所以,在干掉一个狼窟之后,需要留下一些人顶替他们,继续维持着这里的活动,这样也会使得他们无法发现这里的变化。

另一边,在陈市,各个地区,不同的街道上,这样的事情,还在发生着。

“我们打烊了,请晚上五点以后再来。”店里的人喊道,现在已经过了下午两点,午饭时间已过,他们的饭店在这个时间段是休息的,下次开门是晚上的五点,晚饭时间。可是却有一人一直在敲门……

“这附近只有你们一家饭店,我刚下火车,误了午饭时间,能让我吃点东西吗?”

“去便利店买吧。”那人又是喊道。

就在这个时候,店后方,一扇窗户外,一个人站在那里,用手上的割玻璃的戒指,对着窗户上玻璃的边缘,整齐的切割了下来,随即用手在下面一推,另一只上在上面一接,便是取下了这块玻璃,过程中声音小到几乎可以忽略。

“上!”

随着一声令下,那人率先冲进了屋内,身后,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了一群人,一个接一个的十分利落的从那扇窗户进入了屋内,丝毫不拖泥带水。

“别动!”

“别动!”

那些人一进屋就拿出了身上的武器,有刀有枪,分工有序明确,一个找一个,一时间将饭店内的人全部制住了!

门外,那个人听着里面的动静,笑了笑,转过身去看着外面的样子,伸手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上火,吸了一口之后,朝着天空吐出一口烟雾。

这时,门内,传来了一阵开锁的“哗啦”声,随即大门打开,开门的人站在门旁,朝那人点了点头。

“嗯。”那人用手拿着烟,走进了屋中。

不一会,这里又恢复了平静,停在附近的几辆车分分开走,大门重新被锁住。

下午,某小型商店,老板和员工共三人,在一群客人进来之后全部被抓,屋内,又换了新的三个人。

某家小型酒吧,离开始营业还有几小时,在里面值班的人便是都换了人,而且,还留下了不少人,只待到时间其余员工来的时候,一举抓获。

某家烧烤店,也是如此,还没到晚上营业时间,全体员工便是都没了。

还有那家服装店,宠物店,以及彩票站,都是接连被端掉,时间相差不多,每次,都会给店里留下一些人,与之前的人数基本一致,保持着正常的经营。一时间,虽然工程十分浩大,但是在城市中,却是没有多少影响,对此事的知情者,也是少之又少。

但是,当然了,还是有知情者的,比如说……

“嘟——嘟——嘟——咔嚓!喂,狮煞大人,有重要事情汇报!”

“什么事,说!”狮煞说道。

……

“影煞大人!影煞大人!”狮煞快步在走廊里跑着,跑到了一间屋子前,双手一推,两扇大门门分左右,狮煞也是随之走了进去。

“影煞大人!”狮煞走到屋内,对那个坐在沙发山的人喊道。

这间屋子是一间很大的类似于会客厅一样的房间,屋内有足足两套沙发,还有酒柜、吧台以及长桌等。屋内有几个人,现在,基本都是散坐在沙发上,还有一个站在沙发后面,下人一样的对着身前沙发上的人点头哈腰。

坐在沙发上的人,首当其冲,自然是这所分部的最强者,护法——影煞!在他的身边,还坐着另一个人,距离他稍远,是个有着一身纹身的光头墨镜男,正低着头抽着雪茄烟。

西北分部的供奉之一,白银佣兵,猎煞!

因为他曾经经常做抓捕的任务,完成时间极短!而且基本被他抓到的人下场都是惨不忍睹,基本没了人样,所以,后来得到了一个“猎杀者”的绰号,加入飞煞集团以后,又有了新的名字,即为猎煞。

另一张长沙发上,还有一人,全身被罩在黑袍之下,只露半张脸依稀可见,满脸皱纹代表着他花甲的年纪。

不知别人,正是唐玳!

他现在与飞煞集团合作,而且因为这些年飞煞集团隐世,好多人被杀后无人问津,组织上也不会有人去报仇,所以那些外人便是不怕了,很多不幸对上了强者的煞主都是死于非命。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出现在一级佣兵和高级佣兵中,白银佣兵里面,也有案例。

就像上次衰煞身边的爆煞和乌煞,本来都是另一个白银佣兵——排行在第二百三十九名的华煞手下,但是因为华煞在一次对敌是被杀,他们在接到了衰煞的邀请之后便是成为了衰煞的手下。

正是因为这样,在白银佣兵中,也是出现了很多空缺的席位,需要人来填补,而这次与他们合作的唐玳,便是以此为由的。对于一个高层已经不会再去补充人员的组织来说,这样的强者主动加入,是十分有诱惑力的。

在唐玳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而那个人也正是那个站着的人的主子,一身的白衣,看着是古装风格,但是穿着打扮却十分怪,不是本来应该在腰上的东西现在到了手上,就是本来在腿上的到了头上,总之是个怪人,也可能是个根本不会穿衣服的人。

他,便是海上的分部的幸存者,两位护法之一的风煞,而在他的身后,是他手下的白银佣兵,也是原本那座分部的供奉之一,排行在白银佣兵最末位,第二百五十名的傻煞。

关于这个称号,倒不是因为他是二百五那么简单,而是因为,他这个人也确实是呆愣,没头没脑,就是个愣小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完美代表。综上两点,才被冠以傻煞之名。

而此时,狮煞,这个西北分部的部长,也是进了屋。

“影煞大人,出事了。”

“嗯?”影煞微微抬了抬头,示意他说。

“有人在针对我们的狼窟,陈市的狼窟,已经基本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