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宿怨姻缘 第一次任务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75字
  • 2019-09-25 17:46:19

十年前,年仅八岁的叶风尺和师兄岳俞在山上发现了小庙。

“喂,弟弟,你看,真的诶。”岳俞一脸惊喜的表情对身边的叶风尺说道,他们感情很好,都是以兄弟相称的。

“那就是妖刀银龙啊,我还以为是把很大的,是黑色的呐。”

“傻吗?银龙,银龙,怎么能是黑色的,这把赚了,等我拿到它,当我的佩刀,那我就厉害了。”岳俞说着叫要去那拿把刀。

叶风尺一看,马上拉住他说:“喂,你疯了,那可是妖刀,你中邪了怎么办?”

“切,那样最好,我就能变得更强了,好不容易那怪鸟不在这儿,机会难得,过了就没了。”岳俞说着使劲挣开了叶风尺,跑向放着银龙的架子,心里想着:“切,叶风尺胆小鬼,不敢拿着刀还不让我拿,就是怕我厉害了,他打不过我。”然后又一想自己拿着这把刀威风凛凛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没几步跑到那把刀的跟前,毫不犹豫,一伸手抓住刀鞘,把它拿了下来,然后右手握着刀柄一抽,银龙出鞘。

此时,山上的一间小木屋里,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子突然起身看向小庙方向。说是看,其实不是,因为这个人是瞎的,一道刀疤从他右眼角下方斜着延伸到了他左眼角上方,这是几年前,他与一个高手交战时留下的,他废了两只眼睛,换走了对方一条命。

“银龙要出世了,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这东西是能随便碰的吗。”说完,他拿起放在一旁的一把棕黄色鞘的刀,走出屋子。

而此时的山上……

“岳俞,你没事吧。”叶风尺朝里面喊道,岳俞进去有一会了,可现在都没动静。自己看着他拿起刀拔出来之后就一直那么站着,半天没动弹,要说是激动的也不可能这样啊,而且以他的性格,肯定跑出来大喊大叫了。

叶风尺当时还小,不知道它的厉害,但也听人说过,而且他天生就很谨慎(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让他逃过了一劫),所以他一下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没在管岳俞,立刻转身往回跑。后面,岳俞慢慢的转过身来,他的表情很是吓人,眼睛里都放着凶光,看着逃跑的叶风尺的背影,露出了个诡异的笑容,抬手一刀砍了过去。

这一刀刚落,周围突然卷起了旋风,一条银龙突然凭空出现在了岳俞面前,由虚到实,然后直直的飞向叶风尺。叶风尺正玩命的往回跑,突然听到后面呼呼风响,还有很轻的龙吟声,心里知道不好,忙用全身力量最快速度的往侧向跑去,还没跑出去多远,后面就响起了树木倒下的声音。

叶风尺回头一看,后面本来密密麻麻参差不齐的树全被齐地切断,切口处还闪着淡淡银光,这里竟变成了一条小路。叶风尺一看自己此时待的位置就差不多是那条小路的边缘,心里一阵后怕,如果再慢点就玩完了。

再看那条龙,此时在两棵巨大无比的树中间,看样子是在和什么人相对。叶风尺换了个位置仔细一看,原来那个挡住了龙的人正是刚才在木屋里的瞎子,同样,他也是金眼龙的第一个徒弟、叶风尺的大师兄——笑面虎铣皋。

“大师兄!”叶风尺立刻惊喜的叫道。

铣皋眉头一皱,那挡住龙的刀使劲一劈,那条银龙瞬间被劈散,爆出一股强大的气流,一下子就把叶风尺给吹倒了。

岳俞此时已经出了小庙,右手拿刀看着铣皋,说道:“为什么挡我?”此时的岳俞已经被妖气占据了身体,是不会对大师兄有什么尊重的。

“因为你犯了错事,让银龙出了世,而且,你的动机,是我们用刀之人所不齿的。”

“我管你齿不齿!”岳俞丝毫没有与铣皋交流的意思,右手一挥,砍出一道刀光斩向铣皋。铣皋笑了一声,右手反手拿刀横于身前来防御,挡住了那道刀光。

“怎么可能?你怎么能挡得住银龙的斩击?”

铣皋听了,脸色一变,手中刀口一偏,那道刀光立刻飞向了别处,而铣皋就趁着这个时候闪电般的来到了岳俞面前,一刀切了过去。岳俞显然没反应过来,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抡刀使劲一砍,剁在了铣皋的刀上,但却没有撼动半分。

“知道你与我的差距了吧。”铣皋直面岳俞,张开眼皮,露出了他只有眼白的眼睛,因为他年纪比岳俞大了不少,所以岳俞是仰视着他的,这么看着这样一双眼睛,应该是很吓人的。

“这就是差距,刀是会选主人的,你虽然拿着它,但你驾驭不了它,它也就不会听你命令。不要说我是以大欺小,哪怕是你与我一般大,你也绝不会赢我,因为你搞错了关系,你觉得刀是你的工具,可以自由支配,我告诉你,刀与人,是要有默契的,是要互相赏识的,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铣皋说完最后一句,右手一动将刀甩到了空中,阳光照射着刀身发出耀眼的黄光。“当啷”一声,银龙掉到了地上,岳俞脸部正中间出现了一道吓人的伤口,从下巴到额头,直上直下,冒着鲜血。“扑通”,岳俞仰倒在了地上,那把刀在空中转了几圈后自由下落,不偏不倚的插进了铣皋背上背的刀鞘里。

刀不是工具,是自己的伙伴,是良师益友,不能因追求实力而去强占名刀,相反,要为了追求名刀而提升实力。

叶风尺坐在自己的床上这样想着,看看窗外的夜空,不由感慨。自己是最后一个从梦魇中醒来的人,但据他们说从自己醒来的模样来看,自己是通过了,因为不是惊醒的。但罗克校长说自己的梦是最特别的一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叶风尺想不明白,也没再想下去,躺到床上睡觉去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又来个半夜12点起床。

罗克说的没错,叶风尺的梦魇是最特别的一个,因为所有人中只有他自己的梦里的人物有了年龄变化。在别人的梦里,除了自己以外,他们的梦里只有本人变了模样,其他那些出现的都和当初是一样的,就像杨方的妹妹和血狼,都是活到了现在的人,但在梦中没有改变,可叶风尺梦中的岳俞却变了样。

为什么会这样,罗克是知道的,因为他知道天道还魂散的秘密。梦魇其实是藏在人心中的一个最大的心病,可以是后悔,可以是思念,可以是懊恼,总之是一片阴影。但阴影之所以被称为阴影就是因为它不是真实的,所以杨方他们在梦中看到的都没有改变。但叶风尺不同,他的不只是阴影,还是怨念。是他的年少无知所产生的对朋友死去的不满和怨恨,还有他身为人应有的良心上的同情,以及妖刀对他的一小点影响,让阴影得寸进尺,成为了有实体的。

叶风尺其实应该庆幸,就在白天,他在梦中把这个祸根消灭了。如果他没有来靖海大学加入佣兵团,就不会进入梦魇,更不会消灭它,如果任它生长,那么早晚它会害死叶风尺。

叶风尺这一觉睡得很香,一直睡到天亮,很幸运,这次那帮人没有搞什么半夜特训。他们这八个人每天一起生活,在一个屋子里待着,修炼,比试,练习团队合作,增进感情,过得倒也开心。这样的生活又持续了几天,终于,他们迎来了第一个任务。

任务并不是校方布置,而是有人要雇佣他们,规矩是事成之后校方收取一半佣金,剩下一半给参与此次行动的人分。

他们这次的任务是——杀死金马集团董事长包金。

金丝猴站在讲台上,对着下面坐的八个人说道:“就是这样,金马集团是个大公司,这次又是要杀他们的董事长,难度比较大,再者,鉴于你们是第一次,这次就让你们全部参与这次行动,反正人家出的钱也够多,一半的也够你们八个分。因为你们都只是一级佣兵,所以一般我们会派一个带队老师去的,不过这次就在本市,所以就你们自己发挥吧,也正好磨练磨练,不过如果遇到麻烦还是可以找我们寻求帮助的。好了,就这样吧,剩下的你们商量。”说完就出了教室,留下八个小佣兵在里面讨论。

“喂,第一次出任务,一定要干得漂漂亮亮的。”乔雨林看起来很是兴奋,毕竟以前他只能凭毒来杀人,这次可以和一众高手们真刀真枪的干了,不免有些热血沸腾。

“没这么简单。”陆非宇打断了他的话头,“这金马集团我也听说过,是个黑心企业,这次的雇主应该是个比较有钱的受害者,想要报复,我听说他们那里可养着不少打手,还有些厉害的佣兵,应该不好对付。”

“啊?我还以为就是一普通小老板呐,那这么说这很困难,不过应该没问题吧,我们会什么的都有,不信他全防得住,再说了,我们实在不行就让老师他们帮我们一下。”

“哼,第一次就求人帮忙,这也太差劲了,我不干。”叶风尺此时正头枕着双手躺在一张课桌上,听了乔雨林刚才那番话后便出言反对。

“没错,这是我们的脸面,不能让他们小瞧了我们。”杨方也很同意叶风尺的观点。

陆非宇想了想,没有说话,看了一眼沉默着的关天月,说道:“班长有什么见解,说来听听。”说着就面朝着关天月坐着,像是在等领导发言。

关天月听了,也是一愣,再一看,所有人都已经把眼光投向了自己。

陆非宇这么安排当然是有他的用意,关天月是他们的班长,就应该起领导作用,虽然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所有人中脑子最好的,但这里的指挥者还是关天月。关天月没有实力,不会武功,虽然当上了班长,但那也是因为杨方他们让她,真正到了关键时候,说不定没人听她的。所以陆非宇没有发言说出自己的看法,而是让关天月说,这算是对领导者的尊敬,而且陆非宇知道,关天月的智慧其实并不弱于自己。既然这个被他们认为是最强大脑的自己都要问关天月意见,那么这样一来大家也都会听关天月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