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幽谷山庄 合作阴谋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55字
  • 2019-05-02 16:18:04

一夜,眨眼而过……

清晨,有人发现了失踪了的段峰,他的尸体就在乾坤府的外墙边上,还断了一臂。

……

“这……”金玉堂看着段峰的尸体,皱起了眉头,半晌没说话,最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段英雄……”乾坤府主也是十分沉重,蹲在段峰旁边,仔细看着他的尸体,不知该说什么。

“死前断臂,不是致命伤,致命伤是他胸口的那一刀,虽然没有伤到心脏,但是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当时的段前辈,应该是处在极其虚弱的状态下,被这一刀直接害了性命。”

段峰的另一边,站着一个人,是乾坤府内的尸检师,因为昨天后半夜,那些人再次出手,造成了不少死伤,夏神医要在府内照顾其他的伤员,没有来此,所以这段峰的死亡由他来进行报告。

“如此小的一个伤口,就能要了一个金牌佣兵的命?当时,他到底是处在什么状态啊,虚弱……这也太虚弱了。”金玉堂皱着眉头说道。

他看得见,那段峰身上的那一刀,虽是穿透伤,但一来没有伤到内脏,二来,伤口不大,看样子就知道对方用的武器并不宽,应该只是个随身带的匕首、短刀一类。用这样一把武器,一击便是要了一位金牌佣兵的命,确实是有些匪夷所思。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容不得怀疑。

……

另一边,乾坤府内,夏神医正在忙着给伤员们配药。

“看来他们是知道这里面有你的存在,才会这么动手吧。”彭飞站在门口,看着正在忙碌的夏神医说道。

“啊,这种伤很是奇怪,果然斯拉德的人每一个都是怪物吗?”夏神医一边帮一个人缠着绷带一边无奈地说道,饶是他天下第一神医,遇上这种奇怪的伤口,也是很头疼。

“嗯,我昨天已经遇上了一个会用奇门遁甲的人了,而且那个梦魔是如何在不进入梦境的前提下操纵别人梦境的,那个传说中的青烟究竟是什么成分,也是迷啊。”彭飞抱着拐杖,皱着眉头说。

“嗯,看来,这一场战,很是难打了,老大他确定不出手吗?”

“他?我还是联系他一下吧,也该让那些斯拉德的人看看我们的实力了,不过这样一来,他应该又要找人帮他看家了,他会很头疼的吧哈哈哈哈……”

彭飞笑了几声后就停了下来,夏神医也没有说话,二人就这么待在这个屋子里,伤员们基本都是半昏迷,他们说的什么,根本听不见,更别说说话了,一时间,屋内静的尴尬……

“那个……”终于,彭飞开口了。“你觉得,那个韩平怎么样?”

“韩平?江湖上说他这个人性格不好,主要还是自傲吧,毕竟这么年轻就这么强了,怎么?你和他有过节?”

“不是。”

“那是担心那些孩子们以后会和他一样自傲?不会的,我虽然只见过他们几面,但是也是知道那些孩子的性格的。”

“当然不是了,他们我自然放心,我只是不放心啊……这次参加宴会的人,总是会有些不确定因素,那些爱闹事的分子很有可能会坏事的。”

“嗯……”夏神医停下了是手上的动作,也是皱起了眉头,想了一下才说道:“目前最让人头疼的就是那个飞煞集团的几人了,再就是巾红十三剑的那俩,如果他们惹事,确实难办。”

“尤其是,昨晚,那个韩平明显的是不信任我,我害怕要是这时候有人从中作梗,我们这些人,很可能四分五裂啊。”

“切,赏金大战,本来不就是这样吗?”夏神医抬起头看着他,说道。

“……是啊。”

……

他们二人在这里说着,但是却不知道,另一边,他们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呵呵呵呵,只要能够和他们联盟,那两个女孩,就一定是我的啦!”

乾坤府内,一处小巷,一个人站在那里,低声的笑着,自言自语。

“儿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这人一边恨恨地说道,一边走出小巷,用手撑了一下帽子,看了一下天空。

阳光照射下来,落在他的脸上,他的面孔,也是展现了出来。

鬼手魔医,唐玳!

……

另一边,韩平的屋内。

“可恶!”韩平用力的锤了一下桌子,喝骂道。

他年纪轻轻便已经是金牌佣兵,这次更是被委以重任,做了队长,心中傲气自然不小。但是,今晚,一场战斗,居然会再次损失一位金牌佣兵,这令他十分恼火!

尤其是,本来自己都快要抓住那个蓝衣人了,只要自己杀了那个蓝衣人,那么这样也算一换一了。可是没想到……

“奇门遁甲……这世上还真有这奇门遁甲不成?”

韩平自言自语道,这时,突然,他的气场探测中感应到,一个人正在接近自己的房间。

“谁?!”

“韩队长,自己人。”门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嗯?”韩平皱了皱眉头,这次来的人那么多,他不可能知道每个人都是谁以及认出每一个人的声音,不过,从气场探测的感应来看,对方,应该只是个白银佣兵而已。

“进来吧。”

“是。”

房门打开,一个老者走了进来,正是唐玳!

“你是……”韩平显然是并不认识这个人是谁,毕竟之前唐玳为了不让靖海大学的人认出自己,一直是黑袍遮面,而且也一直混在人群中。再加上韩平这个人本来就是心傲,又怎么会注意到一个白银佣兵呢?

“老朽,姓唐名玳,乃是一位医生,人给我起了个诨名,名叫,鬼手魔医,不知韩队长,是否听过。”唐玳面对韩平,不卑不亢的说道。

“哦?”韩平看他面对自己,既不以年纪尊大,也不以等级示弱,仿佛与自己平起平坐一般,到也来了兴趣。

“鬼手魔医唐玳,有过耳闻,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啊。”韩平笑着说道。

“不敢,韩队长年少有为,实在是我们这等老人不敢相提并论的,实不相瞒,老朽此来,是想助韩队长一臂之力的。”

唐玳这话说的,大义凛然,语气之中,丝毫不带任何异样,那模样,倒真的是端的一副正人君子之风。

“哦?助我?如此环境,这个‘助’字,倒是让我不解啊,我们齐聚于此,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更何况此时,想退出,已是来不及了,又何谈相助呢?”韩平笑着说道,眼中,略带厉色。

他是傲,但不傻!谁会没事来助人啊。

“韩队长,难道看不出现在的局势?”唐玳反问道。

“愿闻其详。”

“我们在此,虽然表面上是我们自愿留下的,但实际上,却可以说是我们不得不留下,因为,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乾坤府外强敌环伺,有着五个金牌佣兵就在门口等着,要是我们出去了,难免会遭遇毒手。韩队长,说句你不爱听的,哪怕是你,一个人出去,恐怕也凶多吉少吧。”

“你……”韩平一听这话,顿时有些生气,这不是在贬低他吗?可是刚想说话,又停住了。

是啊,他说的是没错,自己不过一个金牌佣兵,对面有五个,哪怕是最简单的一魔四金刚,也不是自己能赢得了得,要是一打一还行,可这一打多……

“老头子我说的,可对?”

唐玳这话差点儿把韩平鼻子都气歪了,怎么着,羞辱我还得让我自己说是?!

“说……说得对。”

韩平虽然气不过,但是还是只能这么说了。

“那么,现在唯一的方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杀掉那五个人,结束此事。”

“这还用你说?”

“呵,但是韩队长可知,现在的局势如何?”

“局势?什么局势?”

“现在外面的这些人,他们……是一条心的吗?赏金大战开出的价码有多高,对那些人的诱惑力有多大,想必,韩队长也是知道的吧。”

“等等!”韩平打断了他的话,“刚刚那句话,有些不妥吧,不是对‘那些人’的诱惑力,这个‘那些人’难道就没有你吗?”

韩平说着,身子前倾,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唐玳,目露厉色。

“绝无!”

“胡说八道!”

韩平一拍桌子,陡然站起,面对唐玳,满脸凶相。

“区区白银佣兵,哪怕是杀掉一个金刚,你所获得的,也将是你需要完成几个任务才能得到的报酬。”

“老朽……”

“不要跟我说你年事已高,不慕名利这样的话,你觉得我会信吗?”

“……”

“……”

两人一时无言,互相对望。韩平看着唐玳,眼中竟是怀疑之色;而唐玳看着韩平,倒是静如止水。

两个人足足对视了有一分钟,最终,还是唐玳打破了僵局,先开了口。

“老朽确实爱财。”

“这就对了!”韩平冷哼一声,转身走回椅子旁,坐了下来。“出去吧。”

“但我这次来真的是想要助韩队长一臂之力。”唐玳跟着说道。

他知道,想要完成自己的计划,韩平,是个不可缺少的因素。

“哦?怎么?难道说,你是知道自己转不了这个钱,于是想要帮我,然后与我分钱?呵呵,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一个小小的白银佣兵,还是个以医术为名的,你能给我什么帮助?就算要合作,我不找金牌佣兵,也应该找巾红十三剑或是其余的几个擅长战斗的人吧。”

“韩队长,需要善战的人吗?”唐玳面如止水,反问道。

“什么?”

“韩队长的锁喉枪法,强悍无比,而这次前来的人,已知的最强者梦魔也并不是专攻体外武术的,其余四人,昨晚已经全部暴露了身份,他们中的随便一个,都不是韩队长的对手,那么,韩队长还需要和战斗力强的人合作吗?”

“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做一些……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在用药、用毒方面,除了夏神医,这些人中,恐怕无人能比的过我。”

“……你想怎么合作?”

韩平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

“好,那么,韩队长,报酬的事,我们可以以后再说,现在,我需要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

唐玳说着,嘴角,流露出一抹不明显的笑容。

韩平松了口,这件事,便是成了一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