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劫杀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663字
  • 2016-08-05 18:31:58

黑夜,漆黑一片的船上,三个不速之客闯入了一间船舱里,那是司马乌住的船舱。

门被粗鲁的踢开,一个看起来很结实的大汉先扑了进来,但是屋里是空的。

“怎么回事?人呢?”紧跟在大汉后面的一个长得像球一样的大胖子低吼道。

门外,一个长的比较瘦但是个子很高的人看着堵在门口的大肥身子,皱了皱眉,抬起一脚踹在他圆滚滚的屁股上,骂道:“你给我往里点儿,让我怎么进去?”

“还进来干嘛,这儿是空的。”最先进来的大汉说着就转身要往外走,在他转头的那一刻,他的脑后竟一条东西甩了起来——辫子!

没错,他留的正是类似于清朝人的那种辫发。这个人叫胡茭,是这三个人中唯一一个中国人,一级佣兵,练的是手脚功夫,但只是练了外在的筋骨罢了,要是碰上叶风尺他们那样的内外兼修者,估计走不下几招。

“肯定跑不远,追!”那大胖子说着就要转身去追,结果这一下又把高个子挤到了墙上。

“达鲁,你就不能减点肥吗?”高个子双手推着面前的一堆肉,一脸嫌弃地说道。

“啊,好,回去再说。”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门,胡茭也跟着出去了。

这个胖子叫达鲁,也是个一级佣兵,擅长用的是毒与暗器。但这两样他都是熟而不精,遇上对这两样不熟的人他还好对付,但如果碰上专攻这两门的人,他可就不行了。而那个高个子叫伊佳利,听起来有点像是个女人的名字。他虽然也一样是一级佣兵,而且还没那两个壮,但实力却是他们三个里面最强的,毕竟同等级里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此时,杂物间里,黑暗中,司马乌正靠在墙上开着自己的气场探测监视着他们三个。

“原来如此啊,我果然还是忘了,我杀了一个白银佣兵,那么我就是白银佣兵了,自然会有人想杀我取位的,不过,虽然是不光彩当上的,但好歹是白银佣兵,只派三个一级佣兵来也太草率了,能不能认真点。”司马乌说着笑了一下,然后身体往下低了一点。

下一刻,一根铁矛穿透了他后面的墙壁,那位置正好是他刚才的右肩位置。那铁矛一击不成立刻收了回去,然后又瞬间在它下方刺了出来,幸好此时司马乌已经完全离开墙壁了,不然的话就算不正面中招也能擦破点儿皮。

左手掏出已经装了消音器的柯尔特,凭借着气场探测给他的定位,对着墙壁来了一枪,然后不管打没打中,转身冲到门前,转动门把手打开了门。但就在这时,一种危机感出现在他心里,急忙往后一退,就听见“叮叮叮”几声响,再一看,五枚飞镖已经插在了刚才他站的地方了。

司马乌一抬头,看见那直径大于高的大胖子达鲁拿着一把大刀站在门外,然后一个肥猪扑食撞了进来。司马乌只见一个圆形的黑影直直向自己撞来,急忙施展自己的星夜迷踪步,瞬间闪到了一旁,然后那达鲁就一头拱进了杂物堆里。

说来也巧,平时这里面也不会放什么东西,结果这几天有几个大件坏了,就给摆在这儿了,正好之间形成了一道缝,然后达鲁那一身肉就那么华丽丽的被卡在那儿了。然后等到胡茭来到门口时,就只看到一坨白花花的肉堵在门口——那大件本来就放在正方向,而且离门口不远,再加上达鲁身子大,所以就成这样了。

胡茭往前几步,比量了一下,觉得那肥肉和门框之间的距离绝对不是人能过得去的,于是,抬起右脚,使劲踹了过去。

达鲁正努力想办法把身子挪出去,结果后面一股大力传来,使得他又进去了一段,而且粗糙的表面而把他圆滚滚的肚子给划出了几个口子。

“啊,痛,痛,痛。胡茭,你要干嘛?”

“啊?清理道路,你的肉阻塞交通了。”胡茭淡淡地说着,慢悠悠地走进来环顾四周,想看看司马乌藏在了哪儿。

“喂,喂,你先把我救出来好不好。”达鲁回不了头,只能尽力仰着头去看后面的胡茭。

“好吧,麻烦的家伙。”胡茭眉头皱了一下,伸手去抓达鲁的后衣领,想把他拽出来。就在这时,司马乌突然从一旁的杂物堆里跳出来,左手持枪,枪口对着胡茭就扣下了扳机。胡茭一惊,伸出的手赶紧由拉变推,同时整个人往里面撞去,一下子就和达鲁一起进了那道缝隙里,躲过了这一枪。

“嘿嘿。”司马乌笑了一声,趁着这个空当出了杂物间。

“可恶,上当了。”胡茭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就要去追司马乌。他长得瘦,能自由进出那道缝隙,但达鲁不行啊,刚才被胡茭推了一把,此时卡在了最中间的地方,往前往后都出不去,立刻叫道:“喂喂喂,你就不管我了。”

刚跑出两步的胡茭一下停住,转身伸手一使劲把他拽了出来。而此时的司马乌已经跑出好远了,他的目的很明显,要逃到甲板上,那里空旷,适合战斗。

司马乌所在的是二层,所以当他打开舱门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块很小的甲板,栏杆就在前方大约十米处。没有半分犹豫,司马乌紧跑几步,一个大跳,从二层翻了下去,到了一层甲板,这里就不一样了,地方大,而且没什么东西,有很大的空间。

司马乌刚下来,后面胡茭已经冲出二层的门,右脚一踏栏杆,也下到了一层。这一下就看出身手的差距了,司马乌下来是近乎于垂直的,而胡茭则是像一只捕猎的雄鹰一样,直扑司马乌而来。

司马乌一看,急忙把左手枪对准胡茭,还没来得及开,胡茭已经到了面前。那胡茭在空中一看他拿枪,立刻旋转身体,左腿一下抽了过去,把司马乌的枪一下子踢掉了。然后就地降落,飞起一脚朝着司马乌的脸踢了过去。司马乌赶紧往后一仰头,同时脚下使出星夜迷踪步,瞬间爆退。

胡茭见自己的一脚没击中目标,嘴角挂上一丝奸笑,踢出的脚快速收回,使劲一踏,整个人就如离弦之箭般飞出。等司马乌站定,再定睛一看,胡茭竟又一次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胡茭丝毫不拖泥带水,上去又是一记飞踢,司马乌照样后仰躲避。但胡茭这招只是虚招,刚掠过就收了回去,然后左手一记勾拳打了过去。司马乌急忙一低身,这拳从他头上打了过去,而同时,胡茭的右拳狠狠地打在了司马乌的脸上。

这胡茭果然不简单,竟用了两个虚招,只为了让司马乌低头,好让自己的这一记右拳击中。

司马乌中了这一拳,一下子往后踉跄了几步,那胡茭哪能放过这个机会,立马跑上去,飞身而起,一脚踹了过去。司马乌只得交叉着双臂防御,但他又怎防得住武功高强的胡茭,一下子被踹倒在地。

“哈哈,白银佣兵,身手不行啊。”胡茭看起来很得意,毕竟自己一脚踢翻了一个白银佣兵啊。

司马乌吃痛说不出话,只能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手臂。胡茭见状立刻几步跑了过来,抬起右脚狠狠踏了下去。司马乌往边上打了几个滚,躲过了这一下,同时右手掏出柯尔特,扣动扳机,顿时一颗子弹呼啸着飞向胡茭。胡茭一惊,现在距离太近,跑是来不及了,赶紧一偏头躲了过去,但是没用的,司马乌的下一颗子弹准确的打中了他的心脏。

虚招!司马乌也玩了虚招!最开始的一枪本就不是要打中他,而只是让他惊慌偏头,这样他就躲不过下一颗子弹了。可怜的胡茭,自己玩了那么多虚招,结果被司马乌的虚招打败了。

看着胡茭的尸体倒在地上,司马乌缓缓的站了起来,这时,一个声音喊道:“别动,小心我毙了你。”

司马乌循声望去,原来是大胖子达鲁捡起了自己刚才掉的枪,并用枪指着自己。

现在的达鲁,肚子上出现了好几道血痕,那是刚才被卡住时划得,左手拿着司马乌的柯尔特,右手拿着自己的刀,扛在肩上,侧着身看着司马乌。

“你可不要小瞧我啊,我可也是一级佣兵啊,虽然比起你来说还是差了很多,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别看我长成这个样子就觉得我的准头会不好,我可是以暗器闻名的。”达鲁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向司马乌靠近。

“哼,五枚飞镖都没打中我,还敢说自己是以暗器闻名,可笑。”司马乌不屑的盯着他说道。

达鲁听了胖脸一红,不错那五枚飞镖确实是他掷的,虽然本来也不是为了取司马乌的性命,但一个也没打中确实让他有些丢面子。

司马乌和达鲁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达鲁马上就走到了司马乌面前,用枪顶着他的头。

司马乌看着他,笑了笑,说道:“你其实根本不会开枪。”

“什么?”

“你们的老大是炳麻子吧,”司马乌左手取出了那张名片往边上一扔,继续说道,“我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好心,他是打算把我骗上船,然后再叫人来抓我。因为是你们老大要杀我来取位,所以他绝对不让你们把我杀掉,只是让你们来抓我,如果你开了枪,我死了,那么你们老大就会杀了你,不是么?”司马乌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达鲁,而后者正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你们来了三个人,其实,那个大个子是来监视你们的,他应该是炳麻子的一个亲信吧,这次一起来,是为了看着你们,如果你们敢妄动,目标立刻转变,我说的不错吧。”

“说的对极了!”伊佳利的声音传来,司马乌歪头一看,原来伊佳利现在正站在二层甲板上,手里拿着一把马来剑。

“喂,达鲁,把他绑起来吧,不能杀他,否则的话我就抓你回去,反正都是白银佣兵,老大杀谁都一样。”伊佳利无所谓的说着,在他眼里,这两个人都是猎物,只是看哪个先死罢了。

“你叫达鲁?”司马乌直到现在才知道达鲁的名字,“这名字可真够搞笑的,你怎么不叫打卤面啊?”

达鲁听了,脸上明显有了怒色,手上的枪使劲顶了一下司马乌的脑门,说道:“好了,跟我们回去吧。”

司马乌笑了笑,说道:“我反抗是个死,我跟你们走也是个死,倒不如在死的时候拖一个你来垫背。”

“你找死!”达鲁一声低吼,就想用枪托去打他的头,没想到司马乌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同时左手闪电般一探,就取出了达鲁手中枪的弹夹。

达鲁一见弹夹被取出来了,就放下了手里的枪,右手挥刀准备去砍司马乌,但还没等他把刀抬起来,司马乌就一枪打爆了他的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