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魅影暗花 救出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91字
  • 2019-04-12 18:05:46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雅雀无声……

一个白银佣兵!那可是一个白银佣兵啊!就这么……被人一下子给把头削掉了?!

所有人心里,都是咯噔一声,那屋里的人,很有可能,是个金牌佣兵!

叶风尺待在纳尔森身边,没有妄动,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过去,就是给人送人头的。其余的,不管是高级佣兵也好,白银佣兵也罢,全都不动了。那些本来还在打斗着的,虚头陀和俄罗斯熊,还有盖瓦罗跟他的对手,一夜街女王和金钱豹……

所有这些人,全都屏气凝神,等着那屋里的人出来。

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屋内,一片黑暗中,有了动静。

脚步声。

这一个人的脚步声,在这数百人存在的街上,居然会如此的明显!

慢慢的,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一个人影也显现了出来。年纪很大,头上没几根毛,有也全是白的了,身上一件看上去像上世纪老干部似的水洗旧蓝色衬衫,里边是白背心。

右手,握着一杆鹿头拐杖,左手,提着一个酒壶,裸露出来的胳膊腿都是像柴火棒一样的消瘦,那是真正的皮包骨。一双眼睛,其中浑浊之气尽显。这看上去,分明就是一个垂暮老人。

但是,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敢小看他,不止是因为他刚刚随手一杖就杀了一个白银佣兵,更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老人,他们全认识——

三老会之一,勒特然丁!

“居然是他,他居然是亲自来了!”纳尔森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不止是他,所有人,青白双龙会和少数霍尔斯手下以及叶风尺等人,都是觉得自己的喉咙被谁给扼住了一样,最关键的是,明明是友军的三老会所属,此时,也是难受无比。

这就是气势!管你是不是自己人,是自己人,那也造次不得!

而与此同时,还在远处的沙维突然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回头看向了一夜街,“哦”了一声。

视角回来,勒特然丁从屋里出来,眼中的浑浊之气不变,一双老眼,扫视了一遍众人。

没人会觉得他是不能打了,没人觉得他老了,在场的几百人,在他眼里,那就是几百块豆腐,沾着死碰着亡,只要让他手中的那鹿头拐杖一碰,就是一命归西!

勒特然丁又喝了一口酒,随手把酒壶盖子盖上,随意地塞到了腰间,右手,随意地动了一下,挥了挥拐杖,用拐杖底,点了一下地面。

“蹦——”轻轻地木头触碰地面声响起。

就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在场所有人,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在他们眼里,这不是一个老人杵了杵拐杖,那是一位战神创了一下自己的战刀!

“嘿嘿。”勒特然丁看着面前众人,咧嘴一笑。

在场所有人,心凉了半截。完了!

就这个时候,突然天边一道青光,宛如流星一般,瞬息而至!

“哼!”勒特然丁冷哼一声,瞬间,眼中浑浊之气尽褪,右手一挥,鹿头拐杖挡在了身前,左手一撑!

“铛!”那拐杖分明是木制的,但是在此刻,却是出现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青光之中,沙维的身影显现出来,手中,握着自己的瀚海星辰。

“是你小子啊。”勒特然丁看着沙维,淡淡说道。

“没错,看清了吧,看清了就准备入土吧!”沙维冷声说道,力气一撤,刀锋瞬间一变,再次看了过去。

勒特然丁不慌不忙,手上一动,鹿头拐杖又迎了上去。

“铛——铛——铛——”数次交锋,沙维均是一击之后立刻转换攻击,但是没想到那勒特然丁居然每次都跟得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不是勉强抵挡,而是……游刃有余。

甚至,还有余力反击!

沙维知道,勒特然丁是在找机会,因为自己虽然刚刚一味攻击,但是却是不露丝毫破绽,但是他明白,一旦露出破绽,勒特然丁定会反击,而自己,抵不抵挡得住,还是未知……

“来!”沙维大喝一声,反手一刀,一道青光闪过,青龙吟水刀法!

勒特然丁皱了皱眉头,双手握着拐杖,往下一压,顿时便被这从下而上的一刀挑飞了起来,身在空中,回手一杖,虚刺过去。

沙维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刚刚站立的地方,突然一个凹陷便是出现。

“来呀!”沙维大喝一声,也是飞身而起,在空中,与勒特然丁交战了起来。

“快,救人!”纳尔森立刻喊道,他知道,沙维的武功,比之勒特然丁,还是稍微差了些,否则的话,也没必要把他引走了,而现在,就是自己的机会。

叶风尺就在他身边,一听这话立刻迈步,朝着那屋子跑去,前方,又是一群人出现。

“拦住他们!”这伙人,乃是三老会的手下。

“少来碍事!”己方,也是有数人扑了上去,帮叶风尺挡住了他们。

“小花!”叶风尺一脚进屋,立刻大喊道,但是,在他眼前的,却不是荆花,而是自己的老师——金丝雀。

“雀老师。”叶风尺一看是金丝雀,立刻叫了声老师。

“风尺,小花她就在隔壁。”金丝雀看是叶风尺,立刻指了指后面的墙壁说道。

叶风尺一听毫不犹豫,直接两刀过去,把那一堵墙劈出来了一道大口子。

“小花!”

“风尺!”

这次,传来了荆花的声音。

叶风尺一下子眼圈就红了,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跑了过去,荆花也是站了起来,跑着相迎。

两人,抱在了一起。

金丝雀看着二人,欣慰的笑了笑,勒特然丁虽然在她的房间,但只是埋伏而已,并未有什么事情,而且,她也一直在听着隔壁的声音,她知道,荆花也没事。

外面,依旧是一片战场,屋内,一对璧人相拥。

“休想带走她们!”这时,一个粗鲁之辈,打扰了这美好的画面。

“嗯?”叶风尺松开荆花,看了一眼那家伙,又看了看面前的荆花,说道:“我们回家了。”

“嗯。”荆花轻轻点点头,答应一声。

“受死!”那人挥刀便是砍了过来。

“铛——!”一声脆鸣,那人的攻击被拦了下来,站在叶风尺二人面前的,是金丝雀。

在她的手里,有一杆通体金色,如同短矛一般的东西。

判官笔!金丝雀的兵器!

“快走!”金丝雀回头喊道,她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个高级佣兵,自己对付,还需要一段时间。

“好!”叶风尺答应一声,带着荆花,就直接从另一边的门冲了出去,开始往街外杀去。

一夜街,被血染成了绯红……

“喝!”盖瓦罗终于找到了对方的破绽,一把把他拦腰举起,狠狠砸下,同时,右膝瞬间上顶!

“咔嚓!”脊骨断裂的声音,是那么的响。

扔掉了尸体,盖瓦罗哈哈大笑起来,到底,还没人是他的对手啊!

可是就在这时,一声惨叫,引起了他的注意。

“熊!”盖瓦罗一回头,看向那边,他听的出来,刚刚那声惨叫,就是自己的老朋友——俄罗斯熊发出的。

怎么会……

可是当他回过头去的时候,正好看见,虚头陀飞身而上,一脚踹在了俄罗斯熊的侧颈。

“咔嚓。”又是一声骨头断裂声,但这次,断的是脖子……

“熊!”盖瓦罗大喊出声,他知道,自己的这位老伙计,是活不成了……

另一面,叶风尺一手抱着荆花,一手持刀,不断的抵挡攻击,最终,突出了重围,杀到了一夜街外,完全区域。

“风尺!”荆花喊道,她看见,叶风尺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

“没事,这里应该安全了,我们……谁!”叶风尺突然喊道,他的气场探测告诉他,在这附近,有人存在。

“嗖嗖嗖——”回答他的,不是人声,而是是那么东西破空之声。

暗器!

叶风尺赶紧挥刀抵挡,但是还是慢了一步,三支飞镖,插入了自己的臂上。

“啊——”叶风尺轻声叫了出来,而与此同时,他知道,这镖上,有麻药。

幸好……不是毒药。

这居然是叶风尺的第一想法。

“是谁?”荆花站到了叶风尺面前,朝着飞镖飞来的方向喝道,她也是一级佣兵,叶风尺受伤,她就要保护他。

“嘿嘿,小姑娘,别反抗,还是乖乖跟我走吧,也省的受伤。”黑暗中,一个猥琐的声音响了起来,隐隐约约的,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叶风尺抬头一看,前方黑暗中,一个人走了出来。

胖!

这是叶风尺对他的第一印象,太胖了!乔雨林在他面前那就是弟弟。

这胖子一走路,身上的肉都乱颤,手上,拿着一把大砍刀,腰间,似乎还别着几枚飞镖,和射中叶风尺的那几枚是一个模样。

“你是谁?”叶风尺看着他,冷声问道。

“哼,我劝你最好别动,身上中了我的飞镖,估计已经使不出力气来了吧,要是再不老实,直接要了你的命。”

“哼!”叶风尺皱了皱眉,他看得出来,这个人,不过一个一级佣兵。

那胖子见叶风尺不说话了,以为他真的怕了,便又看向了荆花,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的那奸毒,却是遮挡不住的。

那么说,这个胖子到底是谁,其实,要是司马乌在,一定认识。啊不,应该说,应该认识。因为,这是一个他本来不认识的人,可是,却是在梦中见过面。

当初司马乌的梦魇中,在他杀了血狼开始远航的时候,有三个人来抓他,这胖子,便是其中一人!

毒河豚,达鲁!

隶属于——麻子脸炳卫手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