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为你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780字
  • 2016-08-03 15:04:59

穿黑斗篷的那男子无疑就是杨方的父亲,尽管他现在背对杨方,而且还被黑暗掩盖着,但那一种强大的威严还是让杨方不寒而栗。

气势不能输!杨方一咬牙,杀气最大限度的放出,不大的暗室瞬间变成了另一种氛围。而他父亲却是丝毫感觉不到似的,没做出任何反应。

“你下的令!”杨方恶狠狠地说道,虽然这句话像是询问,但从语气就能听出来这并不是疑问而是强调。

“什么令?”

“不要再装了,是你下令把她处死,还连他女儿都不放过!”杨方的声音越来越大,拳头也攥得越来越紧,指甲都深深的陷入肉中,但他却没觉得疼。

“哎呀哎呀,这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迷住我儿子,把他迷得,敢对他爹吼了!”他的声音在最后六个字上突然提高,同时猛一转身,左臂一挥。杨方只感觉一股滔天巨浪向自己打来,瞬间就失去了平衡,双脚离地,往后飞去,直到撞到了墙上才停下来。

杨方挣扎着坐起来,他感觉后背钻心的疼,应该是断了根骨头吧。朝旁边地上吐出一口带血的痰,喘着粗气继续怒视着他父亲。

“呵呵,真是可笑。”他父亲轻蔑的笑了两声,伸手摘下了自己套头斗篷的帽子,露出了真面目:鸭蛋脸型,头发被剪得很短,双眼露着精光,眉宇间一种霸道的气势让人无法不对他臣服。这个人就是杨方的父亲,佣兵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金牌佣兵杨洪山!

杨方看着自己的父亲,突然心中就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因为自己面前的人看起来和自己年龄差不了多少。确实,此时的杨洪山看起来也就才二十岁出头,哪怕这是当时的样子也不对,如果这么算,杨方出生的时候,杨洪山都未成年。

但当然不可能是这样,杨洪山之所以会显得这么年轻,是因为他常年练一种武功——不老长春功。就是天山童姥练的那个,不过他练得要更精一些,他可以一直保持着这个相貌,直至老死,当然,他的寿命也不是普通人拥有的。

“你问我为什么要处死她们,哼,当然是因为她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仗着我对她的一点点赏识,竟打起我儿子的主意了,真是个可恶的女人。”杨洪山淡淡地说着,根本感觉不到他有愤怒的意思,但是杨方知道,越是这样,就越是恐怖。

此时,杨洪山已经向杨方走来,并发出阴冷的笑声,说不出的诡异。他走到杨方面前,伸出右手,说道:“好了,儿子,不要再想她们了,继续过该过的日子。”

“该过?你懂得什么叫该过?”杨方猛地抽开杨洪山的手,同时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一脚踹到杨洪山的下巴上。

这一下,他用了不少的力气,但他却觉得自己踹到了铁板上,根本踹不动。再看杨洪山,跟个没事人似的,依旧静静的看着杨方,头一晃,光凭下巴,甩开了杨方的腿。

“可恶,看来一级佣兵想要对付金牌佣兵,必须用全力才行啊。”杨方冷笑一声,内力全部外放,一挥手,外放的内力全变成了剧烈燃烧着的火焰,把杨方包围起来。杨方一踏地,整个人跃入空中,此时的他简直就是个火人,在熊熊燃烧的火焰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骷髅头,同时,杨方右手成掌,快速向杨洪山打出。

“赤——炼——惊——鬼——决——”杨方一字一顿的喊出招数名,身上的火焰瞬间由那个骷髅头带领着飞向杨洪山。杨洪山脸上颜色一点都不变,伸出左手手掌,一下挡住了那骷髅头,下一刻,所有的火焰消失殆尽。杨洪山眉头一皱,右手握拳,一记直拳打在空气中。顿时,杨方就觉得腹部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一下子倒飞出去,再一次硬生生地撞在了后面的墙上,把墙撞出了个大洞,杨方也从这个洞掉到了外面的房间里。

“哎呀哎呀,看来我的密室又得重修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个臭小子,竟敢和你父亲动手了!”这一下,杨洪山脸上真的有愠色了。

“哼,父亲?你这个样子算父亲吗?尽管我是长子,但你的心却是偏向你的次子的吧。”杨方从地上站起来,此时的他已经显得狼狈不堪了,但他的表情却突然变得很平静,仿佛是看开了一样。

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已经皱了的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快要折断的烟,轻轻捋了捋,拿出打火机,点上后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口白烟,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我的二弟应该和厨师的女儿不错吧。”

只这一句话,杨洪山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杨方丝毫没有理会,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继续说道:“这点你应该知道,还有医师的女儿;听说花匠的女儿最近和他走得挺近的;对了,缝衣匠的女儿自己有一间很漂亮有很大的屋子,好像是他让人设计的……”话还没说完,杨洪山的拳头就已经结结实实的打到他身上了。

的确,他说的都是实话,杨洪山的二儿子杨阔确实是个风流种。但之所以杨洪山对一件事有着不同的态度,原因只有一个——杨方和杨阔的性格很不同。

杨阔虽然风流,但他的心却是异常毒辣,别看他年纪小小,勾搭的人可真不少,之所以现在只有这么几个了,不是因为其他的都跑了,而是她们都死了!杨阔不允许有忤逆者的存在,必须所有人都服从他,那些没有对他百分百服从的女孩,都已经被他杀了,无一例外,现在留下的这几个,都是懂得怎么活着的。而杨洪山自己,恰恰也正是这么个人,所以这一下,次子杨阔,就对了他父亲的口味了。

反观杨方,喜欢女仆的女儿关天月,那关天月对他没好脸色,这没骨气的家伙竟然硬往上凑,真是把身为男人的脸面尊严都丢尽了,所以虽然杨方是长子,但杨洪山却对次子偏爱。现在被杨方说出这一件件的事,脸上自然挂不住,杨方每说一句他的脸就阴了一点,等到他打飞杨方的时候,他的脸都已经阴的能拧得出水来了。

杨洪山站在那儿,气得直哆嗦,眼睛狠狠地瞪着杨方,大喘着粗气。杨方刚才飞出去的时候撞翻了桌子,此时正趴在掀了桌子旁,从地上捡起刚才掉落的烟,看见烟还没熄灭,才松了口气,站起来继续抽。

“原来如此吗,你也怕说啊,我还以为你会无所谓的说他做的很对呢。”杨方说到这儿,竟然一下笑了出来。

“他做的没错,那才是一个男人应做的,三妻四妾是男人的权利,无条件顺从是女人的义务,如果她们不服从,就该死。我承认我不允许你与佣人后代在一起这是个莫须有的罪名,但你真正犯的错,比这严重得多,你失掉了男人的尊严!”

“可以向自己的女人低头,这才是男人真正的尊严!如果只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尊严就会丢掉的话,这样的尊严最好藏起来别让人看见,不然的话,还不如丢掉算了!”

“你个混蛋!”杨洪山一声怒吼,杨方瞬间就感到一种危机感遍布全身,赶紧往侧面跑。刚跑出一步,自刚才己呆着的地方就爆炸了,炸出的气流一下将杨方的身体托了起来,并把他撞向另一堵墙。杨方可不想再感受一次撞墙的感觉了,赶紧一转身,一脚蹬在墙上,然后一个旋转,这才停住,随即一个翻身,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

杨方望了望已经炸的什么都没有了的另半边屋子,地板都炸没了,已经能看到下面那层了。杨方很失落的叹了口气,自己刚才的那支烟掉到那儿去了,现在早已灰飞烟灭了。

“这可如何是好,这是我最后一根烟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冲进了屋子,是家里的一位保镖。

“老爷,那个小丫头跑了。”他指的是关天月,他是负责去杀掉关天月母女的人之一,就在刚才,他们翻遍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找到关天月。这是当然的了,早在燕姐没死之前,她就跑了出去。燕姐毕竟是会干活会处事的人,她早就发现不对劲了,于是让女儿先跑出去,自己留在这儿观察,果然,没过多久黑手便向她抓来。

“嗯?”杨洪山听了这话也是眉头一皱,但随即,他就听到了一声轻响,回头一看,屋里已没了杨方的踪影。原来,他已经从那个被炸出的洞到了楼下了。

“老爷,要不要去抓?”

“不用了,那丫头一个人是活不下来的,就让她自生自灭吧,至于少爷,不用管他,他也一样,如果他出府去找那丫头,同样也会死在外面的,权当没有这么个人好了。”说完这些话,杨洪山就出了屋子,到另一间房里修炼去了。那个保镖看着紧闭的门,思索了一下,最终决定不要自作主张搀和这些事,然后回身对赶来的修理人员喊道:“赶紧把这屋子回复,不然就有你们好受的了。”

此时的杨方已经回到了他的房间,并且下定决心,立马出发去找关天月。曾经的他没有能力,只能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偷溜出去;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有着一般人没有的实力,府上人除了老爷杨洪山以外不会有人能拦得住他,他必须尽快出发,也许这样他就不会过了那么多年才找到她了。

当初,他在那天深夜趁夜色逃出,走上了寻找关天月的道路,直到现在,他都没回过家,这中间也从未听过杨家发出过寻人消息,看来是不管自己了。他一个小孩子,在外面漂泊,到处询问关天月的消息。为了生存,他当过洗碗工,当过打杂,当过清洁工,还要每天被嘲笑和毒打,但他从未哭过,也从没放弃过,他坚信他会找到的。

后来有一天,他打工的饭馆里来了个人,看见正在拖地的他后跟饭馆老板说了几句话,用一摞钱把他换走了,那时,他真有一种错觉,认为自己是个可以被交换的商品。但他还抱有一丝幻想,认为这个人是关天月叫来的,让他带自己到她身边去。但结果肯定是不尽如人意的,这个人不认识什么关天月,他带走自己,只是想让自己拜他为师。

那时的杨方无处可去,所以就当了他的弟子,他教了杨方武功,教他怎么练内力,教他怎么杀人,从此,杨方走上了“佣兵”这条道路。后来慢慢有了名气,武功不断进步,级别也在提升,终于有一天,他遇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她更美了,更迷人了,但杨方内心却没有半分邪念,有的,只是想要保护她的念头。她还是对他爱搭不理,他就那么死缠烂打地一直跟着她,他害怕自己再一次失去她。后来,他们都受到了靖海大学的邀请,也可以说是威胁,进入了靖海大学,加入了佣兵团。

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权力,荣誉,地位,金钱,甚至是亲情,只为和你在一起,只为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