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魅影暗花 一夜街地下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257字
  • 2019-03-06 16:34:38

“这……这是。”那柜台后的小伙计一看这纸条,立刻吃了一惊,双眼一瞪,手上的力量都是加大了几分,捏的纸条都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褶皱。

“嗯?”金小刀看着他的反应,楞了一下,他不知道外国又没有字迹这一说,所以将这张纸条交给他,让他看字迹,只是试试而已,却没想到,这人竟是这么大的反应!

不太对……

金小刀心中多了几分小心,事有反常,必为妖!

那个伙计看了几眼纸条,最终将纸条放在了柜台上,俯下身贴近金小刀,低声说道:“请您先等一下,我去告诉我们老板。”说完,竟是恭敬地向金小刀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进了后面的屋子。

“这……”金小刀眯起了眼睛,他也没想到,这张纸条竟有如此大的魔力,他本希望在这里找到她,却没想到……

那人不管是动作、眼神还是对自己的称呼,都是敬意,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金小刀这么想着,但是心中的担心却是没减,作为统治了一整个城市过半黑势力的老大,又怎会不谨慎小心呢?

伸手先把纸条拿了回来,又装回了兜里,脚下慢慢踱步,看似是在漫不经心的四处瞎逛,其实是在往门口靠近,只要有一点不对,立刻跑!

金小刀看了看外面,人不算多,跑起来不会很麻烦,而且司马乌和叶风尺都在接应自己,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却是有脚步声响了起来。

金小刀回头一看,从店里的里屋,走出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身高约在一米八五左右,平头,看上去十分精神,一张脸有棱有角,显得阳光帅气,上身未着一物,胸肌腹肌暴露无遗,下身是一条黄色裤子陪棕色腰带,脚下一双运动鞋。

金小刀看着这个比自己要高的男人,一时间,不知是敌是友,心中提防起来,双手捏住了缠在腰间的钢链。

那人看着金小刀,笑着走来,开口道:“那个人,就是你啊。”

……

另一边,陆非宇……

“扔远了吗?”陆非宇看见杨方回来,便是问道。

“当然了,远远地扔出去了。”杨方答道,却是没有将注意力放在陆非宇身上,而是他身旁,躺在地上的关天月。

“小月怎么样了?”

“放心吧,吃了药现在好多了,而且也给她吃了补气血的药,一天的长途跋涉,我们没什么,但她却是受不了,就跟坐车一样,明明自己没动,却也是会累的。”

“是我不好,一心想快点去,忽略了她的身体。”杨方自责的低下了头,一脸的悔恨之意,如果不是自己发现得早,要是再这么跑下去,到时候,就算能在那什么万毒谷找到解毒的药草,恐怕关天月的身体也已经因为长途跋涉的劳累给败坏了吧。

“你不要这么说,你也是着急嘛。”陆非宇说道,起身给杨方让出了地方。

杨方走了过来,坐在关天月身边,伸手拉住她的手,双手把关天月的双手握在手心里,低下头,看着她,半晌,闭上了眼睛。

陆非宇看他这个样子,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开了,给他们留下空间。杨方对她很不错的,到底是因为什么,她就是不能接受他呢?也许……这次会有转机吧。

陆非宇想着,随意地走着,看着周围黑暗的一切。

谁都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处于半昏半醒的关天月微微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杨方,感受着手上的温暖,却是又被脑中的那眩晕感打败,再次合上。

不远处,苏雅呆呆的看着杨方和关天月,不知在想什么,想得出神,半晌,才移开目光,视线,又在陆非宇身上停留了下来。

……

另一边,欧普伽都,一夜街内,金丝雀……

“荆花,你没事吧。”金丝雀隔着墙问道,墙那边,便是荆花的房间。

“雀老师,我没事,也没人来这儿。”荆花回答着。对她来说,只要没人去,就没有问题,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总会……总会好的。

“唉——”金丝雀长叹了口气,“如果是我一个人,就算他们要对我干什么,我也认了,我唯一内疚的,就是这次把你也搭进来了,我想过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情,我就让叶风尺把我杀了,把我的命和这高级佣兵的位置给他,以他的实力,就算达不到,也是很快了,到了高级佣兵,就可以毕业了。”

“雀老师!”荆花呼道。

“哎呀,你看,说丧气话了不是,不说这些了,他们现在可能是想到了什么,那个血狼看上去不是什么正经货色,但是身边却是有不少人才,说不定会猜出我们的身份,也不知是福是祸……”金丝雀看着门口,眼神之中,满是担忧之色。

……

同样是在一夜街内,某处……

“你们……是为了那个目的抓我的吧。”一个娇弱的声音传来。

这里,是一个大溶洞,应该是地下某处,面积不大,但是高度很高,整个空间很是空旷,尤其是上部,只是因为有很多的石柱垂下,才显得不是那么无趣。

地下无光,所以这里便多了几盏灯用以照明,灯光之下,在这大溶洞之中,有一处牢笼。

牢笼与大地链接,三面都是墙,而这个“墙”,其实便是大地,只有一边是金属制的栏杆和们门,从外面能清晰地看着看见里面的情况。

笼中,一张床占据了据大部分的空间,除此之外,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再无他物,当然了,还有一些垃圾,和碎石砾。

一个少女,坐在床上,双腿并拢,双手搭在膝盖上,低着头,看着地面,出口问道。从她的衣着来看,她并未受到什么不好的待遇,但是脸上还是有着不健康的菜色,毕竟,老关在这种地方,再好的体格也顶不住啊。

牢笼之外,一个大汉正坐在一张桌前,手上拿着一本书,正借着灯光津津有味的看着。

“你说的话,我无法回答。”他说道,手上的书未放下,而目光也是没有移动过,似乎那个少女根本就是个摆设一般,只是,是个会说话的摆设罢了。

“肯定是这样的吧,不然,你们也不会这般对我。”那少女说着,抬起头来看着他。

这少女坐在床上,身高看不明显,但是可以肯定不足一米七,身上是一件牛仔外套,里面是白色的衬衣,腿上也是牛仔裤,脚下黑色的女士小皮鞋,一个红色的帽子,帽檐上一根绳子穿了,应该是帽子戴在头上时,套在下巴上的。而这个帽子现在也是放在了一边。绳子随意地弯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弧度。

这少女年纪看上去和叶风尺他们也都差不多大,一双眼睛黑色带着蓝色,三千青丝散于脑后,脸看起来肉嘟嘟的,不算胖,就是微胖的娃娃脸,看上去很是想让人捏一捏。

“你的话,我无法回答。”那男人还是用这句话回应。“我只是奉命行事,不知原因。”

“哼。”少女索性把头扭过去了,她想出去,可是……

那男人对这少女的一切动作都漠不关心,只要不跑就行,其余的,都是充耳不闻,只顾看书。

接着灯光,可以看清书皮上的字,这是一本武学书。

高级佣兵,卡列库赞,因为身材高大,体型略胖,却偏偏轻功过人,故有一绰号——飞象!此人是个武痴,一生只爱武术功夫,不恋男女之情,成人之后,因身体自身的原因,对男女之情的欲望激涨,导致他无法专心习武。于是,他做了一件惊人之事,自己把那话儿给砍了下来!

从此,果真再无那想法,只专心于武术之中。后来被血狼收作手下,乃是四怪人之一!这次,是执行任务,看守这个女孩。

不好美色,不问原因,这也是血狼为什么会放心用他,因为这个女孩实在是太重要了,一来,不能跑了;二来,不能伤着她,更不能对她那个,让卡列库赞来,是最好的选择了。

而卡列库赞呢,第一天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也把自己没那东西这事儿跟那女孩说了,要不然,哪个女孩能受得了这么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这么多天啊。

卡列库赞看着书,也不理她,但是那女孩却是烦闷的很啊。这里无聊至极,想说话卡列库赞也不跟她说,他还有个书看呢,她啥都没有,也不可能天天睡觉啊,只能自己一个人嘀咕,一边幻想有白马王子来救自己,一边又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出现,带自己回家……

可是,依旧没有什么结果,每天如此……

就在这时,突然门外一阵嘈杂之声,女孩一愣,心中虽然不信,但是那本能却是有一种惊喜之情涌上心头。

莫非……有人来救自己了?

但是,她自己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卡列库赞也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起身走了过去、

这个地方不是只有这么点,而是这间屋子只有这么点儿。可以说,这是个套件,套件的最里面,是笼子,装着那个女孩,而外围的地方都是卡列库赞这个看守者的活动区域。但是在这个套件之外,还有别的空间。

卡列库赞打开门,门外,是无数的枪手,现在一个个却都是躁动不安,似乎是外面出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卡列库赞问道。

“不知道啊,好像是外面出了什么大事,乱哄哄的。”一个离他近的枪手说道。他说的“外面”自然指的就是一夜街。

正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人跑了过来,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那位大人……那位大人……乌威尔大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