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魅影暗花 采药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78字
  • 2019-03-05 17:01:09

夜幕,降临……

这是陆非宇等人上岛后的第二个晚上了,比之上一个晚上,他们要狼狈许多,就比如,现在,陆非宇被抓了苦力,去找草药……

“你确定了吗?是这边吗?”陆非宇无奈的问道,他现在,真的有种被当成玩具的感觉。

“确定确定,就是那边,快去吧。”苏雅在他的背上,指点江山。

从刚才开始,苏雅就不断的向陆非宇发号施令,当然了,也不是什么过分的命令,就是不断的让他换方向罢了,而其理由是……找草药。

“停,你看,就在那边,那个就是,过去吧。”苏雅一下子看到了地上众草之中的那一种草,指着它说道,让陆非宇赶快过去。

“好好。”陆非宇可能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了。

“你看,我说有就有。”苏雅理所当然的用她十分平淡的语气说道,但是陆非宇怎么听,都觉得这是在撒娇,而且……

她不会是早就知道这边有,刚才一直在玩我,现在觉得玩的差不多了就把我带过来了吧……

陆非宇这么想着,还是把苏雅给背了过去。

“来,这个就是了,只要用这个草做中和剂,再配上那个动物的血,就能暂缓那个女孩的毒性了。”苏雅说着,但却是一点都没有要采的意思。

“……”陆非宇看着她。

“……”苏雅看着他。

“……”陆非宇依旧看着她。

“……你不会是让我这个女生来干这活吧。”苏雅看陆非宇一直没有反应,终于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内心想法。

“……怎么不早说。”陆非宇一阵无语,你自己不想弄就直说啊,我都背着你飞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让我弄这么点儿小事儿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真耽误功夫。

而苏雅呢,看着陆非宇那无奈的表情,到是另一种想法:这个人不是懂女孩子,但是……看上去挺老实的,至少不是渣男。哎,不对不对,我想这些干嘛?

苏雅用手敲了敲脑袋,让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事,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却看见,在自己脚边不远处,有一条小蛇盘绕在那里。

陆非宇正低头采药呢,突然听见身后的苏雅大叫一声:“啊——”差点把他给吓得一头栽地里去,好在反应迅速,一回头,看见苏雅摔倒在地上。

“蛇!”苏雅指着自己的脚喊着。

陆非宇一看,果然,苏雅脚边有一条黑色的小蛇,而且,苏雅的脚腕偏上一点的地方,已经被蛇给咬了。

“去。”陆非宇抬起一脚,先把小蛇踹飞了,然后赶紧蹲下,检查苏雅的伤势。

“怎么样?”

“是……是有毒的。”苏雅说道,“这蛇我知道,是有毒的。”

陆非宇仔细一看,可不是吗,苏雅小腿上的伤口,已经开始隐隐的有些变黑了,而且流出来的血也是黑色的。

“看来需要吸出来了。”陆非宇道,说完,又看了看苏雅,说道:“得罪了。”

然后,便直接低下头,嘴对着伤口,吸了起来。

苏雅看着陆非宇,眼神复杂,神色也是变了数次,不知在想些什么。当然,陆非宇是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了,只知道吸出蛇毒,吸一口吐一口,吸一口吐一口,没多会儿,那毒便是消了个七七八八,伤口没有明显的黑色了,流出来的血也变回了正常的颜色。

“好了,来,把这个吃了。”陆非宇从怀里拿出药盒,取出一个解毒药丸。

“看来这毒并不是很强,这药足够了。”陆非宇说道,对于乔雨林的解毒药,他很有信心。

苏雅接过药丸,吞了下去,而陆非宇自己也拿出一粒药丸,自己服了,尽管他内力强悍,这点小毒,他的内力足够护住让自己不被毒素侵入,但是,有药为什么不吃呢?

吃完了药,陆非宇又拿出了一个药膏状的东西,抹在苏雅的伤口上,这才放心地说道:“好了,这样就好了,我再去采点儿那个草药,你自己感受一下,恢复恢复。”

说完,便是转身又去忙活去了。

苏雅坐在地上,看着陆非宇,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竟然问道:“那个女孩,是那个人的爱人吗?”

“啊?哦,你说关天月和杨方啊,可以说是吧,只是还没有在一起罢了,不过我看有希望。”陆非宇便干活便说道。

“你看?你居然还能看得出来,看来也不是完全不懂女生的心思啊。”苏雅心道,嘴上却没有这么说,而是继续道:“既然不是爱人,没有在一起,也会这么上心吗?”

“啊?怎么会这么问?那当然了,就算没在一起,只要爱了,就一定会很上心啊,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很上心吗……”苏雅沉默了,这就是师父说的……可是为什么她却……

苏雅没有继续想下去,喃喃道:“在一起了,却是没有太上心,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苏雅这句话是自言自语,但是陆非宇耳力极佳,这里有没有别人,没有别的声音,他便是听到了,以为苏雅在问自己,便说道:“那,要不就是两个人平平淡淡,这样也很好啊,平淡是习惯,这样反倒长久,反而那些所谓的轰轰烈烈,一旦过去了热劲儿,就会觉得心冷,可能脑子一抽就会分开了。”

“要不……”苏雅抓住了陆非宇话中的关键字,“要不”就代表,还有另一种情况。

“啊,是,如果不是因为这这个的话,那就是他们根本不相爱吧。”陆非宇说着,站起了身,看了看手上的草药,说道:“嗯,这些应该够了。”转身去看苏雅,却发现后者正坐在地上发呆。

“他们……会是哪一种呢?不像是……前一种啊。”苏雅喃喃道。

“你在说些什么啊,怎么样了?能站起来吗?”

“啊?”苏雅一下子回过神来,知道陆非宇是在说自己腿的事,便活动了一下腿,说道:“啊,没事,可以走了。”

“嗯,上来吧。”陆非宇拉着她的手,把她扶了起来,然后直接就把她背在了背上……玩具的职业修养吗……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吗?是因为我长得好看,还是因为我可以帮你们带路,你们要用到我。”空中,苏雅问道。

“……你就直接问我们救你到底是因为看上你了还是要利用你呗。”陆非宇直接说了出来,当然,任何的话语,当去掉委婉的修辞的时候,都会显得十分的扎心……

“嗯……是吧。”苏雅也是一时不太接受这个太直接的解释,但是想想,不也就是这么回事吗,自己也就是这个意思。“那么,能告诉我吗?”

陆非宇感受着身后背上的人的情感变化,叹了口气道:“其实一开始,恐怕也只有我会迷上你的外貌,关天月不说了,杨方他肯定也是不会变心的,鲨老师他根本不会对这些动心,所以,你所说的是不是看上你了,其实,只是在说我罢了……”

“我知道了。”苏雅说道。既然外貌,仅仅是他一个人的理由,甚至还不确定,还是可能的话,那么,他们一直带着她的理由,就是……利用了。

“不过……”陆非宇接着说道,“杨方一般不做什么决定,关天月虽然是我们的班长,但是一起的时候,也一般都是我在出主意,鲨老师其实根本就不管我们会做出什么决定来,也就是说,如果是我看上你的话,那么我们全体也是会一直带着你走的啦。”

说着,陆非宇眼前,营地的模样已经出现。去的时候因为来来回回走了好几个方向,所以回来的时候就快了很多。

“回来了。”陆非宇喊了一声,落在了地上,转身先把苏雅放下,带着她一起过来了,毕竟她还需要主刀弄药呢。

而苏雅呢,表现得也十分正常,看来毒是完全解了,而且,刚才的那一段对话,似乎都是过去了一样,丝毫不提了。

“找个器皿,碾碎,然后把它的血放进来。”苏雅指挥着,很快,杨方便一手拿着装好碾碎药材的碗,一手拎着那只动物走了过来。

“放血!”随着苏雅一声令下,杨方手指轻动,一道罡风划过,切开了那动物的皮肤以及血管。霎时间,一道血柱淌了下来,流进了碗里。

苏雅看着碗里,等血液到了一定的高度的时候便喊了停,说:“好了,只要你用内力把药熬出来就好了,对了,再给她吃些恢复元气的,这么赶路,她是受不了的,血气肯定很亏。”

“是是是。”杨方连声称是,赶紧催动内力去加热那个碗,进行熬药。而拿着动物的尸体,已经被他随手的扔到一旁了。

“不是说了这动物的尸体还有用吗?”陆非宇捡起了那动物的尸体,突然发现,在刚刚杨方切开的那道口子里,再往深处一点,似乎有些不对劲……好像多了个什么东西。

陆非宇赶紧伸手进去,再拿出来,却发现,那是一个金属制的东西。

“追踪器吗?”陆非宇看着那小玩意,皱了皱眉头,但随即又松开了,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有些奸诈的微笑。

“这个晚上,注定不太平啊……”

……

另一边,欧普伽都,某条街道,某家店中……

一个人走到了柜台处,店老板立刻迎了上来,那人伸手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条,铺在了柜台上,低声说道:“这个字迹,你认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