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决战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26字
  • 2019-09-25 17:45:42

一方仅有四十三人,另一方有着五百多人,本是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但因为一些实力强到不行的怪胎,使得这场战斗变得有戏剧性。

突然,后面的雪山上,一人飞身而起,在空中施展轻功,向战场飘去。在这寒风瑟瑟的雪山深处,这个人竟然****着上身,而下半身也只穿了个草裙而已,头上戴了个原始印第安人的羽毛头饰,一身古铜色的肌肉看上去结实又强壮。

只见这个人左手环抱着一块长木板,右手拿着好几个类似于球的东西,不知道干什么用的。接着,这个人把右手的东西向天上一抛,那些球到了天空瞬间炸裂,像烟花一样,变成一个又一个的火球,直直的落在了下方战场上。一下子,不管是哪方的,都有一部分人被这火球烧伤了。

“库列伦斯,你攻击到自己人了!”人群中立刻有人不满的喊了起来,是史卫舟的人。

这个人,是史卫舟手下又一大将,叫库列伦斯,是外国人,部落野人,在江湖上的地位,并不弱于尹赫和鲁麻,甚至是有过之。他是外国人,还是个野人,所以跟其他的人有很大的语言障碍,于是他索性就当个哑巴,闭着嘴一字不发,自史卫舟把他招募到自己的团队到现在,他未说过一句话。

听着下面人的抱怨,库列伦斯毫无反应,只是拿眼瞥了一下下方战场,然后把左手拿着的木板扔在山坡上,下一刻,他整个人就踩着着木板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滑行——他把这当滑雪板用了。

乌拉库又射出一支箭,箭从两个人之间的缝隙中穿过,准确的刺穿了一个敌人的心脏,然后又飞出他的身体,击穿了后一个人。乌拉库还想再拿箭,一摸,只有三支了。乌拉库露出一个笑容,自言自语道:“看来要进入主题了。”说罢,把弓背在身上,拔出了腰间的马刀,直接冲了出去。

闪电般挥刀,砍倒了两个敌人,一抬头,前面一人的剑已经刺了过来,一斜身把剑让了过去,同时一刀上挑,在他胸口至头顶间割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一个转身,一刀砍去,与另一人的刀相撞,撞出一阵火花,这一刀势头未落,急忙忙使用蛮力掉转刀口,反向一刀劈去,砍断半边脖子。这时,一人来到他身后,高高举起手中的刀,一刀砍下,但还没等他砍到乌拉库,后者就已经转过身来,一边用刀挡住了这一下,一边踢出右脚,一下子把他踢出去好几步远,他踉跄了好几下才没摔倒,但是没用的,下一刻,锋利的马刀斩下了他的头颅。

突然,乌拉库听得耳边一阵劲风,一看,一个很大的黑影向自己飞来,还没来得及看它是个什么,它就已到近前,赶忙一个转身,同时一脚踢出,把那东西踢偏,让它摔到了地上。乌拉库这时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这是个人!

这时,一声惨叫传来,乌拉库一看,在正前方的山坡上,站着一个至少两米的大块头,右手单手抓着一个人的腰,把他举过头顶。看得出来,那人的几根骨头已经被捏断了,不然也发不出这么凄惨的、杀猪似的惨叫。

那大块头右臂肌肉突然一动,乌拉库暗叫不好,果然,下一刻,那大块头直接把这个人掷了过来,看起来就像是扔球一样轻松,看来刚才的那个人也是被这么扔过来的。乌拉库一低身,躲过了他扔来的人,同时脚下使出轻功,快速到了那大块头的跟前,一刀砍了过去。那大块头也不慌乱,左手背后,取出了一根钢铁制棒球棒,一抡,与马刀相撞。这一下可和刚才那一下不同,就这力道可不是差了一点半点,乌拉库只觉手臂一震,传来一阵麻感。

这个大块头叫泰兀突,天生神力,绰号叫棒球手,因为他很爱打棒球,他的战斗方式也是和棒球一样的,把人当球扔出去,或者是用棒球棒打出去,所以一般没人敢和他组队,在伤敌之前就先伤己了。这次要不是因为史卫舟招募了他们,还强迫他们必须在一起,鬼才愿意呆在他身边。

他的力气可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他的那根棒球棒都是特制的,非常重,打人特有分量,一般人挨一下绝对就到阎王那儿去报到了,但这次他的对手是谁?是乌拉库,被史卫舟称为可以绝定这次战斗的胜负的关键人物——乌拉库。

乌拉库感受到这力气,也是略一吃惊,但看泰兀突的反应,知道他也是这个感觉。乌拉库往前一弓步,又贴近了几分,然后手臂突然发力,翻转刀身,向斜上方挑去。泰兀突一惊,忙用力挡住,然后一歪,借着这股力把他的刀挡了出去。一下子,两个人同时后退,之间又拉开了点距离。

“哼哼,大个子,我今天让你记住,别和蒙古人比力气,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哈哈哈哈,敢这么说的还没出生呢,就你这小个子,别跟我比力气了,还能留一全尸。”

“切,那试试!”

“来呀!”

此时,库列伦斯已快要到达山底,他皱着眉头扫视了一下人群,右脚一蹬木板,一个飞身,一脚把木板踢了出去,目标正是此刻背对着自己的凌翔子。凌翔子乃暗器大师,后面这么一个东西朝自己飞来,他又岂会不知。一个转身,右手反托,运转内力,把木板吸在了手心,然后一挥手,木板斜飞出去,插在了旁边的地上。

库列伦斯见状,表情变得更凝重了,右手一甩,又掷出两个火球。这两个火球和刚才的不一样,没有在空中炸裂,而是就那么自燃,然后直直的向凌翔子飞去。凌翔子眼见火球向自己打来,微微一笑,一甩手扔出两枚飞镖,击穿了火球。击穿火球之后,这两枚飞镖并没有停下,而是就那么继续飞行,直奔库列伦斯而去。库列伦斯一偏头,两枚飞镖擦身而过,并没击中他,但却划破了他头上戴的羽毛头饰。

库列伦斯斜眼看了一下自己头饰上的缺口,喃喃一句,但当然是听不懂的土著话,翻译过来后大体的意思是:“这个人,是个劲敌!”说完这句,他口中又发出一声类似于老虎、狮子这类猛兽的低吼,同时进入了全面备战状态。

右手往后一摸,拿下别在背上的一根类似于法杖一样的兵器。这东西通体是黑黑的金属色,杆大约一米长,一头有着一个戴王冠的骷髅头,骷髅头下巴两侧各挂了两个圆环在杖杆两边。库列伦斯脚一点地,一下子飞到凌翔子跟前,举起法杖,狠狠地砸了下来。凌翔子飘身后退,躲了过去,法杖砸在地上,震起一片雪花。凌翔子微笑着,双手一抖,挥动衣袖,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飘然而起,那真是道骨仙风,此时的凌翔子,真如仙人一般。但是下一刻,这美好的画面就被打破了,无数暗器如雨点般向库列伦斯打来。库列伦斯左手一扬,又是一群火球,在身前炸裂,形成一道火墙,挡住了暗器。为了避免刚才暗器穿过火球的那一幕再发生,库列伦斯还特意选择了让火球在与暗器碰撞的时候再次炸裂,来确保万无一失。不过这样一来,周围的人就又被他波及到了。

直到此时,两帮的两位领头人,都还没有动静呢。

“罗克,你还不出手吗,你的人要死光了。”史卫舟率先打破了沉默。

“这个,不需要你担心,我的人,可都不是泛泛之辈,不比你手下的酒囊饭袋。”

“切,都这个时候了,还逞强吗,我可不愿看你孤立无援时的惨样。”

“孤立无援?不会的,永远不会的,倒是你,一直在让我出手,我出手了,才是落入你的圈套了吧。”

史卫舟一听,顿时心里一咯噔,让他说对了。

其实这都是史卫舟的计策,做出必杀之局,来逼罗克出手。大型战斗中,领头人的大忌是什么?是乱。如果自己乱了阵脚,就无法冷静分析局势,也就很难胜利了。本来按史卫舟的计划,鲁麻、库列伦斯和泰兀突三人分工作战,鲁麻带领冲锋,泰兀突殿后救场,库列伦斯趁机突袭。罗克人少,应该很难招架,只要自己把罗克拖住,不一会战斗就会结束。但万没想到,凌翔子、乌拉库他们也在,这使得他的计划减缓了不少。

尽管出了岔子,但战斗还要继续。其实这样的话只是时间被拉长,胜利还是迟早的事,虽然不知道那几个强者谁打得过谁,但别忘了,史卫舟还可以在旁提醒。旁观者清,没参战的人最能了解战况,当然了,这一点罗克同样也能做到,但史卫舟相信,凭借地利和人数,任罗克再精也无法弥补。他知道,罗克会因为自己没有参战而来监视自己,这样就能把最强的罗克拖住了,而如果罗克参战,则依情况而定,如果形势好,就任他去,自己指挥;如果不好,那自己也参战,再次拖住他。

“这样的情况,如果我去参战了,你应该会拖住我的吧。”罗克继续说着,“反正我也手痒痒了,不如,我们直接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