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魅影暗花 俄罗斯熊 盖瓦罗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33字
  • 2019-02-22 15:46:01

“但是!”金丝雀再次开口,“我有个条件!”

全场,再一次安静了。所有人,心里又是一颤!

荆花,不知道雀老师会提出什么要求;众人,一来也有荆花的那种疑问,二来也稍微有点安慰,果然嘛,不能那么便宜的就让那秃子吃着甜头;而血狼,自然也是心里琢磨,她会提什么要求。

血狼不是痴情种,也不是什么好人,要是要求还行,那自己也就做个顺手吧,但如果太过分了……哼哼!强吃你这一口,又能如何?吃菜,还需要考虑菜的感受吗?

血狼这么想着,脸上的笑容更盛,说道:“好啊,什么要求,什么条件,都说出来吧。”

金丝雀知道,要是自己提的要求太过复杂,他这样的人,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最好……是顺着他的意。

“我和我妹妹来这儿,是为了活着,这家店对我们来说,小了点,我希望能到一家更好的店去,我相信你这样的人,也不可能一直盯着我一个人吧。”

金丝雀说完这段话,底下这些人都是一愣,怎么提了这么个要求?且不说没难度,而且这对血狼来说,似乎还有些益处啊!

果然,听了金丝雀这话,血狼眼珠子一转,心中有了算计。

诶,这么办!

这主意一出来,血狼心里乐开花了,这个要求对于他来说,还真没难度,而且,很利于自己!

“你需要一个活着的地方,对吧,我可以把你们放到这城市中最好的街道,最好的店里,而且,那里规矩很严,不会有人找你们麻烦,更不会有人,想把你们抢走……”

说完,便是一阵奸笑。

金丝雀盯着他,心说,反正也没办法了,那就赌这一把吧!

“好啊,你什么时候做到了,我就跟你走,走吧。”

最后这两个字,却是对荆花说的。说完,她便是拉起了荆花的手,开始向后走去。比利见自己的老大也没反对,这事儿似乎是谈妥了,也就没再阻拦,反正,只要自己的老大一下令,就算现在放过了,也能再给她逮住!

血狼看着金丝雀的背影,嘴上笑着,心中却开始盘算了起来。

如果,把这两个女人放进一夜街……

没人能从那里把人带出来,而且,还有一个真真正正的白银佣兵,更是自己的女人在那里帮他看着,这实在是……太美妙了啊!

……

另一边,欧普伽都,某家赌场……

“哈哈哈哈哈哈,今天有打算赌些什么啊?小心我又把你赢个底朝天啊!”

“切切切,说大话,我肯定能赢了你!”

赌场内,两个如山岳一般的大汉坐在一张桌子的两边,对面相迎,放声大笑。

其中一个,身高一米九以上,身上穿着一件老旧的军装,敞着胸膛,露出结实的胸肌。头上戴着的也是个配套的军帽子,同样是很老旧了,不知是哪年的了,但看合身的程度,应该是他自己的才对。

若是步青天在,便是可以认出,这个人,正是那个一夜街的守卫,人称俄罗斯熊!

而在他对面的人,身材是丝毫不输这头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身高几乎要达到两米,比那俄罗斯熊还要高上几分,铜头虎目,膀大腰圆,身上穿着一件土黄色的无袖背心,被胸肌撑得紧紧的,随时有爆掉的危险。一对铁臂露在外面,看上去真如铁打一般,结实浑厚,古铜色的皮肤,更是彰显了他的野性。

此人,竟也不是生面孔,正是暴君,盖瓦罗!

两个人,如两座肉山一样,坐在那里,把这不大的地方给撑得满满当当,周围要是有人路过,都得注意着点儿,不说别的,就这一身肌肉块儿,碰上去,疼的肯定是你!

“哈哈哈哈哈,暴君,你可就别吹牛了,比蛮力你比我强一点,但是比这技术活,你是根本不如我,这赌钱,可是个技术活啊。”俄罗斯熊朗声说道,尽管他看上去已经很是强壮了,但是拼力量,他还是赢不了盖瓦罗。

但是呢,盖瓦罗这个人昏拙闷愣,一身肌肉把脑子的地方都占上了,要比聪明才智、深谋远识,他还真赶不上这熊。

所以,这俩人是谁也强不过谁,谁也赶不上谁,还是比较和谐的。

“切,我今天就能赢你,来吧!”盖瓦罗不屑的叫嚣着,双手互相握了握,使骨头发出“咔咔”的脆响,看模样,不像是开赌前的姿势,倒像是开打前的姿势。

“说大话!”俄罗斯熊也是不屑一顾,顺手从一旁拿过了一个色子筒。

最简单的玩法,色子大小!

玩完色子大小,又开始玩转轮,又玩扑克,接着便是一些欧普伽都特有的小玩法了。

但总之,这一套下来,俄罗斯熊就又把盖瓦罗赢了个漂亮……

“……”盖瓦罗看着手里的牌,眉头紧皱,最终,一把给扔了出去。

“不玩了不玩了!这东西实在有鬼,来来来,不玩这些了,来,比比力气!”

“哎?又要来吗?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一输就玩赖,就知道拿力气撒气。”俄罗斯熊看盖瓦罗的样子,也笑了起来,就算自己的力气比不上他,但是怕?那是不存在的!

当即,两个人把桌上的一切赌具都划拉到了一边,露出空地,两个人都把右手搁在了桌子上。

比力气的最原始的方法,掰手腕!

盖瓦罗和俄罗斯熊两个人的右手猛地握在一起,手臂发力,全身使劲,都开始用力往下压。

两个人越拼越用力,越拼越急,力量之大,已经使得下方的桌子开始发颤,发出刺耳的惨叫声。两个人的手我的越来越紧,接触的位置,都已经有些发白,尤其是盖瓦罗,那古铜色的皮肤白起来尤为明显。脸颊涨红,双眼瞪大突出,一看是用上了狠劲儿了。

比蛮力,说实话,盖瓦罗的力气更大,但俄罗斯熊也不是泛泛之辈,比之仅仅稍弱而已,并不是不能抗衡,这长时间的角力之下,也是牢牢地防守着,不让分毫,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弱势已经慢慢的明显了……

“啊——”俄罗斯熊大喊一声,借着这一声吼,把全身的力气用在了上面,突然,“咔嚓”一声,两个人手臂下的桌子,光荣的……牺牲了。

手臂一下子失去着力点,两个人顿时都是一晃,不由自主的一个踉跄,往下倒去,好在身体重、力量大,脚下一使劲,站住了不被惯性带倒,一甩手,把手臂收了回来。

“哎哎哎,耍赖,力气拼不过我就把桌子弄坏,怕输啊。”盖瓦罗看着俄罗斯熊,贼笑着说道。

“切切,刚才还不知道是谁输了那么多把,还说我耍赖,这里桌子质量不好,换个别的!”

“好啊,去那边比比身手?”

“行啊!”

两个壮汉说着就站直了身子走开了,直奔外面而去。

欧普伽都,也是有“决斗”、“格斗”、“竞技”一类的文化的,就像在整个城市西边一点的位置,就有个大竞技场,有时候是两人决斗,有时候是多人,有时候是人兽大战,也有斗牛这种优雅的项目。但总之,一切的和这类有关的,都是在这里进行的。

竞技场不需要门票,参加也不需要费用,赢者有好处,输者没惩罚,但是会有一身的伤,住院很长一段时间,或许直接挂掉了也说不定。

但是,还是有人乐此不疲的参加,有的,是为了拿钱;有的,是为了光明正大的除掉一个人,或是仇人,或是情敌。当然,也有的,是没有办法,逼不得已,被人赶上了这台上,参加的,也都是一些危险的项目……

这个,是大竞技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小的竞技场。啊不,那就不能被叫做竞技场了,就像体育馆一样,小型的只有一块打球的地方,那不能被叫做体育馆,最多就是操场、空地。

盖瓦罗他们来的,也正是这样的地方,因为竞技场都是不收钱的,而大竞技场相对会精彩一些,所以,像这样的小竞技场,基本是没人光顾的,而且,也是不会像大竞技场那样,财大气粗的设下奖励的。故而,这所谓的小竞技场,不过就是个供人打架的地方罢了……

……

另一边,血狼……

“去,把汤婆婆叫来!”血狼对部下吩咐着,脚下动作不停,快速向前走着,目标,正是一夜街。

十几分钟后,血狼出现在了一夜街的某间屋子里。

这间屋子,要是不说它是出现在这种声色场所,肯定会被所有人认为,它所处的环境,是个十分高贵的大欧洲城市,而这里,应该是某位贵胄的城堡宫殿……

房间内部,富丽堂皇,白色的漆刷了满墙,花纹极显西欧风格,墙上笔画也是色彩丰富、画风大气,更是有一尊将军铜像,立于进门正对面,持剑而立。铜像下,是一个壁炉,壁炉前方,是一套沙发,一大二小,都是白色的,还有一个同色的茶几摆在中间,上面放着果盘和两瓶好酒。

血狼此时就坐在那两个小沙发其中的一个上,双手自然的放在扶手上,背后靠着沙发背,显得十分惬意而舒服。

没多会儿,又一个人出现在了这屋子里,红色衣服,高跟鞋,三千青丝垂于脑后,走路风姿绰约,款款而来,正是那一夜街的女王!

“呵呵,这么早就来了呀。”女王看着血狼,脸上的冰霜消失,露出了笑容,那脸上的迷人的笑,还有口中那甜美的声音,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一件大杀器吧,更何况,是血狼这样的一个人呢?

“哦,你可真迷人,我真想现在就……啊,但是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说件事。”血狼强忍着身体内的冲动,出声说道。

“什么事啊?”女王像是在撒娇似的说道,接着突然语气一变:“难道说……你又看上了哪个女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