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黑手党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58字
  • 2016-08-02 17:45:17

“砰,砰,砰。”突如其来的枪声把陆非宇吓了一跳,尽管气场探测没有给自己信号,但来自佣兵的条件反射还是让他瞬间向后跳出数米。

睁开双眼,强光瞬间刺进了他的瞳孔中,让他再次陷入了失明状态。“等等,这是哪儿?”陆非宇突然发现有些不对,自己是在学校跑步跑晕了的,怎么一睁眼自己就在这么个地方?仔细回忆了一下,没什么发现,在一想刚才睁眼那一瞬间看到的东西。那光有些摇曳,范围大,应该是火堆,而且是篝火晚会那种大个的火堆,这一点,现在周围那很高的温度也能证明。

昏迷让自己的眼睛处在一片黑暗中,猛地看到这么强的火光,绝对适应不了,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根本是看不到周围有什么人的。但那枪声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如果一个佣兵会没事出现这种幻听,那他离死不远了。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有枪声说明有人,而且很可能是硬茬,再加上这大火,对方肯定不是善辈,你见过有警察没事点篝火的吗?

那么现在这个情况就复杂了,陆非宇充分体现了他“大智若愚”的称号,当即采取了一种最有效的措施——敌不动,我不动。就这样站着,连气场探测都没外放,万一人家是一硬点子,这不仅不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反而还能害了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让双眼复明,自己没有那么敏锐的听觉,如果眼睛不恢复,冲出去就是找死。

其实火焰的光亮并不算太强,只是瞳孔一时受不了这种强度差,才缓了没一会儿,陆非宇的视觉就渐渐回来了。

眼前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些影子,看来还没好全。没立刻动作,拿眼瞟了一下周围,确定有没有敌人,万一人家一人拿一把枪把你包圆了,只要你露出一点敌意,你立刻就能成个筛子。

万幸,边上没敌人,使劲眨了两下眼,视觉完全恢复。自己现在站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周围都是荒地,身边有一堵废墙,自己就站在它的阴影里。面对着的空地中间,支着一个很大的火堆,燃着熊熊烈火,而且周围还有一些被打散的还燃着火的柴棒,使得周围有些零星的火苗。从地上的血迹和子弹壳来看,这里发生过战斗,不过更能说明这一点的还是地上倒着的几具尸体。

尸体大约有四、五具,但陆非宇的目光一下就顶住了其中的一具。那是一具孩子的尸体,因为身高只有一米四左右,所以在几具尸体里特别显眼。这个孩子仰面朝天倒下,身上穿着土黄色的军装,披着蓝色的披风,瞪着双眼,嘴巴大张,胸口有三个弹孔。

陆非宇知道,刚才那三枪就是打向他的,其中的一枪打中了他的心脏,要了他的命。你说什么?为什么陆非宇知道的这么清楚?因为这是后来,也可以说是以前,负责处理他尸体的人说的。

陆非宇盯着那具尸体,喉咙梗塞,说不出话来,微微抬头看向了火堆后的人。火堆后大约有二十多人,各形各色,但都是一脸恶相,五大三粗,最中间后面的是一个长脸络腮胡、梳着莫西干式发型、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的大汉,看样子是他们的老大。

一群人乱乱哄哄的,听不太清在说些什么,只是能听到“这两个小子”、“竟杀了三四个弟兄”、“浪费了子弹”、“跑了一个”之类间断式话语。似乎他们完全没发现陆非宇。

他们没发现可不代表陆非宇会一直在这儿躲着,这可不仅仅是代表了佣兵的傲气和骨气,同时还是自己的心结,他心里明白,如果这时他又一次的选择了逃避,那么他会更难受的。

向外一步踏出,陆非宇走出了阴影,站在了众人的面前,而那帮人也好像是刚发现陆非宇的存在,看见突然出来个人,都吓了一跳。

陆非宇低头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孩尸体,随即怒目而视。那帮人的老大看他这样子,不由笑了一声,说道:“你这小杂毛又是从哪来的,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嫌命长吗?”戏谑中带着威慑。

一瞬间,周围的小弟们都开始起哄,这完全是嘲笑的声音,将陆非宇包在其中。陆非宇一点不恼,看着那老大,淡淡说道:“如果你知道这家伙的老爸是谁的活,你们估计会跪下来给他磕头,管他叫‘少爷’、‘大哥’一类的。”

“什么?我吗?叫他?他跪下来管我叫爷爷我都觉得没面。”那老大的声音很粗,加上这狂傲的语气,听着有些让人不舒服,“他老爸?我管他老爸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么和我说话。”

“黑手党,戴瀚。”陆非宇依旧平静地说出了他的名字,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你知道我的名字还敢这么和我说话,看来真是离开老家太久了想回去看看了!”戴瀚说着掏出一把手枪,对着陆非宇,手指扣动了扳机。

冰冷的枪口瞬间吐出黑暗的火舌,一枚子弹随即向陆非宇飞去。陆非宇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闪避,因为他觉得如果他闪避了,就会失去一些东西,一些在心里很久了的东西。是信念吗?追求吗?回忆吗?痛苦吗?陆非宇不知道。

一颗子弹在陆非宇眼前不断放大,因为佣兵而有的视觉,使他能清楚的看见这枚子弹。就是与这枚相同的一枚子弹,结束了地上的那个男孩,那个功夫不错的男孩,那个和自己是发小的男孩,那个暴露自己只为保陆非宇安全的男孩,那个名叫洪义博的男孩的性命。现在,也有这么一颗子弹在自己面前,他是自己的仇人,他们是自己的仇人!

陆非宇猛地一伸右手,在空中攥住了那枚子弹,那枚子弹就那么被陆非宇的右手给生生攥碎,同时碎掉的还有陆非宇的右手皮肤及血管,以及那心里多年的心结。

鲜血如花般绚丽绽放,换来了周围人的一片哄笑声。“哈哈哈哈,白痴,用手接子弹。”“手废了吧,活该,过会连你的命也没了。”“竟然不知道躲,白痴,蠢货。”……

陆非宇没去管那些猪头,眼睛继续盯着戴瀚。别人傻,他可不傻,子弹的威力有多大他是很清楚的,眼看着这个人竟徒手接住,不由得心里打鼓。而再看一眼自己的手下,显然,因为那炸出的血花,他们都被蒙蔽了,忽略了子弹的真实威力。

“给我上!”戴瀚一声大吼,事到如今,自己上是心里没底,但自己手下这么多人,还能怕他一个?那些手下们一听老大下令,虽然很奇怪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老大不补第二枪,但多年的言听计从已经让他们有了条件反射,二话不说就把兵器掏出来了,集体抄家伙上。陆非宇看都没看他们,受伤的右手一挥,血花四溅,五绝之一——将军血。

将军血是什么威力?那可是子弹都不及的,而陆非宇这招又打的极准,招招直中要害,顷刻间,就躺下了十来个人。

本来戴瀚还正得意着呢,心想:自己这二十几号人,还能弄不了你一个?结果,就一眨眼的功夫,减了一半。

这一下把戴翰给吓了一跳,喽啰们就更别说了,腿都打哆嗦了,突然一下子自己的队友就少了这么多,心理打击大啊!陆非宇可不管他们害不害怕,害怕又怎样,不害怕又怎样,难道还会影响他所要的结果吗?抖了一下右手,将上面的几滴血抖落在地,然后重新握紧拳头,就是这么几个动作,就把旁边的喽啰们吓得后退两步。

“你们该感谢我,”陆非宇开口说道,依旧是平平淡淡,没有情绪波动,“因为如果让他老爸知道了你们杀了他儿子,你们会死得特别惨,至少我还给了你们个痛快的。”

看着陆非宇的眼睛,听着陆非宇说的话,戴瀚感到了一种恐惧,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恐惧。这恐惧是那么的剧烈,似乎自己正在被枉死多年的冤魂厉鬼索命,由内而外的冷,如陷冰窖。

“上!给我上!杀了他!”戴瀚歇斯底里地大叫着。恐惧的最高级是愤怒。现在的他已经恐惧到了极致,他这一辈子杀了那么多人,见过无数的死尸,都没这么害怕过,此时竟被一个活人给逼疯了。而那些喽啰们自不必说了,他们的神经本就没戴瀚好,受到了这种刺激,根本没法保持冷静。现在他们的脑中就一个字:“杀!”只有把眼前的这个人杀了,自己才能活命。

但陆非宇是那么好杀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一级佣兵,五门绝技,身怀多种武功,岂是如此轻易就被一群莽夫所制的人。左脚向外半步,猛一踏地,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身上爆发出来,在场所有人在这一刻大脑都空白了一下。下一刻,雨点般的拳头就落在了自己身上,三虎天星拳。

随着最后一个喽啰的倒地,这场戏也宣告到了尾声,此时地上站着的只有两个人——陆非宇和戴瀚。

“你,你……”戴瀚举着枪指着陆非宇,但因为他太过害怕,手抖得厉害,所以枪口根本不稳。陆非宇没有说话,只是抬起了攥成了拳的右手,盯着戴瀚。

“砰。”强烈的恐惧和天生的自保意识让他扣下了扳机,一颗子弹瞬间飞出,到了陆非宇面前,但却和陆非宇身上气场相碰后碎了。再开一枪,还是如此。

恐惧,越来越深的恐惧,难以言状的恐惧,充斥着戴瀚的身体。拿枪的手已经松了,枪已经成了随风摇曳的树叶,只要有一下力稍微大了一点,就会掉落在地。

这时,陆非宇动了,一个箭步到了戴瀚跟前,右手一记直拳打在了他下巴上。瞬间,一声清脆的、骨骼碎裂的声音传进了陆非宇的耳朵里。戴瀚受力一下向后飞出数米,双脚踉跄了几下才没摔倒,但枪已经掉了。

而这时,陆非宇又来了,左手如铁爪般死死的扣住了他的肩膀,往回一带,右拳再出,直打在面门上。熟悉的骨骼碎裂声再次传来,鲜血四溅,标志着戴瀚的生命终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