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魅影暗花 第二天,开始!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858字
  • 2019-02-17 22:15:23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欧文看着面前的景象,顿时大叫出来。

在他的眼前,是自己这方设在这座岛上的基地……遗址……

此时的基地,已经破烂不堪了,很多木屋因为建的不牢固的原因,在某种大力之下,已经分崩离析了,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原本这基地中还应该剩下的数十人,此时,一个不落,都倒在了地上,有的一个摞一个,叠在一起,有的倒在了木屋的残迹上。整个场面,十分混乱。

“这……这,这是……”欧文结巴着,说不出话来,眼前的景象,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这原本应该是最牢固、最可靠的一只后盾,此时,竟然是粉碎了个彻底!

“怎么会?还有活人吗?还有活人吗!”欧文冲了进去,脚下尽量不要踩到尸体,但这十分随机的尸体排列还是让他会不留神踩到谁的手或是胸脯。

“这,这……”欧文向前跑着,前面,是指挥台,是在营地正中央搭的一座高台,在这里的最高指挥者会在这里,对众人进行指挥,这里,上百人的团队将由站在这上面的人进行调度。可是,现在,就连这个指挥台也被不知什么力量给摧毁了,上面,血液几乎要凝固。

欧文跑到指挥台附近,眉头皱起,这个营地,难道真的已经死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微弱的声音突然传入了他的耳朵里:

“欧……欧文。”

这是意大利语,但是他的口音十分的怪,像是意大利郊区的口音,如果说这个声音的主人来自自己这边的话,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选了,自己对他印象很是深刻。

“是,是莫里,莫里!”欧文循着声音找过去,终于,在指挥台附近的地上,翻过来一具背部朝天的尸体,果然是莫里,也就是这个基地的最高指挥者,刚刚那个在高台上发布指令的人!

“欧……欧文。”莫里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就在刚才,他经历过地狱,那万蛇窟一般的场景让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仿佛是这岛上所有的蛇都集中起来,进行了一次大屠杀,将他们这数十人围杀在了这里,如果不是自己就是玩毒的行家,身上早有各种解毒良药,趁着空挡提前服用,可能都撑不到这会儿。

“莫里,这里发生了什么?你们遭遇了什么?什么?!”欧文扶着莫里,歇斯底里起来,他很少像现在这样不冷静,但是现在,他在害怕,前所未有的害怕!秃头不在,莫飞离开,数十兄弟死于此,死因不明,自己能够活下来?

莫里被他扶着,脑中,却是根本冷静不下来,那场面太可怕了……!

就在刚刚,他下达全面建设防御的时候,他的余光瞥到,已经有无数条蛇,攀沿着原本的防御墙爬了上来,那得有多少条啊,几百?还是说上千?红的、黑的、绿的、黄的……如果那是花,那该多么好看,可惜,这不是花,这是死神!

下一秒,无数的蛇闯破防御墙,到了众人面前,紧接着,那已经失去了作用的防御墙被彻底推倒了,与它一起的,还有那些外围的木屋,都被群蛇组成的大手给推倒了,破碎的木材随着它们的移动开始转移阵地。

之后,便是噩梦的场景了,无数的蛇紧紧的把每个人都裹了起来,仿佛穿上了一件蛇皮外衣,但是,这件外衣,带来的是致命的危险!

也就是趁着这个空档,莫里给自己使用了解毒药,作为一级佣兵,他在此时此刻竟是连反抗的勇气都没了。

仅仅一秒,就一秒啊!所有的人都倒下了,眼看着那些人被毒蛇包围,就是半秒前的事,下半秒,自己也接受了同样的命运,然后,在这一秒结束结束之后,群蛇退去,一切回归一秒前。可是,那地狱,依旧在继续……

这些蛇所携带的,都不是致命的剧毒,而是,慢性精神毒素!

蛇群退去,可是,那痛苦却是接踵而来,而且十分强烈!莫里在使用了解毒药之后,仍然被折磨到几乎丧失神志,更别说其他人了,没有一级佣兵的体魄,也没有解毒药,他们所经历的,那才是真真切切的地狱啊!

最开始,莫里还因为自己有解毒药而窃喜,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后悔了,因为这个毒并没有被解,反而因为毒性被消弱,使得他活得更长了,经历的痛苦,也就更多了。

而更可怕的是,因为神经毒素的缘故,他的身体已经动不了了,连自杀都不行,只能默默忍受着这种痛苦,直到……现在。

“是谁啊,快说啊!”欧文盯着莫里,眉头越皱越紧。

“是……是蛇主!”在地狱的痛苦刺激之下,他想起了一个人,那在群蛇的簇拥之下,甚至是十米长、胳膊粗细的大蟒的包围之下,面色冰冷,高贵的女人,只有她,才能控制这么多的蛇,进行一次噩梦般的攻击。

“蛇……蛇主?”欧文重复了一下他说出的那个名字,在记忆中搜寻,很快,便有了答案,传说中,那个蛇主就是住在这座岛上的,可是……那已经是十几年前,啊不,可能都已经二十年前的传说了,难道真的是真的吗?

“给……给我个痛快的吧!给我,个,痛快……啊!”莫里叫着,似乎是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出来了。

“……好吧,兄弟。”欧文从身后掏出手枪,对着莫里的脑门扣动了扳机,爆鸣声中,地狱结束了……

欧文站了起来,看着四周,这残酷的屠杀现场。

接下来……来怎么办啊?

欧文站在原地,驻足很久,最终,挪开了步伐,在残迹之中找出了不少能用的物资,紧着能带的拿,最后环视一通后,离开了这里……

夜,安静无比,一个静谧的夜,似乎遮掩了这一天所有的疮痍,将这一切,回归原来……

“呼——”微风吹来,海面上微波荡漾,海鸥在空中飞舞,欧普伽都里,欢声笑语依旧,一切如昨。

天边,一抹鱼肚白悄悄地出现,开始试着撕破黑暗。

天,快要亮了,第二天,来了!

欧普伽都上……

“嘿,下次再来呀。”

“先生,我们这边的价格更加公道哦。”

“哎呀,先生,不要再喝那么多酒啊,哎,先生,不要,讨厌了……”

一片异样的欢声笑语,从这条街里传出……

人分三六九等,肉分五花三层,而街,也分大小胡同……

欧普伽都里,同样如此,小胡同不计其数,而更上一层,是一些更宽的小路,比如金丝猴他们的酒吧所在的街道;其上,上等街道,比如荆花和金丝雀她们所在的那家酒吧的街道,而这,还不是最高级的。

欧普伽都上,为数不多的几条街道,被称为“小欧普伽都”,或是“欧普伽都的缩影”。其中,乐趣,是别的地方达不到的;消费,也是常人接受不了的;而其中,其强者的数量、防御的程度,也是极其恐怖的。

像金丝猴所在的那条街道,长官不过一个二级佣兵,而更高级的,则是一级佣兵,更甚是高级佣兵,但是在这几个“小欧普伽都”中,却是不乏白银佣兵这样的强者,若是想闯,还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而此时,在这其中的一条街道上,这样的声音正在从屋里、门口向风中传播着……

这里,是被成为“欧普伽都中‘情爱’的缩影”,街名:For one night。中文翻译:一夜街!

正如它的名字,这里的男男女女,是没有什么真感情存在的,所谓的相爱,所谓的缠绵,所谓的再次相见,都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For one night”!

此时,夜晚退去,白昼降临,那些在昨晚完成了For one night的人,陆陆续续的从昨晚的“工作岗位”上出了门,走到街上去,准备去别的地方,休息?还是继续消遣?谁知道呢。

当然,也有很多人,不想那么刻板的遵守规则,非要For one night,而是改在白天来这里。好在这里的女人们有很多,基本每家店里都是分成几波,轮番上班,否则,这么没日没夜的来人,很快就会死掉的。

“这里……很是凌乱啊,为什么之前把这里忽略了呢?”一个男人走在这条街上,双眼如鹰,整个人像个冰块一样,让人不敢接近。

“哎,先生,您不能这样!”一个女人叫嚷着,她的身上,几乎是没多少布,看上去都冷。

白色的身体,应该是白种人,金发碧眼,也许是美国人?或是英国、法国?谁知道呢,欧普伽都不需要知道你的背景。

而此时,这个女人正被一个男人拉着胳膊,向外面拽,而她则是正在挣扎着,叫喊着。

叫声一起,周围的人就围了上来,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些不好事儿的,看了一眼之后,就继续拉着自己的玩伴,进了屋子里,做应该做的工作。

这个鹰眼冰块男人来这条街,很明显不是来找乐趣的,再看了一眼之后,也没了兴趣,但是因为不想被人注意,他也就随了大流,站在原地看了起来。

“谁闹事?!”一个大嗓门喊了起来,远远地,就看见一个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大汉冲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嚷嚷。

这个拉着女孩不撒手的人很明显是喝醉了酒,原本一夜街的铁则竟然是都敢不遵守了,一边拉着女人,一边看着那大汉,嚷道:“什么人?敢挡本大爷,老子想要哪个女人,就要哪个女人,谁敢管?”

说着,竟然是直接一伸手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那人。

可惜,他显然是自大了,就在他掏出手枪的下一刻,他的手腕便是被那大汉给一把抓住了,力量之大,顿时疼得他拿不住枪。

“啊——!狗屎!给老子撒开!”那男人疼的大叫,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只得把另一只手撒开,去扳那大汉的手。而那个女人则是趁机逃回了屋里。

这种事,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坏处,兴许,还会让她的生意,在未来几天里变好很多。

那男人双手并用,但是竟还是抵不过那大汉的一只手,这大汉的力气,可见一斑。

“高级佣兵……”那个鹰眼男人看着这个大汉,做出了判断。

那大汉抓着那人的手,面露冷笑:“呵,女人?凭你也配有女人?”说着,直接另一只手一掌打了上来,正中其右脸颊!

一瞬之间,那个人立刻飞了出去,没错,飞!

周围的人都反应迅速,纷纷让开,给他让出一道航线。

那人飞了一会儿,摔到了地上,右脸凹进去了一大块,红彤彤的,而在这凹陷之外,却都是一片惨白。紧接着,这个人的口鼻渗出鲜血,流到地上,慢慢淌着。

“头骨碎裂,下巴完全脱离,牙齿应该掉了两到三个,右半边的骨头基本粉碎了吧。”鹰眼男人再次做出判断。

高级佣兵的一掌,又岂是那么好接的。

“俄罗斯熊,好样的!”周围的人大声喊着,俄罗斯熊便是这个人的一个花名了。

正在这时,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息出现,激得那鹰眼男人一下子正色起来,看向了远处。

人群之中,也有人发现了远处的情况,纷纷让路,有人叫嚷着:“女王来了,女王来了!”

“女王?”鹰眼男人看了过去,远处,一个女人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