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魅影暗花 四怪人尼克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24字
  • 2019-02-03 14:52:02

“血狼手下四怪人之一?尼克?”金小刀站在一旁,听了这个名号,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他们初来乍到,对欧普伽都很多人不太了解,尤其是一些大人物,若说是那些大人物自身的名字,他们倒还能有所耳闻,但是这些人的手下,却是不能尽然知晓了。毕竟,有名的将军谁都知道,但是将军的副将姓甚名谁,就没多少人知道了。

“血狼……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啊。”金小刀皱着眉头,在心里想到,而且,他隐隐的觉得,这个名字不止是来这里之后听说过,之前似乎也听说过。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谁说过的,却是一时有些想不起来了。

“来来来,看看啊!”庄家手按着色子筒,头上明显带了汗了。

赌钱这东西,俗话说“十赌九骗”,那就没有什么公正可言,手段肯定是有,就是你发现不了,偶尔的让你赢点儿小的,然后再从你那儿捞个大的,一来二去,就把你腰包全掏空了,而且,不会让你有抵触心理,老是让你有一种“就是差这一点儿,下次就能赚”的感觉。

其实这赌钱,还真是有心理学的成分在里面,但是没用在正道上,净想着怎么骗人了。

当然了,有骗人的,就得有被骗的,而同样的,就得有这能识破骗术、将计就计的。而这样的人,一般,都能把赌场老板赢个底儿朝天。若是想偶尔吃块儿肉,那就一次赢个狠的,玩完了收下钱拍拍屁股走人;要是不想一次吃大块儿肉,想多捞点儿,那就是戗行市了,因为赌技高明而直接挤走对方的,也不是没有过先例。

总之,这就是个一考心理,二考本事的东西了。

很明显,这个尼克这次是想吃块儿大肉,从他来这儿开始,就没让人从自己兜子里拿走一分钱,反而是别人兜里的钱渐渐地都跑到他的口袋里了。

“十七点!”

“不会吧,又赢了?!”

“不愧是赌侠啊!”

“这要是我,我的天啊,我估计都要卖裤子了。”

周围嘈杂声一片,人人都为这“赌侠”尼克叫好,毕竟看到庄家吃瘪,这是很令人,尤其是众赌徒们很开心的事。

“……”庄家位上,这个小胡子中年发福男人看着面前的赌桌,他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翻盘了,对于那些不懂其中奥秘的人来说,“再来一把翻个本”这种思想还会存在,但是对于他这种行家来说,只要你的手段不如人家,而对方又铁了心想吃自己一口,那自己是肯定翻不过来了。

“你赢了。”眼看已经无力回天了,索性就直接摊牌了。

“呦吼——老板吃瘪了啊!哈哈哈哈哈!”

“太棒了啊,吼——”

周围又是叫好声一片,而那个身材较为矮小,看上去有几分机灵的男人,则是在这一片声音之中,一脸笑容的拿起桌子上的筹码,走出了屋子。

“老板,换成现钱。”尼克走出屋子,对着金丝猴所在的吧台喊道。

“哦。”金丝猴答应一声,低头翻找着,而那个尼克则是走了过来一把把那些五彩斑斓得金属片放到吧台上。

这里只是个酒吧,而不是专门的赌馆,自然不可能让你在这儿豪赌一场,所以那些金属片的对应价值也不是很高。要不是因为为了保险起见,以及拿着方便,其实连换筹码都不需要。

金丝猴很快拿出了相对应的钱数,给了尼克,而后者则是在拿了钱之后头也不回的就出了酒吧,脸上的神色,明显带着“玩世不恭”的姿态。

尼克一走,赌桌边上的人的兴致就弱了许多了,毕竟,看完那么一个大高手的表演,再看小低手,那就提不起什么热情了。人啊,还是喜欢一边倒的局势,尤其是这种对方吃瘪,而代表着自己的群体有着压倒性优势的情况。

这么一来,赌桌上的人就少了些了,除了一些特别爱赌的,还“坚守阵地”,那些兴致少的,就觉得没意思了,陆陆续续出来了,找了个地方喝酒。

金小刀在这家酒吧的身份是“调酒师”,其实赌桌上是不需要他看着的,自有专门的人负责——那当然是金丝猴在这里雇的人,不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人,只是关于酒吧的事可以交给他,但是涉及正事,还是要瞒着他们——而金小刀之所以在那里,就是为了看着点儿尼克。金丝猴在他的身上,察觉出了有类似一级佣兵的气息。在这个关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着点总是好的。

而现在,尼克走了,剩下的,就是些小赌棍,没什么了不起的,自然不必用金小刀这样的人在那里了。于是,金小刀也就从那屋子里出来了。

他的工作岗位也是吧台,所以就是往这边走,而吧台这边,金丝猴和步青天还在说话。

“尼克……我这些天也听过他,不是什么厉害角色,甚至可能连佣兵都不是,但是他这个人机灵聪明,而且一身吃喝玩乐的手段,不止赌钱,其他的能耐,估计也是上等,经常出入与一些赌场、酒桌、舞厅等场所,接触无数的人。他这个人心上好几个心眼,去的地方有都是些人多口杂的场所,很多消息都能从那里被听到,所以,这个人也算得上是血狼手下的一大侦查人员。”

步青天喝着酒,口中说道,因为金小刀已经过来了,他的声音也就随着放开了些,好让金小刀也听得到。

佣兵之中,哪有什么“小孩子不掺合大人事儿”这一说?只要你有实力,你就可以掺合,你要是没有实力,你掺合一次也就差不多死了。

金小刀好歹也是一级佣兵,又是这个时候这儿仅有的自己人之一,让他参与自然也是必要的。

当然了,尽管步青天放开了一些声音,但是外人想要听到他们说什么,那也是痴心妄想,两个白银佣兵,那是你一般人能偷听得了的?

金丝猴活动了一下筋骨,听步青天已经放开声音了,也就跟着一起放开,把声音扩大到他们三个人都能听见的程度说道:“血狼,这个人,和我们一样是白银佣兵,但是这个位置得来的十分不光彩,是趁着一个白银佣兵重伤之际,出手偷袭,杀了他才得到这个白银佣兵的位置,其实力,定然不是那么强大。但是,他的手下很多,而且很会阿谀奉承,深受三老会的喜欢,所以在欧普伽都拥有着很高的地位,他也有极大的可能是这件事的知情人。”

“要对付他吗?”

“嗯……现在,一切的关键都在雀妹妹和荆花的身上,我们这些人中,只有她们是一定要招摇的,只要能吸引到那些人的注意,就好办了。”

“需要我去查一下他知不知道这件事吗?”步青天请缨道。

金丝猴想了一下,说道:“算了吧,你要查的事够多了,这件事就先放放吧,而且,就算他不知情……他也是这次的目标之一。”

说道这句话的时候,肉眼不可查的,金丝猴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意,脸也是黑了一下。

当然,这必须是和他一样,达到了白银佣兵阶段,才能看得清,否则,近如金小刀,就是咫尺之距,竟也是看不明白。

“嗯?为何?”步青天问道,按理,佣兵在任务之外,是不可以随意杀死别人的,就算是有什么深仇,除非像是弑师之仇这种的,当初司马无为了报仇,曾经暗杀过血狼,然而失败,有着报仇之心、应该是已经破了佣兵的规矩的司马乌却是只是得到了个“放逐”的处罚,这也可以说是因为仇恨过大,得到了同情宽恕。

但是,很明显,金丝猴应该是不会和这个血狼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的。

“为何?这个名字,司马乌说过……”

“哦!”他这么一说,一旁金小刀一下子想起来了,从刚才他在屋里,听见尼克的名字,尤其是那名字前的前缀:“血狼手下四怪人之一”,他就觉得,这个“血狼”这个名字很耳熟,只是有些想不起来了,此时金丝猴一提司马乌,他一下想起来了。临行前,司马乌稍微提过这件事,所以他有些印象。而步青天,当时是不知道的,所以有疑问。

金小刀在这儿恍然大悟的功夫,金丝猴已经把这些事情来龙去脉,说血狼杀的那个重伤的白银佣兵就是司马乌师父这件事等等等等,都和步青天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说……趁着这次机会,帮司马乌报了这仇?”步青天皱着眉道,且不说这件事不符合佣兵界的规矩,就算是要破规矩,要帮人报仇,也应该是……司马乌,终究还是不能和那些人比啊。

金丝猴也同样皱了皱眉,目光微微的飘到了一旁的金小刀身上,其动作之轻微,绝对不会被人发现,就是当事人金小刀,也没注意到自己被他看了一眼。但是,就是这一眼,金小刀身上到底有什么变化,乃至情绪上出现了什么波动,都被金丝猴知道了个详细。

这,便是实力!

步青天也是自觉失言,也不多说话了,索性就装出一副已经问完问题,就等人解答的样子。

金丝猴那一眼过去,知道金小刀并没有什么情绪变化,放下了心,答应道:“嗯,这其实也是不让你去调查他到底只不知情的原因,因为,我们本来就是要对付他,那就不需要知道了,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需要对外宣称,我们觉得血狼知道此事,所以我们才杀他,这样,谁都说不出什么,更何况,这件事要是闹大,他作为三老会的爱将,肯定要出面干预,那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步青天瞳孔一缩,显然是折服于金丝猴的这一套阴谋论。故意说他是阻碍任务的对手,将他杀死,但其实是为了报仇,以此来躲过佣兵界不许报仇的规则的惩罚。这就是在钻规则的漏洞!

话说至此,按理这一段对话就该结束了,金丝猴瞅准时机,知道这个时候二人停下交谈不会有什么疑点,于是直接屏蔽了金小刀,又跟步青天说了两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