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魅影暗花 小姐,能和我喝一杯吗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94字
  • 2019-01-29 20:10:45

就在这时,从酒吧里,又出来一个人,不同于刚才那个,这次这个,是走着出来的。

身上穿着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小西服,亮得反光,里面是白衬衫,脖子上还配了个领带,下身牛仔裤,一条金属腰带环绕着,中间是个骷髅头的模样。裤子一侧,还有三个金色的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金的。脚下是一双皮鞋不知真假,但看着还是那么回事儿。

头上头发染成了个浅浅的金色,梳了个大背头,带着金丝眼镜,左眼下方,还贴着一个创口贴,也不知是受伤了还是纯粹摆设用。

看见他,陆非宇等人都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这个人虽然穿着打扮看着像是个努力想要装正人君子的小流氓,这在欧普伽都也不是少数,但是那张脸——那分明是自己家学校里的班主任金丝猴老师啊!

“……”一种无语的感觉萦绕上众人心头。

“哎呀呀,又是谁惹老板生气了啊?”一旁看热闹的一个人,这时走了过来,笑着跟这个“金丝猴老师”说道。

当然了,在这里,他的身份可不是靖海大学的佣兵班班主任老师,也不是那个在佣兵界叱咤风云的白银佣兵神鬼莫测金丝猴,而是这家酒吧的店老板——约翰。

好吧,是个很普通的名字,但是本来就是假的,费那个心思去想个名字干嘛呢?

“哈哈哈哈,肯定又是耍酒疯砸东西,被打出来了,这家酒吧可是约翰老板的心头肉啊。”另一个人也是笑着道。

其余众人呢,也都是哈哈笑着,那开玩笑的样子跟在欧普伽都的其余地方一样,但看起来不止是这里的人性格如此,好像对这件事,也是习以为常了……

“啊哈哈哈,没有办法啊,我可就这家店了,当然要当宝贝一样了,喝了酒以后砸东西是不行的,再说,这也是很扫兴的啊。”

“对呀对呀,喝酒的时候有人这么疯也是很扫兴的啊。”

“我还有事情要忙了,大家要是高兴的话就来我这里喝几杯啊。”

“哈哈哈哈,一定一定。”

金丝猴,或者说是约翰,打着哈哈,转身回了酒吧,周围众人哈哈大笑着,该干嘛干嘛,只留下陆非宇等人,一脸尴尬……

“刚才那个……真的是猴老师?”杨方弱弱的问道。

“应该是吧。”陆非宇也是十分无语。

“进去吧。”大白鲨倒是没什么反应,带着众人进了酒吧。

酒吧不算太大,中等面积,但里面也是宾客满堂,几乎所有的座都坐上了人。也有偶尔的几个空余的位置。

大白鲨一声不吭,带着众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招手叫服务生。

“服务生!”

“哎。”

店里人多,但是服务生少,这样一来,就显得有些捉衿见肘了。

“哎,您好,要些什么?”服务生走过来,对大白鲨问道。毕竟是他叫的人。

这欧普伽都的特点不愧是疯狂,连服务生都不像文明都市那样彬彬有礼,不鞠躬,站立问话,腰杆挺直,仿佛他是一个正在讯问犯人的警官。脸上,是骄傲之色,而且,连语气之中,也带有自豪之感,颇有一副“来我们这儿真是你的福气”的感觉。

不过呢,这个样子确实丝毫没有引起人心中的那种不平之意,陆非宇打量着他,竟是没有想揍他的感觉,明明这个人的哪里都在描绘着“桀骜”这个词。

最后,直到大白鲨点完酒,他走了以后,陆非宇这才有些明白,这种感觉,就很像是一个人在看自己或别人家的孩子对着他自己的作品或是自己的某件玩具也好、家具也罢,向别人自豪的展示一样。虽有傲气却不讨人嫌。

或者说……只是做小孩状罢了,没有成人那么多的污浊。

这看起来无法无天的城市,竟还有着如此的内在吗?

陆非宇笑了笑,此时酒也被端上桌了,陆非宇顺手拿了起来,微笑着喝了起来。

杨方也是颇有些好奇这里的酒的味道,也是品尝了一下,关天月则是看着那一大杯的酒皱起了眉头,如此做派,也太不淑女了,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之后,也是拿起来,小口的喝起来了。

“哎?这么淑女?聚餐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啊。”陆非宇看到关天月的淑女状,立刻调笑道,引得关天月顿时怒目而视,杨方也是目露威胁的神色,仿佛在说:

“我家小月就是淑女,怎么了?有意见?!”

陆非宇笑了笑,丝毫没理会二人的目光,继续喝酒。

这时,邻桌一个人突然看向了这边,两只微醺的眼睛在这几个人身上扫了一下,最后定格在了关天月的身上,瞳孔之中,露出了一些异样的光彩。

“他在往这边看。”

“我知道。”

“不能动手。”

大白鲨是什么都懒得管了,但是陆非宇他们三个是一瞬间就发现了这道目光,立刻眼神交流了一下。

刚交流完,却发现那个人突然站了起来,醉醺醺的走了过来,走到众人跟前的时候,突然就像没站稳似的,一下子前身卧倒,双手一撑,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

桌子上杨方的酒已经放回去了,大白鲨的那杯本来就是点着摆着好看的,没有喝的意思,让他这么一砸桌子,顿时一晃,发出“铛铛”的脆响,里面满满当当的酒一晃悠,洒出来了不少。

“喂喂,我的酒都被你碰洒了啊。”杨方斜着眼看他,淡淡说道,伸手把自己的那杯拿了起来。

那人双眼半睁,听到杨方这话,竟是笑了起来:“嗯?哈哈哈哈,碰洒?那就碰洒吧,反正都是要碰杯的,不是吗?”说着,竟然直接一把把桌上的最后一杯、原本是大白鲨的酒给拿了起来,自顾自的直接跟杨方的酒杯一碰,仰头喝了起来。

这个醉汉一手扶着桌子,另一手拿着酒杯,仰头一灌,不少酒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淌在了桌子上。

等醉汉再低头的时候,杯子里,酒少了三分之二,看样子也是他之前喝太多把肚子灌满了,要不然还能喝,这杯酒估计留不住。

这醉汉放下酒杯,用手臂一抹嘴,眼睛直接毫不掩饰的盯在了关天月身上,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个微笑。当然了,看着……不怎么好。

“这货要干嘛?!”这是杨方的内心。他已经做好打人的准备了,只要这货说出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直接动手。

陆非宇也是很无奈,怎么还能碰上这么个事儿?但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通过眼神跟杨方说道:“压制实力,不要暴露。”

杨方虽然想打人,但是也不是冲动的主,回应道:“放心吧,我会把实力压制在三级佣兵左右。”

一级佣兵降到三级佣兵,足足压制了两个阶段。

陆非宇点了点头,转头再看那醉汉,却见那醉汉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这么美丽的小姐怎么能喝这种老爷们儿的酒呢?来,上一杯最好的鸡尾酒,我请这位小姐!”

此话一出,几个人都放心了,在流氓行业里,这种的算是文明人了。

他不管怎么说总比直接动手动脚的好吧。

这醉汉的这一声喊的很大,整个酒吧,本来就不算大的面积,大概有一半以上都能听见,剩下的那半边,可能听不太清。但关键,就在这能听清的这半边里,就是吧台的位置,吧台后,坐着一位调酒师。

“哦?看来是来了位美丽的小姐啊,那我可要开开眼了。”

一个声音从吧台后传出,紧接着,那个调酒师便从后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调酒的瓶子,径直到了这一桌的前面。

一看见这个人,陆非宇几个人的心就算是放下了,怎么呢?金小刀!

此时的金小刀,身份是这家酒吧的首席调酒师(其实就他一个调酒师),也是这个酒吧除了老板以外最有权力的人,当老板不在的时候,整个酒吧有什么大事儿就由他负责(虽然整个酒吧加上他俩也就十个人左右,而且一直没什么大事儿)。

“呦呦,连阿金都出来了啊。”一个好事者吹着口哨说道,“阿金”便是金小刀的化名了,也是十分的随意……

“哦?还真是位美丽的小姐啊。”金小刀看着关天月,露出一个极为夸张地表情,逗得陆非宇等人直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那么,我来请小姐喝一杯怎么样?”金小刀一张故意弄的跟那服务生一样桀骜的脸上,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不着痕迹的,直接截了胡……

“喂……等等等等,是我要请的吧。”醉汉看着一来就直接跟美女搭话的金小刀,也是愣了半天,可能是酒喝得真的有点多,一时没反应过来,等金小刀都开始调酒了才弱弱的说道。

“啊?你?你不是让我来给你上啤酒的吗?”金小刀一回头看着他,十分理所当然的说道,脸上的正经表情仿佛在说:“这就是事实。”但谁都知道,这个醉汉是被耍了。

“啊?不对不对,是我要请这位美女喝酒。”那个醉汉坚持己见。

“嗯?是这样啊,那好,这一杯……”金小刀拿起了一杯酒,语气随意的说道:“是你要请的吗?”

“啊,是啊,是我请……”

醉汉这一句话还没说完,金小刀一仰头嘴唇贴杯壁,直接把这杯酒吞了下去,然后迅速的把已经空了的酒杯展示给他看:“好了,请完了。”

“噗哈哈哈哈哈——”周围的酒客中已经有人笑了起来,金小刀还没等他说要请谁就直接自己喝了,这种偷换概念虽然让这群老外很难理解,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很好笑。

“喂喂喂,不对不对,”那醉汉被大家笑得有些不知所措,连连说道:“我请的是这位小姐。”

“哦哦哦,你请的是这位小姐啊,怎么不早说呢?”金小刀摆出一副十分占理的样子,然后又故意装出思考状,随后说道:“那这样,你看,你要请这位小姐,但是被我喝了,我要补偿你,所以呢,我要请这位小姐一杯,对吧。”

“对,哎,不对。”

“怎么不对?你也请了,她也被请了,我被请一杯,再请出去一杯,相当于没有,很对啊。”

“哈哈哈哈哈——”大家笑得更欢了,这逻辑真的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啊?这……”那醉汉还想说什么,金小刀直接一推他:“快回去吧。”

身后,和那个醉汉一桌的也是笑着把他拉了过去,那意思“别丢人了”。

金小刀看着那醉汉回去,露出了笑容,伸手拿过一杯酒,递向了关天月,说道:“小姐,能和我喝一杯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