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月光孤岛 归航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36字
  • 2019-09-25 17:47:49

紫色的光柱,笼罩了大地,瞬间席卷全岛。

天劫,至!

“风尺……”荆花看着已经被紫色光柱覆盖的泯月岛,一下子像是失去了灵魂。如果说软筋散是抽走了她肌肉的力气,那么这一刻,这道紫光夺走的,就是她大脑的内涵。

“骗……骗人的吧。”乔雨林看着泯月岛上,那上面,可是有着他们这边陆非宇、叶风尺、步青天三个人呐!

“兄弟们……”郑恩也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本来以为兄弟们都死光了,好不容易看见点儿活的,现在却……

天劫传闻之中,是午夜来临,此时,却是不像传闻那般准时,只是过了十一点没多会儿,便是无情的到来了,不过好在它下班的时间却是准时的。

一分钟,就一分钟。

紫光慢慢退去,最终,消失于无形。乌云,渐渐散开,露出了其后的月与星辰。

陆非宇站在岛上,手中握着那串念珠,两眼看着前方,那里……

“叶老大!”

“那,那是……”乔雨林看着岛上,仿佛有些不敢相信。

司马乌也是皱着眉头,目光复杂的看着岛上的情景。

“风……”荆花喃喃着,眼中的泪有收敛的迹象,嘴角,也开始勾出一个弧度。

她……笑了。

“他们……没死!”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紧接着,所有人都相信了这个事实,天劫已过,距离下次天劫还有足足二十四小时,还有什么好怕的!

“大家……”郑恩看着岛上还存活着的为数不多的小弟,哭喊着叫出声来。

他们……活着!

“没死?我们没死?我们没死!”一个存活下来的小弟大喊着,其余人也是兴高采烈起来。

郑恩的这些小弟,只剩下了五个!

“怎么会?”步青天看着四周,这熟悉的景象,就是泯月岛没错,确定不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不……难道真是另一个世界?这里的一切,都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其实是借助了泯月岛这一大门,进入了这个世界?

尽管劫后余生,但是步青天还是这样怀疑着。

突然,步青天只觉得身下一股杀气出现,赶紧一个闪身,却是衰煞出手了。

衰煞,也没死。

“怎么……嗯?”衰煞对于自己没死也是深表疑惑,但是刚才自己被步青天压在身下,实在是不好,于是趁步青天胡思乱想,挣脱出来,此时再一看,周围不仅有他们,还有好些船。

衰煞的眼睛一下子就盯上了其中一艘,白银佣兵那过人的目力告诉他——海怪双煞,就在那里!

步青天加海怪双煞,难打!

衰煞立刻就做出了判断,也不再打了,一个闪身,运用轻功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群小船的其中一个上。

“衰煞老大。”

“嗯,走吧,不和他们打了。”

“是。”对于这些小弟来说,他们和陆非宇等人没那么大的仇,打不打就是一个命令,现在眼见自己老大的怂了,还不快走?

于是,一群人,划着船,直接逃离了。其余人呢,也没那心思搭理他们。

“那是……是大哥!”一个小弟叫到,他看见,在一艘小船上,郑恩正在那里。

“大哥没死,大哥也没死!”

一群人顿时兴奋起来,跑向海岸,也不管船离自己还有段距离,直接跳进海里,被冰冷的海水凉的呲牙咧嘴,但还是向那边游去。

“兄弟们,兄弟们……”郑恩赶紧把这几个人都拉上来,紧紧拥抱着。

“大哥,我们还以为……”

“我也以为!”

说着,又是一阵痛哭。

申公明看着这一幕,欣慰的笑了笑,傲娇的申公琪却是嗤之以鼻,把目光转向别处。

岛上,陆非宇看着前方,大喊出声:“叶老大!”

喊着便向前跑去。

叶风尺……同样没死!

“叶老大,叶老大,你怎么样?”陆非宇伸手把叶风尺扶起来,问道。

“刚才用了太多力气,软筋散还没解呢,没劲儿了。”

“你这个家伙,把念珠扔给我,你自己怎么不留着,要是这紫光真的能杀死所有人呢?咱俩留谁不是留?留我有什么用?你留下来还能陪着花姐呢!”

“啊,是啊,小花,可能……我不想当个同伴就在眼前但是自己却为了保命而不救人的人吧,那样我估计她也会看不起我的。哎,对了,我扔念珠这事儿你别跟她说啊。”

“凭什么?就说!我就说你是不想见她,才丢的,让她好好教训教训你!”

“别呀。”叶风尺看着陆非宇,知道他在开玩笑,怎么会有人跟兄弟的女朋友开这种过分的玩笑呢。

“我就说,一五一十、添油加醋地说,让她收拾你,也解解我们单身人士的气。”

“这个……才是重点吧。”叶风尺无语的想到。

一切,似乎是皆大欢喜。

在泯月岛天劫之后,不依靠任何东西,活了下来,而且有的人就在天劫降下的前一刻还在杀人。这对于“杀生者的禁地”这个称号是一个强力的打击。

这件事传出去之后,立刻就掀起了轩然大波,不过,那也是几天后的事了……

————————————华丽丽的分割线——————

……

事情过去已经一天了,在经历了天劫之后,步青天就直接开着自己的船,把孩子们带回了那个距离泯月岛不过两个小时航程的小岛上去。

短短一天,步青天已经在这两座岛上走了好几个来回了,不过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呼——呼——”

“呼噜——呼噜——”

几人的呼噜声此起彼伏,仿佛一场交响乐表演,步青天没有睡觉,静静地坐在海岸旁,看着大海。

这一行,他所经历的,所了解的,真是太多太多了。从最开始的海难,到最后的劫后余生,明明不过数天,恍如隔世。他这才发现,在佣兵界,他这排在第三的阶段,强大的白银佣兵,竟是丝毫无法在这其中起到什么作用。

他,仿佛一个被卷入漩涡的蝼蚁,不仅无能为力,连像叶风尺他们那些孩子们无忧无虑都做不到。泯月岛的事,估计在佣兵界中又会是一个热议的话题了,其中,那些主导这些事的,随便挑一个就是金牌佣兵,而且在金牌佣兵中,也肯定是中等以上。

无力!十分的无力!

“唉——”步青天叹口气,起身想要回去看看孩子们,却是一转头发现陆非宇就在不远处,正向自己走来。

“思考太多,居然连他接近我都发现不到了吗?”步青天自嘲的想着,迎了上去。

“步老师。”陆非宇恭敬地说道。

“嗯,有什么事吗?”步青天问道。

“嗯。”陆非宇点点头,眼睛下的纹身在清晨的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醒目。“我会来到靖海大学,到底是因为什么?”

语气之中,虽然带着疑问,但是,那绝对不是简单的询问,而是……逼问!一个发现自己被骗了的可怜人在对骗自己的人问话。

步青天看着陆非宇,陆非宇也看着步青天,二人都不说话,就这么,沉默了半晌,步青天打破了僵局,开口道:“我不知道。”

“这是罗校长决定的是吗?”陆非宇立刻跟到。

“嗯。”步青天也是丝毫不介意他知道这事,因为,这谁都想得到。

“我的身份,我自己清楚,叶老大是金眼龙前辈的弟子,胖子是神父巫婆二位前辈的徒弟,还有杨方,似乎也不简单。这……是巧合吗?”

“这……”步青天开口,却没有回答,他不是因为被揭穿而难堪才无法回答,而是,这是罗克的事情,没有罗克的允许,他又怎能回答?

“我只能告诉你……不是巧合,但是,我们没有要利用你们的意思,我们……”

步青天又说不下去了,是不是利用,他真的不知道。

“我的问题不是这个,”陆非宇说道,“‘利用’这个词,在江湖上,从来不是贬义,我大概能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让我们来,但是,我不知道的是……究竟有什么事。”

“罗克校长的实力深不可测,更是有您和金丝猴老师他们四位,此外还会有很多人。但是你们还是打算结交金眼龙前辈、神父巫婆二位前辈,和我的父亲,以及我的师父,到底是为什么,是什么事请需要这么多人,而且都是佣兵界最上等的人来做。”

陆非宇的口气十分平稳,不像是问话,也不像是恼怒,似乎……这只是平常的交谈,但是步青天知道,这个孩子,他已经在接触这件事的核心了,他所知道的,估计要比自己想象得多,大智若愚,那些事情,不仅仅是猜测而已吧。

“你想到了什么?”步青天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是反问陆非宇。

“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件事,但是这件事,绝非我能插手的,我知道,我无法左右我的命运,在这些势力面前,就算是我父亲和师父,也只是势力的一部分。我不想离开靖海大学,不管是罗校长,还是老师们,又或是叶老大他们,我都不想离开,我只想问问,是不是正如我想的那样,至少让我确定一下,我是因为什么而被利用了。”

“……”步青天没有说话,片刻之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

陆非宇看着步青天,也是笑了起来,笑得灿烂,笑得漂亮!

一切,尽在不言中。

……

几个小时后,孩子们纷纷起来,在这座岛上休息了一天,原本的乏意已经荡然无存,就连觉奎小和尚也是恢复的差不多了。一行人坐着船,离开了这座小岛,向着远方驶去。

步青天开着船,外面甲板上,陆非宇和乔雨林等正在笑闹着,一片祥和。

步青天看着前方,又想起几个小时前,他与陆非宇对话结束的时候,陆非宇的最后那一段话。

“江湖上,‘利用’不是贬义词,既然都是要被利用,罗校长也是,宇文云倩他们也是,还有其余的,那么……我想选择一个我自己喜欢的被利用,就算我要走,我也舍不得叶老大他们,要是劝他们一起走,又对不起你们这一年的教导之恩。反正我很喜欢靖海大学,那么索性……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既是父辈,又是我所喜欢的,那么,我便成为这靖海大学的一份力量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