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月光孤岛 天劫,将至!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26字
  • 2019-01-25 10:05:11

叶风尺大喝一声,强行将软筋散的药性给压了下去,猛的使劲,身子瞬间完全抬起,原本杵在地上的刀一下子斩出。

一道灰色的刀光顿时斩去,其上,还带着一股极强的悲意。

天哭地泣斩!

吴麦显然也是没有料到他叶风尺一个区区的一级佣兵,竟然可以压住软筋散的药性,一时间反应不及,顿时被天哭地泣斩砍了个正着。

刀光从他身体上穿过,却是发出了“呲呲”的摩擦声,而肉眼可见的,在他的身上,有着火花冒出。

“呲啦——”吴麦身上穿着的黑袍瞬间被撕碎,成了碎布片,四散而飞。

叶风尺在斩出这一刀之后也是压不住软筋散的药性了,一下子摔倒在地。

“这样……可能就可以了吧。”叶风尺这么想着,天哭地泣斩之下,一个一级佣兵,又怎么可能保住性命呢?可是等他在看的时候,却是惊得长大了嘴。

在他的面前,吴麦,分明是好好的站在那里,身上毫发无损,似乎刚才那一刀毁掉的,就只是他的衣服……

……

此时,泯月岛上某处……

“啊,头好疼。”申公明揉着头,向前走去,此时双枪双刀都已经收了回去,一切都结束了。刚刚他醒来的时候,衰煞还倒在那里,应该是死了。

“该回去了,都这个时候了。”申公明说着,想去自己停船的地方,突然看见前方,似乎有一个人躺在那里。

“嗯?他好像没死。”申公明走了过去,伸手摇了摇那个人。

“喂,你还活着吗?”

摇了一会儿,地上这人突然“哇——”的一声,有一口鲜血吐出来,紧接着开始咳嗽。

“嗯,没死就好,快到午夜了,你在这里也是个死,跟我一起走吧。”申公明说着,把他扶了起来,继续向前走去。

可是,他没发现,在他的身后,躺在地上的衰煞,突然动了一下……

……

“怎么会……”叶风尺看着毫发无损的吴麦,满脸不敢相信之色。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这是蛇皮守灵软甲,乃是宝物,你是不可能打破它的。”

叶风尺看着吴麦身上那因为黑袍被毁后露出来的软甲,一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杀不了他?他是害小花的人,他就在我眼前,我却杀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不!

吴麦看着叶风尺,“嘿嘿”一笑,转身向荆花走去。

“你就在那里看着吧。”

看着?不!

叶风尺心中,一股无名的力量顿时喷涌而出,这股力量,竟然直接压下了软筋散的药效。叶风尺,第二次,站了起来。

“哦?”吴麦看了一眼身后的叶风尺,“你以为还能改变什么吗?你杀不死我。”

“杀不死?你以为我杀不死?”叶风尺的语气中,丝毫没有任何感情,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悲,极致的悲!

悲入骨,泪化刀!

当时在金马集团时最终关头起到重要作用的招式,出现了!

“天!哭!地!泣!斩!”叶风尺大喝一声,一刀斩出。

“没有用!”吴麦大喊道,双臂一抬,用同样被蛇皮守灵软甲包裹着的手臂挡住面部。他的脸上,还带着笑容。可是,这也是他这辈子最后的一个表情了。

“怎么会?”这是吴麦最后的想法,但是他再也得不到答案了。

吴麦的尸体倒下,蛇皮守灵软甲,丝毫没有损坏,但是其实,他的身上,已经多了一道伤口,那创口,差点直接让他成为两半。

这在“悲入骨、泪化刀”的加持下的天哭地泣斩,竟是直接穿过了蛇皮守灵软甲,直接对吴麦的本体造成了伤害!

这就是……悲,的力量!

“风……风尺……”荆花没有叶风尺那么强大的内力和诡异的力量,中了软筋散全身都使不出力气来,连说话的力量都没了,只能断断续续的小声说些话。

“啊——”叶风尺在杀死吴麦之后,“悲入骨、泪化刀”的效果就开始消散了,没有这个力量,他也抵挡不住软筋散的药性。

“还有……一些时间。”叶风尺咬着牙,硬逼着这股力量不要消失得那么快,手中依旧握着刀,狠狠地杵在地上撑住身体,到了荆花的身边。

叶风尺右手拿刀,空出左手来,用手臂环住荆花的腰,一使劲把她抱了起来。

“走吧,回去。”叶风尺说着直接迈开腿……还有刀,三条“腿”并用,以一种不算太快的速度向船的方向前进着。

其实,就是这个速度,也是叶风尺拼了命才做到的,他还不知道泯月岛的秘密,但隐隐约约感觉到似乎有什么要发生,就算是没有什么吧,在这座强敌环伺的岛上,杀了一个吴先生,他可不保证还会不会再出来一个张先生、李先生。

“可能是自己杞人忧天”这种自嘲的话,从来不会从他们这样的人嘴里说出来。

“风……风尺,你……听我说……”荆花被叶风尺抱着,也不需要浪费什么体力,索性就将全部力气都用在了说话上面。

“怎么了?”

“我的……右口袋,里面有串……念珠,你拿着,这里……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接着,她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将她所知道的,关于泯月岛上的秘密,都告诉了叶风尺……

……

“来吧,这就是我的船。”申公明将那个人引到了船上,示意他随便坐,自己则去驾驶室中,发动机器,准备开船。

那个人随意地坐在甲板上,大口的喘着气,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外伤,但是看得出来,他已经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很可能……终身都会留下这一道暗伤。

“唉——”

“哎,你是跟我到我的地方去还是去哪?”申公明在屋里问道。

“去金溪海岸……还是算了吧,去污藻渡。”

“污藻渡?那不是……难道你是……”

“啊,是啊,你猜的应该和我想的一样吧,我想去找我爸,这里的事,很多东西还需要他来处理啊。”说着,他身子一倒,就这么躺在了甲板上。

这个人,叫做郑恩!

……

“真的?”

“不会吧,这座岛这么恐怖,难怪啊,难怪步老师会这么紧张,原来如此。”

“嗯,这一点,觉奎所说的也是差不多,可以看出,是真的。”司马乌说道。

在陆非宇。乔雨林他们回来后,他们就想办法把步青天藏起来的船开了出来,因为步青天去救陆非宇他们的时候,就担心自己可能那边会需要很长时间,就把钥匙留给了他们,几经周折,到了司马乌手里。

其实也是,中途谁先停下了都是知道的,谁停下来要是钥匙在他手里就会给其余人的。

叶风尺给了荆花,荆花回来后因为搬不开石板,就没用上,后来因为担心叶风尺,就直接给了觉奎,司马乌回来后也不需要给他了,已经告诉过觉奎谁回来就给他。觉奎认识司马乌,自然是给了司马乌。

就这么着,现在,陆非宇也来了,虽然比起步青天,他还很是逊色,但是搬石板还是行的,实在不行,就打碎啊!

于是,船被开了出来,在船上,司马乌讲述了岛上的一切事,包括泯月岛的秘密。

“现在也好啊,步老师已经去了,花姐刚走没多久,一会就追上了,叶老大估计也差不多,午夜之前肯定会的来。”

“不,”陆非宇看着天空,皱着眉说道,“恐怕,不会是午夜……”

“什么?”司马乌也是心中一惊,却是突然眼角余光瞥到海上有一团光亮正在接近。

“谁!”陆非宇也在同一时刻反应过来。

三个人望过去,贴着泯月岛,一艘艘的小船开了过来,上面有人点着灯,所不说是灯火通明,但是在泯月岛现在这种黑暗环境的情况下,那就是十分醒目。最关键的是,在这光线下,上面的情况他们也是大概能看清一些,尤其是陆非宇、司马乌这两个人。

所有的船中,在最前面的是一艘快艇,后面跟着的是一艘艘救生船一类的小船,上面人都站在船上。别的不知道,就是站在前列的那些人,一个个皆是盯着陆非宇他们的船,手上,毫无遮掩的,是冲锋枪一类的武器,而且似乎还有机枪一类的武器被架在了桌子上。

衰煞余党!

他们追赶司马乌等人未果,于是折返过去,但是衰煞和申家兄弟正打得热闹呢,怎么敢过去,于是就打道回府,开了船,打算在海上拦截。

“是他们。”陆非宇看着面前的人,面露狠色,在那座岛上,就是这帮人!原本都已经胜券在握,结果来了个白银佣兵,好在很快就走了,不然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司马乌虽然对他们没什么印象,但是毕竟也是看过郑恩他们的势力的,不管是当成郑恩的人也好,还是认出是后来那老头之后才开始追他们的人也罢,总之现在,是敌人!

“准备战斗!”陆非宇低声说道。

“嗯!”乔雨林和司马乌点头答应。

……

“……在那儿!”步青天瞳孔一缩,叶风尺和荆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步青天脚下一动,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经是到了叶风尺的身前。

“步老师……”叶风尺只来得及说出这三个字,就被步青天直接一把抱住了,那姿势和他抱荆花差不多,只是……稍微粗鲁了些。

“没时间了,快回去!”步青天只留下了这句话,下一秒便是使出了他最快的速度,往回冲去。

而叶风尺呢,也是没说什么,刚才,荆花已经告诉了他这座岛的秘密,午夜吃人。

可是,现在一切都没问题了,步青天已经来了,很快就能回去,不需要担心了。

叶风尺这么想着,但是心里还是不舒服,下意识抬头一看,却是惊得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那是……”某处海岸,申公明掌着舵,看向了天空,眉头紧皱。而甲板上的郑恩,则是一脸的恐惧,这一幕,他已经看过一遍了,追觉奎到这座岛的时候,苦于吴先生的威胁,他派了二十人左右上岛,结果,在这天劫之中,消失于虚无!

奔跑中的步青天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劲,抽了个空向上看了一眼,顿时气的咬牙切齿:“到底是谁说是午夜的!为什么提前了这么多?!”

……

天空之中,乌云已经散了一个大洞,大洞所指大概就是这泯月岛的中心位置,而在那空洞之中,闪烁着,耀眼的紫光。

天劫,将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