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月光孤岛 战斗结束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28字
  • 2019-01-24 20:11:36

夜晚,无声……

远处,几团黑云飘飘而来,天上的星光慢慢的,都被笼罩在了这乌云之中,从地面来看,竟是找不到了那些星星的存在,而且,隐隐约约的,似乎有一种感觉——这些乌云,似乎要将月亮也完全遮住。

这里是……泯月岛!

“呼——到了,就是这里。”荆花站定,看着眼前的海岸,还有海岸边上的那个山岩。如果不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仔细的去观察,就会发现,在海的那一面,那部分和与岛身相连的部分是分开的,中间有道微不可察的缝隙,就好像是一个大山洞被一块石板盖住了一样——事实也正是如此!

这里,就是步青天藏船的地方。

“好了,不需要跑了,我们就藏在这里就好了,等他们回来。”荆花看着已经累得快死的觉奎,也觉得有些可怜,但同时又想到了叶风尺:“风尺,你还好吧,你出来了吗?”

……

距离泯月岛两个小时路程的一座小岛上……

“嘭!”一阵巨响,又是一阵烟尘飞舞,虽然看不到,但陆非宇和乔雨林肯定,地上又出现了一个深坑。

此时,步青天已经和宇文兄妹战斗了两个小时了,从大约四十多分钟前,步青天对他们出声警告,让他们先把东西收拾好,上船到海上等着。

这里的船指得自然是步青天开回来的那个原本属于衰煞手下,结果觉奎夺走,后来被郑恩藏在岛上又被步青天发现的那艘船,至于之前裘赛忑和王佑开来的那个,早就被衰煞等人开走了。

让他们开船在海上等着是什么意思?陆非宇和乔雨林都心知肚明,是他们打算放开手脚了!白银佣兵的战斗,从衰煞和海怪双煞那儿就看出来了,方圆百余米,如同灾难,更何况这个小小的一方水土了。

这四十分钟内,前半段还好,还是慢慢放开手脚,到了后来就彻底放飞自我了!一次次内力的碰撞,这海上的风就没停过,那都是内力带出的劲风。

直到现在,肉眼可见的,这座岛已经发生了形变,至少……海岸线缩短不少,原本沙滩海岸已经变成了草地海岸,这就代表沙滩已经完全被“抹杀”掉了。而且,那随处可见的树木的残骸、像是被伐木风暴经过的残留树桩,还有短了大半截的草、海上漂的零星的草叶……

这一切,都证明了白银佣兵的强大。

步青天双手左右各是一掌,逼退宇文兄妹,得出了个空抬头看看天,那个方向,是泯月岛的天。

“不妙!”

步青天心中一咯噔,传说中,午夜的天劫,先是乌云密布,遮挡住漫天星辰和月光,紧接着,乌云之中破开一个大洞,一道紫光通天彻地,将岛上的一切吞没。

此时那边已经是乌云密布了,这就是天劫要开始的前兆啊!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之后过去还需要两个小时的路程,再加上也许还要上岛找人,要是再这么缠斗下去,肯定来不及!尤其最关键……

步青天想到了一个让自己毛骨悚然的可能,那就是,所谓的“午夜”可能只是晚上十一点左右,谁能肯定当时那个人那么确定那就是“午夜”?怎么不会有偏差?在午夜之后自然是好,但万一是在午夜之前……

不能再耗下去了!

步青天心一横,内力顿时倾巢而出,直扑面前宇文兄妹而去。他是上游实力的白银佣兵,而宇文兄妹都是中游的,步青天赌的,就是上游和中游之间的这个实力差距。

霎时间,一股让宇文兄妹丝毫招架不住的内力洪水一般的打了过来,两个人的动作瞬间停止,体内的内力也是为了抵御这股内力而被快速的消耗着。

“他疯了吗?!”这是宇文兄妹此时共同的想法。

如此将自己的内力爆发出,很有可能会枯竭而死的,就算不枯竭而死,只要这是他们兄妹二人有一个还有一击之力,那就足以杀了他啊。

可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步青天已经冲了过来,趁着两个人被那内力撞得动作迟缓的时候,直接扑向了宇文云臣,疯狗一样的丝毫不顾及宇文云倩会不会偷袭了,直接劈头盖脸对着宇文云臣一顿打。

而此时宇文云倩也反应了过来,立刻去援,而步青天呢,愣是豁出去被重伤,也是将宇文云臣逼退出去了数米。紧接着,一个回头,一手死死的扣住了宇文云倩的手腕,另一只手直接拍在了她的肘关节上。

顿时,宇文云倩只觉手臂上一阵酸痛,竟是不听使唤了。

步青天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脚将宇文云倩踹了出去,身后,宇文云臣已经回来到了切近,手中折扇成剑,直刺步青天后心。

步青天回身,左臂弯曲,一肘击去,正好对上了宇文云臣的折扇。

步青天毫无顶牛之心,挡住宇文云臣的攻击之后,直接一甩胳膊,把宇文云臣的手臂连同折扇甩了出去,右手成爪,一下子抓过去。宇文云臣想用左手抵挡,却是被抓住手腕,一下子被带走。

这一下,宇文云臣的两只手都分到了身体两边,胸膛丝毫没有防御。

刚刚步青天甩胳膊,甩掉了宇文云臣的手,但他自己用的可是肘部,这肘部甩过去,那不就是把手给甩到前面了吗。

步青天左手成爪,直接一爪,对着宇文云臣当胸抓了过去。就听见“呲啦——”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后面带着“噗啦——”那是皮肉被撕下来的声音!

大力鹰爪功!

步青天的看家本领!

就这一爪,直接抓下来一把肉!一爪过后,步青天手中,多了一团人体组织和衣服的布料以及某暗红色有刺激性味道的液体组合成的不明物。而宇文云臣胸前,被开了一个口子,而且,衣服烂了。(宇文云臣:重点是衣服吗喂?!)

“哥!”宇文云倩倒在地上,大叫一声就想过去,但是刚才步青天那一脚属实是太重了,竟是直接把她踹的站不起来。

宇文云臣一手撑著地面,左脚向外滑出,几乎绷直才算是没有摔倒,另一只手捂着伤口,但还是止不住鲜血流出。

“两位!”步青天把手里的一塌糊涂随手一扔,一拱手,对兄妹二人说道:“这次比试姑且到此为止,实在是还有要事,不便再比,就刚才来看,是我占了上风,所以,二位,这两个小徒,还是在我门下较好,告辞了。”

说罢,步青天一抖衣服,脚下一动,运用轻功,直接跃入船上。

“步老师。”陆非宇赶紧上前,刚才最后关头,虽然内力带动的风很大,但是没有灰尘,而且因为距离,不算眯眼,那一幕幕他还是看得见的。他是亲眼看见步青天拼着被宇文云倩狠狠打了一掌才逼退的宇文云臣,之后才能先以蛮力踹飞宇文云倩,在用鹰爪功打伤宇文云臣。

从表面上看,这一场是步青天赢了,但是,宇文云倩只是因为被踹得太重,一时剧痛下身不听使唤,过会儿就好了;宇文云臣也是皮肉伤,虽然伤口挺吓人的,但如果有好药,修养十天半个月的,也不会有事。

但是步青天,那是内伤,要是不抓紧治疗,万一落下根来,那就坏了。

诚然,要是步青天没有最后着急分胜负,一直这么耗下去,兴许真可以无伤获胜,但是就算是如此,现在也真说不准他和那兄妹二人,到底是谁强谁弱,谁伤得更重一些。

如此看来,这一场比试,当真是没有结果。

“呜……”步青天喉咙一动,显然是有要吐血的样子,但还是硬生生咽下去了。

“不用管我,去,开船,到泯月岛上!乔雨林,拿药!”

“哎。”乔雨林早就看出不对了,已经准备好药了,一听步青天说赶紧递过来。

步青天服下药,走进了屋里,盘膝而坐,开始恢复身体。陆非宇也没有多说,开船,向泯月岛前进。

而此时,宇文云倩才算是缓过来,走到了宇文云臣身旁,扶住了他的肩膀。

“哥哥,怎么样?”

“咳,没事,没有伤到内脏,我已经用内力止血了,回去休养几天就好了。”

“没想到,你我二人竟然会赢不了他。”

“不,他应该也受伤了,平手吧,算了,回去吧,再继续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泯月岛……午夜,就要来了,今晚之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

一小时后,泯月岛上……

当前时间,晚上九点四十分……

“砰,砰,砰,砰……”脚步声由远到近,荆花从黑暗中探出头来,仔细听着。

“砰砰,砰砰砰。”这个脚步声不像是走路时呢能发出的正常声音,而是刻意为之,而且似乎有规律,响出了一种乱码的样子。

荆花这才点了点头,笑着从岩石后走了出来,果不其然,司马乌就在不远处的另一块儿岩石旁。

这个,是他们之前定下的暗号。

“解决了?你受伤了?!”荆花想问问那个在半路杀出的敌人怎么样了,但却突然看见司马乌身上绑着绷带。

“没事,已经吃了胖子的药了,这血是早就流出来干了的,绷带也忘拆了。”

“你现在没事吧。”

“没事。”

“那好,那你能不能在这里守着,等步老师来。”

“你……”司马乌眉头微皱,就知道荆花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要回去找叶老大吗?”

“嗯,我始终不放心,还是回去看看吧。”

“嗯……好吧,我还以为是关心我呢,原来是想看看我还能不能打,好帮你看着觉奎,你好去找叶老大,虐啊……”说着司马乌就用手捂着脸,发出十分夸张得声音,引得荆花一阵羞愤,白了他一眼之后直接一句“这里就交给你了”便走了。

“哎呀,虐狗了……”司马乌继续耍宝,直到确信荆花已经走了,自己这么玩也没意义了,才停下,看向那边从岩石后探头探脑的觉奎,摇了摇头,走了过去。

荆花向前走着,听着后面的声音停下,也是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看着挺是个高冷样子的,就是时不时会犯二,看来等风尺回来,可要收敛些了,不然真给他们一个两个都转型了。不过……”

荆花想到叶风尺在得知不能秀恩爱的时候那副样子,就觉得一阵好笑。

“不过,你可一定要平安啊。”荆花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低下头,看向自己手中。

在她的手里,有一串念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