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月光孤岛 回归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00字
  • 2019-01-24 10:49:27

荆花手中,一串念珠,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是……觉奎的念珠!

时间稍微倒回几分钟,刚才荆花待的位置……

“小和尚,你记住啊,一会儿等那个人来了之后,或者从海上来了谁之后,我会把你给那个人,让他看着你或者直接把你带出岛,我要回岛上找那个被藏进你原来待的地方的人。”

荆花已经在这个位置等了有一个小时了,叶风尺没来,司马乌没来,步青天也没来。其余的就算了,步青天知道他白银佣兵出不了事,司马乌至少还知道他在干嘛,但是叶风尺……

出来没有?找对了路没有?这一切都是未知,再加上荆花心中那爱意的躁动惹得她不时的会瞎想,更造成了她的不安。

“你还要回去?”觉奎问道。

“嗯。”

“可是都已经这么晚了……”

“我又不怕黑。”

“不不不,我是说,这座岛,到了晚上,就会出一些事情。”

“事情?啊!”荆花突然想到,之前还打算问问他这座岛的秘密,为什么午夜之前必须走一类的,结果后来就忘了。

“这么说,你真的知道这座岛有什么。”

“不,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听他们说,这座岛好像一到了午夜,如果岛上还有人的话,那么岛上所有人都会死。”

“什么?!”荆花一下就瞪大了眼睛,这件事……太骇人听闻了。

“不是,你说清楚,都会死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太清楚,就听说都会死,我想,应该和一道光有关。”

“光?”

“对,昨天晚上,我逃到了这座岛,其实那些人也已经追了上来,但是不知为什么,根本没有在别的地方时候的人多,好像很多人都留在了船上,上岛来抓我的,就只有十来个人。我在岛上躲躲逃逃,最后,大概午夜,我也不知道,天上突然射下来一道光,很刺眼,周围什么都看不见。”

“然后,他们就死了?”

“不,他们……消失了。”

“消失?”这更让荆花的世界观崩溃了,如果说光过之后那些人都死了倒还没有什么,但是都消失了,就有点儿……

“原本就在我后面追我的人都没了,找不到他们。”

“……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荆花发现了其中的BUG。

“我也不知道,可能……可能和这个有关。”觉奎伸出了手,在他的手里,是一串念珠。

“念珠?”

“对,我想不到我还有哪里和他们不一样,这是我师父给我的,而且一路上也偶然听到他们说一些和我师父有关的话,我想应该就是这了吧。”

“这个……”荆花看着那串念珠突然隐隐感觉到,这次的事件,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就像是……一盘棋!一盘佣兵界大人物下得棋!

“这个,如果你们能把我带出岛,那这个放在我这里也没用了,你拿着吧。”说着觉奎把这串念珠交到了荆花手中。

荆花看着这串念珠,突然心中竟有一些不忍,一个这么善良的小和尚,竟然是目标,而自己,正在欺骗他,说要带他到安全的地方,却是把他交给了雇主……

……

“原来如此,你告诉她了啊,那就好。”司马乌听觉奎说自己已经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了荆花后松了口气。从临死的乌煞口中,他得知了这座岛的秘密,但是刚刚回来时候,光顾着打趣了,竟然忘了告诉荆花这件事,此时听觉奎说荆花已经知道了,才算是放下心来。

“这种事都能忘……”觉奎低着头,十分无语的想到,一个忘了说,一个忘了问,还真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人。

当然,觉奎也就是在心里想想,可没把这些话说出来……

……

风,呼啸而过,此时,距离刚才荆花与司马乌换岗,又过去了一个小时,现在时间,晚上十点四十……

“步老师,到了,能看见泯月岛了,请确定方向。”陆非宇对屋内喊道。

“终于……到了。”步青天站起身来,受气于腹。

经过两个小时的修养,再加上乔雨林的药物的辅助,刚刚宇文云倩那一掌所造成的内伤此时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步青天走出屋子,看着前方,又抬头看了看天上,此时,乌云已经几乎把天空完全遮住了,根本没有月光穿过。

“到底是谁说是午夜的!”步青天眉头紧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传说中的时间根本不准,而且是往更坏的方向上发展了。

“那边,绕岛行驶。”

“是。”陆非宇依命调整方向,开始进行绕岛航行。

……

此时,岛上,荆花所在……

“太黑了呀,”荆花凭借着记忆向那个方向走着,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的天空是漆黑一片。心里也知道,应该是被乌云遮住了。若是平时,她也只会觉得是自然现象,或者是要变天,但是,刚刚觉奎说的那些话,令她感到不安。

乌云遮天,是否就是前兆?

荆花目光一凝,脚上加快了步伐,想要赶紧找到叶风尺,如果说这个念珠真的有效,那么如果有两个人同时抓着它的话,应该也是会有效果的吧。

荆花这么想着,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奸笑——

“嘻嘻嘻嘻嘻……你是我的了!”

紧接着,眼前,似乎有一道黑影闪过,想要反应,却是觉得身子沉甸甸的,使不出力气来。

“风尺!”荆花只来得及喊这么一声,就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下一秒,连喉部的肌肉也软了下来,喊不出声了。

……

“就是这儿!”步青天眼前一亮,面前,正是他停船的地方。

陆非宇听到后,便立刻把着舵,向岸边靠去,而步青天呢,则是先行一步,运用轻功,上了岸。

“步老师?”司马乌一下子听到了声音,而且看见海上那艘船就是步青天走的时候开走的,立马跑了过去。

“司马!”陆非宇在船上也是看到了司马乌,立刻大喊道。

“哎。”司马乌答应一声,下一秒,步青天就已经到了他身边,开口第一句就是:“叶风尺和荆花呢?”

“他们还在岛上。”

“还在?大概哪个方向?”

“那边。”司马乌指了一下荆花走的方向,还没等再说什么,步青天便已经消失在原地了。

“司马,这个是……觉奎?”陆非宇和乔雨林双双下船,到了司马乌跟前,立刻问道。

“嗯。”司马乌答道。陆非宇两人接着又问了很多这一天的问题,都是问他们经历了些什么,司马乌也是一一解答,不时反问。三个人边说边带着觉奎上了船,离开了泯月岛的地界。

……

“风尺!”

荆花的大喊随着风传了出去,传向四面八方,最终又消失在了风中,不,有一方没有消失在空中,而是消失在……叶风尺的耳中。

“小花!”叶风尺顿时眼角一跳,一偏头,看向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气场探测瞬间全部开启,紧跟着脚下一动,整个人便飞了出去,直奔声音来的方向而去。

“嘿嘿嘿嘿,上好的血食,你是我的了。”

此时的荆花,已经浑身无力,对方显然用了类似“软筋散”一类的药物,连一级佣兵都挡不住。

荆花身子倒在一根石柱旁,因为石柱的关系,倒是还能坐着,倚着石柱,看着面前的人。

在她的面前,一个男子,一袭黑衣,但没有戴帽子,将自己的脸大方的暴露在外面。

大毒枭吴麦!

这个始终在泯月岛上的人,在潜伏中躲过了数次各种势力的相斗之后,终于出现了。

“嘿嘿嘿,这次你可跑不了了。”吴麦奸笑着,突然,背后,却是有着一声厉喝传来:

“你离我的小花远点儿!”

紧接着,一道刀光如同神龙摆尾一般,横扫而来。

“嗯?”吴麦一个弯腰,那道刀光贴腰而过,并未停歇,直接向前行进,斩在了荆花靠着的那根石柱上,直接将这根石柱削去大截,剩下的,不过半人高。但是这个高度,荆花的上半身依靠着是足够了的,所以荆花并没有受到伤害。

笑话,这都是叶风尺计算好了的,还能伤到荆花?

“终于……来了。”吴麦翻身而起,嘴角却依旧是奸笑,毫无惧色。

叶风尺速度极快,转瞬之间已经到了切近,眼看吴麦,手上一动,就要一刀砍过去,但突然眼角一跳,余光中似乎瞥见了什么东西。

“嘭!嗖嗖嗖——”

周围的石柱上,炸出一阵阵烟雾,紧接着一阵阵破空之声,叶风尺的动作戛然而止,瞬间摔在了地上,在他的身上,插着无数的细如牛毛的小针,那上面,涂着软筋散!

吴麦和他们交过手,知道叶风尺不好对付,所以对于他,吴麦直接是把药涂在了针上,而不是通过吸食。

随着叶风尺摔倒,吴麦脸上的奸笑更盛了,一副已经胜利了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堂堂刀王,这么容易就中招了,怎么样,这软筋散不错吧,这可是我师父改良的,你们不过一级佣兵,根本抵不住这东西。”

“你……”叶风尺皱着眉头,手上拿着刀,十分费力的拿刀杵在了地上,企图站起来。

“风尺……”

“呦,还能动,看来真不是个白给的货,不过,能有什么用呢?她对你很重要吧,嘿嘿,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把她带走吧,哦,对了,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在那座岛上,给她下毒的,就是我!”

“轰!”这一句话,如同一颗炸弹,炸响在了叶风尺的脑中。

他估计一辈子也忘不了荆花中毒时的样子,而现在,那个害她中毒的罪魁祸首,就在,自己眼前?!

“你……个……混……蛋……”

“哦?骂我?可是你还能做什么吗?”吴麦丝毫不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是什么意思,继续挑衅着。

“可恶!”叶风尺大喝一声,此时,竟然是强行将软筋散的药性给压了下去,猛的使劲,身子瞬间完全抬起,原本杵在地上的刀一下子斩出。

一道灰色的刀光顿时斩去,其上,还带着一股极强的悲意。

天哭地泣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