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月光孤岛 枪法对决,乌与乌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760字
  • 2019-01-22 15:20:41

“小心,既然是拼命,我可是要动真格的啦!”

申公明另一手猛地将背上剩下的那一杆枪抽了出来,此时,申家兄弟身上四件兵器,全部在手!

“真格的……难道说?!”衰煞瞳孔一缩,看着申公明的双枪和申公琪手上的双刀,眼露不敢相信之色。

这个动作,这个双枪与双刀的配合,他何尝不熟悉啊!当初自己在申公琪手下的时候,有几次看见他们用处这招,每次看见,都会心惊,这种招式,绝不是一般的两个人能用出来的。

“怎么会?你们怎么能够用出那招?这对你的精神有很大的伤害,你现在重伤,只有两成实力,根本发挥不出,难道说……你已经能用出三成以上实力了?”

直到这时,衰煞开始心虚了,申公明、申公琪这对海怪双煞,如果能使出四成实力,就能对付自己,要是三成,可能会比自己弱些,但现在,他们的实力却是在三成和四成之间。三成,自己便可不怕,四成,自己便会完蛋。

正如申公明所说的,如果自己杀了他,自己就能成为金牌佣兵,但是那样自己就会变成编制外人员。

编外人员,那个地位,可是比之爆煞、乌煞还要低,比五百煞主的最后一名还低,跟那些小喽啰枪手一样了,空有本事,却只能享受低条件。

就像是孙悟空一身本领却只能当个弼马温,而如果不满的去大闹,也只能换来个被困五指山的结局,还是那种不会有唐僧去救你的那种。

除非有一天,那个“如来佛”——比你强的人,他死了,而且候补的比你强的人都死了。或者你这个“孙悟空”自己已经到了比“如来佛”更强的存在,就能扭转地位,把他压在手底下,但那……得多难啊!

衰煞不想成为编外人员,但同样的,也不愿死!

申公明他们明显是准备拼命了,不管是三成还是四成,要不就是自己被杀,要不就是杀了他后成为编外人员,再这就是打败他之后不杀他,或是现在就逃跑。

逃跑?太丢人了!

目前看来,只有打败而不杀这一条路了,只求他的实力没有自己强吧,否则,就是死!

衰煞咬了咬牙,心一横,一刀斩出,而此时申公明已经到了跟前,兵刃前递,与衰煞的刀撞在了一起。

……

此时,泯月岛上的某座石山……

“呼——”一口气长出,叶风尺睁开了眼睛,四周,一片黑暗,虽然留有通风口,但是此时外面也是夜晚,又怎会有阳光照射进来?

叶风尺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情况,伤口早已愈合,气血经过这一会儿的调理也好了很多,内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嗯,是时候了!

叶风尺想着,一刀斩出,直接破开一个洞口,跳了出去,外面,是夜晚的天空和袭袭的冷风。

“不知道小花他们怎么样了,先往船那边走吧,我来时是……那边,然后……”

叶风尺站在原地四处看,仔细回忆中上岛后的路线,碰到郑恩等人后又怎么走的,从而计算从这里到船的直线方向。

不多会儿,方向便大约计算了出来,叶风尺紧了紧衣服,向那边走去。

……

另一边,司马乌与荆花……

“是这边吗?”奔跑中的荆花

“是。”同样在奔跑中的司马乌

“你们,慢点儿啊……”已经累到崩溃但是被生拉硬拽着正生不如死中的觉奎……

虽然有一个普通人存在,但是司马乌、荆花两个经过训练的一级佣兵的速度绝对是不容小觑,没多会儿便甩开了衰煞的那帮手下,开始专心向船的方向跑去。

“有一点我很在意,”荆花说道,“步老师几次告诉我们,一定要在十一点前离开这座岛,到底是因为什么?”

“不知道,”司马乌手上拉着觉奎,速度放慢到和荆花一样,回答着,“我们都是从未听说过‘泯月岛’这个名字,这次就被带来了,也许……这座岛上,真的有什么秘密,而这个秘密,可能就和午夜之前必须离岛有关。”

“嗯……哎,小和尚,你知不知道些什么?你在这座岛上待了多久?”荆花突然想到,在岛上待得时间比他们久的觉奎可能会知道这个秘密。

“对呀!”司马乌停了下来,终于给了可怜的小和尚一点喘息的时间,也是回头问道:“你知道些什么?”

此时三个人都停了下来,司马乌和荆花的目光全集中在了觉奎身上。

“我……哎呀,太……累了,你们,跑这么快,我……喘会儿……”觉奎一个体弱的小和尚自然是无法和一级佣兵的体力相比,尤其是在靖海大学里,大晚上腿上戴个机器跑一晚上的这种一级佣兵。这一段路下来,可把他累得够呛,喘的和风箱一样。

“没事没事,你慢慢来。”荆花看他这个样子,也于心不忍,司马乌也是点了点头,示意能等他慢慢喘匀,可刚点完头,司马乌突然目光一烈,手中瞬间拔出了柯尔特。

“嗯?”荆花余光瞟到司马乌拔枪,还没等反应,便听到“啪,啪”两声枪响!

“怎么了?!”觉奎小和尚已如惊弓之鸟,一下子喊道,又因为气没喘匀,一阵剧烈咳嗽。

荆花一伸手,把觉奎护在了身后,在她的身前,是司马乌。

司马乌侧身而立,左手柯尔特在手,对着前方的一块山岩顶部,枪口硝烟还未散尽,右手,也已经摸上了另一把枪,随时准备拔枪攻击。

此时荆花也明白了过来,那里一定有敌人,而且看样子还不是小喽啰,不然以自己的能耐,虽说气场探测练得很差,但也不会至于会连一个小喽啰都发现不了。

司马乌眯着眼,紧紧盯着前方那块山岩,说道:“你的准星已经瞄准这里了吧,我能感受到你的枪,但我敢肯定,在你开枪的那一刻,我的枪也会响,而且会准确的打在你的位置上。”

荆花眉头微皱,手上抓着觉奎的胳膊,看着那块山岩,不是移开目光看看周围的情况。

一时,四周一片安静,只有微风吹过,卷起一些石砾,也吹动着几人的衣摆。

突然,司马乌右手一动,第二把枪也拔了出来,不过,这次他指的不是那块山岩的顶部,而是侧面,那座石山的边缘。

“啪,啪,铛!”

两声枪响,一声金属碰撞的脆鸣,空中肉眼可见的,撞出一阵火花,两颗已经变形的子弹落在了地上。

“我说过,你开枪,我的枪也会响。”司马乌淡淡说道,缓缓将左手的枪也移到了那个位置,两枪同时指向那石山边缘。

而就在这时,那石山之后,突然有一只脚探了出来,紧接着一个人完全的走出了石山的掩护,暴露在了众人眼中。

乌煞!

此时的乌煞同样也是双枪在手,指着司马乌。

“这个人是个枪法高手,我来对付,你先带觉奎回去,记得,回去问问这泯月岛到底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司马乌眼睛盯着乌煞,嘴上却是和荆花说道。

“嗯。”荆花点点头,对于远距离的敌人,自己却是帮不上什么忙,而且眼看离步青天交代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远了,但是距离停船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岛上尚有不确定因素,此时绝对不是缠斗的时候。

“那你小心,这个人应该也是个一级佣兵。”

“嗯。”司马乌答应着,身子缓缓移动,掩护着荆花和觉奎。

而乌煞呢,也不阻止,始终只把目光放在司马乌一人身上,丝毫不去理会荆花和觉奎。

“走!”荆花低喝一声,给觉奎一个思想准备,紧接着手上一使劲就拉着觉奎跑开了,这时候,如果乌煞想要发难,正如司马乌所说,他的枪也会响,但乌煞没有。

乌煞对于跑掉的两人似乎是丝毫没有兴趣,盯着司马乌淡淡道:“我听裘赛忑说,你们这伙人里有一个枪法高手,看来就是你了。”

“裘赛忑?他死了吗?”

“啊,是啊,被我杀了。”

“嗯。”司马乌点点头,对于他来说,裘赛忑死不死根本不重要。

“我很想知道,他口中,不亚于煞主的人物,到底有什么能耐。”

“煞主?”

“哦?看来你还不知道这回事,不过也没关系,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身为煞主的我,现在要杀了你,或者……被你杀死。”

司马乌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面前这个自称“煞主”的人,很显然是来决斗的,所以他对于觉奎,根本不屑一顾。

这样的人,若是在武行,那就是“武痴”,在枪手这一行,就称个“枪痴”吧。

“怎么比?”司马乌开口道。

“对射!”乌煞大喝一声,双枪顿时开火。几乎是同一时刻,司马乌的枪也喷出了火舌。

但是这一次,谁都没有打中谁,因为,在开枪的下一刻,两个人便不在原地了。

对射,不仅仅是对着开枪这么简单,还需要进行闪避,一边闪避对方的子弹,一边攻击对方,直到一方倒下。

一时间,枪声不绝,四把枪频频喷火,子弹的轨迹划出一片火线阵,两道身影在这火线阵的两边转闪腾挪,只留下两道幻影。司马乌有星月迷踪步,乌煞又何尝没有保命的步法?一时间,竟然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突然……铛!

四把枪中,一把枪被打掉了!

这还没完,紧接着铛铛铛……三把枪都掉了!

两道身影顿时停了下来,司马乌和乌煞都是从一阵烟尘中现出真身,手上,都是空空如也。

这个打那个,那个打这个,子弹在空中交叉而过,又打在了对方手上,竟是同时打掉了两人的枪。

一时,寂静……

“如此,要如何分胜负?”司马乌淡淡开口,双手姿势不变。

乌煞眉头皱了皱,伸手进怀。司马乌看他的动作,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长出口气,放下了双手,自然垂于身侧。

果然,乌煞的手从怀里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把贝雷塔。

“裘赛忑的枪?”司马乌问道,这把枪他见过。

“嗯。”乌煞点点头,杀死裘赛忑之后,他将这把枪也捡了回来。

“那家伙死之前还在念叨的人,果然有两把刷子,不过,胜负还未分。”

“嗯,”司马乌点点头,右臂一抖,袖口处,突然掉出一把柯尔特蟒蛇左轮,被握在了右手,“确实胜负未分。”

袖中枪?乌煞点点头,确实是个对手,果然不止那点能耐。

“还对射吗?”

“不,这次,牛仔枪手对决法,一枪决胜负。”

“好!”

乌煞和司马乌,两个人极有默契,各自回身,背对对方,向前走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

十步!

十步刚走完,两个人瞬间转身,“啪!啪!”两声枪响!

寂静!无声……

司马乌眉头一皱,低头看去,在自己左肩向下,大概锁骨最下方的位置,多了一个弹孔,血流如注。

“我赢了……”司马乌用手捂着伤口,淡淡说道。

在对面的乌煞,同样也是表情复杂,开口道:“你赢了,你赢了……煞主!”说完,缓缓向后倒下,在他的身上,心脏位置,一个弹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