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月光孤岛 白银佣兵实力的战斗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573字
  • 2019-01-21 19:30:46

步青天一掌成爪,向后抓去,不偏不倚,宇文云臣的折扇,正好就抵在步青天的掌心。

那步青天的手掌早就用内力包裹得严严实实,虽说是宇文云臣借助了距离的力量,但这一下,却也是没破的了步青天的防御。

宇文云臣只觉得自己像是撞在了一团软肉团上,就好像是熊啊、猫啊这一类动物手掌上的手心的肉团一样,充当了个缓冲垫的作用。宇文云臣这一扇,没有给步青天带来什么实质性伤害。可是这伤害是没有了,但这力气还是有的啊。

宇文云臣从远处飞来,力量大,步青天再厉害也只是与他同级的白银佣兵,这一下自然也是做不到佁然不动,单手接人,在这大力之下,顿时手臂向后偏去。

步青天丝毫没有迟疑,借力顺势一个转身,改为正面宇文云臣,另一只手也是成爪,并了上去。

两只手都是成爪,掌心内力外放,在双掌之间凝结出一个内力球,宇文云臣的折扇刺进了这球里,却是丝毫不能再前进半步,只能卡在这球的中间。

宇文云臣此时双脚已然落地,前腿弓后腿绷,向前使劲;步青天回身之后也是一腿向后,同样如此,两个人顶牛一样,杠上了。

宇文云臣看着自己的折扇,任凭他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也是无法在使它前进一寸,而且自己知道,这内力球不仅仅是模样像球,其效果,也和球是一模一样。此时自己刺了进去,刺是刺进去了,但想拔,却是不能拔出来。

是因为拔不出来吗?那倒不是,拔出来不像刺进去那样困难,相反,很容易,但是有个问题,这内力球一旦出现缺口,那就是会真的变成一个被扎了口子的气球,瞬间爆开!

宇文云臣试了两下,发现确实是无法再进去半点,索性不试了,一不进二不退,就停在那里。

他停在那里干嘛呀?步青天心里已经明白了,因为身后已经有了声音——宇文云倩来了。

这就是二打一的好处!

步青天知道,宇文云臣就是在耗着自己,要是自己自动解除内力球,那内力球自然不会爆炸,但是同时宇文云臣也恢复了行动能力,也算是达成了他的目的。而如果不解除,就无法回身应付宇文云倩。

步青天明显看到宇文云臣那看似儒雅的笑容中带了几分狡黠。

哼,还真以为我没办法了!

步青天心中喝道,根本不用回头去看,但凭感觉就知道后面的情况,左脚一脚蹬出,正好是宇文云倩的位置。

宇文云倩本来正保持着前冲之势,一见步青天后蹬腿,顿时停了下来,动作便是迟钝了一下。

步青天冷笑一下,抬起的左腿瞬间收回,并且借着收回之势,一脚蹬在地面上,腰部后弓,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

宇文云臣也是没想到他来这么一下,这时候那内力球可还在呢,就算是他自己后退了那也只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拔出折扇”,而且看步青天的姿势,时刻有将那球拍出去的架势。宇文云臣十分相信,当自己的折扇脱离内力球的那一刻,步青天会把它拍过来。

来不及多想,宇文云臣赶紧一个箭步,跟着步青天动了起来,两个人如同连体的一样,同时向一个方向跳出一个大步,再次落地,连姿势都没变。

可是这样一来,步青天几乎是已经站在了刚才宇文云倩的位置。

刚才步青天之所以用左脚,就是因为宇文云倩对于步青天的位置,要更靠左一点,步青天在收脚蹬地的时候,又刻意控制了一下方向,此时宇文云倩几乎就是在步青天的正后方。

这还是在宇文云倩眼看步青天的动作也后退了情况下,要是宇文云倩没有后退,很可能步青天这一下就直接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她的身上。

宇文云倩停下身子,发现步青天依旧是背对自己,赶紧一掌拍出,直击步青天后腰。

步青天在停下的时候便有了动作,双手向前一递,一抬,身体下沉,十分像古代人行礼的时候的样子,同时右脚一抬,这次,是向上蹬出。

刚才宇文云倩在左边,他用左脚,现在宇文云倩在中间用右手偷袭,他就要用右脚。

宇文云臣刚落地处于被动没反应过来,便看见步青天递球、低身;而宇文云倩也是如此,突然就看见步青天蹲了下来,而且从下而上一脚蹬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顿时化解了自己的这一掌。

踢完这一脚,步青天一个收势,落脚,抬头,把头向后仰去,同时右腿收回时微屈一下,避开与地面碰触,向前甩出,左脚成铲,脚跟蹭地,整个人斜着擦了出去。

一般来说,练武之人,尤其是地位到了这样的佣兵,怎么也是不肯从人家胯下过去的,太丢人了!可步青天,偏偏就这么干了!

一个滑铲,步青天从宇文云臣的双腿之间钻了出去,化解了夹击之势,一松手,把内力球拍了出去。

宇文云臣没想到这点,而且就算他想跟,那也是将双手从胯下穿过去,怎么样也得来个大马趴摔那儿,同样无法改变什么。

一下子,折扇脱离内力球,而内力球又被步青天拍出,到了两兄妹之间,瞬间爆炸。

步青天滑铲之后立刻翻身而起,目视二人,身上的衣服被内力球爆炸发出的气流吹动着。

陆非宇和乔雨林在一旁树林里看戏,拿气流同样也吹的他们的衣服翩翩而舞,在他们身边,是一片一片倒下的枪手。

显然,在步青天与宇文兄妹对战的时候,这俩人也手痒痒了,把这一众杂鱼收拾了一顿。

“打了多久了?”

“快一个小时了吧。”

“太厉害了,真的是太厉害了,这种阶段的人的战斗。”乔雨林两眼都要冒光了,白银佣兵的战斗,可是不多见啊。刚刚那些场面,都刷新他的世界观了。

“这不算什么,看来那两个兄妹也是铁了心要吃我们,所以都收敛着,没有使出太强的力量,和步老师一样。”

“什么?这……这还是收敛着的?”

“嗯,看来是怕伤到我们,现在他们的人都完了,他们还留力,看来是认定了你我要是能被他们带走,足够抵得上那些人的牺牲,所以根本不为那些人的死而放开手脚。如果真的放开了手脚,三个白银佣兵,近一个小时的战斗,这座岛恐怕都要保不住了吧。”

陆非宇说着,眼睛微眯,看着步青天三人,想从他们的战斗中学习一些什么。殊不知,就在某地,正如他所说,白银佣兵的战斗,宛如一场灾难……

“铛!”衰煞一刀斩出,与申公明的红缨枪相撞,发出脆响,顿时一股狂风从二者相撞的位置散开,其中夹杂着数道刀光——来自衰煞的刀光。

“唰唰唰——”刀光所过之处,皆是出现了整齐的切口,就好比一个顽皮的巨人拿着一把锋利的宝刀,在恶作剧般的对这里的地面与石山进行切割。

但是,这里没有巨人,有的,只有一个白银佣兵,和一个只能发挥出两成实力的金牌佣兵。

此时两人所处的位置已经不是原本的位置了,在长时间的战斗中,两个人的位置早已改变,但是改变不了的是,那一个个的切口——衰煞和申公琪带出的刀光所致,和一个个不规则的大洞——申公明的内力所致。

此时,周围百余米的石山、石柱已经没有高度过一人高的了,而且地上也不再是平平整整,而是变成了一个“被猫抓过的麻子脸”,满是坑洞和切痕。

最夸张的是,因为方圆百余米内有一个位置已经到了一处海岸,而正巧他们在较量过程中到了那个位置,所以……那里的海岸,比之以前,海岸线缩进了数米!

白银佣兵实力的全力交战,恐怖如斯!

若说这里仅仅是两个人打斗留下的痕迹,谁会相信?可能更多人会相信这是来自一场不知名的灾难吧。

“呲——”又一次碰撞,申公明受力,一下子站不稳,顿时向后贴地擦出数米,手中枪杵地,才算停下。

衰煞侧身站立,左侧朝向申公明,剑鞘在手横于身前,右手持刀偏后,斜眼看着申公明。

“嘿嘿嘿,没想到啊,当年水煞大人和海煞大人没有杀死你,留你苟延残喘,今天却是要让我来杀死你,可惜啊,你现在已经不是煞主了,不然杀死你这个高级煞主,我可是扬名立万了,但也不差,好歹现在我杀了你也能混个金牌佣兵当当。”

申公明看着他,嘴上冷笑:“切,我就知道,飞煞集团,根本不会出现真正忠诚的手下,不管是领导还是下属,都是流水的,不过,杀了我,对你而言,有什么好处?”

“嗯?”衰煞听了这话,微微一愣,眯了眯眼睛。

“杀了我,当金牌佣兵,可是你有那个本事吗?飞煞集团五百煞主的规矩是只能有五十个金牌佣兵,你确定自己强得过他们?还是说你确定他们已经死了一批现在凑不齐五十个了?现在你是白银佣兵,还能顶个煞主名头,要是真杀了我成了金牌佣兵,估计会被划到编制外吧,除了被开除,就只能享受和一级佣兵一样的待遇了。”

“你闭嘴!就算被开除又怎样?我是金牌佣兵,就算不靠组织,也能割据一方。”

“你自己都说了,你是金牌佣兵,,可以割据一方,你以为他们会愿意看到这样结果?不是组织里的人,那就是敌人,如果让你成长起来,定会成为一个大敌。他们不会放你走,所以,你的结果就是……成为编制外人员,与那些五百名以下的人一样待遇,如果你执意退出,只有一死!”

衰煞眼角一跳,确实,如果自己成了金牌佣兵而又无法比那五十个人强,那么自己就只能成为编制外人员,那是那些无法比煞主们强大的后补成员,以一级佣兵以下的人居多,一级佣兵都没多少,更别说更上级了,要是自己一个金牌佣兵成了编制外人员,那可真是笑柄了。虽说现在机制已经停止运转,但这种情况,绝对会在组织的记录上大大记上一笔。

“不过呢,”不等衰煞说什么,申公明又开口了,“虽然把你弄到这个地步挺好的,但我可不想死,所以,还是不要出现这种情况比较好。”

说着,申公明一手持枪,另一手却是又摸上了背后另一杆枪,猛地抽了出来。

“小心,既然是拼命,我可是要动真格的啦!”

此时,申家兄弟身上四件兵器,全部在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