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月光孤岛 海怪双煞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98字
  • 2019-01-20 16:40:40

“呼——”风吹过,衰煞和那神秘人的衣服都是被吹得摆动着,奇怪的是,那神秘人的衣服,中间腹部的位置,却是故意的凸起着,似乎是有什么东西。

半秒,神秘人双脚落地,手中枪一挑,把衰煞的刀挑了起来,衰煞也不反抗,顺着力量自己收回了刀,依旧以那神秘诡异的笑容看着来人。

“怎么,堂堂的衰煞,却是在这里欺负小孩子了。”那神秘人把枪一甩,侧身看着衰煞。衰煞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那神秘人转过头,看向司马乌等几人,说道:“你们放心,是你们罗校长找我来的,他说这件事的程度已经超出他的预测了,所以让我来帮你们一下。”

司马乌几个也都反应了过来,刚刚那神秘人一来,那原本属于衰煞的威压便是消失不见,而且,根据他们的感觉,这消失,可不仅仅是主动地,其中,还包括了外力。

这个老头是谁他们不清楚,但是就他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很可能已经是白银佣兵了,而能用外力撞散一个白银佣兵的威压的,实力自然也会是白银佣兵。

也正是这一点,让司马乌他们对这个神秘人很相信。

如此实力,是要杀还是要抓,那都是挥挥手的事儿,还用得着骗他们?先获取他们的信任?再次,罗校长的事他们从未向任何人提起,金丝猴曾跟他们说过,接任务时,只是说这支佣兵团有几个年轻的一级佣兵,这也就表示,对外人来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运作这支团队。

就算是外出有老师带队,也不过是金丝猴、步青天他们。罗克是断然不会露面的,既然对方知道罗克,还以“校长”称呼,更是知道他们的关系,应该是真的无疑。

司马乌和荆花交换了一下眼神,表示可以相信。

这是,那边被晾了半天的衰煞终于开口了:“嘿嘿,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的老主子还有他的那个寄主哥哥吗,怎么,当了这么多年缩头乌龟,终于肯出来了?”

语气之中,满是讥讽。

“嗯?”司马乌眉头一皱,衰煞刚刚说了两个人的身份,可这里……只有一个人啊。

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传来:“软骨头!你就是这么对你以前的主子的?嘴里不干不净,小心我一刀裂开你的嘴。”

这句话一出,司马乌等人更吃惊了,因为,这个声音不来自他们二人的任何一个,不管是那个老头,还是这个神秘人,都不是这种声音。但是……这声音的发源地,却是这神秘人的身上,而这神秘人,却是面朝司马乌等人,嘴丝毫未张。

“喂,混蛋,快把我放出来!”这时,这个声音又出现了。

“啊?好吧。”那神秘人似乎很无奈,伸手解开了风衣扣子,风衣一开,司马乌等人这才看出其中奥秘,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在那人身前,肋骨下方,腹部的最上方,就是胸腹交界的地方,还有一颗头!看上去似乎比一般正常人的头小上一号,而且通体颜色苍白,不是白种人的那种白,而是不健康的病白。

那颗头也是一鼻子、一嘴、俩眼、俩耳朵,五官与常人无异,但是头上,却是寸草不生,一根头发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青筋,整个头看起来十分诡异。

这还不算完,在这个人的腹侧,也就是这个小头的左右各自稍微往下几寸的地方,竟还各生出了一根手臂,大臂小臂肘关节,一只手五个手指头全都不缺,跟正常的手臂一样,只是也是略短,跟那小头比之正常头一样,是缩水版的。而且这两只手臂,也是不健康的苍白,皮包骨头,如同枯槁老人的手臂,像两根火柴棒一样。

这个神秘人,竟然有两个头、四个手!

“这……”司马乌呆呆的看着,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畸形!双胞胎畸形!”

“喂,等等,”那神秘人立刻说道,“只有他是,我不是。”说着用手指了指肚子上的头。

“喂!”那颗头立刻抗议。

“这……”

“你都说了我们是双胞胎,那么我们也就是两个人了,两个人有两个大脑,有两种思维,难道不对吗?”神秘人笑道。

司马乌看着他,心中却是一阵震动,两个人共用一个身体,那这身体的指挥权到底是在谁那里,如果是两人同时,那么,这需要多大的默契才能完美的掌控这具身体啊!

这时,衰煞再次闲不住了,开口道:“呵呵呵呵呵呵,没想到啊,当年的海怪双煞竟然再次出现了,只可惜啊,你再也不是海怪双煞了,你只是个失败者。”

“你给我把嘴放干净些,我可是你的主子!”肚子上的头显然脾气要差一些。

“主子?那是以前了。”

那神秘人看着衰煞和自己的肚子说话,自己又回头跟司马乌说道:“啊,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申公明,”一指肚子上的头,“这是我弟弟,申公琪。”

司马乌内心:“你还有没有个哥哥叫‘申公豹’?”

“我们是兄弟啊,虽然他脾气不太好,但还是个好人,对了,你身后的就是那个和尚吧,快把他送走啊,这个老头我来对付就行了。”

“啊?哦!”司马乌这才想起正事,赶紧和荆花一起,带着觉奎和尚,从一旁跑开了。

衰煞看着跑走的几人,眉头一皱,但深知有申公明在,自己脱不开身,于是大喊:“你们,给我追上他们,抓起来!”

“是!”众小弟答应着,追了过去,但衰煞心里知道,这不过是个安慰罢了,凭他们,怎么可能追得上一级佣兵,就算追得上,也自然不是对手。

“怎么?看来你放弃了。”申公明笑着说道。

“哼!有本事去找水煞大人和海煞大人,跟我这儿算什么?欺负小辈吗?”

“海煞和水煞……嗯,我确实是会去,但现在,我得先把别人交代给我的事儿办完。”

“切,你好歹也是一介金牌佣兵,难道还要跟我一个白银佣兵耍横?”

“啊呀呀,话不能这么说,只能说……你自找倒霉摊上这事儿了。”

这是肚子上申公琪不耐烦了,一伸手把腰上的两把刀抽了出来,喊道:“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杀了再说!”

这两把刀和两杆枪,本来就是给这四只手准备的。

衰煞眉头一皱,一手拿刀一手拿刀鞘,率先冲了过去。申公明脾气好,但是也不是怯战之人,顿时迎上前去。

“当啷!”是衰煞的刀和申公琪的两把刀发生了碰撞,紧接着,申公明手中枪对着衰煞的脑袋刺了下去,衰煞左手一抬,用刀鞘挡了过去,同时右手一动,抽了出来,再次攻击,申公琪又是做出相对动作。

申公琪两把刀,申公明两手拿着一支枪,三把兵器对战衰煞一把刀、一个刀鞘。

衰煞一边招架,一边讥笑道:“申家兄弟,当年你们一体二心,两个人各自是一个煞主,双煞共体,人称‘海怪双煞’,那是多么的威风,更是实力到达金牌佣兵,挤进了五百煞主的前五十之位。可惜啊……”

“哼,你以为你说这些会有什么作用吗?扰乱我?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我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是啊,水煞大人和海煞大人当年与你们二位对战,最终把这‘海怪双煞’的头衔抢过来自己带,而且后来还接连突破,跃至前十、前五之位,可不是你能抵得过的。”

“哼,废话少说,我先杀了你们这些墙头草,再找他们报仇!”申公琪忿忿道。

“哎,话不能这么说,我们煞主的规矩就是,一旦更替,那么属下就得隶属于新煞主,我原本是你申公琪的下属,但现在水煞大人取代了你的位置,我就得隶属于水煞大人的麾下,这可不是我墙头草,而是组织上规定如此。更何况……”

衰煞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手上一动,顿时刀子突破了申公琪的防御圈,向上挑去,划过申公明的左脸,给他留下了一道细细的伤口。

“更何况,你还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嗯……”申公明摸了一下伤口,看了看手指上的血,皱起了眉头。

“呵呵,慢说你全盛,就算是只有全部实力的五成,啊不,四成,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很可惜,你的实力仅有两成左右,恐怕是连我都杀不死吧。”

申公明听了他的话眉头更皱,对肚子上的申公琪说道:“看来,今天我们要拼命了。”

“昂,是啊,这个软骨头,看着我就火大。”

申家兄弟,一人双刀,一人双手拿一枪,再次冲了上去,与衰煞,打在了一处……

……

此时,步青天那里……

宇文云臣后退两步,手中折扇半开,向后虚空一撑,这才算稳住了身形,眉头皱着,暗自心惊,抬头一看,步青天正与妹妹斗在一处。

宇文云倩的内力与宇文云臣师从一派,但是最擅长的却是点穴功,本来这是一门极其难缠的武功,但奈何步青天对于自身穴位的控制远高于常人,可以在短时间将全身穴道进行微微的挪位,就算真的点中也无济于事。更何况,步青天天青飞影步法十分轻巧灵动,现在别说点中,就是碰不碰得到他,也得另论。

宇文云臣脚下一动,整个人便像离弦之箭一般,霎时飞出,手中一动,折扇合并,向前探出,内力相裹,此时这不是一把折扇,而是一支利箭的箭头!

步青天耳听得身后风响,目光却是紧盯着面前的宇文云倩。宇文云倩比之她哥哥还是稍微逊色了几分,尤其是在点穴功无法发挥作用的时候,更是战斗力大减,在步青天手下撑不住几招,便露出了破绽。步青天反手一掌,一下子便将她震飞出去。

此时,宇文云臣也到了身后。

步青天一掌过后丝毫没有迟疑,不再追击,头也不回,直接一掌成爪,向后抓去。不偏不倚,宇文云臣的折扇,正好就抵在步青天的掌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