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月光孤岛 裘赛忑落幕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287字
  • 2019-01-19 15:21:38

“砰砰!”枪响两声。

第一下,乌煞被裘赛忑的外衣迷惑,一枪射在他的外衣上,而第二枪,却是直奔那裘赛忑本人而去。

裘赛忑右手伸出,不顾一切,直接去抓那落在地上的贝雷塔,耳听见两声枪响,根本来不及反应到底那枪打到了哪,只觉得头顶劲风一阵,是衣服被子弹打飞带出来的,但还不等他多思考什么,右臂便被贯穿了。

第二颗子弹,直接贯穿了他的右臂。剧痛!瞬间袭来!

“啊!”裘赛忑痛喊一声,前冲之势不变,右臂因为被打穿,不仅整个右臂都没了直觉,而且还被那子弹的力量带着向一旁偏了去。

裘赛忑没有任何犹豫,借着依旧存在的势头,左手一抓,将贝雷塔抓在手里,一个翻身,咬着牙,看着乌煞,扣动扳机。

而与此同时,乌煞双枪对准了裘赛忑,同样也是开枪。

“砰!”

“砰砰!”

“铛!”

“铛!”

一阵声音过去之后,烟尘渐渐消散开来。裘赛忑左手依旧保持着射击姿势,但是手上的枪却是已经消失了。而同时消失的,还有乌煞右手的枪,此时乌煞的右手里,也是空空如也。但是乌煞左手的枪,却还在,而且,还给裘赛忑的胸口,添了一个窟窿!

“哇——”裘赛忑喉咙一动,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肺叶被打穿了,那伤口离心脏不远,看来是因为自己此时的姿势而让乌煞没有找准心脏的位置,当然也可能是他故意为之,不过不管怎样,裘赛忑都是没死,但是,也和死没什么差别,却比死亡更难受……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不要小看煞主。”乌煞缓缓走到裘赛忑面前,把左手枪扔到右手里握着,用脚把裘赛忑的身体转过来。

裘赛忑丝毫没有反抗,任由他把自己踢到仰躺姿势,两眼静静地看着他。

“不得不说,你的算盘打得很好,觉奎和尚,确实是一张王牌,但是,这张王牌,不是你能拿得到的,这里有比你更强大的人在,你以为一切在你的掌握之中?把我们当作棋子?其实,你才是棋子。”

乌煞看着他,不屑地笑着:“一颗没有用,还有些自大的棋子!”

裘赛忑看着乌煞,冷笑两声,说道:“没错,我承认我是小看你了,但是……你以为你是什么?衰煞又是什么?没有下棋者自己出现在棋局里的,你们会出现在这盘棋里,就说明……你们,也是棋子,只不过,比我多活了些时间罢了。”

“你!”乌煞眉头一皱,手上的枪顿时指向了裘赛忑的头,大有要直接一枪打爆他脑袋的样子。

“你们来这座岛上,不是为了觉奎,是为了那几个小鬼吧!”裘赛忑可能是怕乌煞真的直接开枪,立刻大喊道。

“嗯?”乌煞看着他,说道:“没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放心,他们会去见你的。”

“嘶嘶嘶,”因为受伤,裘赛忑发出了古怪的笑声,“他们?我敢说,他们才是最难办的棋子,我虽然不知道下棋的人到底是谁,但我肯定,如果让他选择,他一定会想要第一个把那些小鬼吃掉,因为他们太可怕了,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达到了一级佣兵的水平,这要是在你们那里,估计地位会很高吧。”

乌煞眉头皱的更紧了。

“知道吗?他们每一个,都是能够成为煞主的存在,而且其中不乏有很快就要迈进高级佣兵之门的人,其中一个善用枪的,我都不自信能赢过他,而且我敢说,你也赢不过,乌煞,你也赢不过!他要是在组织里,肯定会取代你……”

“砰!”

乌煞开枪了,子弹贯穿了裘赛忑的头颅,终结了他的生命,也把他的话给打断在了肚子里。

“取代?没有人能取代煞主,区区外面的人,怎么会比组织里的人更强?裘赛忑,放心,连你这种人都会夸耀的人,我一定会见见的,反正我们的目标本来也就是他们,我会让他去陪你的。”

说完,乌煞收枪回套,捡起被打掉的枪,走开了。

……

郑恩那边……

“在那边,去追!”郑恩探测着,确定了一个方向,立刻指挥人前进。

其实郑恩内心还是很纠结的,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追,还是不追,对自己都没坏处,但关键要是追的话,太费事儿了!这么半天,别说追上,就连影儿都没有,也就是自己有气场探测,能知道他们确实存在,不然自己根本都不敢确定人真的在前面。

哪怕是到了现在,借着自己是高级佣兵的实力,虽然受伤,但还是不断的在拉近距离,可依旧是不见其人。

郑恩边跑边想这些事,突然,内心一阵震动,气场探测显示,一个人凭空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探测范围之内。

怎么会?

郑恩大惊失色,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那个原本跟在叶风尺等人身边的步青天,这个白银佣兵的强者。

也只有这样的强者,才能做到如此吧。

郑恩心里想着,脸上冷汗“忽”的冒了出来。

仿佛就是为了吓死他一样,身边一个小弟突然喊了出来:“老大,你看前面!”

郑恩吓了一跳,难道真来了?

抬眼一看,却发现不是自己印象中那个人,而是一个老头子,看上去死气沉沉的,佝偻着个腰,拄着一根手杖,看上去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家。

郑恩会认为是普普通通的老人家吗?当然不会!

“您……”

那老人抬起眼皮,看着郑恩等人,淡淡开口:“那些小鬼是我们的,你们不配!”

话音刚落,一阵内力威压顿时席卷而来,与步青天的不同,这个老人的威压,更具有杀气!

“呃!”郑恩瞳孔猛地一缩,喉咙一紧,紧接着“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一口血,可以说是他心口中提着的最后一口气,这一口鲜血喷出,郑恩内伤复发,当时眼前一黑,直接摔倒在地。身后的小弟们更是不济,一个个虽然因为身体原因还没直接昏过去,但也差不多了。

好在这威压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瞬间,便是消失不见,这些个小弟一个个清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跑!

死命跑!撒丫子跑!往回跑!

一个接一个,在这种压力下,他们的脑子中除了“跑”毫无东西,至于郑恩,根本不需要去检查什么,直接被他们划在了死亡名单中。

衰煞的人站在一旁,有人问道:“不需要杀了他们吗?”

“看他们跑的方向,刚刚咱们停船的地方那艘大船就是他们的,已经被咱们毁了,他们走不了,马上就到了那天劫的时候了,到时候不用我们出手,他们必死。”

“也是啊。”

他们上岛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就是郑恩他们停船的地方,这么一艘大船,肯定拉了不少人,这都是威胁,必须除掉。

于是,他们就把这艘船给毁了。也不知道那些小弟累死累活跑回去,却发现自己的船已经被毁了是个什么想法。

衰煞收刀回鞘,依旧用它当了手杖,撑着身子,整个人又回到了那垂暮老人的样子,但是这一次,他眼中的精光,却是根本没有退去……

“小鬼……嗬!”衰煞大喊一声,瞬间,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在场的那些小弟们一愣,但瞬间便被一阵巨响吸引了视线。

那是一座石山,或者说……它原本应该是座石山,就在本来郑恩前进方向的正前方,却是就在这里被衰煞给拦了下来,这也就是说……这个石山之后,便是荆花等几人的位置,其结果只会是比一座石山多上几个障碍物罢了,却是不会有错……

而此时,这座看起来很结实的石山,却是从底部稍微偏上,大约有半人多高的地方……断了。

没错,就是断了!

切口断面如刀砍斧剁一般齐,那样子就是被什么利器给拦腰切断的——如果有那么大的刀和能使用这把刀的巨人的话。

这把刀和这个巨人当然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一个老人,和一把藏在手杖之中的刀。

“这……这是衰煞老大?”一个小弟率先说道,声音已经颤抖。

“嗯……”所有小弟不知道是有意说话还是只是喉咙的呻吟,发出了这么个声音。在这一刻,衰煞的实力,在他们心中,有了一个全新的定位。

不止是他们,荆花等人也是。

他们的位置确实就在那座石山之后,只是多了几根石柱罢了,突然身后传来如此巨响,他们怎能不惊讶?回头一看,便看见那一座石山倾斜而倒,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巨大的烟尘。

在他们的印象里,对手最强的不过是郑恩,何时又多了这么个高手?

就在下一刻,一阵根本不容他们反抗的威压落在了他们身上。那是,衰煞的威压!是白银佣兵的威压!衰煞已经锁定了他们!

瞬间,那几根比之石山根本不足一提的石柱齐齐轰然倒塌,几人面前的景象仿佛被肆意伐毁的森林遗址一样,不止是错觉还是真的,几个人的眼中,似乎有一个黑点儿正在由小变大,像是在向自己飞来。

半秒不到,仿佛突然而至一般,那个黑点儿已经是人的大小,瞬息到了他们面前,紧接着“铛”的一声!停了下来。

在他们面前,原本的那个小黑点儿已经变成了一个老人,两手一手刀一手刀鞘,拿刀的那只手前伸,利刃前探,而在他的身前,则是一个比他稍微年轻些的人,身穿土黄色大风衣,手上一杆红缨枪,飞身而起,枪杆儿直杵在地上,挡住了刀。

衰煞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微微一愣,紧接着,便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