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月光孤岛 觉奎现身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73字
  • 2019-01-17 16:40:10

此时,泯月岛上,叶风尺一行人……

叶风尺为了阻止黑袍人吴先生,也就是已经揭露了身份的吴麦,背对郑恩,遭到了郑恩的攻击,带着内力的子弹穿过他的身体,在他的前身和后背上各留下十余个伤口,一时血流如注。

荆花快速干掉与自己对战的瘦高个一级佣兵,立刻到了叶风尺身边,抱过叶风尺,逃了出去,而司马乌也在牵制了一会儿之后,也隐入石林,躲过了郑恩等人的追杀。

其实不是逃过,而是郑恩就没打算追杀他们,若是一心要杀他们,只要向前追赶,气场探测外放,荆花抱着叶风尺肯定跑不快,到时候找到位置追上了,以郑恩的实力,对付二人绰绰有余,只剩个司马乌也是没有办法再做什么了。

也正是因为郑恩没有真的想赶尽杀绝,他们三个人,这才逃出生天。

“咳咳,小花,把我放下吧。”叶风尺咳嗽两声,对荆花说着。他能感受到,自己的重量几乎全在荆花身上了,荆花又不是力气巨大的女汉子,又不是速度过人的飞毛腿,这么抱着自己,绝对走不快。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荆花此时的速度十分令人无语,虽然佣兵的体质让她跑的要比常人快,但在这种情况下,她比一般女孩子跑步还要慢上一些。

身后,司马乌脚踏星月迷踪步,很快追上了二人,也是说道:“花姐,先把叶老大放下吧,我看过了,那些人还没追来,先把叶老大的伤口处理一下。”

他这最后一句话管了用了,荆花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对对对,快!”说着把叶风尺放了下来,正好周围一个石山,就把叶风尺倚在了这石山之上。

叶风尺此时意识也是比较清醒,刚刚子弹击中身体带来的疼痛眩晕感也是轻了些,坐在地上,下意识的开启了气场探测,想看看周围的情况,手不自觉的向后一靠。

就这一下子,叶风尺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气场探测向身后下方一扫,靠在地面上的手上内力一震,同时回头大喝一声:“谁!”

他这一下子,弄得司马乌和荆花都有些懵,但看见叶风尺的手偏后仅几寸的位置,那石山的底部,突然裂开了,紧接着“咔啦啦”一阵石块掉落,竟是露出了一个能让人进出的洞口。

这下面竟是空的!

不仅如此,荆花、司马乌两人眼光向里一看,叶风尺也是刚刚就回了头,此时向下一瞟,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那个洞里面的光头人士身上。

“觉奎!”

……

这个时候,正好是郑恩休整,得知吴麦已经脱队,于是打算撤退,但是却有个自作主张的二货手下拿望远镜看到叶风尺三人的时候。

不管是身无丝毫伤口的荆花,还是内力强大的叶风尺,又或是观察力敏锐的司马乌,竟都是没有发现,这个地方,地势偏高,但却没有高物遮挡,竟是完全暴露在了郑恩等人的眼中。

而此时,那个自作主张的小弟十分得瑟,也没看望远镜,正向郑恩请功呢,却是没看见这边的情况。

……

“你,你是觉奎小和尚?”司马乌问道。

“嗯……是,是我。”觉奎一来是饿的有些发蒙了,二来也是最近这些天精神高度紧张,一时间思维有些跟不上。

“我们,是来帮你的,你出来,我们来救你。”司马乌措了一下辞,跟觉奎说道,其实自己都心虚。

救他?把他带走到最后是要交给雇主的,到时候雇主要杀要剐,他们可是一点儿也不知道。觉奎好歹是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么骗他,真的是有些于心不忍。

“真……真的吗?”

“真的啊,这岛上有人要抓你,我们救你,不然你会死在这儿的。”

“可是我师父……”

“你师傅就是让你等我们。”叶风尺不耐烦了,直接插话。

荆花皱了下眉头,拍了拍叶风尺示意他别急,微笑着跟觉奎说道:“你是不是饿了呀,我们有吃的。”说着就把身上的压缩饼干拿了出来。

这刚一拿出来,那小和尚眼都直了!直勾勾看着饼干,眼睛里面都冒绿光了,嘴里面好像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荆花从刚才就看出来觉奎是饿了,所以就打算先用吃的引他出来,没想到竟然如此成功。

“还有呢!”荆花笑着说道,把身上的水果干、巧克力、蔬菜饼、牛肉干啥的全摆出来了,还有自己的水壶,也放在了一边。看的叶风尺直发愣,他俩天天在一块儿,他都没发现荆花身上带了这么多吃的。

果然啊,不能低估女生装零食的能力。

荆花刚把这些摆出来,忽然之间只觉得眼前身影一闪,就看见两只手“蹭——蹭——”一晃而过,再看,饼干、水壶和水果干就没了。

再看一边,觉奎和尚一手饼干一手水壶,怀里还夹着水果干,狼吞虎咽!

三个人看着都愣了。

其实真不能怪人家,人家也不是苦行僧,就是普普通通,念经、吃斋的小和尚,哪受过这个罪?一看见吃的,也不顾形象了,左右开弓,一口吃的一口水吃起来了。

“这个……”

司马乌在一旁看着,也是一阵无语,面对这个毫无吃相可言的人,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

“不管如何,总是要带走他的吧,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也不能让他吃太多了,不然会影响赶路的。”叶风尺在一旁斜着眼看着觉奎说道。

因为刚才已经撒谎说是要带他到安全的地方了,叶风尺也克制着,没让自己说漏嘴,眼神打量着这个小和尚。确实,且不说这么吃对胃肠好不好,就是一会赶路,在暴饮暴食之后,肯定不能剧烈跑步,但这里可是还有着很多敌人的,郑恩算一个,鬼知道还会不会有别的什么刘恩、王恩的。

也就是这个时候,那个作死的小弟见郑恩没有表扬自己,于是又去看望远镜,但是就这一下,他就愣住了。怎么了?三个人改四个人了,而且,那凭空多出来的第四个人——是觉奎!

“那是什么啊!”这小弟心中是又惊又喜,手指着那个方向,连声音都颤抖了。

“什么呀?”

“喂,快说!你看见什么了?!”

周围人顿时大喊着,他们可没有望远镜,也没有那个小弟站的位置那么好的视野,于是都开始叫闹着,让他别卖关子。

那个小弟大力吞了口口水,动作十分夸张,手依旧指着那个方向,说道:“觉……觉奎,是觉奎!”

“什么?!”

“真的?”

“终于啊!终于可以走了!”

顿时喊叫声一片,其中一个小弟走到郑恩身边,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说道:“老大,下命令吧,为兄弟们报仇和抓觉奎竟然可以同时完成!”

“是啊,老大,下命令吧!”另一个人也附和着。

郑恩看了看这些人,有的在兴奋,有的在争夺那个望远镜,想看清楚是不是真的——从他们看完之后的表情来看,是真的。还有几个,也是一脸激动的看着自己。

“你……”郑恩也是气得都不行了,本来自己都打算走了,这个时候你突然作这么个妖儿干什么?这下好了,不仅有报仇这事儿了,还有另一事儿。

不报仇,自己手下的弟兄不信任自己了,不去完成任务,估计以后自己这块儿招牌就没了。这罪过怎么还越来越大了?

郑恩叹口气,事到如今,毫无办法,咬咬牙:“所有人听着,前进,抓觉奎,杀了那三个人,为兄弟们报仇!”

“是!”区区二十人左右,声音却是震天响!所有人的士气,在这一刻空前高涨,但是,作为领帅的郑恩,却是十分沮丧……

“姓吴的,你等着我的!”郑恩在心中暗暗骂道。

……

另一边,裘赛忑与乌煞……

裘赛忑小心翼翼的走在一根根石柱与一座座石山之间,手上拿着自己的贝雷塔,警惕的监视着四周。虽然他不确定乌煞会不会来,但是刚才那两枪,显然不是别人能做到的,而以自己对乌煞的了解,他肯定会亲自来对付自己。

至于衰煞他们,以裘赛忑对衰煞的了解,他根本不会在意裘赛忑背叛这件事,反而会关注那三个孩子。这样看来,来的很可能只是乌煞一人。

没想到啊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那三个人竟还能为自己做挡箭牌,引走最难办的衰煞。只要衰煞不亲自来,其余人虽说棘手,但还不至于一点办法都没有。

裘赛忑越来越觉得自己遇到他们是一件很棒的事,不过衰煞没有和步青天碰上面倒是他没想到的,本来只要这两个人互相抵消,剩下的这些,自己都能解决,抓走觉奎,趁机溜走,或许还能再杀个高级佣兵,太美好了。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宇文兄妹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仅仅是一个白银佣兵的空余,便是束住了他的全部手脚。

突然间,裘赛忑眼角余光感觉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那感觉就和眼角沾了个灰尘差不多。但是裘赛忑是谁啊?是灰尘不是灰尘他还能分不清?

心中一凛,一个闪身,几乎是同一时刻,枪响之下,一颗子弹划过原来他站的位置,继续前行,直到打在一座石山之上。

裘赛忑手中持枪躲与暗处,心中一根弦紧绷,这,便是他此行第一场关键的对战。

乌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