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月光孤岛 步青天登岛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21字
  • 2019-01-15 19:37:52

此时,距离郑恩等人有一段路程的一处山岩上,站着一黑袍人,吴先生!

因为刚才叶风尺那一刀,他的套头帽子已经没了,此时只能以本来面目示人,一双黑眼圈浓重眼窝凹陷的眼睛看向不远处郑恩等人的位置,面有狠辣之意。

“哼,竟是连一个都没了,可惜了这些人,要是能为我所用,还是能够方便点儿,那个女人,我看你还能跑哪去,乖乖的跟我回去,当血食吧。”

这个神秘的黑袍人,令郑恩都要惧怕的吴先生,不是别人,正是在那小岛上用毒花毒了荆花,又去毁了夏神医的居住之地,被步青天一掌拍飞但却因为身上的蛇皮守灵软甲而捡回一命的,白银佣兵,百草不生魏千蚺的徒弟,但现在已经被夏神医逼的让他不得不将其逐出师门的,一级佣兵,大毒枭吴麦!

“咳咳咳咳……”吴麦一激动,又是一阵咳嗽,步青天那一掌虽然被蛇皮守灵软甲挡住了,但那力量却是让他的肺部收到了创伤,这辈子可能也少不了这“咳嗽”的毛病了。

吴麦面露狠色,手上几根指头来回动着,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在那之间活动,只是肉眼看不见罢了。

“蛊毒用完了,最后一个中蛊的也死了,这下子,不好办了,只能希望那无用的棋子还能再废物利用一下了。”

说完,隐入了黑暗之中。

另一边,裘赛忑……

裘赛忑缩在岩石之后,确保从身后没有一个人能看见自己的位置,怀里抱着狙击枪,神色不定。

“怎么可能?那只是一把手枪而已,竟能……而且,竟然这样就发现了我,早知道就先做了他,怪我,竟然认为那个用刀的是我最大的威胁,如果没有这个枪术高手,就算是那个用刀的又能奈我何?”

“唉——”裘赛忑一声长叹,却突然之间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枪响,瞬间精神紧绷,一个闪身,眼睛一瞟就看到了子弹的来向,右手闪电般往腰间一探,去拿贝雷塔。

就在这时,第二声枪响,来自一个方向。裘赛忑甩手一枪,紧接着一个卧倒,隐进了山岩之后,从开枪的那个方向来看,看不见他的身影。

刚刚倒下,不远处半空“嘭!”的一声,一阵火花。紧接着“当啷、当啷”两声,两个小东西掉到了地上,却是两个子弹头,都有凹陷,很明显,是来自两个人开枪的碰撞。

另一边,那开枪的人放下了狙击枪——因为狙击镜中已经找不到了目标——自言自语道:“看来是不打算接我的这个礼物啊。”

紧接着,又对身旁的人道:“衰煞老大,我发现裘赛忑那叛徒了,我这就去把他杀了!”

这个人,正是乌煞!

而他的身边,除了衰煞,还有那几十号人,都是带来的好手,大部分手上都是冲锋枪,还有轻机枪,只有小部分拿的是手枪,比之郑恩的手下,那是威风百倍!

“啊?”衰煞依旧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抬起头发出疑问的声音,像是耳背没听懂他的话一样,但不用乌煞再重复一遍,他却又是了然道:“啊,你去吧,我要去找那几个臭小鬼,把他们抓起来……狠狠的折磨他们!”

最后那几个字出口之时,衰煞整个人一改身上的浑浊之意,顿时凌然杀气毕现,身后一众小弟一下子全都是汗毛倒竖,脸上似有冷汗冒出。

但好在,仅仅是一瞬间,衰煞的气势又消失了,再次变回了那垂暮老人之状,拿着手杖,缓缓向前走去,一众小弟不敢拖沓,跟在后面。

乌煞将狙击枪随便甩给一个人,摸了摸腰上的手枪,自言自语道:“裘赛忑,想跟煞主作对,你也太小看这五百煞主了吧。”说完,向另一个方向而去。

那是,裘赛忑刚才的方向。

……

另一边,泯月岛的另一处海岸……

此地并非斜坡,而已一大片如同漂浮在海面上的救生板的平地,地面略高于海面,若是人在海中游泳而来,想上岛需要像是从游泳池上岸一般,攀爬一下,只是少了游泳池的梯子罢了。而坐船而来的人呢,只需迈腿一跨,便可登岸,前提是你的腿不会太短。

而此时,真的就是有一艘船,停靠在了这个岸边。

这艘船的大小与觉奎和尚开来,又被步青天开走的那艘差不多,船上,一个人盘腿坐在甲板上,一手扶着船舷,看着岛上,似乎是在发呆。

船已经固定好了,不用担心会飘走,这艘船上只有他一人,显得有些冷清寂静,风吹来,海浪拍在岸上和船上,也吹的他的衣服一阵飘荡。

这个人是个男人,看年纪应该在五十岁以上,头上戴着帽子,但从帽子的边缘,有几根稀疏的白发露出,看样子不仅是花白了头发,而且也是有些秃了。

身上穿着一件极不符合他的土黄色大风衣,为什么说不符合他呢?太大了!从他的头、脸、颈,已经露出的双手和双腿来看,他应该是个很瘦的人,但是这件大衣却是十分的宽大,而且最奇怪的是,明明这个人很瘦,但是他的腹部,却是诡异的隆起。

那不是衣服堆在地上形成的自然空气褶皱,也不是一个肚子与四肢极度不相称的大胖子的大啤酒肚。相反,那看上去是很有分量的东西,里面确定是真的有什么,但却不是圆鼓鼓的大肚子,而是很有棱角,似乎是塞进去了些什么。

身后,大衣的后背上有两个带子,就像是牛仔裤上用来穿裤腰带的带套,但是现在那里穿过去的可不是裤腰带,而是两柄红缨枪!

枪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只手拿着稍微费劲,两只手拿着,又不似那么长,介于短柄单手武器和长柄双手武器之间,看样子制作的时候就是想让它“可单手可双手”!

两柄红缨枪,杆冲上,尖冲下,在背部一个交叉,打了一个“X”形,背在背上。而且,这个人的腰间,竟是还有着两柄腰刀,悬挂于侧,此时因为他盘腿席地的原因,两把刀几乎都贴在了地上。

这个人身上,光是看得见的,竟是就有四把兵器,超越了一个人单次使用的极限!

“这里就是泯月岛了啊,罗克他说的应该就是这里,真的能遇上他吗?”这个人看着岛上,自言自语道。

听他的内容,此人便是那罗克叫来的帮手。

“可惜你我的伤还没养好,不然可以直接去找那两个混蛋算账,也不需要在这里欺负他衰煞一个小小的白银佣兵。这个人当年在我们手下,不过一个小厮,竟也来兴风作浪,也好,我们就先给他一个教训。”

此时船上只有他一个人,而且周围方圆十几公里并无人烟,但他的口气,却像是在和什么人说话一般,而且其中的用词,例如“你我”、“我们”一类,竟像是这附近有人一般。

而此时,他那紧扣着大衣扣子的宽大衣服内,隆起的颇具棱角的腹部,竟然是诡异的蠕动了一下,更是从中传出了一个声音:“嗯。”

……

另一边,距离泯月岛不过两个小时左右行程的一座小岛上……

“小心,注意警戒,有船靠近!”一个人吆喝着,手上拿着武器,一时间,十来个人便都是手拿着家伙跑到了岸边,准备迎接这位不速之客。

“嗯?”那个神秘的男人坐在一块儿大石头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海上。

这个人身上穿的衣服与周围人极度的不符,甚至与时代都不符。一身古代秀士一般的白衣,头上长发梳了个瓒,带着头冠,一根簪子从中而过,定住头发,手上,还拿着一把折扇,正轻轻的摇晃着,一面画的是锦绣河山图,一面写的是“上善若水”四个字。

整个人,活脱脱一个逍遥诗人的样子,其眉宇间微带出来的桀骜不驯之意,倒颇有那诗仙李太白之风韵。

宇文云倩此时也不去调戏陆非宇了,也是跟在那十几个人身后,来到海岸,看着前方,那个笔直的开向这边快船。不过不知为何,所有人都觉得有一些不对劲

“不对,他根本没减速!”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众人这才发现,原来一直觉得不对劲,就是因为这船的速度竟是丝毫不减,就算是要袭击他们,也应该是等停到岸边,趁他们检查之时再袭击,这架势,明显是打算直接撞死他们!

“快闪开!”一个人大喊一声,其实不用他大喊,周围的人都已经十分自觉的开始进行躲闪了,唯有一个人——宇文云倩!

“区区一艘船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宇文云倩十分不屑的看着这艘撞向自己的船,脚下丝毫不动,双手一抬,一股柔和的内力在双手之间徘徊。突然,宇文云倩双手向前一拍,那一股内力顺着这股力量而出,直面那冲来的小船。

若是别人的内力,这一下定是硬碰硬,直接把这小船撞个支离破碎,让它自行停下,但这宇文云倩的内力,却是一股柔和之力,这小船撞在它身上,就像是陷进了一大团软棉花之中,一身的劲儿无处使,进也进不去,也没法往外出。

“突突突突突突……”发动机徒劳的发出吼声,但却是丝毫无用,船身没有损坏,但也绝对前进不了。

宇文云倩看着这小船,眼露不屑之色:“不过宵小,用这种方法,难道就能打赢我吗?还是回去吧!”说着,手上呈托天状,内力的作用方向也随之发生改变,打算上托船身,把它掀入空中。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着没有动地方的那个男子却是突然眉头一皱,身影顿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却是已经到了宇文云倩身边。

但他还是慢了一步,在他有动作的同一刻,不知何处,突然一道黑影冲了出来。步青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