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月光孤岛 返回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50字
  • 2019-01-08 15:50:53

黑袍人虚幻一招,躲开了叶风尺的潜蛟之厄,同时引爆蛊毒者,逼的叶风尺无法上前,身形,却是奔向步青天。

步青天刚刚一掌打出郑恩,看着冲向自己的黑袍人,也是眉头一皱,心里纳闷:“这些人都是这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吗?”

不再去追赶郑恩,反而是迎着黑袍人而去。

黑袍人一见步青天冲向自己,丝毫不惧,伸手从身上拿出一个竹筒,打开,对着步青天。

叶风尺在远处看着认识这个,刚才那些小虫子就是从里面出来的,但那些虫子连他都奈何不得,更别说步老师了。

果不其然,步青天虽然看见从那竹筒中出来一些东西,但是丝毫不怕,内力一展,顿时将它们碾得粉碎。

黑袍人看到此幕,反而笑了起来,步青天突然感觉危险将至,而且来自身后,赶紧一个翻身,几乎是同一时刻,身后枪声响起,一梭子弹飞了过来、

郑恩!

郑恩不愧为高级佣兵,身体素质就是强,此时竟然是又站了起来,但看得出来,也是重伤在身。

有了这个时间,黑袍人也退了,取而代之的是几个被控制的中蛊人,刚跑到步青天身边,立刻爆炸,步青天可不敢小瞧这白银佣兵巅峰制作出来的蛊毒,赶紧防御,没来得及追上他二人。

叶风尺有心想追,但郑恩的子弹和那些爆炸都不是他能抵挡的,也是无奈退去。

黑袍人带着郑恩,逃回身后的大船上,船上早有人等着,那个瘦高个也捡了条命逃回去了。他二人上船,船立马开动,驶向远方。

黑袍人狠心,在逃回的过程中又是撒那蛊毒,很多原本在岛上各处闻声赶来的没中蛊的人也被沾染上,成了下一个炸弹,被他当场引爆。

步青天等人就这么被拖住了,而代价,就是他们的三分之二人的生命。

步青天身处在自己的内力罩之下,外面全是一阵阵的烟尘,伴随着毒液和被毒液腐蚀了的岩石冒出来的白烟。但是因为步青天的内力罩,在这大片烟尘里,如同多了一个隔绝的世界,像是被一只大碗罩在其中。

但这到底不是大碗,没有固定的形状,步青天看着外面的情况,虽有烟尘遮掩,但气场探测知道,对方是已经走了。

眉头一皱,伸手一扯,就如同在布行去扯那挂着的布一样,顿时,那如同倒海碗的内力罩波动起来,像是一张大斗篷,突然被掀开,起到了一个扇子的作用,掀起一阵狂风。

狂风过后,烟尘散去,露出那一地的或整或零的尸体,以及已经被腐蚀的不像样子的岩石。

步青天左右一看,在自己左边前方远处,叶风尺正倒在那里。看样子没有致命伤,但看起来是被那毒液波及到了,后背倚在山岩上,一腿伸直,一推弓起,两刀放在一旁。

步青天瞳孔一缩,瞬间消失在原地,几乎是同一时刻,就来到了叶风尺身边。就是这么快!

“如何?”步青天蹲下,皱着眉头问道。

叶风尺正撕着自己的衣服,用来包扎伤口,脸上也是有些脏兮兮的,还沾着血,不过好像都不是他自己的。听见步青天问,一边包扎一边答道:“没事,被那毒液伤到了,大部分被我挡住了,没想到还是漏下不少。”

“嗯……”步青天依旧皱着眉头,检查了一下叶风尺的伤势。

叶风尺的伤势怎么样呢?可以这么说,四个字的评语——遍体鳞伤!伤口很多,但都不大,一看就是被毒液溅到身上的,要是直接硬泼,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步青天再仔细看看伤口的深浅,不深,那个模样就像是被酸或是碱这种东西腐蚀烫伤的,但又都不是,毒液沾身,对周边的皮肤有一定的影响,但影响不大,只是脱层皮,看上去像是烫伤。而伤口本身呢,向里不算太深,倒不致命,尤其,已经没有毒性了。

看来呀,这毒液也不算太强,就是刚刚爆炸的时候危险,因为那时候几乎就和直接泼一样了,但叶风尺刀功了得,一下子耍将起来,刀光带着刀气,将绝大部分毒液隔绝于外,同时也挡住了那第一波最危险的爆炸。

至于那毒液,应该是很容易就会挥发,只要和东西接触,随着对方的被侵蚀,它自己也会消失。若说源源不断,倒是威胁,但如果仅仅一滴,倒不算什么,只要别是溅到眼睛这样的致命地方就行。

步青天点点头,又询问了几句,站起身,又去找司马乌和荆花。

转过山崖,在一个角落中,看到了荆花和司马乌。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荆花站着,司马乌坐着。

步青天一看,荆花,似乎是没受到什么伤,但司马乌,此时的情况却是不太好。

本来嘛,这爆炸的中心本来就是他的身边,第一爆就是在他身前的那人发生的,肯定是措手不及。尽管有星月迷踪步在身,但毕竟没有叶风尺那样防身的本事,此时伤势比叶风尺还要重上几分,不过万幸,都是在背部。

都说,不回头看爆炸,不回头?不回头也好不了!

司马乌坐在地上,后背不敢碰上任何东西,与叶风尺靠山岩上休息不同,他是一点也不能靠着,空着背部,向前蜷缩着,荆花站在他的背后,有随身的药,给他抹着。

步青天过去一看,司马乌上身衣服已经要穿不了了,但好在衣服也起到了一些防御作用,以至于这些伤口倒不太深。但是攻击实在太过密集,所以看上去整个后背都是伤口,搁电视上都需要打马赛克那种。

触目惊心啊!

整个后背,自上到下,自左到右,全是血迹,看着就渗人。

步青天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看到此景,也是面露难色,但好在这次行动,乔雨林给了他们一些治伤的药膏,而且因为有荆花中毒这一事件,特意的,又给他们拿了解毒药,此时倒是可以治疗一下。

那吴先生虽然只是个一级佣兵,但那蛊毒却是白银佣兵做的,威力十足,虽然它的效用基本都在那人生前体现,包括控制肌肉和大脑,以及自由爆炸,想炸谁炸谁,以此威胁。死后爆炸的威力,只是威慑,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毕竟是相对而论,也不是乔雨林区区一个一级佣兵能解得了的。

伤口还好说,抹完之后,好的差不多了,只是需要静养,恢复个一段时间,倒也是差不多了,但是那毒却是不好解,乔雨林的解药只能压制,但想要完全解去却是不能。

司马乌咬着牙,背上毒药与解药相互抗争的疼痛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大脑,但他忍着不喊,渐渐地,麻痹神经的药膏起了作用,疼痛感少了很多,司马乌这才松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向步青天做了个“我没事”的眼神。

步青天点了点头,得亏呀,这几个孩子都是怪物,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实力,都属于上等。

就在这时,步青天突然觉得腰间某处有异动,低头去看,发现是放在腰间的一个小机器。

警报器!

这个东西是一直放在船上的,本来这次行动没打算用,但因为裘赛忑和王佑的出现,给他们带来了“一队行动,一队留守”的条件。于是这东西才被用上。

临行前,步青天警告过乔雨林和陆非宇,除非遇到了他们肯定打不赢的敌人,或是遇上什么十分危急的情况,否则不要使用这个。毕竟,泯月岛上还不一定有什么样的高手呢,他这个白银佣兵坐镇也会好些,他们留守的不过是个小地方,轻易地也不会有什么事。

可是,万没想到,这意外还是发生了。

这东西自然是乔雨林手上的那个,因为陆非宇实力强大,而那不知道从哪来的王佑又是外人,怎么能给?所以就给了乔雨林。事起突然,敌人强大,乔雨林使用了这个警报器。那个时候正好是步青天几人在这里战斗的时候,一时就没注意,此时才看见那警报器出现异动。

不好!

步青天眉头一跳,转头一看,叶风尺此时也已经包扎好了伤口,心里担心荆花,也走了过来。

步青天赶紧把三个人聚集起来,现在那边有事,自己肯定是要去一趟的,这里强敌环伺,而且天色近晚,有些事情必须嘱咐好。

“你们听好了,刚才那些人,肯定不会就此放弃,虽然伤亡惨重,但死的人并不是主要的人,所说伤及元气,但伤的不大。那个吴先生心肠狠辣,就算是他,也肯定不会就此罢手。还有,那个郑恩,也没死,但肯定受了重伤,你们遇到他只需要小心,倒是不用太过怯阵,毕竟你们也是与高级佣兵有过战斗的。小心行事,我处理完那边就回来。”

步青天说完,又看了一下这三个学生,这一去两个小时,回来两个小时,应该赶得上吧。步青天这么想着,向前走了两步,打算去刚才自己藏船的地方开船回去。

“步老师,你看!”司马乌突然喊道。他在三人中眼神最好,一下子看出了那边有不对的地方。

步青天原本低头走路,计算这些事情,什么时候回的来,突然被司马乌一叫,抬头一看,发现,就在刚刚被破坏的山岩后,露出了一个东西——一艘快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